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捕風傳
捕風傳 連載中

捕風傳

來源:google 作者:黃胖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山河 李川霖

「這活不幹也罷,這世間有這麼多有趣的事,我何苦要與汝等干狼狽之事,有辱俠義!」少年不經世事,認為人定勝天主宰命運,奈何終是仗劍浪跡天涯斗轉星移,萬物乾坤,天狼歸位,命運的輪轉悄然開始展開

《捕風傳》章節試讀:

凜冽的寒風吹過林地,寒風吹過林地呼呼作響,其聲音凄慘凜冽至極。百米高空,一隻三米寬的翅膀劃破寒風,它好似沒有一絲絲要停下來的意思,就好像寒風無法吹進他的身體。

它叫白毛夜鷹,能日行千里,有着一雙長三米長的翅膀,白毛夜鷹具有強大的耐力和日行能力,所以人們發現可以馴化白毛夜鷹用來傳遞信件,一些品質優良的白毛夜鷹還會用來傳遞機密文件。

清晨,李大嘴在院子里掃着落葉。伴隨着一聲響徹雲霄的鳴叫,一隻巨大的身影一掠而過,白毛夜鷹向著天樞驛點飛去。

李大嘴見狀匆忙扔下掃帚,往屋裡跑去。

「李大人!李大人夜鷹來啦!來啦!」

李大川看着賬本,聽狀趕忙放下賬本,走出了房門。

「夜鷹當真到了?」

「千真萬確老爺。」

「那等我換身衣裳,我們去街上看看。」

此時驛點擠滿密密麻麻的人了,驛點的工作人員粘貼着天樞學院的招生公告。李大嘴和李大川想走近些看看,開始任憑他怎麼擠也沒辦法擠進去。「老爺,要不等人少些我們再往前看看吧。」

「也好,這時人太多了。我們去找個茶店等等吧。」

「不打緊,我向前去看看。」聲音從李老爺身下傳來。

「也好,也好。」李老爺順勢往下看去,竟是「川霖和山河」。李老爺大吃一驚,便問到:「你們不該在家中與王維老師讀誦着詩經嘛,怎到此來了。」

「我們翻牆出來的。父親,待我和哥哥向前看看究竟是何事。」

說罷川霖便和山河鑽進了人群中。

驛兵在公告牌上貼出了天樞學院的招生公告。

招生公告如下

天樞學院每年一月十四號到十七號,共四天時間進行招生報名。十八到二十號進行招生考試。

考試項目有三項:十八號早晨八點到十二時進行「轅門飛鞠」。

十九號早晨八點到十二時進行「武道對試」。

二十號早晨八點進行靈力定階。

靈力定階對於每一個生活在恆國的孩子來說都是神聖時刻。

看完公告的川霖興奮的拉着哥哥往外鑽着,他從小期盼着這一天終於到來。

川霖從小活潑好動,又聰慧過人,對於看過的書籍總是能很快背下來。但他總做不到安安靜靜的坐下來好好念書,窗外的一切風景都無比的吸引着他,他嚮往着書中俠客仗劍天涯的故事,總想着有朝一日,也能仗劍天涯。

他活潑好動的性格讓得李老爺頭痛不已,李老爺只得送川霖去武館習武長技。對於恆國的武生來說,天樞學院就是武生們最高的武學殿堂。

次日,李老爺早早就帶着大嘴到了驛點給川霖報了名,過後到了中午,李老爺就帶着大嘴去了市集。

夜晚,一家圍在餐桌前,餐桌上李老爺和李夫人都在為川霖說著鼓勵的話,讓川霖不要緊張。只有山河沉默着,好像若有所思的樣子。

「來多吃點肉,爭取明天考個好名次。」李夫人邊說邊往川霖碗里夾着肉。

「好勒娘親,明天必定成功!」說罷川霖就大口吃起肉來。

李老爺和李夫人見狀就大笑起來。

「父母親,孩兒已吃好,就先行回書院。」山河起身作揖。

「天時已晚為何急着走呀,不如留下過上一夜,如何呀!」

李夫人連忙搭上話講到:「是呀,孩兒怎不多留一晚再走呀。」

「不了,師兄們已等候多時,孩兒也不敢再多做逗留了。」

山河比川霖大五歲,山河九歲便被天幕府提前招募了。天幕府是恆國的人才機構,由恆武王與星尊設立,國家管控。天幕府每年都會收集全國書塾學生信息,挑選出優秀學生,進行招募。在天幕府出來的都是軍事,政治,占星,科技,術式,律法等人才。

