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時空去尋你
穿越時空去尋你 連載中

穿越時空去尋你

來源:google 作者:莫嫣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楚辰逸 穿越重生 莫嫣

"莫嫣活了兩世,但在第二世才是她第一次嫁人,她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別人,更不用說是另一個時空的男人但是真的遇到了,她才意識到,愛情來了,她愛上了這個叫做楚辰逸的男人,來到這個世界,她本來沒什麼依靠,但是忽然間她有了丈夫也有了孩子,更有了顯赫的身份,她無需向任何人證明自己是否幸福,只因為那幸福在她心裏"展開

《穿越時空去尋你》章節試讀:

  大夏的都城終於到了,轎子一路晃晃蕩盪,直接便抬到了大夏辰王府的門前,莫嫣覺得有些微微地清醒,聽到耳邊吹吹打打的聲音,奏着喜慶的音樂,應該是在慶祝星國公主和大夏王爺的婚禮,可是,誰也不知道,這婚禮,根本就是一場烏龍。

  三天前,她穿越來到了公主莫嫣身上,一樣的名字,卻不一樣的身份,她本想反抗,但是這是一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世界,況且身體過於柔弱。

  在辰王府的門口,美鳳將莫嫣扶下轎子,看着莫嫣虛浮的腳步,美鳳再一次拿出凝香醉,不消片刻,眾人便看見那穿着大紅媳婦矇著面紗的星國公主,腳下一個踉蹌,身子便軟了下來。

  美鳳忙扶着莫嫣,向前來迎接的楚辰逸解釋着:「王爺莫怪,我家公主一直身體不好,這次可能是在轎子里坐久了,身子有些不適,還望王爺恕罪。」

  誰知那楚辰逸根本看都不看美鳳手中的公主一眼,轉身走進了府中,美鳳沒有辦法,只得和王府的喜娘一起,扶着莫嫣走了進去,卻見辰王府一片喜慶,到處都是紅色,燈籠懸掛,喜字張貼,到處都是。

  美鳳笑了笑,看來這大夏為了迎接公主,弄得還挺隆重的,想來他們也是不敢小瞧公主的,可惜,公主不在,倒是便宜了這個女人。美鳳心中想着,扶着莫嫣走進了大堂。

  大夏的皇帝楚辰軒坐在上面,為自己的親弟弟楚辰逸主婚,兩國和親,皇帝親自主婚,滿朝文武全都來到這辰王府,看着辰王爺和星國公主趙思柔的婚禮,這場面,不可謂不宏大。

  只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掩蓋在這大紅色的喜慶之中,真的,假的,存在的,虛無的,眾人的臉上洋溢着祝福的笑意,可是,卻不知道眾人的心思都在想着什麼。

  拜天地,拜皇上,夫妻對拜,三拜之後,送入洞房,美鳳自然是陪着,楚辰逸在外面和眾人喝酒,一直到月移西樓,月上中天,這酒席才漸漸散去,皇上回宮,滿朝文武離開,而楚辰逸,也帶着微微的醉意,來到了新房。

  莫嫣依舊沉睡者,凝香醉的藥性很強,之前那個公主給她換衣服的時候,只聞了一點點,她便睡了一整天,到第二天的下午才在轎子里醒來,這一次,也是如此,美鳳給她聞了一點,不多,卻足夠了。

  而微醉的楚辰逸,根本不知道原本說好的星國公主已經在半路上逃婚離開,也不知道自己在外面的名聲已經讓眾多女子不敢前來,他只知道,這一次,他為大夏和星國的和平,娶了這個他並不喜歡的公主。

  月光幽幽,星月皎潔,掛在寂靜的夜空,辰王府里,沒有了方才的熱鬧和喧囂,剩下的只有沉靜和寂寞,楚辰逸踏入新房,讓美鳳和喜娘都出去,卻只見自己的王妃靜靜地躺在床上,臉上還蓋着紅色的蓋頭。

  楚辰逸走過去,一把掀開那礙事的蓋頭,看到蓋頭底下莫嫣的臉,由於長期的昏睡帶着一絲絲不正常的酡紅,嬌小的臉蛋卻在這紅燭的掩映下顯得格外嬌美,如瀑的青絲很自然地鋪灑在床上,不過這一刻,楚辰逸便有些痴了。

