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封先生只想復婚
封先生只想復婚 連載中

封先生只想復婚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筱筱 現代言情 齊瑾忱

夏葉掏心掏肺的愛了封霄霆十二年心想成為他心尖上的那個人結果沒等到他的愛,卻等來了黑色素瘤肺轉的消息至死,她終於明白他不愛她「封霄霆,陪我三個月,三個月我給你想要的」「妄想!」「那既然這樣,離婚吧!」「做夢!」三月後,封霄霆再遇夏葉,她已奄奄一息「夏葉,是我誤會了你,我用餘生贖罪好不好?」「來不及了,封霄霆,這輩子,你再沒資格愛我」――若干年後夏葉再見封霄霆,他把她按在走廊強吻「封先生你夠了,當初一顆心給你你不要,現在不要臉用強?」封霄霆眯着危險的眼按着她,「既然活着,去復婚!」展開

《封先生只想復婚》章節試讀:

第2章這河溝雖然深,水質卻很清澈。
他很快就在水裡找到了那隻落水的猴子,快速地朝她游過去。
姜筱筱在水裡找了半天,好不容易看到了自己那幾個蘿蔔。
正要伸手去撈,結果脖子突然一緊,好像有什麼東西勒住了她的衣領。
姜筱筱突然想起,村裡的大人們經常說,這河溝里住着個河伯伯,十分兇狠。
要是小孩子不聽話,就會被他抓進水裡去當小鬼。
難道說纏着她的,就是大人們口中的河伯伯?
  這麼一想,姜筱筱嚇得臉都白了,奮力想要掙脫,可她因為沒吃飽飯,又剛挨了打,掙扎了幾下便沒了力氣。
看着離自己越來越遠的蘿蔔,姜筱筱又氣又害怕,最後眼睛一閉,昏了過去。
青河鎮人民醫院。
姜筱筱再次醒來,是被餓醒的。
她伸手想要揉眼睛,卻發現手背上插着根針,針上還有管,細細的管子連着旁邊的吊瓶。
姜筱筱從來沒有進過醫院,並不知道這管子是做什麼的,只覺得那針扎在手上不舒服,便想將它摘下來。
不料這時,門口突然傳來個低沉的聲音別亂動!」
姜筱筱嚇得瞬間收回手,同時抬頭看過去。
這一看,小丫頭眼睛直接瞪圓了。
明晃晃的白熾燈下,站着一個容貌清雋的陌生少年。
少年長得很高,比村裡最高的小毛叔還高,姜筱筱幾乎要仰着頭,才能看到對方的臉。
他穿着一件嶄新的白T恤和黑褲,腳上是一雙亮得發光的黑皮鞋。
姜筱筱從來沒見過這樣打扮的人。
她見過穿得最體面的人也是小毛叔,可小毛叔褲子沒這麼勻稱,皮鞋也沒有這麼新。
少年看着她獃獃的樣子,以為她是被自己剛才那一聲給嚇着了。
他走到病床邊,語氣比剛才柔和了一些小鬼,你叫什麼?」
小鬼?
這個稱呼,讓姜筱筱瞬間想起自己之前在水裡的經歷。
她低頭看看自己,再看看面前這個陌生的漂亮少年,突然明白過來什麼。
難道面前這個少年,就是大人們口中的河伯伯?
這麼一想,姜筱筱小臉立刻白了,圓溜溜的眼睛裏透出幾分害怕。
我、我不想當小鬼。
河伯伯,你放我回去好不好,我保證以後乖乖聽叔叔嬸嬸的話......」雖然這個河伯伯長得很年輕,也很好看,可她還是不想當小鬼。
水裡太冷了。
她寧願挨餓,也不想成天泡在水裡。
漂亮少年聽到她說這些不着邊際的話,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這小鬼該不會是在水裡把腦袋給泡壞了吧?
他看起來像是能給她當伯伯的年紀?
少年立刻起身去把醫生叫過來,醫生檢查了半天,還是只查出低血糖。
倒是姜筱筱聽到醫生和少年的對話,才知道剛才是自己弄錯了。
原來,這個漂亮哥哥並不是河伯伯,而是看到自己跳進河裡,把自己救了起來,送到了鎮上的醫院。
所以等醫生問她名字的時候,她立刻乖乖回答了筱筱......姜筱筱。」
聲音軟糯,咬字清晰。
女醫生基本可以判定,這小傢伙腦子並沒有問題。
不過......你叫姜筱筱?
那你爸爸是不是叫姜文生?」
姜筱筱一愣,點了點頭,然後好奇問道阿姨,你認識我爸爸嗎?」
女醫生神色有些複雜青河鎮能有幾個不認識你爸爸的呢?」
當年,姜文生這個名字不只是在槐花村,甚至是整個青河鎮,都是非常有名的。
不僅僅因為他是鎮上第一個考出去的大學生。
還因為他長得清雋好看,幾乎是青河鎮所有女生的夢中情人。
就連自己,當初也悄悄為他動過心。
女醫生想起過往,再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想起自己剛剛給她檢查身體的時候看到的淤青,眼裡多了幾分心疼你身上這傷,是被人給打的吧?」
姜筱筱卻低下頭去,咬着唇,沒吭聲。
雖然說面前這個小哥哥救了她,這個阿姨看起來也沒有惡意,可她還是不想將自己挨打的事情告訴他們。
她還記得自己三歲的時候,村裡也來過一個過來支教的姐姐。
知道自己經常挨打後,特意找村裡的幹部反映了這件事,村裡把嬸嬸叫過去批評了一頓。
那天之後,嬸嬸確實有挺長一陣沒再打過她。
可等支教姐姐一走,嬸嬸不但打得以前更狠,還經常不給她飯吃。
從那之後,她也再不跟別人說自己挨打挨餓的事情。
女醫生見她不肯說,便也不再問,低頭想要幫她上藥,不料姜筱筱卻把手收了回去。
女醫生還以為她是害怕,安慰她道別怕,只是擦點外傷葯,不疼的。」
小丫頭這才抬起頭來,一雙大眼睛烏黑清透我不怕疼,但我沒有錢。」
五歲的小丫頭,其實還不是很懂錢的概念。
但她知道,村長爺爺就是因為沒錢買葯,所以才不去醫院了。
她家比村長爺爺條件更差,自然更加沒錢買葯。
就算有,嬸嬸也不會給的。
所以這葯,她不敢用。
可沒想到這時候,一直沒說話的少年突然又開口了這錢不用你出。」
小丫頭驀地抬頭朝他看過來,眼裡帶着不可置信。
正要說話,走廊里突然又傳來個女人的聲音老許,你沒騙我吧?
我兒子真的撿了個丫頭到你們醫院?」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封先生只想復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