進入天幕府後山河就加入了天星派,一個熱忠於占星的派系。僅過了一年山河就從門徒提拔到星侍,成了星尊最親近的學生。

自從山河成了星侍之後就很少回家了,和父母也少了交流。父母看着他的時候總感覺他的眼神中藏着很多話要說,山河唯獨和川霖交流,他十分的呵護他這個弟弟。

次日,驛點早是人山人海,現場除了參加的武者,還有過來湊熱鬧的小老百姓們,驛官組織着人們有序進入武道場。

這是川霖第一次經歷這種大場面,緊張也是在所難免。參加的武者最小的八歲,最大的十歲。武者們在歡呼中進場完畢,監考官們派出代表誦讀第一場考試規定。

規定如下:「轅門飛鞠」,共六顆飛鞠,用自己所學,將飛鞠射入兩米遠的圓框內便可得分。射入飛鞠少於三顆者就遺憾退場,每場為四人一組。祝各位小武者們旗開得勝,那麼考試正式開始。

本次報名人數共有兩百名武者,川霖在第十六組。

很快第一組進場,第一個小友應該也是第一次參加,也有些緊張,用蠻力就踢射飛鞠。力道很足,但是一腳就射到了框上。

第二個小友九歲應該是往年參加過一次,有經驗就顯得從容了些,他退後了一步,快步向前踢射。在腳碰到飛鞠的剎那,讓身體上的氣瞬間附着在飛鞠上,飛鞠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線飛入框中。

第三位則是個小姑娘八歲,是岳洋茶館老闆的女兒,姓張,名心月。小姑娘很機靈,沒有傻乎乎的射門,也是後退了半步凝氣射門。但是她附着的氣,發生了屬性上的變化。只見那飛鞠就猶如天上飛星般射入門框。

第四位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可能也是沒學會怎麼凝氣,直接就射門了。第一組的成績是:四,五,五,二。

很快就到了第十四組,川霖在等候室中來回的走着,在想着等下到了自己要怎麼射鞠。就在川霖沉浸在緊張中時,場外的觀眾席發出歡呼聲和尖叫。等候室的孩子們都趴在門口看着考試,聽到聲音的川霖趕忙跑到窗口看着考試現場。

只見第十四組第二位小友在飛鞠上凝聚電氣,六顆球如同閃電般連續進框。第三位小友則是在飛鞠上凝聚水氣,飛鞠就像暴雨般打入框中。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驚住了,他們則是「萬寶珠行」的大公子「陳文君」和二公子「陳武君」。他們的成績分別是:二,六,六,二。

陳家二少在歡呼聲中退場,很快到了我們的川霖出場。李老爺和李夫人在觀眾席上,看到了川霖,大聲的為川霖歡呼着。川霖注意到了李老爺他們,但沒多做理會。

川霖看着地上的飛鞠,回想起前些天和哥哥在院中的對話。

那天,多年未見的哥哥山河突然回到家中。川霖聽到哥哥回來,趕忙從房間跑出,十分歡喜到抱着哥哥。

哥哥見到川霖也十分歡喜,便問:「川霖在道館可學有所成啊?」

川霖答到:「有的,哥哥和我到院中,我給哥哥舞上一劍。」

說罷川霖便拉着哥哥到院中舞上一段劍法,哥哥連連叫好。

而後山河又問川霖:「川霖可學會「開氣」啊?」

川霖滿臉的疑惑說:「老師可不曾教過「開氣」,何為「開氣」啊?哥哥」。

山河沉默了一會,便說:「我教你如何「開氣」吧!」

說罷山河便打開架勢,馬步半蹲,雙手環抱於胸前。川霖見狀,跟着學起,半蹲馬步,雙手環抱胸前。

山河念動口訣,喊了聲:「開」!馬上一股強風就在山河手中凝聚。川霖也跟着念動口訣喊了:「開」!但是手中什麼也沒發生,川霖又趕忙喊了聲「開!」還是什麼都沒發生。

山河走向川霖,繞着川霖走了一圈,發現了問題所在。靈力藏於腎,腎氣沒打開靈力就出不來,自然氣就沒辦法自然流出。

山河拍着川霖的腰說:「閉眼,靜心,凝神,感受氣的存在,再來一遍」。

川霖照哥哥說的做,閉上眼睛,去靜心感受氣的存在。

很快川霖安靜了下來,心中慢慢沒有了嘈雜,他感受到了自然中氣的流動。氣跟隨着呼吸流動,流進了他的身體,自上而下匯入腎臟。這時川霖再次念動口訣,喊了聲:「開」!

川霖手中出現了「風」、「火」兩種氣,「風」在手中慢慢的助長着「火」,火勢在「風」的加持下越發旺盛。嚇得川霖連忙站起揮手,生怕這火燙到。

「看到了嗎!看到了嗎!哥哥我會「開氣」了」,川霖開心得不行。

但此時山河已是驚到說不出話來,山河心想:我是教你「開氣」,可不是教你「氣的變化」啊!還有為什麼會有兩種屬性「氣」的變化啊!還有為什麼有「屬性的融合」啊!...........我有教你那麼多內容嗎?弟弟啊!

川霖不停得在山河面前叫着,山河總算是回過神來。往後山河便慢慢的教起川霖,對「氣」的把控。

時間回到考試現場,川霖後退了半步,向前凝氣,一腳凌空飛射。飛鞠飛快的射向門框,川霖沒有把控好力度,這一腳把框都給射斷了。

《捕風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