  本來已經有些醉意的楚辰逸,便再也顧不得許多,洞房花燭夜,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楚辰逸三下五除二,便褪去自己身上的衣衫,朝着床上的莫嫣覆了上去,動作並不輕柔,可是莫嫣陷入昏睡中,什麼也感覺不到。

  此刻的莫嫣,反而像是做了一個不算很美的夢,夢見自己和一個男人在做那最親密的事情,長期的昏睡讓她腦子有點轉不過來,平日里的機警全數不見,她還在想着,是不是因為自己活了二十八年,連一次戀愛都沒有談過,上天有點看不下去了,所以,才會做了這個夢,提醒她,不要總顧着事業,該找個男朋友了。

  一夜**,莫嫣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多長時間的夢,楚辰逸同樣不知道,為什麼一向對女人很克制的自己,卻在看到這個星國公主的時候土崩瓦解,他似乎要不夠她,從來沒有哪個女人,能讓自己覺得這麼滿足。

  莫嫣不知道,楚辰逸同樣不知道,命運有時候就是這麼奇妙,卻不知,當楚辰逸知道,他身下這個他以為的王妃,是那個星國公主隨便撿來的代替品,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整夜無話,便只有床上的兩個人,或者說是一個人,在做着這個世界上最原始的運動。也不知過了多久,楚辰逸擁着莫嫣,兩人躺在一起,沉沉睡去。

  或許是這一次,凝香醉沒有起到很大的作用,也有可能是因為長期使用凝香醉,讓莫嫣的身體產生了一定的抗體,總之,這一次,沒有睡到那麼長時間,而是在天剛剛亮的時候,就蘇醒過來。

  不對勁!身為**的敏感和直覺讓莫嫣感覺到自己身體狀況的不對勁,下身撕裂的疼痛是那麼真實,背後甚至還貼着一具溫熱的身體,男性的特徵正抵在自己的身上,那麼明顯,讓她怎麼也忽視不掉。

  難道昨夜,不是春夢一場,而是真的?莫嫣瞪大了眼睛,甚至不敢回頭,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看到了什麼讓她暴跳如雷的畫面,她膽戰心驚地挪動着身子,小心翼翼,可是,卻在她剛剛有動作的一瞬間,身後的人卻將手臂一把橫過來,將她摟住,而他的手掌放置的地方,正是……她胸前的柔軟。

  忽然間,一種莫名的感覺湧上心頭,小腹一陣緊縮,她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但是這種感覺她卻知道的很清楚,而此時此刻的場景,卻也讓她知道,昨夜那一場夢境,竟然都是真的。

  心中騰起一陣憤怒,她千算萬算,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美鳳看她看的很嚴,她本來打算在洞房花燭的時候跟這個王爺說清楚這整件事情的始末,可是卻沒有想到,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再也顧不得許多,莫嫣一把揮開那個男人的手臂,掀開被子,從床上跳了下來,原本該是利落的身手,卻在跳下的一瞬間,雙腿一軟,一陣疼痛襲上心頭,她知道,都是這個男人,做的太過分了。

  扭頭,狠狠地瞪了還躺在床上的楚辰逸一眼,扯過旁邊的衣服穿上,心中忍不住的火大,她看了看屋子,很陌生的環境,但是她想也知道,這是大夏都城的辰王府。

  莫嫣深深地吐了口氣,盯着楚辰逸的睡顏,二話不說,便直接走上前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拳便朝着楚辰逸的臉揍了上去。

  也不知楚辰逸昨夜是因為太放縱過度,還是真的很累了,總之這一拳,並沒有讓他清醒過來,反而是翻了個身,讓自己的身體大大咧咧地出現在莫嫣的眼前。

  饒是莫嫣活了二十八年的心理年齡,也不由得臉紅了,她以前只是在解剖台上看着警局的法醫同時解剖屍體,這麼活色生香的**,她還從來沒有見識過,不得不說,這個男人身材還是挺好的。

  甩甩頭,將自己腦海中齷齪的想法去掉,這個男人,可是佔有了自己最寶貴的第一次的人,可是,他連自己真正的妻子都認識不清,真是太可惡了!莫嫣想着,雖然這具身體不是她自己的,可是現在是她了,她有感受,所以這個男人,不可原諒!

