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悍妻養夫君
穿越悍妻養夫君 連載中

穿越悍妻養夫君

來源:google 作者:何玉嬌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何玉嬌 穿越重生 蕭幕瑾

什麼?總裁穿越成了窮吊絲,還得要種田才能吃上飯,同樣穿越而來的何玉嬌,捂着胸口感嘆上天是公平的只是何玉嬌的日子也不好過,奶奶要把她嫁給麻子,家裡人都討厭她好在還有寵閨女寵到無法無天的親娘展開

《穿越悍妻養夫君》章節試讀:

「退彩禮,這門親事不算數,我準備提親的禮都是花銀子買的,還給你們何家送了東西,一個子兒都不許少的給我全退回來,還得要賠償我們五兩銀子,不然我就去告官何家騙婚,一個姑娘家的跟隔壁蕭家小子好上了,還想要嫁到我李家來,沒門兒。

李家母不容拒絕的道。
眼看着跟李家的親事是成不了了,何老太太一想到要把銀子吐出來,就跟割肉似的難受,站都站不穩了,全身發抖的摸着椅子坐下來,急喘着氣道。
「銀子讓我抓藥花完了,想要銀子,跟我家二兒子拿吧,我一個快要死的老太婆,哪有銀子哦。

現在知道自個老了?想私吞了這筆銀子,沒那麼便宜的事兒,何玉嬌眼睛一眯,淡淡的道。
「奶銀子多着呢,堂姐和堂妹不是都定了親,剛收了好幾十兩銀子的彩禮,葯里就是添了金子,也沒有那麼快花完,怕是想賴了李家這銀子。

這讓李家的人聽了,氣憤到不行,李家母指着何老太太罵道,「敢吞我老李家的銀子,是欺負我老李家沒人嘛?今兒就把話撂這兒了,不把銀子全吐出來,再賠償五兩銀子,我讓你們何家大長房沒安生日子過。

李家的人都凶神惡煞盯着何老太太,來跟李家親定的,把何玉嬌吹到天上去的,還保證親事一定是自願的,可都是何老太太跟他們說的,收銀子的也是何老太太。
冤有頭債有主,李家人也不會去找別人的麻煩。
何老太太畢竟心虛,嚇的不輕。
李家在縣裡可是有貴人親戚的,在官府里也有些交情。
而李家本就男丁眾多,倆家要是結了仇,搞不好何家還得要去坐牢。
利弊權橫之下,只能抖動着手,不甘不願的掏出銀子來。
偷雞不成蝕把米,不止何老太太心疼銀子,躲着偷看的何家大長房一家子,也是心在滴血,憤恨的瞪着何玉嬌。
好個吃裡扒外的下賤貨,把他們的老底都給抖出來了。
老淚都流下來了,何老太太還沒有數完銀子,李家母就一把搶了過去,快速的數清楚銀子,帶着人氣呼呼的走了。
本來喜慶的成親禮,被踢的亂七八糟,還什麼喜事啊,都成糟心事了。
往後想再私下裡給何玉嬌定親事,也不會有人再上當了。
何老太太直順着胸口,一口氣不上不下的堵在胸口,都快要暈過去了。
「大嫂,還不把娘扶回去,倒下摔傷了,還得要銀子醫治,現在娘身上怕是拿不出銀子來抓藥。

王婆子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塵,對算計着想賣掉她閨女的人,自然是不會給好臉色看。
何家大長房葉氏悔不當初,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自知是把何家大二房給得罪了,悶着頭前來把何老太太給扶走了。
這下子,王婆子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拉着何玉嬌的手往屋子裡走去,「來來,回屋子裡休息,你這還傷着呢,親事退了好,你奶就是壓着我,想把你給賣去李家,想我王婆子的親閨女,哪是能任人拿捏的。

