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神品狂婿
神品狂婿 連載中

神品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岳陵 玉硯

每一天醒來,他都會重複自己成為上門女婿到那一天,從新鮮,到瘋狂,再到看淡一切的雲淡風輕,兩千年里,他曾嘗過世界上最大的刺激,也曾嘗過世界上最深的絕望;他曾自甘墮落,放任自流,也曾積極熱血,日行一善;他活在最長的一天里,也被困在無窮的詛咒里......可是無論如何,他都沒有真正放棄,直到出去的那一天展開

《神品狂婿》章節試讀:

第2章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漸漸有了知覺。
肚子里空落落的,偏偏有種發脹的感覺。
渾身上下,也從裡到外透出一股子涼意。
嗯,還活着,看來是被人救了。
不過四下里靜悄悄的,好像沒人。
耳邊能聽到水聲,還有不知名的鳥兒,偶爾咕咕低鳴兩聲。
這是哪兒?
怎麼救了人也不救徹底?
也沒個看護啥的?
真不負責任。
意識剛剛回復,就嘀咕着腹誹人家。
岳陵自己想想也有些不好意思。
老天爺會不會打雷劈我?
唉,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我劈回去.......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首先就是頭頂的一副木雕畫。
上面百花爭妍,色彩艷麗。
一刻一划,都透着一股子精緻。
順着木雕畫往下延伸出四根立柱,右手處,垂着粉色紗帳。
身子底下軟綿綿的,顯然自己現在是躺在一張床上。
垂下目光瞅瞅,身上蓋着一張薄被,湖綠色的緞子面兒,金絲銀線的走着邊兒,不像是普通人家用的東西。
鼻子中,還隱隱有股子淡淡的香氣縈繞。
這裡,應該是女子住的地方。
岳陵不由的想着。
也不知這妞兒長的咋樣,要是夠水準的話,自己不妨以身相許了,也算報答了救命之恩。
咕咕咕——耳邊又傳來一陣鳥語,好像是在感嘆他的無恥。
這聲兒近了好多,透過紗帳扭頭去看,東邊的窗欄上站着一隻長腿黃羽的鳥,腦袋靈動的動着,咕咕的聲音便隨即傳了出來。
這什麼鳥?
呃,看上去沒幾兩肉。
太邪惡了!
第一眼過去後,他竟然是想着這鳥有多少肉。
鳥兒似乎感到了危險,拍拍翅膀,撲稜稜的遠遠飛走了。
岳陵撇撇嘴,試了試身子沒事,慢慢的爬了起來。
嗯,有些發虛。
這不廢話嘛,換誰也發虛。
除了一早吃了點油條稀飯的,大半天沒進食兒了吧。
後來又掉水裡了,既然被救了,估摸着沒少吐。
這會兒要是不餓,還真當是終結者不成?
唉,看樣是註定了要留在這兒了。
連肚子里那點原本世界的吃食兒都吐乾淨了,倒也算穿越的徹底,徹底跟那邊說拜拜了。
他腦子裡胡思亂想着,古里古怪的。
只怕這個時候還糾結着肚子里吐出去的東西,是屬於哪個世界的,也只有這位爺了。
這裡…..唔,應該是在船上。
岳陵感到了一絲極輕微的晃動,透過一側敞開的窗子,能看到外面水天寥廓,風中帶着絲絲的濕氣。
只是這裡似乎不是自己掉落的那個湖吧,四周好像沒有人,也不似當時所見周圍那麼繁華。
冷清清的,倒似是一處荒野灘涂一般。
身處這間屋子裡擺設倒是素雅精緻,除了臨窗擺着一張紫檀木桌子,再就是幾個秀墩兒,牆上掛着幾幅字畫。
這應該也是艘畫舫吧,難道救自己的是當時湖上哪位美人兒?
會不會是那位彩荷呢?
記得當時也就那邊圍着的人多。
不對,不會不會,那畫舫離着自己太遠,而且,現在竟然泊在這麼一處偏僻的地方。
以那彩荷姑娘的人氣,又怎麼可能這麼冷清?
他站在窗前,深深的吸着清新的空氣,腦子裡整理着思緒。
只是初來乍到的,所見也不過只是晃眼過去的幾個人,哪能推斷出個明白來?
門外忽然有腳步聲響起,細細碎碎的,顯然步子極小。
岳陵轉過身來,望着門外簾籠一搭,一個身着蔥綠孺裙的女子,娉娉婷婷的走了進來。
這女子大約有十四五歲的樣子,梳着雙丫髻,粉腮勝雪,柳眉彎彎,一雙杏仁眼只顧盯着手中端着的一個托盤上,顯然是怕打翻了。
小步碎移之際,尚帶着三分稚氣的臉上,一片神情專註的樣子,隱隱還透着幾分嬌憨之氣。
岳陵就靜靜的站在那兒,女子跨步進來,顯然是完全沒有料到。
一抬眼間,不由的嚇了一跳,輕呼一聲,險險沒將托盤扔了。
你這小師父,怎麼不聲不響的就起來了,也不發個聲,這可嚇了我一跳。」
微微定了定神兒,女子扔過來倆老大的衛生眼,輕移蓮步,將托盤放在桌上,一手輕拍着初具規模的胸脯,開聲抱怨着。
岳陵就又鬱悶了。
小師父?

