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
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 連載中

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下無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天下無錯 邢玉河

邢玉河做盡了壞事,到最後才知道自己是古言女配逆襲文中的白蓮花女主,她做為原女主,一定是兩面三刀,恨不得踩死女配的小人而如今女配有了系統,萬人迷的人設有好多大佬護着,她會死的非常慘這可怎麼行,邢玉河不幹了,憑什麼啊,就在她想自行了斷餘生的時候,天道出現了,「你給我等一下,把刀拿開,不要想不開,你是我的繼承人,你好好活着,不就是掛嗎?別人有系統,我給你做這本書的外掛」邢玉河迷茫了,啥外掛?就這樣,天道勸了她活下來,還讓她黑化,反正都是沒啥在意的人了事實就是很殘酷,只要邢玉河真的是冷了心,對昔日的朋友,還有愛人下手,他們反而心甘情願的讓她下死手男主:「玉河…是我對不起你」男二:「我忘了,你是我的一切」朋友們:「嚶嚶嚶,求原諒」邢玉河無語了,「都有病?」展開

《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章節試讀:

眼見隊伍跟到了一處宮殿,領隊的姑姑吩咐道:「進去了要好好伺候少主,別怪我不提醒你們,少主喜歡安分守己的女人,不該有的心眼都放一邊去,好好跳你們的舞。」

「要是誰可以跳舞得到少主歡心,保不準能留在身邊伺候一二。」

「都聽到了沒有?」

**們低着頭,齊聲喊:「謹遵姑姑教誨。」

邢玉河聽着-陣迷糊,這也就是說只能跳舞了?那怎麼在問歸期他跟前轉悠。

她應該有點光環在身吧…不然死了怎麼辦。

「擔心什麼?拿出你的個人魅力,去迷死他。」天道看着邢玉河道,很有義氣道:「就算迷不到,有我在,你想死都難。」

「你就吹吧。」刑玉河小聲道,她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個人魅力,要是有,元秋又怎麼會喜歡上別人。

天道又幻化成男人般高大的黑影,他的臉看不見,卻道出了一個字,「傻。」

又說她傻?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假的天道。

邢玉河也不跟他吵架了,反正都被說了好幾次傻,爭也沒啥用。

問歸期住的宮殿相當陰冷,一進去就有撲面而來的冷風,吹得一行的**直發抖。

就連不怎麼怕冷的邢玉河都忍不住搓了搓手,內心感嘆這魔界少主是鬼嗎?怎麼住的地方如此陰冷。

天道跟在她身邊,「為免你手忙腳亂,我先給你科普下,魔界少主問歸期在外人面前花天酒地,胡作非為,要是人人都以為他是傻子,那就錯了。」

「他本人就是白切黑,平時就是裝裝雞肋骨。」

「什麼女人多那都是障眼法,問歸期這人冷血動物,收一個女人都會悄悄掐死,讓人誤以為他愛美人,其實是都弄死了。」

「他和同父異母的姐姐有仇,一開始他的母親是正室,問凝的母親是低賤婢子卻比他早出生,魔尊因為孩子留下了她,還有些寵着她,不理太過火脾氣的魔後。」

「事情起落也很簡單,問歸期母親尊貴慣了,容不下一個外人騎到她的頭上,對這個三兒恨之入骨,就在年幼的問凝面前打了她母親一巴掌,還語言羞辱,到她生病就不去治,落下了病根,沒長大的問凝就看着母親早早的死了。」

「問凝因此發誓了,她要變得強大,把母親被打的一巴掌要回來。」

「讓問歸期這一母子也償一償失去所有的滋味。」

邢玉河想笑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好一個三兒的孩子有血有肉,人家是正室,不打難道還要牽牽手來個姐妹花大擁抱嗎?

