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被迫無敵的劍修
被迫無敵的劍修 連載中

被迫無敵的劍修

來源:google 作者:君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君喵 奇幻玄幻 洛白

修真世界的劍修捨棄修為肉身穿越異界,被異界規則束縛無法修道,且戰敗逃亡則死洛白:「人生沒有第三種選擇,沒有敗,也沒有逃,要麼死,要麼無敵!」展開

《被迫無敵的劍修》章節試讀:

「怎麼會這樣!」

琳美滿臉慌張,體內的輪迴之力猶如闖進女子閨房的流氓似的,肆無忌憚的將自己體內的靈力和體術全部吞噬殆盡,繼而輪迴之力充斥全身,像是要將體內所有的一切全部吞噬殆盡似的。

「為什麼會有這麼霸道的異體,難道異體都是這樣,都擁有自主意識,一旦察覺到危機就會自動反擊!」

琳美內心充斥着驚慌、恐懼,體術九重的磅礴力量完全消失,運轉魔修功法的靈力也完全消失,哪怕這輪迴之力就此罷手,自己也完全淪為普通人了。

「不要……我付出那麼大的代價……那麼久的努力……甚至還將親生弟弟當做素材獻祭……最後竟然會獲得這種下場……我不要……我不甘心……啊……我不要啊……」

琳美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不斷流逝,這霸道的異體將自己體內所有一切盡數吞噬,內心充滿絕望的刺激,忍不住瘋狂的吶喊、慘叫。

「啊……」

琳美尖銳的慘叫響徹天際,輪迴之力不但將自己的體內,甚至連皮膚、布料都漸漸吞噬,輪迴之力彷彿一直無形的吃人惡魔似的一點點蠶食自己的身體,甚至連內心深處的恐懼,也是一點又一點,直到點滴不剩。

原本體術七重強者的琳美,在短短時間連續突破兩重修為,體術九重強者的所有一切,到如今也是過往雲煙。

「輪迴果然不一般,好在我的賭注押對了!」

洛白鬆了口氣,剛剛被琳美壓制住時完全沒有死亡的恐懼,不但自己有保命手段,也想看看這異體還有什麼效果,果然不出所料,在情況極度危機時異體會自動護主。

洛白感受着輪迴之力的回歸,將琳美渾身全部蠶食殆盡後,更加清晰觀察到輪迴吸收容量變得更加龐大,吸收體術九重的力量完全不在話下,何況自己還有修為,挑戰體術十重的強者也可以嘗試。

咻!

洛白聽到了一道破空聲,他定睛一看,只見一道白影以極快的速度朝着這邊飛馳而來。

「這森林不是很危險么,怎麼一天到晚都有人來!」

洛白有些鬱悶,在自己特別想離開這鬼地方的同時,總有些人陸續進來,這地方也沒有像樣的寶貝,就算磨鍊也不該找這種地方才對吧!

對方速度極快,表現淡定從容,在這外圍擁有這種情況都是佔著自身高修為的體術,以及運氣好沒遇到過冥狼王這種中**似的情況。

對方很快來到洛白面前,雙方相互觀察。

這是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男子,身材高大,面容英俊,身上穿着一件華貴的長衫,腰間掛着一柄精緻的長劍,給人一種飄逸出塵的感覺。

洛白不動聲色的打量着這個年輕人,他的年紀最多十八歲,體術八重,而且從他的衣着來看,應該是某個宗門的弟子。

見過一個魔修門派的子弟,現在又見到一個道修門派的子弟,不禁認為自己跟修鍊者挺有緣分的。

「這位道友!」

來者彬彬有禮,對着洛白問道:「在下是道宗弟子花文,剛剛感應到此處有魔修戰鬥的能量,道友可知那魔修往哪裡去了?」

洛白羅白淡淡一笑,他並不討厭這個道修,也沒有必要撒謊。

「那個女魔修,她死了!」

花文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之色,但很快,他便收回目光,打量着周圍,接着向洛白問道:「那道友知道是誰殺了她么?」

「不知道!」

洛白不想承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要低調,在對方眼裡,他只有一重的體術,卻能殺死一個體術九重的魔修,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不知道?」

花文眯着眼睛,平靜的說道:「道友別拿我尋開心,而且看道友的樣子是見過那個女魔修的,那麼道友為何還能存活呢,畢竟魔修都是吃人不露骨頭的禍害,哪怕是普通人他們也不會放過!」

洛白沒有說話,對方說的沒錯,琳美看到他的時候,就像是一隻貓看到了一隻耗子,根本就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

原來所有的魔修都和她一樣,為了提升自己的修為,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道友,你該不會是她的同夥吧!」

花文淡淡地說著,身上的氣勢陡然爆發,讓他有些意外的是,洛白根本不受他的影響,一個體術一重的少年,意志怎麼會這麼強?