何玉嬌坐下來,沒有理會王婆子,開始冷靜的整理記憶了。
她一個現代人,年輕有為的醫生,在幾個國際上都拿過獎,穿越之前的記憶是她尊敬的老師,請她去給N市的富可敵國的年輕總裁看病。
蕭幕瑾帥氣冷酷性格古怪,高高在上還看不起她的醫術,為此她還甩手不幹了。
要走的那天,因為落下祖傳玉佩,找到蕭幕瑾跟前。
蕭幕瑾大言不慚說玉佩是蕭家的,還諷剌何玉嬌是想方設法的要引起他的注意,好嫁給他當豪門少奶奶。
自戀自大還狂妄。
想到這裡她就一肚子火氣,緊咬牙齒捏緊拳頭。
手裡還捏着半塊祖傳玉佩,她跟蕭幕瑾搶玉佩的時候,不小心把玉佩掰成了兩塊。
一道光束射出來,要沒有看錯,她和蕭幕瑾同時被光吸走。
腦子裡有什麼一閃而過,何玉嬌深吸一口氣,臉色怪異的望天。
「隔壁跟我殉情的男子,是不是叫蕭幕瑾?」何玉嬌從牙齒縫裡擠出話來。
王婆子一驚,心疼的道,「大家都叫他窮野狗,娘也沒去問過他的名字,閨女啊,都是娘的錯,不應該攔着你跟他見面。

何玉嬌坐不住啊,心裏被抓似的難受,找了個借口道,「娘,屋子裡太悶熱了,我想出去外頭透氣。

何玉嬌不等王婆子點頭,飛衝出去,緊緊地盯着隔壁大門。
好似在無形之中有感應似的,隔壁的大門被人從裡頭打開,走出來一個男子。
高瘦的身材略黑的皮膚,五官冷硬臉色難看,靈魂里自帶的高貴總裁氣質在破爛的衣服下,也是藏不住的。
四目相對,能射出火花來,從眼神中能清楚的認出對方來。
何玉嬌怨恨的瞪着蕭幕瑾,都是這個自大的男人,害得她穿越到這個鬼地方來。
蕭幕瑾臉色沉下來,冷厲的眼神射向何玉嬌。
倆人手裡都捏着半塊玉佩,無聲之中,透着濃濃的火藥味,一點就能着。
太過激動的何玉嬌腳下踩着一個大石頭,一個沒站穩,直直的倒在地上,然後滾到了蕭幕瑾的腳上,兩手緊緊的抱着他的雙腳才穩住。
仰起臉來,何玉嬌顧不得痛,憤怒的喊道。
「蕭幕瑾。

「何玉嬌。

蕭幕瑾神色發冷,眼裡透着厭惡的寒光,抽開雙腳,嫌棄的道,「還想玩什麼把戲,別以為我會看上你。

這下把何玉嬌給徹底惹火了,麻利的從地上爬起來,指着蕭幕瑾的鼻子不屑的道,「窮山溝里的窮光棍,真當自己還是撈什子的總裁,先看清自己的身份,是個娶不上媳婦的窮吊絲,再說我何玉嬌從頭到尾,從現代到古代,都沒有看上過你,自大狂還自戀,儘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冷冷的一笑,蕭幕瑾完全不相信,「多少女人換着花樣的想挑起我的注意,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如今我只想儘快回去現代,你配合我把玉佩合併,回去後我會給你一千萬做為獎勵。

呵,想用錢來羞辱她,何玉嬌冷哼道,「你的一千萬我不稀罕,抱着你的錢自戀去吧。

何玉嬌遞出半塊玉佩,她也想早些回去,穿越過來就要嫁給一個麻子殘廢,一個惡毒的奶奶,還有心思不正的大伯一家子,換了誰也不想呆在這個窮山溝里。
倆塊玉佩合併在一起,完全沒有半點的反應,何玉嬌都急出冷汗來了,不可能啊,開口道,「是不是時間不對?穿越過來的時間是上午,這都大中午過去了。

臉色發黑的蕭幕瑾沉着臉,冷冷的低罵一聲,「見鬼了。

《穿越悍妻養夫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