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傲天戰神
傲天戰神 連載中

傲天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楊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明 楊銘

楊銘費盡千辛萬苦,拜入了太斗教,在這裡做了一名雜役弟子可是誰曾想,他竟然在十八歲的生日那天,被天雷劈了這還不算,在天雷出現前,楊銘還被一個掃帚給砸暈了過去天煞孤星外加掃把星,連楊銘自己都覺得夠嗆「難道我真是掃把星!我自己都被自己嚇哭了」劇情反轉,從此只能把師兄妹當爺爺奶奶的楊銘逆襲了,練神功探神妹,泡遍環宇不折腰展開

《傲天戰神》章節試讀:

漫天灰塵落地,正是陽光炙熱,身上被掃把打出來的傷口,傳來一陣陣的痛。

「你這混蛋,竟然敢打我。」

錢霸理盯着楊銘,雙目中滿是不敢置信,這傢伙以前被他欺負的怕了,每次見他都是躲着走,今天竟然敢還手!

不過楊銘卻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雖然拄着一把看上去無比怪異的掃把,但是面對他的威脅,竟然面色如常,十分淡然,反而是看着他微微笑了笑。

隨後再次舉起那個詭異的掃把,就向他們身上掃。

這一瞬,就算是兇惡如錢霸理,也不由得的身軀微微一顫,臉色蒼白,冥冥之中感覺到一股霉運壓頂而來。

他顧不得再罵,趕緊站起身子,就往一邊跑,沒想到腳踩上了一片光滑的樹葉,狠狠摔在地上,鼻子徹底塌了下去,鮮血長流。

「我,我草。」

楊銘看着錢霸理離去,滿臉的驚愕,原來自己的天煞孤星,霉運驚人,不僅僅是對於親人的,就算是仇人也有效果啊。

這一想,他心中大快。

不過楊銘看了一眼自己的掃把,總感覺有點不對,剛才他的隨意一招,似乎威力有點過大了。錢霸理和他都是靈徒三重,並且還略微勝過他,剛才只是隨意一招,便將錢霸理擊成重傷,這事情有點不科學。

不過。楊銘卻知道這把掃帚是一個寶貝。

當然,如果這把掃帚,不是經常流血的話, 楊銘心中就更高興了。

接下來,楊銘仔細打掃着會客峰,《掃地功》自動運轉,雖然只是平平常常的掃地,除灰,但是他卻有另一番不同的感受。在他掃地之中,一縷縷氣體從肌肉中產生,如龍蛇繞行,千奇百曲,然後漸漸密布他的四肢百骸。

卻不曾想,這時候會客峰的一名長老,看着楊銘謙恭而又認真掃地的背影,嘆了一口氣。

「若是這孩子能夠享受內門弟子的待遇,一定能夠有所成就吧!」

這名長老記得,那是一個下着大雪的冬天,這名少年帶着一個少女,在太斗教外跪了三天,然後進入了雜役弟子。

當初他們問這少年為何拜入太斗教,他說『喜歡熱鬧!不被孤獨。』

然後,這少年就被他們安排進了雜役弟子,但是這只是他們故意的磨鍊,

卻沒有想到,對方拜入太斗教時便是靈徒三重的修為,在太斗教三年,仍然還是靈徒三重,而且性格變得懦弱和獃滯。

楊銘的確是毅力過人,三年雖然沒有寸進,但是卻沒有放棄突破靈徒三重的希望,每天堅持苦練。

並且他之所以變得窩囊,遇事不敢爭執,就是想息事寧人,多點時間好好修行。

這些東西不是秘密,可是練得再勤快,還沒人家混吃混喝的有成就,更將人家顯得還不如一個廢物努力,更讓人憤恨。、

再加上楊銘身上的倒霉傳說,更讓不少人對他心中暗懷恨意。

…….