不過,誰也不能保證,這個小男孩不是的同夥。

「你懷疑我!」

洛白微笑道:「算了,我也不瞞你了,那個女魔修被我消滅了,連骨灰都沒剩,這樣的答案你滿意了嗎?」

「荒謬!」花文冷冷道:「體術一重的修鍊者能消滅體術八重的魔修,在下活了近二十年從未聽過如此離奇的事情,再拿在下尋開心定會對你不客氣!」

「算了,怎麼說都沒用!」洛白微微搖頭道:「那你就按照你的方式來吧,不過我是不會留手的!」

錚!

花文拔出長劍,身上的氣息如同水波一般蕩漾開來,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鋒銳的氣息,他的力量也在不斷的提升,絲毫不弱於冥狼王。

體術八重!

「道友,你還不肯如實相告么,真要逼迫在下對你出手么!」

花文到底是個溫文爾雅的紳士,給了洛白一個警告。

「道友,體術一重和體術八重天壤之別的差距,會讓在下無法保證你的性命安全,在下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那個魔修往哪裡逃了,你是不是那個魔修的同伴?」

「都不重要!」

洛白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吸收了琳美修為之後,他的異能到底有多強,正好可以試驗一下這個突然出現的高手。

「出手吧,不過要記得,全力以赴!」

花文目光銳利,看洛白還是不聽,手中長劍一抖,一道劍氣宛若一輪彎月,以極快的速度斬向洛白。

「這樣才對!」

洛白根本不閃不避,任由這一道劍氣劈在他的身上,在接觸到他的剎那,這道劍氣就被他的輪迴之力給吸收了。

花文大吃一驚,他從未見過如此罕見的事情。

「異體?」

花文不敢相信,能孕育出異體的人,那是何等的幸運,在道修第一宗門的道宗,只有宗主的新弟子才會有異體。

那女徒弟天資卓越,被宗主欽定為未來的道仙繼承人。

道宗作為道修最強的宗門,也不過只有一種異體,其他宗門更是聞所未聞。

「你這是什麼表情!」

洛白髮現對方的神情變化,不解的問道:「異體很稀有么,讓你驚訝成這樣,那個女魔修可是把我當成寶貝一樣,但她可沒有你這種反應呢!」

花文默默無語,那女魔修當然會把洛白當成寶貝,因為擁有異體的人是魔修最佳搶奪修為的對象。

魔修體術陷入瓶頸時只要搶奪有異體的修鍊者,那種瓶頸也會瞬間被戳破。

可對於道修而言,異體真是極其稀少,哪怕道宗宗主的女徒弟,那個未來道仙繼承者,也是千年難得出現一次的異體修鍊者。

「別發獃,戰鬥還沒結束呢,接下來該我了!」

花文被洛白這麼一說,頓時從沉思中清醒過來,連忙收斂心神。

就算這小男孩擁有異體,體術上的巨大差距也無法彌補,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試探這個小男孩。

