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最後一個御紙人
最後一個御紙人 連載中

最後一個御紙人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凡 奇幻玄幻 夢蝶

我名方清,這一代御紙人的唯一傳人,從小老爹去世,留下一兩個不成大用的傳承,在城市裡靠騙騙市井小民生活,偶爾也會有大戶人家招去做法,日子也算是滋潤直到有一天突然被警察給抓走,說我涉及到了一樁命案......展開

《最後一個御紙人》章節試讀:

第1章大姐,我看你雙眼無神兩腮蒼白,一定是甲狀腺有問題,試試中醫吧!」
靠!
居然咒老娘得病!
給我滾!」
這是葉凡今天第二十八次,被人把傳單甩在臉上,硬皮傳單碰到了葉凡的眼睛,疼的他捂着眼蹲在地上,眼淚都流下來了。
活該!」
扔傳單的中年婦女滿臉不屑一顧,卻怕惹麻煩,快步離開。
葉凡緩了好久才站起來,拿起手機看看,左眼又紅又腫,只能勉強睜開一條縫。
是啊,城市裡各種各樣的專科醫院,還會有誰信中醫呢?」
葉凡,一個野雞大專畢業的醫學生,隨着中醫的逐漸沒落,他的小診所已經半個月沒生意了,所以才印了一些傳單招攬生意。
他的確有一些醫術,可招攬顧客的方法有問題,站在大街上總說別人有病,沒挨揍就算好的了。
夕陽西下,葉凡踉踉蹌蹌回到診所,提着一份半價打折鳳爪有氣無力放在桌子上,鳳爪旁邊是一本名為《醫聖隨筆》的破爛古書。
剛一進門,一個滿臉雀斑的大嗓門女人衝進來大吵大鬧葉凡,你小子終於回來了,房租呢!」
他已經欠了四個月的房租了,尖酸刻薄的房東王姐壓根沒給他好臉色。
葉凡滿臉堆笑是哪陣香風把您給吹來了,快坐快坐,我剛買了雞爪子您嘗嘗!」
他說這話都昧良心,房東胳肢窩的狐臭隔着兩條街都能聞到。
王姐可不吃他這套,冷哼一聲少跟我來這套,我就問你一句話,房租能不能交上來!」
能!」
葉凡拍着排骨一樣的胸膛,大聲保證。
你放屁!」
王姐當場戳破了他的鬼話,一邊啃雞爪子一邊嘲諷你這破地方連只老鼠都養不起,當我傻嗎?」
葉凡露出尷尬的笑容,王姐也不跟他廢話最多五天,四個月房租一塊湊齊,不然就別怪我攆人了!」
葉凡點頭哈腰的附和那是那是,我這不是在想辦法嘛。」
然後就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晚飯被王姐拎走,連個屁都不敢放。
可就在王姐出門的那一剎那,葉凡紅腫的左眼跳了跳,從只能睜開一條縫的眼睛裏,突然隱隱約約看到,從天邊飛來一道若隱若現的白光,懸停在王姐的頭頂!
葉凡驚呆了,他清清楚楚的看到,那道白光的外形,分明是一個蜷縮的嬰兒!
這是......」他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揉揉眼睛,剛好擋住了左眼,那個嬰兒就這麼在眼前消失了。
葉凡馬上反應過來,和自己的眼睛有關!
那個嬰兒似乎是要進入王姐的身體,可幾次碰撞,都進不去!
王姐!」
葉凡大叫!
就在他驚呼出來的那一剎那,王姐回頭,那個白光所形成的嬰兒抓住機會,猛地竄進了王姐的身體!
最後時刻,嬰兒回頭看了他一眼,柔弱的小手揮了揮,皺巴巴的臉蛋似乎笑了一下。
葉凡傻了,王姐也被嚇了一跳,回頭看看驚魂未定的葉凡,沒好氣的跺腳要死啊你!
那麼大聲音幹什麼!」
葉凡傻傻的回話我剛看到你頭頂有一個孩子的影子......」呼呼~」冷風吹過,王姐沒緣由的打了個哆嗦,不由自主的抬頭看天,又看看四周,彷彿周圍冷了許多。
她惡狠狠的瞪了眼葉凡去死吧你!
明天就給我交房租!」
聽到房租,葉凡回過神來了不是,王姐你聽我說啊,我是真的看到你頭頂——」滾!
現在就給我搬走!」
王姐怒罵一聲,穿着拖鞋連走帶跑,啪嗒啪嗒的聲音逐漸遠了。
葉凡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剛才自己真的看到了一個發著白光的嬰兒進入了王姐的身體。