不知過了多久,楊銘終於將會客峰掃完,口中緩緩吐出一口濁氣,雙目中, 隱隱的,光芒一閃,如同劍光一樣。鋒銳刺目。

「我這一生難道要掃一輩子地?」

楊銘掃完地下來,感覺渾身舒坦, 掃完會客峰之後,他肚子中,竟然傳來了一陣陣飢餓的感覺。

肚子中的飢餓,打斷了楊銘的思路,他看着出生不久太陽,真是奇了怪了,不久前才吃過飯。

不過楊銘沒有多想,獨自一人,來到山門邊緣的一處食堂。

食堂堂乃是太斗教外門弟子的進食之所

但是價格不菲,要用靈米結算。

楊銘進入食堂之後,端過來四五個軟騰騰的靈面饅頭,就大啃了起來,然而剛等他吃完一半,就傳來了挑釁的聲音。

「這廢物,不僅是廢物,還是飯桶啊!」

「這是要把太斗教吃窮的節奏嗎?」

在楊銘大口吞吃的時候,有不少雜役弟子看着楊銘,心中只覺反胃,但是楊銘卻絲毫沒有將它們的眼光放到心上,仍舊是毫不在意的大吃大喝。

「來啊楊兄,這個雞屁股,我請你……」

終於有人看不下去了

馬亮抄起一隻自己盤中燒雞的雞屁股,朝楊銘的臉上戳去,打斷了後者的短暫回憶。

如此輕浮的動作,簡直是**裸的侮辱!

而附近看熱鬧的弟子,一個個大聲叫好,他們早想將楊銘驅逐出雜役弟子了,這傢伙修行太努力,將他們這些雜役弟子顯得一個個混吃等死。

楊銘正在吃飯間,突然遭此變故,惱怒的不行,將手中饅頭一扔,徑直向馬亮打去。

馬良乃是雜役弟子中的一個狠角色,修為早已達到靈徒四重,渾身氣血如虎,感知敏銳,是一號人物。

見楊明竟然敢還手,馬亮心中一笑,這樣懂得反抗的廢物,才欺負的有意思。

他雙拳微動,傳來一股驚人的潮氣,隨後全身氣血涌動,竟然仿若浪潮暗涌。

人階下層武技,鐵浪拳

氣血如浪動,拳似流星,馬亮輕易捏住了饅頭,並且隨後一把將饅頭給捏碎了,但是卻沒有想到一股湯汁頓時噴到了他的臉上。

炙熱的湯汁,灰頭灰臉的教在馬亮頭上,馬亮渾身一怒,一個大步,朝着楊銘打來。

楊銘看着馬亮臉上的湯汁,心中無語,我真不愧是霉運驚人啊!

不過馬亮衝來,楊銘也想試試他現如今的實力到底怎樣,一股兇猛的勁道流轉周身,楊銘拿起自己的鐵掃帚,腳一塌地便向馬亮打來。

「我草,這貨竟然拿着掃帚對敵。」

「這傢伙廢物還不夠,難道還要當一回掃把星!」

眾人出言諷刺,然而話剛說出了一半,他們就看見了令人驚愕的一幕,只見馬亮重重的被那把鐵掃帚掃在了身上,隨後像是被炮彈擊中了一般,重重的被拋飛在了地上,吐出一大口鮮血。

雜役弟子少有修行戰技的,馬亮的戰技,乃是在雜役弟子中做了好幾年,才用貢獻點,向蒼武閣換來的,已經修鍊到了『血如潮動』的小城境界,可是竟然被一個廢物一招打飛。

不過楊銘卻稍稍有點不滿意,在用鐵掃帚擊飛馬良的瞬間,他感覺自己體內一陣空虛,靈徒三重的靈氣,竟然被消耗一空。

看着倒在地上的馬亮,楊銘將原本他扔過來的雞屁股,拿起來,然後走過去塞在了馬亮的嘴裏。

「馬兄,我請你吃雞屁股。」說罷,狠狠的將雞屁股塞進了他的咽喉里。

馬亮一張臉通紅,但是卻抵擋不了。

看着馬亮一張羞臊的通紅的臉,楊銘哈哈大笑。

辱人者,人恆辱之!

