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護花龍少
護花龍少 連載中

護花龍少

來源:google 作者:丑八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澹臺皓月 陳不凡

陳不凡自小便不知父母是誰,是三位絕色師娘將他帶大的;後來在自己成長到一定年紀的時展開

《護花龍少》章節試讀:

青峰山!
「小凡,此次下山誰也不用慣着,能亂刀砍死的,別一刀解決。」
「出了事,師娘給你頂着。」
一位風韻猶存的少婦拍着胸脯認真叮囑。
觀其婦人好像三十多歲,身材豐腴,曲線迷人。
少年名叫陳不凡,是個孤兒,在很小的時候被師父領上山。
上山之後沒多久,師父便死了,陳不凡被三位師娘養大,並代師傳藝。
大師娘沉穩大氣,傳他武藝,醫術。
二師娘嬌小狠辣,傳授識毒用毒,以及各種毒藥製作。
用二師娘的話說,能用毒解決的,盡量別吵吵,毒死他。
男的讓他不舉!
女的讓她天天來大姨媽,一年三十六十五天,天天不間斷。
至於三師娘就是眼前這位了,傳授頗雜,好似什麼都會,琴棋書畫,占卜相術...... 三位師娘除了大師娘性格好一些之外,其餘兩位尤為火爆。
陳不凡以前沒少被兩人教訓。
尤其二師娘,動不動就下毒,竄稀,流鼻血常有的事。
「我知道了師娘。」
陳不凡鄭重點點頭。
「小凡,你過來一下。」
大師娘淡淡道。
陳不凡聞言,走了過去。
「這是你的,你師父死後一直由我保管。」
大師娘在懷中拿出一塊晶瑩玉佩。
「它是你上山之前身上唯一的東西,或許可以幫你找到家人。」
陳不凡接過玉佩,溫潤通透,還有一抹散不盡的體香,上面刻着一個蠅頭小字:陳!
這也是陳不凡姓氏的出處!
「還有,下山之後沒去處,就先找你師姐。」
「嗯!」
陳不凡有四個師姐,小時候天天待在一起,她們在四年前下山,一別之後,再也沒有見過。
「不凡,記住你是醫武雙聖的弟子,偌大的名頭不可辱沒。」
「懂!」
「至於其他的,先不告訴你了。」
大師娘莞爾一笑,蔥白手指輕柔撫摸陳不凡的頭。
「師娘,你有心事,不說我也能猜到一二。」
陳不凡雙眼灼灼的看着她,「是不是有關師父?」
「嗯!」
大師娘神色平靜,微微點頭,「你師父死的很突然,是一種暗毒發作,名叫喪魂散,潛藏體內許久。」
「雖然你二師娘號稱毒後,但也沒能及早發現。」
「這件事既然你猜到了,就慢慢查吧。」
大師娘本不想說這件事,怕有個意外。
對方能在陳不凡師父身上神不知鬼不覺的下毒,可想而知手段有多強。
「好!」
陳不凡應道。
「這是銀行卡,手機,現在就下山吧。」
「師娘,弟子走之前不給個抱抱?」
陳不凡抬頭嘿嘿一笑。
「小滑頭。」
大師娘伸開蓮藕般的雙臂,將陳不凡摟在懷裡。
頓時軟玉溫香,香氣撲鼻。
「大姐,你吃獨食啊,獨自把小凡叫過去就為了佔便宜?」
「不管,我也要抱抱我家小凡。」
「這種事怎麼能少的了我!」
三位師娘對陳不凡極好,十分寵愛,該教訓的時候一點也不會手軟。
一番擁抱後,陳不凡心滿意足的下山了。
「大姐,小凡這麼一走真有些捨不得。」
二師娘一改之前的嬉笑,神色沉重。
三人站在山頂,望着逐漸消失的消瘦背影。
「是啊,畢竟跟了我們十幾年。」
「不過這混小子到哪都是個刺頭,估計會讓很多人頭疼,不用擔心。」
「那是當然嘍,也不看看誰教出來的徒弟。」
二師娘挺直嬌軀傲嬌道。
「山外青山樓外樓,一山還比一山高,小凡天賦不錯,又特別努力,但不免有驚才艷艷之輩壓他一頭。」
大師娘不緊不慢道。
三師娘咯咯一笑,「我把暗夜令牌給他了,往後誰敢欺負他。」
二師娘柳眉一挑,「你當真捨得把暗夜令送出去?」
「廢話!
我是他師娘,不給他給誰啊,暗夜令早晚要交到他手上。」
「那小子走了,三缺一,沒人陪我們打麻將了,乾脆鬥地主吧,誰輸了脫一件。」
二師娘狹長的眸子眨了眨。
玩的真開!
「你自己玩吧,我去洗澡了。」
大師娘白了一眼,轉身離開。
「那小子走了怕什麼,反正又沒人看到。」
...... 陳不凡下山之後,坐車前往蘇城。
因為大師姐就在蘇城,她叫澹臺皓月,好像是皓月集團的董事長。
今年二十三歲,在蘇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二師姐是位醫生,名叫萬嫣然,被人稱為國醫聖手,在醫學界響噹噹的存在。
三師姐當了藝人,名叫顧傾城,在兩年前火遍全國,人送外號冰冷女神。
四師姐名叫柳如雪,向來神秘,除了師娘之外沒人知道她幹什麼。
陳不凡也不例外。
火車上,陳不凡坐在座位上閉眼瞌睡。
在他對面坐了個大齡女人,濃妝艷抹,穿着低胸裝,超短裙,燙着**浪。
年齡不下於四十,一把年紀了,打扮如此騷氣。
身上的劣質香水味,十分嗆人。
婦人高傲,俗稱勢利眼,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不屑的看了對面的陳不凡一眼,翻了翻白眼。
心中鄙視:又是一個窮鬼,一身大褂,肩膀上背着一個破布包袱,走江湖賣藝的吧?
關鍵還和自己面對面。
看一眼都覺得煩人。
列車馳騁,陳不凡手機響了一下,翹着的二郎腿放下,不下心碰到了的對面女人。
「你做什麼?」
女子怒氣沖沖,蹭的一下站起來,「想占老娘便宜?」
陳不凡皺了皺眉頭,「你是不是想多了。」
「想多?
那你偷偷摸摸蹭我腿幹什麼?
佔便宜了還不敢承認,膽小鼠輩,猥瑣男!」
「喂,我說你是不是有病,腦袋有坑。」
陳不凡回懟道。
「你說誰有病?
你全家都有病。」
女子怒目而視,指着陳不凡鼻子大聲吆喝。
「你確定自己沒病?」
陳不凡撇了一眼懶洋洋道。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小便發黃,尿急,尿頻,尿痛,尿不凈。」
「你......你......」女子眼眸睜大,臉色一下變得通紅。
「不知我說的對不對?」
「你胡說!」
女子概不承認。
「你的病不簡單,會死人的。」
陳不凡閉上眼睛幽幽道,「你沒多少時間了,已到了晚期,準備後事吧。」
話中半真半假,有病是真的,但不至於準備後事。
不過唬人罷了。
「不可能!」
女子聲音顫抖,顯然有些害怕。
張張嘴還想什麼,突然表情呈現一絲痛苦,匆匆離開。
「切!
找小爺麻煩,自找苦吃。」
陳不凡看着她的背影不屑道。
沒過多久,女子回來了。
「是不是剛才尿急?
差點尿了褲子?」
陳不凡笑眯眯問道。

《護花龍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