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2胎5寶:薄爺的心尖寵
2胎5寶:薄爺的心尖寵 連載中

2胎5寶:薄爺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寒汀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蔓 晏卿 現代言情

「雲初,你知道嗎?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和晏卿的」雲初如何都沒想到,九年,她對薄晏卿滿腔滾燙的愛,卻最終淪為了一個生育工具心灰意冷之下,她假死逃離,只留下一個兒子五年後,雲初死而復生,身邊還多了個嬌軟可愛的小公主一夜之間,京城變了天貴胄巨子的薄爺,屈尊降貴成了她的裙下之臣撩她,愛她,疼她,將她寵上了雲端「薄爺,太太把李夫人的臉打腫了」「她手傷着了嗎?」「薄爺,太太把恩善小姐婚禮給砸了」「太太消氣了沒?」「薄爺,太太又收購了幾家公司」「......」薄晏卿如何沒想到,寵在心尖的小女人,竟還是個隱藏大佬展開

《2胎5寶:薄爺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第7章

門外,薄晏卿走到門口,停了下來。

雲初並沒有再出房間,她儼然是躲避着他。

可但凡他想,這一道脆弱的門,根本不足以形成阻礙。

宋韶音,她和宋景硯的女兒?

不過五年而已,她和別的男人,竟有了女兒?

