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山海修仙傳
山海修仙傳 連載中

山海修仙傳

來源:google 作者: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雲淼 懸疑驚悚 楊慧

這是我寫的一本神話、童話小說,以山海經作為故事的背景展開的展開

《山海修仙傳》章節試讀:

第003章 紙人祭看到那隻黑貓摔得鮮血直流,居然還瘸着腿站了起來,我只感覺後背一陣發涼,胡亂拿手背擦了一下發癢的鼻子,拿着東西急急的朝樓下跑。
耳邊風聲呼呼作響,隱約的又聽到了鈴鐺聲,以及若隱若現的香火味。
那隻黑貓好像在樓道里,尖悅的慘叫。
我跑得很快,一口氣跑下樓,到了外面太陽照着的地方,這才緩一下,卻發現自己手背上儘是血水,還有着一滴滴濃稠的血滴落在地上。
反手摸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流鼻血了。
後背好像一直有什麼盯着我,連頭都不敢回,我扯了點紙,塞着鼻孔,反手對着後頸拍了兩下,直接就往物業跑去。
等我將那個寫着我名字的白袋子甩在物業,讓他們調監控,然後派人去我住的房間門口看那些東西。
物業大姐見我一臉的血,雖然有點害怕,可還是一臉看熱鬧的表情,勸我要與人為善,鄰里關係要處理好,意思是我得罪了什麼人,才會被報復。
不過在我強烈要求下,還是帶着我去門口看,聽說摔死了一隻黑貓,還刻意叫上了保安。
人多壯膽,我才敢再往家走。
等我們再回去的時候,從樓下開始,地上全是我滴的鼻血,一滴滴鮮血的血水滴在地上,就好像引路一樣。
等到樓道口的時候,那隻黑貓不見了,原先流在地上的血也沒了,但那消防管道上抓撓落下的紅漆卻碎碎的灑了一地。
更怪的是,明明我是在樓道口才開始滴鼻血的,但那一滴滴的血跡卻一直延伸到了我家門口。
不過我家門口,那個像小棺材一樣寫着我名字的盒子、飯碗擦香的簡陋小靈堂,也都不見了。
我疑惑的在門口轉了轉,連香灰都沒有留下,但那一滴滴的血痕卻很鮮血刺眼。
可我明明沒有在門口滴鼻血的!
正想開門看一下,物業只是冷呵呵的看着我可能是沒睡好,或者是鼻血流多了,產生幻覺了吧。
你們這種才入社會的年輕妹紙啊,總有被害妄想症。
這都什麼年頭了,這些搞封建迷信老古板的事情,還有幾個人知道啊!」
可我依舊感覺這事古怪,加上那些鄰居奇怪的表情,我也不想去理會物業大姐的陰陽怪氣。
直接開口道你幫我結算一下水電,我去醫院安頓好室友,就回來退租。」
這地方這麼怪,昨晚如果不是那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男聲叫醒我,讓楊慧這麼晃一晚,估計就從休克變成沒命了。
如果換成是我試戴了那個鐲子呢?
昨晚就沒命了吧!
就算再便宜,我也沒膽再住在這裡。
也不管物業說什麼押金是沒得退了,急急的就要離開這裡。
可就在我轉過樓道的時候,卻聽到樓層的消防管道有着什麼聲音。
而且有什麼掉了下來,像是一塊塊的碎片,從我頭上灑到了肩膀上。
我連忙往前走了兩步,伸手拍了拍肩膀上那些碎片,赫然就是消防管道上的脫落的紅漆。
一面是鮮紅的薄皮,一面還帶着銹跡,一塊塊的落在我手背上,很契合的貼在那些鼻血上,就好像紅漆就是乾涸的血,一落到我手背上,就和我鼻血融合在了一起。
可抬頭看消防管道,上面也沒有東西抓撓,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漆掉得這麼厲害。
我正看着,物業沒好氣的追了上來,見我還站在樓道口,估計以為我後悔了,朝我要笑不笑的道小妹妹啊,我們這小區真的是就近最便宜的……」她正好站在消防管道下面,一片片紅漆碎片時不時的灑在她頭上。
她一邊說,一邊揮手撥動頭髮,見怪不怪的將這些掉落的碎漆片給撥掉。
朝我道你才入社會,工作也不容易,別浪費押金。
