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楚言歡蕭景辭
楚言歡蕭景辭 連載中

楚言歡蕭景辭

來源:google 作者:楚言歡蕭景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言歡 蕭景辭

說完,囂張推開喬瀅奪門而出喬瀅呆站了許久,才走進屋裡,拿起掃帚將碎了一「罪臣不知聖上親臨,還請聖上降罪」楚言歡攥着衣袖,手心溢出了汗營帳內,蕭景辭放下手中的軍書,目光如炬審視着她半響才說道:「恕你無罪,起來吧...展開

《楚言歡蕭景辭》章節試讀:

《楚言歡蕭景辭》的主角是楚言歡蕭景辭,是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
精彩章節節選:結果她才走兩步,整個人都如同踩着棉楚一般,輕飄飄的。
才走一步,就跌入了結實的臂膀中。
「這如何使得!」
太監一驚,連忙就要拉開楚言歡。
蕭景辭揮了揮手,讓太監等人全部退出營帳。
...楚言歡起身恭候在案桌前,「不知聖上這次前來是有何要緊之事?」
每當朝廷要率兵出征,她總是第一個站出來。
為的,就是離蕭景辭遠一點,再遠一點。
她寧可面對兇殘蠻夷,也不想獨自面對這蕭景辭。
「朕就非得有要緊事才能見楚將軍嗎?」
蕭景辭淡淡說道。
他沉沉地盯着楚言歡,不得不說,眼前這愛將是所有將領中他最欣賞,也是最喜歡的。
論膽識,朝中無人敢去的地方,她二話不說領軍前往。
論才學,滿腹經綸,出口詩詞絲毫不亞於朝中文臣。
也正是因為這,他常常夜裡把她叫來,時而探討軍情,時而吟詩作對。
卻沒想到,宮中竟然流傳出了他好龍陽是斷袖的傳聞。
傳聞一出,他便龍顏大怒,宮中傳流言者皆數重罰,有人險些喪命,這才中斷了傳聞。
可沒多久,他發現倒是自己不對勁了。
相比較其他粗狂將領,文質彬彬的楚言歡倒顯得有些異類,那日夜深,他看着昏昏欲睡的楚言歡,有了其他心思。
就那一晚差點讓他鬼迷心竅後,他再也沒單獨召見過楚言歡。
畢竟,她再怎麼像女人,也始終是個男人。
而他是一國之君,怎能做出這種荒唐事來。
「末將不是這個意思……」楚言歡低着頭,手攥的越發緊了。
蕭景辭手指敲了敲桌面,若有所思道:「楚將軍這次出征有半年了吧?」
「是的。」
「朕半年未見你了。」
————————————————————本文檔只用作讀者試讀欣賞!
請二十四小時內刪除,喜歡作者請支持正版!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更多資源請加入瑪麗團隊,詳情請諮詢上家!
————————————————————楚言歡心頭微微一顫,應了一聲。
蕭景辭又說道:「過來,讓朕好生瞧瞧。」
第02章蕭景辭也不知道明明再過幾日她就要回朝了。
可為何他幾日都忍不了了呢。
當初是他決定不再召見她,慢慢把這件事淡化,把對她的情愫都藏匿起來。
結果,今日便快馬加鞭的趕了過來。
是因為聽到楚將軍受傷,還是因為擔心她回來路上遭人暗算。
他也不得而知。
楚言歡不敢抗旨,只能上前靠近。
「聽說你受傷了,傷在何處,讓朕看看。」
蕭景辭說道。
楚言歡眼眸震蕩,她傷在腹部,這怎麼可能給他看。
若真要給他看豈不是要寬衣解帶,豈不是要讓他看到自己纏了胸。
「謝聖上寬愛,末將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之傷,不打緊的。」
楚言歡說著又跪在地上,不敢抬頭也不敢動彈。
蕭景辭劍眉一皺,對於她的疏離,心有不悅。
他起身走到楚言歡面前,居高臨下看着她,「抬起頭來。」
楚言歡硬着頭皮抬起頭,入目是蕭景辭那深不見底的浩瀚星眸。
蕭景辭盯着她,一時間也失了神。
明明是男人,可她卻有着堪比女兒般精緻的容顏。
明明是馳騁沙場的將軍,飽經風雨膚色仍舊細膩光澤。
這若是着了女裝,只怕如仙子下凡了。
「愛卿真的是男人嗎?
久經沙場,膚若白雪。
倒像個女人。」
蕭景辭打趣道。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楚言歡心頭顫抖兇猛,她小心翼翼回稟着:「許是受傷,在軍中養了陣子傷,軍醫開的法子調養了一下身子。」
「傷可好了?」
蕭景辭朝着她看去,只可惜滿身戎裝,他未能看出她傷在何處。
「承聖上福澤,傷好的差不多了。」
楚言歡說道。
蕭景辭俊顏布滿不悅。
他是帝王,他是臣子。
自古以來臣子對帝王都是懼怕的。
他明白,也並未強求什麼,可不管他關心什麼,她都如此疏離,還是讓他不悅累積。
蕭景辭回到案桌前坐下,他挑着眸看向楚言歡問道:「楚將軍這次回朝,是不是該考慮成家了?」
成家?
楚言歡不解,他為何要這麼問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作答的好。
不想,他又說道:「聽聞你楚家和左丞相千金早已指腹為婚?」
左丞相千金左清清是哥哥的成親對象,結果因為哥哥中毒,這事也耽誤了,再加上她常年在外出征,她還以為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回聖上,雖是指腹為婚,但末將從未見過。
且,末將一門心思都在為聖上效忠上,只想為國捐軀,不曾有其他想法。」
聽到她的話,蕭景辭心情這才好了一些。
他輕輕扯唇一笑:「如此愛將犧牲了,朕可捨不得。」
「那左丞相有異心,你少接觸也好。」
蕭景辭又說了一句。
楚言歡聞聲應了,蕭景辭微微往後一靠,挑着眉看向她:「朕這次前來,也給將軍帶了一壺慶功酒。
這是塵封三十年的女兒紅。
也就楚將軍能夠配得上。」
蕭景辭示意旁人,太監連忙倒上端來。
「這酒就當朕提前為你慶功。
待回朝,朕再另外有賞。」
三十年的女兒紅,她哪裡有這酒量啊!
但是奈何皇上正在興頭上,一旁的小太監也滿臉堆笑的給她端着,楚言歡硬着頭皮一飲而盡。
辛辣的酒味充斥着整個腹腔,這碗才結束,又來了兩碗。
「來人,送聖上回宮……」楚言歡兩眼發楚,說話都不利索了,腦海中只想着把這尊大佛送走。
結果她才走兩步,整個人都如同踩着棉楚一般,輕飄飄的。
才走一步,就跌入了結實的臂膀中。
「這如何使得!」
太監一驚,連忙就要拉開楚言歡。
蕭景辭揮了揮手,讓太監等人全部退出營帳。
他盯着懷中的人兒,眉頭微皺。
「朕才來,就這麼急着趕朕走嗎?」

《楚言歡蕭景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