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連載中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

來源:google 作者:安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何奕延 凌枝枝 古代言情

【穿書雙潔甜寵】凌枝枝穿書了,穿成了一株人蔘精,系統要求他去幫助反派的小時候,希望他陽光正直的長大本以為自己只要等着他平安長大就可以走了,沒想到自己的計劃發生了偏差,反派還是成了一個外白里黑的大反派看着進度為0的任務,不知何時才能回去的凌枝枝捂住了眼睛,重新現身開始了新計劃……展開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章節試讀:

【瞬間倒地,嘿嘿,不錯不錯。】

【加油!為你打call。】

【……】

「嬸嬸,這好像不是去縣裡的路?」何奕延抿着嘴眼看着走着越來越窄的路,心中突然覺得不對勁,手中緊緊的握住凌枝枝的手,拉着轉頭就跑。

「是啊,我還能騙你不成?」婦女轉頭看見兩人跑了,心中便激動起來,大聲吼叫道「還不動手嗎?他們跑了。」

突然從旁邊茂密的叢林中,跑出許多村子裏的人,男人,女人,老人,手中皆拿着刀子棍子,他們都是聽這瘦高婦女遊說,似乎真的自從這孩子來後,村子裏接連禍事不斷。

在場的人不知誰說了一句「災星,滾出去」,大家便紛紛義憤填膺地喊到。

「災星,滾」

「殺了他」

「禍害,真的是禍害啊」

「就是因為他,我那幾個孫子最近幾天連連發燒。真是個災星啊」

「對對對,我們家也是,就是因為他,我兒剛娶的兒媳婦第二天就跑了。」

看着周圍,圍的越來越多的人,何奕延傷心的望着周圍的人「我沒有,我不是災星,不是我,我沒有。」

「就是他,怎麼不是他?我男人和兒子接連摔斷了腿,這叫我可怎麼辦啊?」瘦高婦女尖銳的聲音吼叫道。

「有病就去治啊,幾個人發燒,說明是一個傳染一個啊,怎麼能賴在阿延身上?腿斷了找大夫啊,憑什麼怪阿延?」凌枝枝忿忿不平地對着周圍的人吼道。

「娶的媳婦第二天就跑了不是怪你們家人品不好嗎?」

她心裏終於明白以往封建迷信的可怕。更明白這些被強加上的罪名,有多可怕。他們不會在意你說的是否真實,只按照自己的想法。

雖說眼見為實,耳聽為虛。但是可笑的很,這些人隨便聽了一個不知是哪兒來的算命先生,便把所有的壞事都怪在別人頭上。

「你懂什麼?」

「對啊,她一個小丫頭片子懂什麼」

「把她也一起抓住。」

凌枝枝拉着何奕延的手往後退着,看着眼前不斷逼近的人們,心中暗道【六安快給我迷藥】,她動了動左手,抬手一揚,向周圍撒去。

忽然一陣風向著他們吹來,凌枝枝倒下前心道,【完球了,沒料到有風。】

【……】

-----------------

【枝枝醒醒,我真服了你了,把自己搞暈了。】

凌枝枝聽着六安的呼喚,意識漸漸回籠,聽着周圍嘎吱嘎吱的聲音,身體隨着破舊的馬車搖搖晃晃。

動了動手指,發現自己被綁地結結實實,嘴裏不知塞了什麼破布,搞得她有點犯噁心。

環顧着四周,發現有很多十一二歲的女子與她一樣被綁着,有些流着眼淚,害怕極了。

這是被賣了?

突然眼光一轉,發現有一藍色繡花長裙的披頭散髮的女子也被綁着,神情淡然,對周圍事物漠不關心。

【安安,他就是所謂的神仙顏值嗎?我靠,好美!】

凌枝枝神采奕奕的盯着那人,眼中充滿着激動。突然那人一轉頭便與她來了個對視,眼中依舊毫無波瀾,看了她一眼便轉頭盯着眼前搖晃的窗紗。

【請隨時記着你的任務對象好嗎?】六安無奈地說道。

【呃呃,好哦。看一下又不會咋滴】

凌枝的回過神來,並沒有發現何奕延的影子,心中一急,完了完了完了,去哪裡了?不會已經被賣了吧?

【另外一個馬車,捆着呢。】

【那就好,那就好,不是被賣掉了就好,不然我上哪裡去找他。】

凌枝枝又開始了她專心的任務之旅。

另外一輛馬車中的何奕延在搖晃中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自己沒死?自己都給了蘇景州機會了,還沒弄死他,那他可就要好好陪蘇景州玩玩這世間的無聊遊戲了。

這點破繩子還想捆住他?他倒要看看這馬車是去往哪裡。

「老大,這些個玩意兒,都賣給春華樓?不留着自己玩玩?」一尖嘴猴腮,滿口黃牙的人搓了搓手,掐媚道。

只見一高壯男人用力甩了那人一巴掌「你想死?要是耽誤了大當家的財路,你八條命都不夠賠的,滾。」

「是是是」

聽着熟悉的話語,何奕延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發現比自己身體小了許多。

抬頭環顧四周,看着記憶中熟悉而又噁心的臉,一一呈現出來。

自己這是要重活一次了?

但是在這個階段,奶奶似乎……

哈哈哈哈,眼神中閃過一絲的笑意,嘴角上揚,許多的想法從腦海中瘋狂閃過,真是有意思。

既然如此,那便讓那個村子裏的人受到應有的懲罰吧。

馬車漸漸停了下來,他們便被一一趕了下來。看守的人一一給他們解開了手上的繩子,每人發了半個窩窩頭,停在周圍拿着大刀看守着他們。

凌枝枝看着剛下馬車的何奕延,連忙拿着手中半個窩窩頭,用捆着的雙腳跳了過去。

看着彷彿不打算跟她講話的何奕延,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旁邊,以為他生氣了「 阿延,我這次不是故意的。」

「 你是?」何奕延面無表情的看着眼前胖胖的小丫頭,看着她的手打算扯向他的袖子,他皺了皺眉頭不着痕迹的避開了,並拍了拍並不存在的灰塵。

凌枝枝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六安,你看到了嗎?他…他 他嫌棄我?徒弟嫌棄師父?

何奕延看着盯着他十分震驚的胖丫頭,用眼神控訴着他,瞬間覺得這丫頭腦子有問題。

凌枝枝皺着小眉頭嘟囔道「我不過小小的失誤了一下,你不至於不認我這個師父了吧?」

「師父?你?」何奕延挑了挑眉頭,不可置信的盯着她。

【他啥意思?自己拜的師,不肯承認了?】

【不知道呢。】六安為了防止凌枝枝擺爛,才不會跟他說任務難度增加了呢。

「啥意思?你自己已經拜了師了,你想賴賬?」

「哦?那師父教了我什麼東西呢?」何奕延睨了一眼凌枝枝,咬着手中的窩窩頭,便開始想起了他的計劃。

凌枝枝看着眼前沉思的人撇了撇嘴,眼巴巴的看着他。

何奕延被盯的煩悶起來。

開始仔細的回憶起來,這丫頭怎麼沒印象?那現在接近我有什麼目的?那群人里似乎沒有她,她沒被賣進春華樓里。

《穿書:我竟成了人蔘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