  如此想着,莫嫣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再出一拳,兩拳,不停地打在楚辰逸的身上,將楚辰逸揍了個鼻青臉腫,當楚辰逸感受到疼痛醒過來的時候,莫嫣已經報復完畢,打算跑路。

  看着桌子上的一堆金銀首飾,這都是原本那個公主的嫁妝和裝飾,她此刻逃出去,生活需要錢,所以,現在也不管這麼多了,就當是這個男人給自己的補償。莫嫣一把抓住桌上的東西,看也不看,便逃出了新房。

  在王府的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她便已經一路順着大路跑到了門口,看到沒有人追過來,便一記手刀打昏了守門的小廝,自己開了門,跑了出去。

  雖然是早上,但是街上早已經是人來人往,莫嫣知道,這王府肯定會找她,現在必須躲起來,她得想個辦法,讓楚辰逸找不到她,而且那個美鳳,似乎也不是什麼善茬,不能讓她看見。

  俗話說的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她現在若是往外面跑,那麼楚辰逸肯定很快就能找到她,她可沒忘記從秦大姐那裡聽來的關於楚辰逸的傳聞,落到這個人的手裡,那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那麼,現在最安全的地方,一定就是大夏的都城,可是,躲到哪裡好呢?莫嫣眼珠一轉,想了一想,便頓時有了主意,在王府的人還沒有來得及出來之前,朝着最熱鬧的地方跑去。

  有一個地方,什麼都不多,就是女人最多,她躲到那裡,楚辰逸一定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她,而據她的了解,現在那個地方,一定還沒有關門,畢竟天才剛剛亮,很多人都是趕着這個點兒出來的。

  笑了一笑,莫嫣便向街上的人打聽了消息,朝着這大夏京都最有名的青樓走去。

  幸虧房間里準備了平常穿的衣服,要不然,莫嫣便只能穿着昨日的大紅喜服了,那樣的話,在人群中太刺眼,等到楚辰逸追出來的時候,也一定知道她去了哪裡。

  因為走得匆忙,莫嫣的頭髮也根本來不及梳,所以此刻,如瀑的青絲很自然的垂在身後,陪着淡粉色的衣裙,還有她白皙的容顏,看起來是那麼俏麗,走在人群中,也是一眼能夠讓人記住的。

  就在莫嫣想着怎麼逃走的時候,楚辰逸也從昨夜的溫柔纏綿中清醒過來,臉上和身上的疼痛提醒着他,剛剛被一個女人打了的事實。

  楚辰逸臉色黑沉,他已經很久不曾被一個女人這麼耍弄了,這對他楚辰逸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他堂堂大夏辰王爺,戰場上無往而不勝的戰神,竟然被一個女人給打了,而且還是這麼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人!

  好,很好!星國公主是吧,等本王抓到你,你就死定了!楚辰逸在心裏想着,這份侮辱,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不可忍受的,他勢必要抓住那個女人,然後報仇!

  穿好衣服,整理好自己,楚辰逸看着這已經空蕩蕩的房間和床鋪,心中怒火中燒,將自己臉上的傷稍微掩飾了一下,走出門去,對着外面開口喊道:

  「來人,給本王把公主的婢女帶上來!」

  遠處有人應聲而去,楚辰逸站在新房的門口,很快,便有人將美鳳帶了過來。

  美鳳一臉驚恐的樣子,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聽帶她來的人說,王爺好像很生氣,難道,王爺發現了那個女人是假的公主?