吃了十幾個滿頭,楊銘這才覺得肚子中的飢餓感覺稍稍少了點,不過暗暗盤算着這個月的靈米,知道不能再吃了。他想起剛才這些弟子的冷眼旁觀,嘿嘿一笑,向幾個富有的雜役弟子掃過去。

那些人頓時身體一僵,想起了剛才馬亮的遭遇。

下一刻,立馬有人將盤中的雞肉或是豬蹄送了過來。

太斗教中的雞鴨魚肉,都是用靈藥餵養的,營養要比米面等更加充分,當然價格也十分昂貴。這些人要不是出身不凡,也吃不成這些食物。

「楊兄,看你剛才大戰一場,一定消耗不少,來兄弟請你吃豬蹄。」

「兄弟請你吃雞肉。」

楊銘口中連連推辭,但手裡卻絲毫不落的將他們貢獻過來的雞鴨魚肉拿了過來,心中哈哈大笑。

做一個壞人的感覺,還是不錯的。

這樣想着,楊銘風捲殘雲的將食物吃完,然後重新用靈米買了一個大燒雞,為楊小奴帶了回去。

吃別人的東西是為了生活,但是他不想讓家人也吃別人的東西。

掂着燒雞,楊銘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滿臉鄭重地拿出那封楊小奴給他的信封,然後重新又緩緩打開,不過楊銘轉念一想,又將信封收了下去,上面記載的東西太過驚世駭俗,他無法置信。

況且現在他身上有一個難題 ,亟待解決。

掃地功雖好但是終究只是一門功法,發揮不了太大的廝殺能力,現在之所以佔據上風,只不過是因為所遇之人,太廢材罷了!

不過修鍊武技需要太斗教的貢獻點,楊銘三年下來省吃儉用,只不過積攢了近百貢獻點,想要獲得一門武技,恐怕還不太夠。

吃完飯後,楊銘準備去領取這個月的雜役弟子福利,雜役弟子每月只有三斤靈米,但是還有一枚『通靈丸』。

通靈丸是靈徒前期的修行人,輔助修鍊的上好丹丸,一向罕見。

方圓千里之內,也只有太斗教,才能夠將『通靈丸』發放給雜役弟子。

楊銘從一條偏僻的小徑前去宗武殿,這條小徑,除了他之外,少有人知道,能將回返的路程縮短十分之二三,雖是道路崎嶇,但是卻難得幽靜,連接雜役峰和宗務殿之間,風景也算秀麗。

在小徑盡頭,有一片籠罩在濃霧中的紫竹林,陽光輕撒,在竹林中投下點點光斑,一名白衣少女,正在竹林中練劍。

楊銘剛走過小徑,就聽到一聲劍鳴,他好奇之下,扒着竹葉,向裏面瞅去。

一名白衣少女,黑髮飄散,手持青霜古劍,在竹林中挪移翻飛,一雙古劍,似穿花的蝴蝶,飄忽若鬼,卻又迅捷輕靈,若風一般的流暢。

楊銘一動不動,好像是腦海中突然多了一些什麼一樣,只感覺一股冥冥之中的感覺隨之襲來,身隨心動,竟然有一種想要忍不住舞動的感覺。

這對一個號稱廢物,修行了三年仍然還是靈徒三重的人來說,簡直是神跡!

手隨心動,楊銘竟然照着那個白衣少女的劍跡,用手比划了起來,一劍一手,隨着對方招式翻飛,好像自己的一雙手腕成了劍一般。

楊銘一瞬間好像入了魔,久久醒不過來,只是目不轉睛的盯着那白衣少女看,同時手中不時地比划著什麼

一直等到那少女離開,都沒有發覺。

不知道多長時間過去,楊銘腦海中轟的一聲,忽然清醒了過來。

只感覺渾身氣血通暢,無比舒坦,身體中排出了一股黑糊糊的雜質,散發著一股難聞的腥臭。

仔細感受了一下,楊銘竟然發覺自己的修為已經達到了靈徒三重巔峰,馬上就可以衝擊到靈徒四重。

紅色夕陽將落霞染的通紅,繚繞在群山峰頭,山峰背影暗暗。

楊銘一看天色已晚,慌忙向宗務殿而去。

《傲天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