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他們都在裝,只有我真的在修仙
他們都在裝,只有我真的在修仙 連載中

他們都在裝,只有我真的在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一百元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一百元素 葉無道 都市小說

【新媒體風格都市修真,無敵修仙文】萬仙域奇才葉無道,遭同門陷害意外墜落藍星昏迷之際,被判定為不明飛行物,遭到六個國家發射熱武轟炸緊急關頭,本命法寶自爆護主,墜落夏國意外砸死一名輕生青年蘇醒後,為了快速恢復實力,重新回到萬仙域復仇葉無道打開電腦,意外進入一個『修真聊天群』的論壇「諸位道友,我六歲練氣,八歲築基,十二歲金丹,敢問天資如何?」「八歲才築基?太弱雞了!」「這麼菜,不會吧,我三歲練氣,四歲築基,五歲金丹,十歲已化神」「我娘胎便開始修鍊,出世即無敵,你六歲才修鍊,已經輸在起跑線了」當葉無道站在世界之巔!原來......他們都在裝,只有我真的在修仙!展開

《他們都在裝,只有我真的在修仙》章節試讀:

砰!

一雙大手宛若鐵鉗般,死死掐住姜紅衣脖頸,將她整個人提懸按在牆上。

那張吹彈即破的臉蛋,霎時猙獰青紫,「你......放開我。」

「混蛋!」

「快點放開紅衣!」

王鑫咬牙切齒怒吼,卻不敢上前半步。

「欺人太甚,你給老子等着,我現在就打電話叫人。」

葉無道雙眸冷冰,手上力度逐漸加大。

窒息感襲湧上頭,姜紅衣感到視線發黑,意識一點點沉淪。

「主人,快點住手!」

「她是你的救命恩人。」

乾坤珠殘魂及時出現,將昨晚經過掐頭去尾告訴葉無道。

「噗通」一聲!

隨着葉無道大手一松,姜紅衣身體無力癱軟下去。

「如此說來,倒是我冤枉她了?」

「咳咳,主人,她剛才不過是拿你當擋箭牌。」

「我討厭被人利用的感覺,若非她救了我,此刻早已是死人。」

「主人,這個世界講究人情世故,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回想葉無道剛才霸氣出手的樣子,乾坤珠殘魂一陣心驚膽顫。

「主人,這個世界的規則,與萬仙域截然不同,不能輕易殺人......」

好不容易緩過心神,姜紅衣美眸霧氣氤氳,剛才那種半隻腳踏進鬼門關的恐懼感,讓她如鯁在喉。

自己不過開了個玩笑,眼前這個男人便要置她於死地。

姜紅衣有種農夫救了蛇,卻被蛇反咬一口的心痛。

「你這個人,怎麼可以這樣?」

「我不過拿你當了一次擋箭牌,你卻要殺了我,嗚嗚嗚......」

姜紅衣傷心欲絕,蹲下嬌軀抱頭哭得梨花帶雨。

「昨晚你救了我一次,剛才我本要殺了你,現在我饒你一條命,兩相抵過,你我之間互不相欠。」

葉無道冷漠無情,猶如一尊高高在上的仙王。

這也難怪,他本就不是藍星人,所以理解不了天夏國,所謂的人情世故。

「主人,要不我來處理這件事?」

擔心葉無道惹出亂子,乾坤珠殘魂試探性詢問。

「也好。」

「你的殘魂太過虛弱,以我目前的實力,僅能讓你控制身體半炷香時間。」

「半炷香?夠了!」

葉無道祭出一縷神魂力量,包裹着乾坤珠殘魂,讓他獲得身體掌控權。

簡單適應過後,乾坤珠殘魂輕咳一聲,「美女小姐姐,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葉無道,這方面有點問題,剛才突然發病,沒嚇到你吧?」