  正在驚疑不定的時候,卻聽到楚辰逸開口問道:「那個女人,叫什麼名字?」

  「啊?」美鳳聽見楚辰逸的話,一臉茫然地看着楚辰逸,不知道怎麼回答。

  她這半個月,根本就不曾問過莫嫣叫什麼名字,她只是知道,她現在的身份,是星國的公主就夠了,可是辰王爺現在問那個女人叫什麼,她還真的不知道。

  「聽不懂人話嗎?本王問你,你家公主叫什麼名字!」楚辰逸黑着臉,再次重複了一遍。

  「公主閨名趙思柔。」美鳳聽了楚辰逸的話,立即開口回答着,心中暗自慶幸,幸虧王爺問的是公主的名字,而不是那個女人的名字。

  「好,很好,趙思柔!你死定了!」楚辰逸的口中蹦出這幾個字,帶着一股莫名的怒氣,卻讓美鳳膽戰心驚。

  王爺好像對公主很生氣,難不成,這件事情真的被發現了?可是,為什麼王爺沒有問她這事情的真相呢?而且,那個女人應該不會這麼快醒來,王爺也沒有見過真正的公主,應該不會這麼快穿幫才是啊。

  美鳳在心裏想着,卻看着楚辰逸大步離去,挺拔的背影,看起來很是瀟洒,可是,為什麼她卻有種不好的預感?一邊想着,美鳳進入昨晚的新房,按道理說,那個女人應該還在沉睡着,王爺為什麼會這麼生氣呢?

  進入到房間里,卻見房間里一個人都沒有,昨天的大紅喜服還在地上,可是準備的常服卻已經不見了,美鳳立即知道,一定是這個女人醒了,然後把王爺弄生氣了,王爺以為這個女人是公主,所以才會把所有的罪責怪到公主的頭上。

  美鳳心中焦急,也不知道那個女人到底做了什麼,她煩躁着出去,到處走着,卻不知道該幹什麼,她走到前廳,卻發現前廳的人都很慌亂,臉色很焦急的樣子,心中疑惑,便開口問道:

  「請問發生了什麼事了?」

  對方一看,她是星國公主的丫鬟,心中立即生出些許不耐,然後說道:「公主打昏了守門的小廝逃了出去,王爺吩咐,今日之內務必找到公主。唉,我說,你們家那個公主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好的辰王妃不當,跑出去做什麼?」

  對方的回答讓美鳳嚇了一跳,那個女人跑了?而且是打昏了王府的守門小廝?美鳳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雖然是守門的小廝,可是辰王府的人,哪個不是有些身手的,可是那個女人竟然能夠將小廝打昏,還成功逃了出去,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

  霎時間,整個王府全都沸騰起來,很快,他們都知道,昨天才剛剛嫁進來的星國公主,他們的辰王妃,今早起來,跑了。如果你仔細看的話,還會發現,王爺的臉上多了很多青青點點的傷痕,整個王府沒有人敢在王爺的頭上拔毛,所以這些傷,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那個星國的公主做的。

  唉,惹誰不好,偏偏要惹上楚辰逸呢?難道楚辰逸的名聲沒有聽說過嗎?他可是出了名的惡人,傳說他冷血無情,他殘忍霸道,整個辰王府的人都知道,這些傳言都是言過其實,與事實不相符合,但是事實比這個還要恐怖。

  原因是什麼呢?楚辰逸一生氣,就不愛說話,他不說話,誰也不敢多說話,於是整個王府的人都別著,即使有什麼話,也不敢說,只能用書信傳遞自己的意思。而且,楚辰逸身為皇上的親弟弟,他誰的面子都不買,不管在朝堂上,還是在哪裡,他生氣不說話,皇上也問不出來什麼,於是皇上接着生氣,皇上一生氣,那麼……後果可想而知,誰的日子也不好過。

  也不知怎麼的,事情傳出去,就逐漸變了味道,說是辰王爺殘暴不仁,冷血無情,整個辰王府的人都不敢開口說話,生怕一個不小心得罪了辰王爺,便會身首異處。

  如今,這星國公主逃走了,這無異於在他們的王爺臉上扇了一記耳光,這恥辱,王爺要是不討回來,那絕對說不過去,而且,最主要的是,如果短期內找不到這個公主,那麼,他們整個辰王府的人也別想好過了,最主要的是,別想說話了。

  美鳳住在王府裏面,看着整個王府的人臉色都不好,心中也不由得生氣起來,那個女人,還真會找麻煩,沒想到她就這麼從辰王府裏面逃了出去,讓整個辰王府雞飛狗跳,害得她在辰王府也成了里外不是人。

  可是她卻沒有想到,這原本就是她和趙思柔的錯,若不是她們兩個害怕楚辰逸的名聲,又怎麼會想出這個李代桃僵的計策,讓莫嫣來代替趙思柔嫁進來呢?

