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極品仙尊
都市極品仙尊 連載中

都市極品仙尊

來源:google 作者:半夏有毒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徐曼 李炫 武俠修真

前世惡霸欺凌,奸人陷害,女友背叛,世人白眼,今世都要一一踩在腳下前世父母蒙羞,情人不能相愛,好友遭受委屈,今世都要一一報答縱橫宇宙的火玄金仙李炫重生二十歲,踏入繁華都市,再走修鍊之路看他如何扮豬吃虎,縱橫都市,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展開

《都市極品仙尊》章節試讀:

若是被其他人誤解,李炫根本懶得解釋。

但對方是徐曼,他就少不得多解釋幾句道:「你爺爺的暗疾很簡單,不用吃藥,分分鐘就可以搞定。」

「不吃藥?分分鐘?」徐曼一臉狐疑,「李炫,你不是在吹牛吧?你知道我爺爺看過多少名醫,接受過多少檢查嗎,他們都治不了,你說分分鐘就能治好?」

李炫笑笑:「怎麼,你不信我?」

「不是不信,是不敢信。」徐曼認真的道,「爺爺的病是我們家的心頭大患,你如果能治好,徐家上上下下都感激不盡。可你不要拿這事開玩笑,因為我們失望太多次,實在開不起玩笑了。」

「我從來不開玩笑。徐老爺子,請你坐好。」李炫淡淡的道。

徐志友背朝李炫坐好,感覺到李炫雙手按在背上,便忍不住道:「你是要用推拿法嗎,我曾經請……咦!」

一句話還沒說完,徐志友只覺得一股熱流沿着李炫的雙手湧入身體,朝着五臟六腑四肢百骸滾動而去,剎那間渾身**辣好不舒坦!

「爺爺,你怎麼了?」看到爺爺臉色微變,徐曼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徐志友詫異的道:「好……好奇怪的感覺!」

猛地,熱流往肝脾之間灌注而去,徐志友只覺得胸腹中一陣劇烈的刺痛,渾身上下「唰」的出了一層細汗。

汗水帶有一股酸的嗆鼻子的味道,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剛剛泡了一個老陳醋的澡呢。

「這是怎麼回事?」徐曼驚訝的問。

李炫緩緩鬆開手道:「肝屬木,五味為酸。你爺爺體內鬱結的肝氣被藥物催發出來,自然形成一股酸味。我已經用氣把你爺爺體內的積氣排出來。暗疾的根源已除,接下來只要服用七天補虛藥物,就沒事了。」

「爺爺,你感覺怎麼樣?」徐曼張大嘴巴,不敢置信。

「我感覺……好多了!這麼多年,從來沒這樣輕鬆過!」儘管滿身都是臭汗,可徐志友卻渾身痛快舒暢的難以自己。他知道,困擾多年的暗疾,這次是真的好了。

徐志友甚至隱隱覺得,那一股熱流還在經脈之中循環往返,令他苦修多年的內力都渾厚了幾分,不禁又驚又喜。

只是,爺孫兩個四目相對,忽然都有些驚駭。

他們動用家族龐大的力量,尋醫問葯多年,把國內外的名醫都看遍了,各種古葯新藥用遍,徐志友的暗疾也絲毫沒有好轉。

李炫卻只用幾分鐘的時間,「隨便」在身上按了幾下,就治好了!

這種手段,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匪夷所思!

濟生堂的藥師們也都看傻了,他們見過醫生治病,但如此治病的方式,還都是第一次見。

這時候,李炫攤開手道:「我的葯,能抓了嗎?」

「你就那麼想死?」徐曼惱道,「別開玩笑了,沒聽藥師說嗎,你那服藥不能治病,只能自殺!」

「你們喝是自殺,我喝是以毒攻毒。」李炫解釋道,「我可是剛治好了你爺爺的病,這點忙也不能幫?」

李炫如此堅持,徐曼只能讓經理照辦。

徐家祖孫和李炫坐在濟生堂的大廳里閑聊等候。

徐志友旁敲側擊的想要打聽李炫的情況,都被他岔開了。

徐志友有些不甘心,忽然道:「先生應該也是習武之人吧?」

「我不是。」李炫搖頭。

「你剛剛在暴雨中行走,滴雨不沾身,這分明就是一種高明的武功!」徐志友終於忍不住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徐曼本來心不在焉,聽到這裡驚呼一聲,指着李炫道:「對啊,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那麼大的雨,你身上卻一滴雨水都沒有!天啊,你是怎麼做到的?你穿了隱形雨衣嗎?」

