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邊緣世界旅行商
邊緣世界旅行商 連載中

邊緣世界旅行商

來源:google 作者:執念妖孽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蕭妖弦 藍君柔

一個遊走於邊緣世界與現實世界的旅行商人,把需要的物品帶給顧客這是我們的理念,順便征服一下世界,誒嘿展開

《邊緣世界旅行商》章節試讀:

蕭妖弦東瞧瞧細看看,發現整個部落規模不算上大,只有寥寥幾百人。從衣食住行上來看過得並不富裕,衣服是用獸皮縫紉而成,住的還是簡易搭建的茅草屋,至於食物方面森林裏生產野果和野獸。

「白白你這邊有沒有什麼奇特石頭之類的東西?」蕭妖弦自從給了狐白白一根棒棒糖後,她非要粘着蕭妖弦讓他下次來的時候多帶點,自己做什麼都願意。

「你是說礦場是吧?」狐白白指了指打獵回來的人們手上拿的長矛:「這些東西都是從米諾斯族那邊買來的,不過他們那邊的男性總是喜歡變化為牛頭人來彰顯他們強壯的肌肉。」

「不過我勸你還是別去那邊,畢竟獸人和人類帝國的關係已經到了將要開戰的地步。」狐白白領着蕭妖弦將整個部落逛了一圈,鐵器在這裡十分珍貴,並且缺少醫藥,總的來說這個地方非常適合被蕭妖弦榨乾,前提是你得有足夠的商品。

「白白,你們信仰的是哪位神靈?」一圈逛完以後最終又回到了起點,那個由很多巨大的石頭雕刻拼接而成的祭壇,上面擺滿了上貢給神靈的祭品,就算奎琳族人自己餓着,也絕對不會偷吃上面的食物。

狐白白虔誠的跪在那裡似乎在禱告什麼一時間並沒有回話…然後她就順手拿了個水果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奇怪的水果,這東西叫什麼名字。」蕭妖弦突然覺得商機來了,越是古怪的東西就越受人追捧,只要倒賣就定能賺錢。

咕嚕,狐白白四周張望,確定狐穎沒在這邊以後撩起衣服就開始擦嘴,本來穿的就不多,這一撩南北半球就漏出了大半。

可能是狐狸為原型的原因,蕭妖弦發現這裡全部都是俊男美女,雖然因為食物原因略顯消瘦,但是更能凸顯出異樣的美。

眼前的狐白白更是村落中的佼佼者,一顰一笑都如此動人心魄,身上散發出那獨特的體香很難令人把持得住。只不過她本人似乎都沒有發覺,這一路上蕭妖弦愣是硬着走完全程。

擦完嘴後她才緩緩說道:「這水果是從幾公里外的水底採集來的,因為它們生長在一潭泉水最下面,我們這邊就叫它深池果,產量極少並且我們也不喜歡水,所以每年祭祀的時候奶奶就會施展法術讓部落裏面最強壯的人到底下採集,不過一次也只能勉強拿上來五六顆。」

「……」蕭妖弦有些無語,這麼珍貴的水果說吃就吃,看來這狐狸也被家長寵壞了,不過自己的水性極好,不知道能不能去嘗試一下。

「嘻嘻,我能猜到你在想什麼。人類啊,真的就像奶奶說的一樣貪婪。」狐白白伸手向一個方向指了指:「順着我指的方向一直向前,就會看到我們奎琳族的標記,再順着沿路上的標記走,如果沒差的話那麼就會看到被三棵龐大的刺槐樹籠罩在下面一潭水池,深池果就在下面。」

蕭妖弦微微點了點頭,手臂上的傷痕也已經癒合的差不多了,想來應該是狐穎動用了魔法,真是個神奇的世界。

已經走出去幾百米的蕭妖弦忽然聽到遠處狐白白的聲音:「別死在裏面污染水源,還有,要是真能拿上來記得多給我帶兩個,剩下的你自己賣掉或者交給奶奶都行,加……」

聲音越來越小,直到完全聽不見。蕭妖弦按照她所指的方向果然發現了了一個路標,上面寫着蕭妖弦看不懂的字但是有個箭頭就很簡單易懂,還好沒出現岔路口。

就這樣一路向前,一個多小時後總算是找到了狐白白所說的深池:「真是該死,早知道就穿長褲過來了。」蕭妖弦腿上大大小小被雜草劃傷的痕迹正在正在往外不斷滲血,疼也是真的疼,希望沒毒。

撥開最後的雜草,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小瀑布,向上看去則是遮天蔽日的樹枝樹葉。三棵刺槐樹將整個深池全部覆蓋住。蕭妖弦用手捧起泉水喝了兩口,竟然是甜的喝完以後身上的燥熱感一瞬間煙消雲散,緊接着便是一陣陰涼從喉嚨四散向全身。

「這玩意要是冬天喝真可以要人命啊。」蕭妖弦已經明顯感覺到捧水的雙手開始不受控制的抖動,一股未知的恐懼一瞬間湧上心頭。

「怪不得就連狐族的傢伙都要在正午時分被施加魔法才能下去,這終年不見陽光的泉水早已經變成一潭陰泉,就算站在這個地方都能感覺到陰風陣陣。」蕭妖弦還在猶豫着要不要下去碰碰運氣,畢竟從上面就已經能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深池果。

「沖!」蕭妖弦咬牙跺腳,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掉,一個鯉魚入水就鑽了進去,剛下水蕭妖弦就暗道一聲不妙,本來從上方看很近的深池果入水後便不見了蹤影,向下看去只有無盡的黑暗,此時再向上浮卻發現怎麼都游不上去。

冰冷的泉水讓蕭妖弦的感官開始麻木,四肢也逐漸沒了力氣,最後僅存的理智讓他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被人當槍使了:狐白白告訴他這裡有深池果,並且這麼珍貴的果實她憑什麼告訴一個剛剛見面的人類,狐族人既然自己採摘不了多少為什麼不叫其他族的人幫忙採摘,這是祭祀用的聖果怎麼可能會讓區區人類就輕易拿走,她肯定隱瞞了很多事。

咕嚕,咕嚕,蕭妖弦對自己的水性還是有幾分自信的。在地球的時候曾一個人不穿戴任何裝備在水下五十米處埋伏了整整十分鐘,並且期間還幹掉了對方一個代號「水鬼」的特種工兵,要是他再晚來三分鐘蕭妖弦也只是浮屍一個,有了特種工兵的潛水裝備他在海底大殺特殺。

到了這裡才剛入水不到三分鐘,整個人都已經陷入了意識模糊階段…這並不是因為水的寒冷反而好像是受到了某種精神干擾:「要掛在這裡了嗎?真是該死!」

蕭妖弦身體在一點一點的跌落無底深淵,就在意識即將消失的一剎那他的手似乎摸到了什麼東西,隨後便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叮!檢測到宿主陷入瀕死狀態,將強行傳送回原來世界。

不知過了多久,蕭妖弦感覺身體正在逐漸恢復知覺,嘔!肚子里的泉水一股腦的吐了出來。

「他醒了!他醒了!謝謝醫生,真是麻煩您們了,錢的話能不能緩一緩,我們還沒這麼多錢。」熟悉且未知的聲音充滿了激動甚至有些哽咽,他不記得18歲那年有誰來過這邊給自己過生日,他沒邀請任何人,也沒有任何人來,就這樣一個人孤獨的祝賀着自己的成年。

《邊緣世界旅行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