  就在辰王府的人在街上甚至各個城門搜查莫嫣下落的時候,莫嫣已經悄悄地躲到了青樓里,這是大夏都城最大的一個青樓,名叫紅袖招,她藉著青樓里姑娘們清晨送走客人的機會溜了進去,找了個房間躲在裏面,她知道,這房間要不就是空着的,留給晚上那些人用,要不就是某個姑娘的房間,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怕,身手還不錯,對付個把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於是,她很慶幸自己從那個辰王府裏面跑了出來,她想,她就暫時住在這裡,等到風頭過去了,她就可以出去,古代不是流行女扮男裝么,她這副身板,雖然扮成男裝不太像,也做不成什麼比較出力氣的活,可是,總歸是有辦法的,所以,她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暫時按兵不動才是上上之策。

  青樓這種地方,一般都是晚上營業,而白天休息,紅袖招經過一夜的折騰,早已經是人困馬乏的時候,這個時候,根本沒有人注意到紅袖招裏面多了個人,所有的人都想着回去睡覺,於是,莫嫣很成功地藏身紅袖招,卻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而她也不知道,因為自己的離開,會有多少人遭罪,她不是趙思柔,也不是什麼星國公主,昨夜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境而已,她是莫嫣,是現代來的莫嫣,而且,她還要找到身體本尊的身份,然後幫她報仇。

  幸而這個屋子是沒有人住的,只有來客人才會帶到這個房間來,所以莫嫣藏在這裡,沒有被任何人發現,雖然昨夜她睡的很沉,幾乎是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但是她的雙腿間依然很疼痛,又經過清早的一番折騰,早已經是筋疲力盡,很快,她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辰王府因為莫嫣的逃走而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整個大夏的都城遍布着辰王爺楚辰逸手下士兵的身影,只是為了搜尋一個女人,一個膽敢將辰王爺揍一頓還從辰王府逃走的女人。

  外面鬧成什麼樣子,莫嫣都不管不顧,她兀自躲在紅袖招的房間里,將自己隱藏起來,不讓別人發現。她當了那麼多年的**,經常要和最煩打交道,最擅長的技能之一,便是隱藏起自己的氣息,說的通俗點,就是演戲,讓別人不要發現自己。

  莫嫣選擇了在紅袖招最熱鬧的時候出房間,因為這房間裏面雖然很少人來,但是卻沒有食物和水,如果她就躲在房間裏面,肯定是無法生存的,於是,她在夜間紅袖招開始熱鬧起來的時候出了房間,來到廚房拿點能吃的東西。

  她不會現代那種精湛的化妝技術,也就是所謂的特效化妝,所以沒有辦法改變自己的容貌,所以她能做的,便只有在廚房裡找到一些灰,調了水淡淡地一層抹在臉上,讓整個人看起來灰頭土臉,站在人群里毫不起眼。

  這也算是抓住了眾人的一個心理特徵吧,沒有人會認為眼前這個毫不起眼的女人就是辰王爺要找的星國公主,更加沒有人會認為,被辰王爺要大張旗鼓尋找的星國公主,竟然也會這麼明目張胆地出現在別人的面前。

  而事實是,往往最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是容易發生,眾人沒有想到,可莫嫣偏偏做到了,她在紅袖招最熱鬧的時候出門,頂着這副站在人群里誰也看不出來的容貌,對客人來說,會以為她本來就是紅袖招里的哪個姑娘或者誰的丫鬟,而對於紅袖招裏面的人來說,便以為她是後院做雜活的什麼人,誰也沒有懷疑這個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女人。

  莫嫣之所以選擇在這裡停留一陣子,是為了休養生息,說實話,現在這具身體,素質還不錯,可是,卻沒有前世自己的身體好,略顯單薄的身子看起來有些虛弱。

《穿越時空去尋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