我……」她感覺那紅漆銹片越落越多,嘆氣道消防管道,今年我們會大翻修,重修刷漆。」
估計掉得也有點煩,她伸手撩了一下劉海你自己想想吧。」
可就在她鬆開手的時候,手指間夾着一縷血跡。
物業自己也嚇了一跳,站在原處彈了彈手指,又轉手去摸頭,然後慢慢朝上抬。
就在她抬頭的時候,一縷黑影夾着血水和紅銹,啪的一下朝她臉上砸了下來。
我隱約的又聽到那男子的輕嘆聲,跟着就是物業尖叫和跳腳的聲音。
那隻黑貓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落在物業大姐的臉,又夾着血啪的一下就滑掉到了地上,那雙貓眼卻依舊沉沉的盯着我。
身體不知道是因為落地抽動,還是因為什麼的,居然還在扭動着。
貓眼本身就古怪,傳說貓眼通邪,半夜被貓看着,會被勾了魂的。
我不由的後退了兩步,卻忘了我為了避開那消防管上脫落的紅漆,已經站在了樓梯邊上了。
隨着我後退,腦袋一陣眩暈,腳後跟踩空,身體突然就朝下倒去。
也就在那一瞬間,好像那隻黑貓好像突然又站了起來,踩着血水,朝我撲了過來。
我嚇得尖叫一聲,跟着就感覺腰上一緊,一隻手托着我的腰,把我往旁邊的樓梯扶手一推。
求生本能讓我抓住了那扶梯,連忙轉過頭,卻發現樓梯扶手下面,一張蒼白俊朗的臉半浮着,一隻手還半摟着我的腰。
見我盯着他,他臉上閃過難過的神色,朝我搖了搖頭,輕聲道快走,別回來了。」
跟着他就順着樓梯中間的空洞,緩緩沉了下去,不見了。
那樓梯中間好像有着淡淡的煙霧飄起,夾着一股燒紙的味道。
我趴在扶手上,低頭看着那張臉宛如煙霧一樣的消失,只感覺心跳都停止了。
這個聲音就是那個半夜叫我醒來,還有叫我快走」的聲音。
我這是……見鬼了?
不過想到那隻還朝我撲過來的死貓,我連忙扭頭看去,卻發見物業滿臉是血,正氣憤的一腳將那隻黑貓踢開,拿紙巾擦着臉,對着保安氣憤的大叫,大步的朝下走。
她腳下踩着血,這小區的樓道很多年了,沒有做防滑,又走得急,所以腳一腳到樓梯就朝下滑去。
我還想伸手拉她一把,可扶手好像硌硌的晃了一下,嚇得我連忙鬆了扶手,往上跑了兩步。
可跟着就是物業一聲尖叫,她滑下去的時候,一條腿卡到了老舊的扶手裏面。
這種老小區的扶手,都是用小鋼筋焊接的,有的地方焊點銹脫了,物業一腳蹬過去的時候,那銹脫的鋼筋正好穿透了她的腿。
鮮紅的血水在銹跡斑斑的小鋼筋上滑過,和剛才那脫落的紅漆片有點像……尖悅的叫聲劃破整個樓道,而我隱約的又聽到了貓凄厲的慘叫聲。
物業被鋼筋穿透的那條腿,正是她踢貓屍的那條。
如果剛才不是那個男的扶我一下,我摔下去,怕也是這樣吧?
保安要扶拉着物業大姐不讓她再掉下去,朝我大叫去樓下叫人上來幫忙。」
我這才從驚魂中醒過來,連忙下樓叫人幫忙,又打電話叫救護車。
可就在我跑出樓道的時候,就聞到了濃嗆的燒紙味,只見一個滿頭銀髮的老太太拿着個盆在樓道下面燒紙,邊燒還邊念着什麼。
更甚至拿着一個個折好的紙人往火里丟。
她似乎感覺到我看她,一邊燒紙一邊朝我道回來了啊,回來了就好!
回來了就不要走了……」她這語氣像極了老人家見到很久才歸家的孩子一樣,語重心長,可我不認識她!
那幽幽的聲音,映着燒紙的火光,在窄小的樓道間里顯得無比的詭異。
她手裡捏着的紙人,像極了那個裝鐲子的白紙袋。
而且看着那火盆里裊裊升起的火光,我感覺胃裡一陣陣的噁心,鼻子里塞着的紙好像都被血水濡濕透了,直接就掉了下來,大滴大滴的血水朝下落。
我連忙又抽了張紙塞住鼻血流個不停的鼻孔,那老太太在火光下晦暗不明的雙眼盯着我,一直幽幽的說回來了就不要走了」,就算站在太陽下,也只感覺全身發冷。
正好這時急救電話接通了,我連忙抬起電話,想告訴那邊位置。
可一轉頭,就見那白髮老太太正好又拿起一個紙人往火里丟。
我眼睛正好瞥到那紙人背面寫着兩個字雲淼。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山海修仙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