怎麼頭髮短的就一定是和尚嗎?
話說自己葷腥不忌,尤好美色的,怕是就算自個兒肯投,佛祖也不肯收吧。
咳咳,那個,嗯,我不是和尚.......」岳陵想了想,很鄭重的說道。
小丫頭想是沒料到岳陵開口第一句話說的是這個,小嘴兒誇張的張大着,有些不知所措。
眼神兒卻骨溜溜的在岳陵頭上瞄着。
岳陵就滿頭黑線了。
我不是和尚!」
岳陵猛翻着白眼,再次強調着。
你可以叫我公子,嗯,岳公子,我叫岳陵。」
腦中想着落水前,那些個才子們間互相的稱謂,岳陵眨眨眼,很鄭重的對小丫頭說道。
這小丫頭長的倒是挺正點,就是年歲太小了點。
岳陵眼神兒飄着,很有些拿不定主意。
面對着美色而尚能猶豫,岳陵忽然覺得,自己其實還是蠻正直的。
呃,岳….岳公子…..」小丫頭回過神來,滿是好奇的打量着他。
那….那你…..」目光又在岳陵頭上盤旋。
岳陵旖念頓消,只覺得頭頂上電閃雷鳴,有種要抓狂的感覺。
.......天熱........阿嚏!」
糾結了半天,總算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只是一陣風適時的吹過,將此人的努力,頓時又化為烏有。
咭」小丫頭憋不住笑了出來,瞅着岳陵一臉的氣急敗壞,又連忙抬手捂住嘴巴。
只是露在外面的兩隻烏溜溜的眼珠兒,卻是骨溜溜一陣轉動,彎成了月牙兒一般。
岳陵一臉的悲忿。
咳了兩聲,自往一邊坐下。
我那個,嗯,因為落水,又感冒了......…..咳咳,那啥,是你救的我嗎?
你叫什麼名字?」
勉強又解釋了兩句,急忙岔開話題。
這該死的穿越!
心中恨恨的咒罵著。
啊,是,呃,不是。
嗯,小婢叫蝶兒,是我們小姐救的你。
對了,你又不會水,當時幹嗎要跳下去啊?
啊,是了,你是不是情急救人,忘了自己不會水了?
你人真好,比那些林公子什麼的才子好多了......…」小丫頭初時有些亂,隨即定下神來,嘰嘰咯咯的說著。
兩隻杏眼笑的彎彎的,給岳陵發了一張大大的好人卡。
岳陵這個鬱悶啊。
我被人推下去的好不好?
我不會水還往下跳,那叫自殺,你當我傻的嗎?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然後又稀里糊塗的掉水裡了,岳陵就是一陣的大嘆倒霉。
只是這個叫蝶兒的小蘿莉,嘰嘰喳喳的,只顧按着自己的推想大讚特贊於他,介個,盛情難卻啊。
岳陵不好解釋,又覺得當面駁斥一個美女,實在有失風度。
無奈之下,也只得捏着鼻子,將那張好人卡接了下來。
她家小姐救了自己,卻不知這位小姐相貌如何。
看這丫頭的模樣,小姐應該不差的吧,要不要以身相許呢?
這廝鬱悶才消,不由自主的老毛病又犯。
他其實很想直接問問,求包養可以不?
但想想終歸太過無恥,還是以身相許比較靠譜。
畢竟,包養和以身相許是兩個概念。
前者不勞而獲,後者顯然沒那麼輕鬆。
外面天空有些陰沉,好像要打雷的樣子......…岳陵摸了摸鼻子,趕緊拋開關於包養和以身相許的問題。
扭頭看看桌上的托盤,裏面放着一碗粥,還有兩碟小菜。
呃,這個….」看到了吃食,肚子里更空的難受,悄悄咽下口唾沫,指着那粥和小菜,岳陵目光看向蝶兒,慚慚的問道。
啊,對了對了,這是給你的,你快吃吧。
你上來後,吐了好多,想必一定餓了的。」
蝶兒連連點頭,眉眼笑成彎月一般,自顧在一側坐下。
看着岳陵伸手端起碗吃着,饒有興趣的打量着他,忽然道:噯,小…..嗯,岳公子,你一定很喜歡我家小姐對不對?
要不然怎麼見到我家小姐落水,就那麼奮不顧身的跟着跳下去?
我怎麼以前從沒見過你?
啊,是了是了,照以前那會兒,你確實很難上我們的船的,你一定是一直偷偷喜歡我家小姐的........」噗」,岳陵一口粥沒下去,差點沒被嗆死。
什麼叫我一直偷偷喜歡你家小姐?
我來了還不到一天呢好不好?
還有還有,啥叫照以前那會兒我確實難上你們的船?
毛意思?
難道我很差的嗎?
怒了!
要知哥當年縱橫歐美,英俊多金,豪門貴婦、懵懂少女爭相獻身,風靡一時,那是何等的風光。
如今你個小丫頭竟敢這麼糟踐我,難道你真的看不出我的魅力嗎?
真的看不出嗎?
瞪着眼睛說瞎話,是要遭雷劈的!
咦?
不對不對!
等等,你家小姐落水?
你家小姐救的我......…..,這........這.......怎麼個情況?
你…..你家小姐,呃,你家小姐是那個......那個玉硯….玉硯姑娘?」
岳大公子敏銳的捕捉到一個念頭,滿臉古怪的問道。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蝶兒微微詫異的看着他,眼中有些迷茫。
那個….那個…..那她會游泳?
呃,就是會水?」
是啊。」
那她為毛還要投湖?」
岳陵忿怒了,這不玩人嘛。
.......小姐不是投湖,她這陣子身子不好,當時是暈了,正巧掉了下去......…」............…」(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神品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