乾坤珠殘魂一邊說,一邊指着自己腦袋,衝著姜紅衣比划了幾下。

聽到乾坤珠殘魂解釋,姜紅衣狐疑了幾秒,努力擠出一絲微笑,「我沒事了。」

見她情緒平穩下來,乾坤珠殘魂長長鬆了一口氣。

葉無道彷彿看客一般,安靜地看着乾坤珠殘魂,巧妙化解了尷尬氣氛。

「誰他媽敢動我哥?」

這時,一群人氣勢洶洶闖入豪華套房。

「敢攔老子,找死!」

酒店裡的幾名保安,三下五除二被一群人打翻在地。

「二弟,你終於來了!」

霜打茄子似的王鑫,見領頭青年帶人來到,瞬間打雞血般復活。

一群人凶神惡煞,渾身散發著強勁氣息,很明顯都是練家子。

尤其是為首那名青年,體魄強健,整個人往那一站,便如一桿鋒利長槍大戟。

「鍊氣境一層!」

葉無道驚疑一聲。

他終於碰見了,一位勉強能夠入眼的強者。

當然,也僅僅是勉強入眼而已。

「小子,就是你打了我哥的人,還有我未來嫂子?」

面對這人逼問,乾坤珠頓時有些緊張,然而想到葉無道就在體內,他膽子大了起來。

「嘎嘎嘎,這回終於輪到我裝逼了。」

「沒錯,人是我打的!」

「不服?」

「不服你干我呀!」

看着葉無道囂張跋扈,年輕男子當場愣住。

「小子,你不認識我?」

「喔,你很出名嗎?」

年輕男子趾高氣揚道「小子,你聽好了,我是姑蘇地下世界四大真龍之一,姓王,單名一個騰字。」

乾坤珠心底一驚,「原來你就是王騰!」

姑蘇地下世界,四大真龍分割佔據。

東城之主,逼帝王騰。

南城之主,狂徒張三。

西城之主,雅痞趙公子。

北城之主,梟雄楚天南。

乾坤珠沒有想到,眼前男人便是東城之主,逼帝王騰。

「小子,敢染指我哥看上的女人,你膽子不小。」

「現在知道我的身份晚了,說吧,你想怎麼死?」

話落,王騰身後一群人蠢蠢欲動。

「住手!」

這時,姜紅衣挺胸站出來。

「不關他的事,是我心甘情願讓他得到我。」

「王騰,別以為你是東城之主,就可以為所欲為,我姜氏集團也不是吃素的。」

「還有,我已經不是處女,王鑫,像我這樣不檢點的女人,王家會允許你娶我進門?」

看着姜紅衣老母雞護犢般,將自己擋在身後。

葉無道有些發懵,對此感到費解。

即便他只有鍊氣境三層,但憑藉神魂一眼就看穿,姜紅衣仍是處子之身。

想到自己剛才差點失手殺死她,姜紅衣不僅沒有太過責怪,反而此刻態度堅決維護自己,葉無道突然來了一絲興緻。

「姜紅衣,你是我哥看上的女人,自然要進我王家的門。」

「至於這個染指你的癩蛤蟆,我把他送回娘胎重新做蝌蚪。」

「只要他一死,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讓開!」

「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王騰虎軀一震,身上骨骼劈啪作響,肌肉高高凸起,充滿爆炸性的力感。

很顯然,他要出手了。

見狀,乾坤珠一把將姜紅衣拉到身後,霸氣十足道「怎麼說我也是個帶把的,怎能躲在女人背後。」

聽聞此話,王騰冷哼一聲,猛虎撲兔般朝着葉無道一拳轟來。

「哼,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乾坤珠抬眸迎上王騰眼睛,語氣冷冽道「仙之顛,傲世間,有我夜童便有天。」

「左手劍,右手戈,斬盡群雄滅九天!」

「主人,救我!」

千鈞一髮之際。

葉無道神魂重新控制身體,風輕雲淡探出手抓住王騰拳頭。

「不可能!」

見到勢在必得一擊,被葉無道輕描淡寫接下,王騰瞠目結舌。

「鍊氣境一層,也敢在我葉無道面前放肆?」

「自取其辱!」

「斷你一臂,給你一點教訓。」

陡然間,葉無道手臂發力,僅是輕輕一抖,便見王騰手臂扭成麻花狀。

「咔嚓。」

「咔嚓。」

骨頭斷裂作響,王騰嘴裏傳來慘叫聲「啊!啊啊啊啊,我的手臂斷了......」

「一起上,弄死他!」

見到王騰受傷,幾名手下剛要動手,卻被他冷厲喝住「誰都不許動。」

「小子,剛才是我大意了,沒想到你扮豬吃虎。」

「今日這仇,我王騰記下了,來日必將十倍償還。」

「哥,我們走!」

通過剛才簡單交手,王騰深知不是葉無道對手,所以不敢在這裡繼續逗留。

「站住,我讓你們走了嗎?」葉無道語氣如冰。

「今日我認栽,這張卡里有十萬塊錢,算是給你賠罪了。」

王騰丟來一張銀行卡,被葉無道彈指接住。

「辱我葉無道者,本應當誅!」

「今日之事,想要我放過你們,準備十份千年人蔘,十份千年靈芝......」

「上述此物,七天之後,我自會登門去取,若敢不從,滅你滿門。」

葉無道淡淡說完,擺出一個滾字手勢。

王騰雙眸噴火,卻也只能咬牙含恨離去。

一行人離開後,套房內只剩姜紅衣和葉無道兩人。

隨着氣氛逐漸冷僵,姜紅衣咬着紅唇,率先忐忑開口「你......在找名貴藥材?」

《他們都在裝,只有我真的在修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