投胎?」
他腦海里突然蹦出這兩個字。
這算什麼?
就算你是投胎,也不應該害得我被房東罵啊,還有,我的眼睛是怎麼回事?」
葉凡有些慌張,拿起鏡子不停的左眼右眼來回切換,終於他發現,這隻紅腫的眼睛真的有點不一樣。
鏡子里的自己,二十七八歲,瘦瘦乾乾,左眼紅腫,略顯疲憊。
唯一不同的,就是鏡子里的自己頭頂有三顆金色的光球,大概花生米那麼大,散發著微弱的金光。
而閉上左眼,鏡子里的一切都恢復正常,他明白了,是這隻眼睛的問題。
連葉凡自己都不知道,他無意中幫了那孩子一個大忙,孩子進入王姐身體的那一刻,這三顆金豆子就出現在了他的頭頂,彷彿是上天對他的獎勵。
功德。」
又是無聲無息的,功德」這兩個字出現在他的腦海,就好像是在做自我介紹。
功德?
有什麼用?」
這種古怪的事情絕對不是偶然,功德金光?
倒是在玄幻小說里看到過,但那只是小說啊。
葉凡陷入沉思,甚至沒有發現診所門口還站着一個人。
葉凡,葉凡!
我和你說話聽到沒有?
你現在越來越難伺候了,在假裝聽不到我說話嗎?」
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把葉凡從沉思中喚醒,這是一個五六十歲的中年婦女,看葉凡的眼神比王姐還厭惡。
葉凡立馬站起來不是的媽,我剛才在想事情,您怎麼來了?」
這是葉凡的岳母劉春蓮,在中海市,這是他僅剩不多的幾個沒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之一了。
雖然是岳母,劉春蓮可沒把葉凡當女婿看,更多的是拿他當一個吃乾飯的閑人,而且是十分厭惡的那種閑人。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葉凡上初一的時候家人就去世了,走投無路一來二去,就被劉春蓮的丈夫李國慶收養,葉凡也改口叫了爸媽。
只是這個乾兒子一直不被劉春蓮喜歡,畢竟不是親生的。
尤其是在女兒李夢蝶被一個有權勢的富二代逼婚,選擇嫁給葉凡後,這份厭惡就到達了頂點。
在葉凡殷勤的目光下,劉春蓮隨手拉開小診所的錢抽屜,腦門上的青筋都突出了許多。
抽屜里只有幾個零星的鋼蹦,還是五毛的,這讓他對葉凡更厭惡了,眼神越來越不耐煩。
你好本事啊!」
劉春蓮冷笑夢蝶拿她整整一年的博士津貼給你開了這家診所,你就是這麼報答她的?
房東已經把電話打到夢蝶那裡去了!」
什麼!」
葉凡大驚失色,讓一個男人最羞恥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軟弱無助暴露在女人面前,尤其是最喜歡的女人!
是的,葉凡喜歡李夢蝶,在來到李家的一天腦海里就灌滿了李夢蝶的影子。
哪個少男不懷春,尤其是進入李家之後,和李夢蝶朝夕相處,這份感情就更深了。
但隨着年齡的增長,兩個人的差距越來越大。
李夢蝶從小到大,一直是班裡的前三名,直到現在博士畢業參加工作,在一家待遇相當優厚的外企上班。
而葉凡除了有一些中醫上的天賦,有家裡留下來的幾本古醫書,就一無是處。
本來以為兩個人就沒了緣分,可誰能想到兜兜轉轉,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居然嫁給了自己!
這簡直就像在做夢!
雖然只是假結婚,一個名義上的妻子。
即使是這樣,從小就木訥內向的葉凡已經很滿足了。
他生活的小心翼翼,最怕的就是給李夢蝶添麻煩,而這次房東直接把電話打給了李夢蝶,這幾乎是在他的心口上捅刀子!
媽,對不起......」葉凡低下頭,劉春蓮鄙夷的盯着他,一口唾沫吐在葉凡臉上呸!
廢物!
你本來就對不起我們家!」
說著,劉春蓮氣憤的把一張打印紙拍在桌子上離婚吧。」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最後一個御紙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