不是誰都有理,也要看對不對位。

天道又道:「問凝沒等到這一天,那魔後就去世了,所以就和問歸期奪誰是魔尊,原本沒有女配插手,問凝是必死無疑的。」

「這是她一來了,問凝成功反殺問歸期,成為了下一任的女魔尊。」

問歸期活在魔界,他要是真比不得同父異母的姐姐,當真是白活了這麼多年。

就是比得上也沒用,還是死在了有朋友幫助的問凝手上。

邢玉河聽得懵懵懂懂,她好像明白了,她要面對的人很會裝。

「嘖。」天道想掐她的心都有了,「說你傻,你還真的傻。」

邢玉河以前還有家時,算得上是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父親和母親就會讓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舞蹈雖說算不上好,可也是挑不出來毛病的。

絲竹聲起,**散開。

邢玉河隨着音翩翩起舞,白色面紗遮住了容貌,粉紗薄裙顯得人夢幻多情,當她再轉位置時,很無意的抬起頭看向高座上的男人。

好巧不巧,問歸期舉着酒杯,沒個正經樣的半躺,嘴裏噙着笑,視線從沒有移開這群**,敏銳的察覺到有人在看他,轉而就迎了過去。

四目相對,何其尷尬。

畢竟這裡是人家的地盤,明目張胆的看他豈不是在找死?

邢玉河怕死的先移開了目光,獨自獨舞另一個**的空缺,陰風陣陣,白面紗隨風飄起,那張惹眼的小臉使喝着酒的男人眯了眯眼,隨而笑了。

「所有人都出去,你,留下。」問歸期指着邢玉河,開了口。

**們停下,行了禮,一一出了宮殿。

邢玉河訝異,這麼簡單就留下來了?不會有什麼陰謀吧。

「過來,離我近些。」男人笑着吩咐道。

邢玉河深吸口氣,來都來了,死不死都無所謂了,想完就提着裙子小跑,小心翼翼的看他,「少…主?我來了。」

問歸期一手揭開少女臉上的白紗,問:「小傻子,說說看,你是誰。」

可不是個傻子,一來就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在魔界有目的接近他的女人都被整死了,就是不知道她有什麼目的。

問歸期能看出邢玉河沒有要殺他的意思,勉強給了她說話的時間。

「…呃…我叫邢玉河。」怎麼一個個的都說她傻,天道說了也就算了,如今這魔界少主不吝嗇的說了她小傻子。

「對了,少主,你相不相信命中注定?」邢玉河決定了,天道都說了她想死都難,還是說出來了,「我是來幫你的。」

「你想不想對抗問凝,她日後有幫手,你對付不上,還會沒了命。」

「我待在你身邊,事成之後,魔界魔尊任你享。」

「哦?你還知道這些啊。」問歸期慢悠悠的說,手猛的擒住玉河的脖子,收緊力道,看着她缺氧的模樣,「小傻子,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

「這怕不是我那便宜長姐出的詭計,很可惜。」

「你要死了。」

邢玉河說不出來話,果然不作死就不會死,就是這被掐脖子未免太痛苦了,聲音都斷斷續續的:「大哥…你能不能放開…我真不是來害你的…人!」

「沒事,你讓他掐。」天道袖手旁觀,對她吃定心丸,「他掐不死你。」

話雖如此,可被掐脖子是個人都會怕的。

邢玉河就像旱鴨子掉進水裡掙扎了五分鐘,無論問歸期怎麼用力都掐不死。

「行了吧!你不累我累。」邢玉河習慣了被掐脖子,和男人再次四目相對,「大哥,我真不是來害你的人,你姐姐我見都沒見過。」

「……」問歸期服了,一把甩開邢玉河,陰陽怪氣,「你確定你能幫我奪下魔尊之位?」

「這麼傻。」

邢玉河強爬起來,忍着被說傻的怒意,憤憤不平道:「你是對浪漫過敏嗎。」

「你想想看啊,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不遠千里的來找你,就是為了陪你成為魔尊。」

「我怎麼會是要除掉你的人!」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不硬着頭皮扯都對不起她的謊話了,「我就是擔心你呀,你為什麼能掐我脖子?」

「要掐也不是不可以,能不能給我開場的機會?」

天道:「……」想不到你這麼胡編亂造,是我看錯了你。

邢玉河的這番深情話,換來了男人的冷眼,以及震驚她的話:「說的真好。」

「我都快聽哭了。」

《成天道繼承人,原女主拿黑化劇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