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潭鏡詭事
潭鏡詭事 連載中

潭鏡詭事

來源:google 作者:老毛兔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牟冥

牟冥獨自坐火車去了北平,儘管家中只剩妹妹和重病的母親但父親的離奇失蹤,讓他不得展開

《潭鏡詭事》章節試讀:

火車轟鳴進站,牟冥提着行李到了北平,人生地不熟,他提着行李到處打聽白家住哪。
幾經周折終於找到了白家的別墅,卻沒看見有人。
冬季天短,眼看着夜幕降臨,他連個住處都沒有。
"小夥子,這家人搬走了,早上剛搬走的。
"扛着糖葫蘆的大爺看他蹲在門口實在可憐。
"那您知道搬哪了嗎?
"牟冥眼睛一亮,抓着眼前的大爺不放。
"哎呦,這個吧,你得買我一串糖葫蘆。
"大爺把肩上扛的糖葫蘆舉到牟冥面前。
牟冥將買車票的找的零錢全塞給了大爺,拿到錢的大爺告訴他這家人搬到了鬧鬼旅社裡,還貼心的指了方向。
一天沒吃飯的牟冥肚子早就餓的亂叫,一串冰糖葫蘆下肚,酸甜開胃吃的他更餓,找到旅社時天已經黑透了,他穿的單薄,耳朵早就凍的沒了知覺。
門被推開,飯香撲鼻而來,暖黃的燈光讓房間溫馨不少,屋子裡收拾乾淨,沒有剛搬進來那般陰森。
「你好,請問白家是搬到這裡了嗎?」
牟冥站在門口看着兩人桌上的飯菜,肚子又開始咕嚕咕嚕的叫。
「我就是白家人。」
白朮放下碗筷,看着牟冥說。
「我父親讓我來北平找白家,我一路打聽到這裡來。」
牟冥說。
"你父親?
誰啊?
"賀嚴疑惑的看着牟冥。
"去加雙碗筷。
"白朮吩咐賀嚴說。
"你進來吧。
"白朮說。
牟冥聞言坐到飯桌前,賀嚴把碗筷擺到他面前。
"你說你父親讓你來找我?
"白朮問。
"嗯,我父親是牟景明,前不久我父親失蹤了,留下了一張字條,讓我來找你。
"說著,牟冥將紙條擺在白朮面前。
"牟家,那就不奇怪了。
"白朮看着字條,像是在自言自語。
"你父親也失蹤了?
"賀嚴抓住重點,疑惑發問。
"也?
"牟冥再次抓住重點。
"嗯,我父親前不久也失蹤了。
"白朮答道。
"那你知道些什麼線索嗎?
"牟冥像是抓住什麼希望,兩眼放光的看着白朮。
白朮搖了搖頭, "先吃飯吧,剛來北平,你就在這裡打雜吧,供吃供住。
" 牟冥嘴裏塞的滿滿的,點了點頭應下來。
一頓飯下來牟冥吃的飽飽的,身體也跟着暖和起來。
他起身收拾碗筷卻被賀嚴攔下。
"我收就行,樓上房間不少,你去選一個吧。
"隨後把碗筷捧起給白朮使了個眼色走進廚房。
白朮跟了進去, "怎麼了?
"他問。
"你就這樣收留它會不會有點太草率?
"賀嚴問。
"牟家,你知道的,七角組織其中一員,正好自己來了,也不用我費力找了。
"白朮答。
"大哥,我都能看出來他是至陰之體,你收留他也別讓他住這啊,這不是給咱添麻煩嗎?
"賀嚴語氣中透着無奈。
"你還怕這個?
這五年你待我身邊白待了?
"白朮雙手環抱胸前, "繼續刷吧。
" 白朮出了廚房,回了自己的房間。
書堆在地上還沒來的及整理,白朮翻出一本日記最在椅子上翻看着。
日記是他父親留下來的,還有一塊碎掉的玉盤。
一張照片從本子里掉了出來落在地上。
照片上是七個人,正中間的就是他的父親白慕藤,在他印象中,父親至始至終都是年輕的模樣,一點沒有蒼老的痕迹。
"七角。
"白朮看着照片自語。
搬家搬了一天,舟車勞頓,睏倦感襲來,白朮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着的。
次日,賀嚴已經買好了做早餐,白朮下樓時,兩人正吃着早餐。