「你們這麼說的話,那就算是吧。」李炫不想暴露修仙者的身份,現代社會這樣的說辭太嚇人,搞不好會被當成精神病,便找了一個能夠令人接受的說法。

「什麼叫算是啊……」徐曼不滿的道,「你不想說就算了,這也太敷衍了。」

徐志友卻露出一絲凝重的神色,他年紀大經驗豐富,身份也比較特殊,了解的東西遠遠超過徐曼,一下子就聯想到了很多事情。

「先生必然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對了,剛剛進入我體內的熱流,是氣?」徐志友問。

李炫淡淡一笑:「嗯。」

徐志友神色大變:「不知先生的武道境界如何,大師還是宗師?」

「我對武道等級不太清楚。」李炫道。

徐志友忙解釋了一番,原來武道有明勁,暗勁,化勁,御勁四大境界,對應高手,大師,宗師,至尊四個稱號。

李炫估算,自己剛剛恢復鍊氣一重,應該處於大師境界。

說話間,葯湯煮好,經理親自送過來。

看到李炫端起葯湯,經理還不忘提醒:「先生,你千萬考慮清楚啊。這葯湯的毒性太大了,負責煎藥的藥師聞了一下就噁心嘔吐個不停。」

李炫笑道:「那倒是怪我了,待會兒我去看看……」說著端起碗來,一口飲盡。

經理都看傻了,趕緊問身後眾人:「洗胃工具,阿托品,強心苷,生薑湯,全都準備好了沒有?」

「都準備好了。」一群人嚴陣以待,等着李炫毒發。

可是左等右等,李炫竟然什麼事都沒有,依然在跟徐家祖孫談笑風生。

十幾分鐘之後,李炫起身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

徐志友忙道:「先生大恩大德,老夫沒齒難忘。不知有沒有機會能邀請先生到徐家做客?」

「不用客氣。有機會我會登門拜訪的。」李炫淡淡說著,目光落在徐曼身上。

「你看我幹嘛……呃,你別這樣看我。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就是約會嗎,你又不會吃了我,我才不怕!」徐曼面紅耳赤的道。

「那就後天中午十一點吧,千達商場北門見。」李炫道。

「好……呃,不該是我來定地點嗎?」徐曼忽然覺得,自從遇到李炫之後,一直都被牽着鼻子走。

婉拒了徐曼要送他回家的好意,李炫打了一輛的士,凌晨時分回到了郊外別墅。

別墅裏面,居然還在上演着荒唐場面。

李炫剛進門,就看見之前的高大青年和葉媚媚摟抱在一起,吐着舌頭亂啃。

他搖搖頭正要上樓,葉媚媚忽然扭過頭來,兩人四目相對。

「軟貨!」葉媚媚瞄向李炫的雙腿間,不屑的說道。

高大青年也罵道:「看什麼看,滾!」

李炫眉毛挑了挑,徑直走過去,「啪啪」兩個耳光,狠狠的扇落。

高大青年身材健碩,一看就是常年泡在健身房裡的猛人,可李炫這一巴掌快若閃電,當中更是蘊含了一絲微弱的靈力,哪裡是他能夠擋得住的。

「嘭!嘭!」兩聲,狗男女雙雙飛出去,摔出兩個狗啃泥。

「怎麼回事?」

「靠,雲京被打了?」

「居然敢打雲京,不想活了?」

客廳里其他人都被驚動,紛紛圍過來。

「你敢打我!老娘活了二十多歲,還從來沒有人敢打我。你們還愣着幹什麼,快去打死他,誰打的最狠,老娘就陪誰睡!」葉媚媚捂着紅腫的臉,刺耳的尖叫起來。

雲京也爬起來,張嘴吐出兩顆斷牙,怒吼道:「小子,你敢偷襲我,你死定了!」

「雲京發怒了!」

「這小子要倒霉了,雲京可是跆拳道黑帶高手。」

眾人見狀,紛紛對李炫投來鄙夷的目光。

雲京暴怒不已,大步衝過來,一計漂亮的後旋踢,往李炫臉上踢來。

「雲京好帥!」

「我去,這一腳太牛了!」

「京哥,我要給你生猴子!」

一群人轟然叫好。

叫好聲中,李炫輕描淡寫的抬手一推。

「嘭」,雲京如同炮彈一般的飛出去,撞翻了客廳的沙發,滾到牆角,一動不動的暈了過去。

別墅里,一片死寂。

《都市極品仙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