薄晏卿轉過身,隨手披上西裝外套,走到了玄關。

……

清晨。

柏岳集團。

秦烈方才在走進總裁辦公室,冷不丁看見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被嚇了一大跳。

他下意識地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這會兒才七點半。

一般總裁都是九點準時到公司,今天格外早。

「薄總。」

薄晏卿抬起頭來,他一夜沒闔眼,俊臉難掩疲憊。

「嗯。」

「薄總,你沒事吧……」秦烈看他臉色不好,慘白得嚇人。

「傅南楓呢。」

「傅醫生還沒到公司……」

「等他到了讓他來我辦公室。」

「好。」

「今天晨間例會取消。」

「是……」秦烈試探着道,「怎麼突然要找傅醫生?」

傅南楓是薄晏卿的私人醫生。

自從雲初小姐「去世」之後,這五年,薄晏卿長久失眠,性子更是變得陰晴不定,時好時壞。

傅南楓一直貼身跟在身邊。

他以為薄晏卿又是失眠,立刻走出辦公室,連環Call了傅南楓。

半小時之後,傅南楓急匆匆趕過來。

他剛進辦公室,便看到薄晏卿煞白得不像話的臉色,驚了一下。

「薄總,又失眠了嗎?」

薄晏卿搖搖頭,對着秦烈道,「你出去。」

「是。」

秦烈方才走出辦公室,薄晏卿便起身走到了沙發上,他抬起手,褪去了西裝和襯衫,露出了肩頭的傷。

他昨晚只是草草包紮處理。

傅南楓嚇得臉色大變,「這是怎麼了?」

他連忙走過去,看了看傷口,是銳器傷。

傅南楓頓生警覺:「這傷口……」

薄晏卿冷冷道:「被小貓抓的。」

「小貓還能抓成這樣?」

薄晏卿不耐煩得掃了他一眼。

傅南楓立刻閉嘴,從柜子里取出藥箱,開始為他包紮傷口。

將傷口包紮好,傅南楓擔心得問:「要不要報警……」

薄晏卿冷眸掃過,「出去。」

「……是。」

傅南楓收拾好東西,撇了一眼桌上溢滿整個煙灰缸的煙頭,離開了辦公室。

他剛走出辦公室,迎面撞上雲蔓。

雲蔓一襲連衣長裙,襯得身段婀娜多姿。

她看見傅南楓,喚住了他。

「晏卿哥哥在裏面嗎?」

「薄總……在裏面。」

雲蔓擰了擰眉,擔心地道,「聽伯母說,他昨晚一夜未歸,難道一整晚都在柏岳沒回去?」

傅南楓遲疑地道,「薄總的行蹤,不是我有資格打聽的,不過……薄總好像一晚上都沒睡。」

「失眠症又犯了嗎?」

「不知道……」

雲蔓皺了皺眉。

自從五年前,雲初去世之後,薄晏卿就得了很嚴重的失眠症。

嚴重的時候,幾天幾夜都不曾闔眼。

他這個失眠症,成了薄家上上下下的一塊心病。

醫生換了一個又一個,全球最權威的專家都對此束手無措,只說,心病還要心藥醫。

薄家一個房間一直空着。

那是雲初當時養胎時住的地方。

時隔五年,那個房間一直維持着一塵不染的樣子,好似,她未曾離開過。

他失眠症犯得厲害時,他便會去那房間里坐一坐。

雲蔓偶然撞見過他睡在那個房間。

男人躺在床上,抬起手臂,做了個摟緊的動作,似乎還想像着,雲初鑽進懷裡撒嬌的模樣。

雲初從小就怕黑,尤其是懷孕之後,睡不好,經常做噩夢,纏着要抱着他睡。

雲初早就死了,可是,那個夜裡,死的又何止是她一個人。

雲蔓覺得不甘心,她還搶不過一個死人?

雲蔓推開門走進去,薄晏卿剛披上了西裝,稍作小歇,又恢復了商業巨子的模樣。

「晏卿哥哥……」

雲蔓走過去,從身後輕輕地擁住了他,「看你臉色不好,又是一晚沒睡嗎?」

薄晏卿身子僵住,驀然輕輕地解開她的手,回到桌前。

「你怎麼來了?」

比以往更淡漠的口吻,讓雲蔓心頭一跳。

她趕緊道:「聽伯母說,你一夜未歸,我擔心不下,所以來看看你。」

「我沒事。」

雲蔓道:「聽說,昨天崇君在學校里打架了?」

薄晏卿抬眸,不發一語。

審視的眼神,讓雲蔓不禁緊張了幾分,解釋道,「我擔心崇君在學校里受欺負,這件事處理了嗎?你要是忙,我可以去學校和……」

「不用了!」

薄晏卿的語氣驟然沉了幾分,「你不用管。」

「……」

五年來,雲蔓一直照顧着小崇君。

雖然她並沒有親身經歷十月懷胎,可小崇君到底是她的親骨肉,只是不知為何,從小到大,小崇君的心,她怎麼也捂不熱。

他的身體里也流淌着她的血脈呀。

偏偏這孩子不親她,也不親薄家任何人,只親薄晏卿。

父子倆一樣沉默寡言,自我封閉。

雲蔓根本無法融入,連想聽小崇君喊一聲「媽咪」,都十分難得。

雲蔓緊挨着薄晏卿坐了下來,循循善誘道,「晏卿哥哥,我們早晚都要結婚的,醫生說,我現在身體沒有太大問題,崇君也是我兒子,你不妨給我們多製造一些溫情的機會,崇君不親我,我是他媽咪,他怎麼能不親我呢?」

薄晏卿冷眸不語。

「我已經失去了兩個孩子,崇君或許是我們唯一的孩子,我只想……」

「說夠沒?!」

薄晏卿鳳眸染上慍怒。

那兩個夭折的孩子,和雲初一樣,是他心裏的一根刺。

一拔就疼。

是他不可提的禁區。

雲蔓也自知不該提,局促地站了起來,「晏卿哥哥,我……」

她無辜地淌下眼淚,「那也是我的孩子啊,夭折了我也很心痛,你幹嘛吼我……」

她一邊說,眼淚一邊掉了下來。

「出去!」

薄晏卿毫不留情地驅趕。

雲蔓驚愕地瞪大眼睛:「晏卿哥哥……」

「還是你要我叫你滾?」

「……」

雲蔓眼眶一熱,委屈得不行。

但她知道,晏卿哥哥是真的發怒了,她不敢再說什麼,拭了拭眼角,抓起包便走了。

薄晏卿閉了閉眼睛,仰靠在椅背上,椽了椽眉心。

《2胎5寶:薄爺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