「道友,異體並非萬能,過度依賴只會吃虧!」

花文將體術八重的實力完全發揮出來,儘管體術上的差距很大,但他並沒有輕視。

洛白沒有回答,而是全力催動輪迴之力,將這一擊的力量轉化為一柄輪迴之劍。

這把劍的威力很小,大概也就是體術二重,花文剛才那一擊,完全是在手下留情。

「道友,接招吧!」

花文首先發動攻擊,體術八重的修為盡數施展而出,身形快如閃電,一劍又一劍的連續突刺朝着洛白襲擊過去。

洛白運轉輪迴之力,毫不費勁將體術八重的修為全部吸收,吸收完花文的體術之後,將體內所有吸收的體術之力全部貫注在手中的輪迴之劍。

「劍曲,瞬星!」

洛白的身形從花文身邊一掠而過,花文的手臂上頓時多了一道血痕,這一劍的速度,讓花文大吃一驚。

「這異體,能吸收我的體術!」

花文大吃一驚,一個能吞噬對手體術的異體,簡直就相當於自己打自己一般。

而且不但如此,剛剛這小男孩所施展的是道技,這道技還是將自己的體術以更強大的威力釋放出來。

這樣看來,這小男孩剛剛所說能消滅魔修,擁有這種異體和道技確實有可能。

花文心中一動,再無戀戰之心。

「異體,道技,在我之上的戰鬥技巧,看似只有十歲,雖然只有體術一重但完全可以培養!」

花文觀察洛白的情況,暗道:「一定要讓他加入道宗,如果宗主知道的話肯定會允許的!」

「桀桀!」

「誰!」

一道詭異的笑聲在場上回蕩,洛白和花文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因為他們不知道這笑聲是從哪裡傳來的,那笑聲的主人隱藏的很好。

「道冥那老匹夫萬萬沒想到,他給自己徒弟送的能壓制魔修的鎮魔丹,竟然是送自己愛徒去極樂世界的送命丹!」

「在那裡!」

洛白立刻判斷出了聲音的來源,手中的輪迴之劍帶着毀滅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花文的胸膛刺去。

「哼!」

花文穿着長袍的胸膛上,陡然爆發出一道黑色的光芒,將那一擊給彈了回來。

猝不及防之下,洛白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這花文的情況很不對勁,原本鋒利的劍意,此時卻變成了一種邪惡的氣息,就像是被魔鬼附身了一般。

「哈哈哈,老子回來了!」

花文的儒雅形象蕩然無存,變成了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這種巨大的反差,讓洛白有些無語。

「道冥老匹夫花了十年時間煉祭老子,以為老子完全被煉化,稍微施展點苦肉計就能把那老匹夫騙過了,哈哈哈!而且煉祭之後,還送給自己的愛徒,真是個偉大的師尊,親手將自己的好徒弟送進地獄,哈哈哈!」

花文整個人都瘋了,他仰頭咆哮,似乎要發泄心中的喜悅。

洛白平靜的站在一旁,他的輪迴之眼可以清晰的看清花文胸前的一枚金丹,這枚金丹透着一股邪異的氣息,應該是花文被這股邪惡的力量所控制。

要出手救那花文么?

洛白若有所思,他對花文還是很有好感的,雖然之前有過一些誤會,但他還是手下留情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

「小子,你看什麼,難道你想橫插一杠!」

邪惡花文冷冷的盯着洛白,聲音如同一條潛伏在黑暗中的毒蛇。

「我倒不介意和你打!」洛白微笑道:「不過要看你的意思了!」

「老子的意思,現在老子還沒熟練這身體,暫時不找其他人的晦氣,等到老子把這身體完全掌控再說!」

邪惡花文幽冷的說道:「所以小子,簡單地說,我不想和你打,哪怕你只有體術一重老子也不想!」

「確定嗎?」洛白疑惑道:「你就不怕我一走就把你的消息透露出去,然後你就被這道宗追殺!」

「以你的體術修為,就算我不出手,你也活不了多久。」

「行吧!」

羅白將手中的輪迴之劍丟到一邊,轉身離開,既然已經達成了協議,那就沒有繼續留在這裡的必要了。

控制花文的人,應該是一名體術很高的魔修,只有花文那位所謂的師父才能將其煉化。

儘管不知道花文師尊的實力,但這種一聽就知道是高手級別,被這種高手煉祭的對象再弱也不是自己目前能對付的。

洛白忽然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猛地轉身。

邪惡花文一劍刺出,帶着一股恐怖的邪惡之力,一劍斬出,帶着一股無法形容的絕望,朝着自己撲面而來。

砰!

邪惡花文體術八重的全力一劍,並且用偷襲的方式,成功的將洛白擊飛出去,讓洛白的身體撞擊在附近的大樹上,癱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我怎麼可能會讓見過我的人活着離開呢!」

邪惡花文陰森的笑道:「小子,無論如何你都必死無疑!」

《被迫無敵的劍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