"誒,白哥,王家的女兒好像被附了身讓你去看看。
"賀嚴嘴裏還塞着半個雞蛋,勉強把話說清楚。
"那我今天幹什麼?
"牟冥問。
"你……一起去?
"賀嚴說。
"一起吧,正好帶你見個朋友。
"白朮走到餐桌前拿了根油條。
"好。
"牟冥將嘴裏的東西咽下,喝了口白粥順了順。
三人早飯過後,來到王家大宅,王老三早已在門口等候多時。
"誒呦,白先生,你可算是來了,快看看我閨女,這到底是怎麼了這是。
"王老三面容憔悴,彎着腰拄着拐將三人往裏面請。
"在哪?
"白朮問。
"裏面。
"王老三指了指靠裏面的屋子。
屋子位置隱蔽,要不是有人告訴,賀嚴還以為那時間雜貨間。
"你就給你寶貝閨女住這破地方?
"賀嚴質問王老三。
王老三羞愧難當,低着頭不做聲。
白朮走到門口, "牟…… " "牟冥。
"賀嚴說。
"嗯,你就在門口等着吧。
"白朮說完和賀嚴走進屋子裡。
女孩的手腳都被捆住,嘴也被堵住發不出聲音,只是嗚嗚的在哭。
白朮走到女孩面前,蹲下身將女孩口中的破布取下來。
"救救我,我根本沒被什麼附身,是他們胡說的,救救我,放我出去。
"女孩哭的眼睛發腫,但從面相上看,確實不像了髒東西。
"你你你冷靜一點。
"賀嚴扯着白朮的衣角往後拉。
"她本身就是不幹凈的東西,你們敢緊帶她滾。
"突然一個女人闖了進來,指着女孩毫不客氣的說。
女孩像是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蜷着身子往後拱。
白朮擋在女孩身前問 "您是王太太吧?
" "是。
"那女人濃妝艷抹,穿金戴銀,透露着中年婦女的油膩,身上的胭脂味膩的人噁心。
"您為什麼這麼說?
"白朮接着問。
"哎呀,你就別在這添亂了。
"王老三拄着拐進來。
"什麼叫我添亂啊,明明是你女兒昨天發瘋似的拿着刀說要捅死我。
"女人依舊不依不饒地說。
"行了行了別吵吵了,你女兒沒事,家庭矛盾可不在我們業務範疇內。
"賀嚴不耐煩的說。
白朮身後的女孩一聽哭喊得更大聲, "我不是他們的女兒,放我走!
" "我說姑娘,和父母吵架很正常,說開了就好了,別耽誤我們時間就,我們很忙的。
"賀嚴拉着白朮往外走。
"你們別走,今天你們必須把她弄走。
"王太太站在門口不讓他們走。
牟冥站在門口大概弄清了來龍去脈。
走到王老三身邊, "誒,這後媽吧。
" 王老三瞪了他一眼, "關你屁事。
" 牟冥吃了癟,後退一步等着白朮和賀嚴。
那女孩艱難的爬起,跪在白朮面前, "求求你們帶我走吧,他們要把賣到紅樓換錢,我爹怕我招了髒東西買不了好價錢,都是那女人出的主意。
"女孩眼淚止不住的流,看的賀嚴都有些心軟。
"她說的是真的?
"白朮質問王老三。
"我們也迫不得已。
"王老三得知女兒沒事鬆了口氣, "既然我閨女沒事,那您們就請回吧,真是麻煩你們了,待會我讓管家拿些銀子。
" "我把她買下來。
"白朮說。
賀嚴和牟冥幾乎是同一時間瞪大雙眼看着白朮,面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不過賀嚴還是很欣慰的,自打認識白朮,他就是一副冰山臉,明明長得挺好看,也有不少小姑娘追,可他都沒正眼看過,如今真是開竅了。
小姑娘跟着三人出了王家老宅,牟冥打趣道 "恭喜啊白哥。
" "嗯,去戲園子。
"白朮點了點頭,然後對着賀嚴說。
"去見喬姐?
帶她?
"賀嚴疑惑的指着白朮身後的姑娘發問。
"嗯,送去喬姐那打雜,喬姐會照顧好她。
"白朮一本正經的說。
"木頭啊木頭。
"賀嚴無奈的搖搖頭。

《潭鏡詭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