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都市逍遙醫聖
都市逍遙醫聖 連載中

都市逍遙醫聖

來源:google 作者:都市逍遙醫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大山 蕭天奇

神秘少年身負精湛醫術,妙手回春,背負極其神秘而又重要的使命而入紅塵,至此賺最多的錢,喝最烈的酒,環抱最美的妞!展開

《都市逍遙醫聖》章節試讀:

「誰叫天奇?」

陳金彪站在那裡目空一切,有副鎮長給自己撐腰,再加上自己鎮醫院一把手的職位,這鎮子上誰見了自己可都得老老實實的,自己親自動手對付一個野郎中,本就是大材小用。

一個年輕人從人群當中走出,神情淡定從容不迫。

「我就是你要找的蕭天奇,不知道我犯了什麼錯,竟然弄出這麼大陣仗。」

「你就是?闖了這麼大的禍,還在這裡裝糊塗,不知道私自行醫是要受法律制裁的嗎?你在這裡開診所跟誰打招呼了?」

「治病救人,本來就是我輩行醫之人的職責,憑什麼要給你打招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醫院裏的吧,明明幾副膏藥就能夠解決的病症,你們非要給病人開刀,動輒數萬元的醫療費用,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欺詐。」

蕭天奇不卑不亢,完全不像是一副要大難臨頭的樣子,這讓陳金彪有些下不來台,不過他早有準備,只是冷哼了一聲,向著後面招了招手。

「我也不跟你啰嗦,等到了局子里,自然有人跟你說清楚的,你們還愣着幹什麼把人帶走。」

身後幾個工作人員立刻彎胳膊擼袖子,就要上前動手,不過卻被兩個彪形大漢給攔住了,是趙老爺子帶來的兩個保鏢。

「好啊,你小子挺有能耐,居然還找了幫手,一個個穿得人模狗樣兒的,外面那兩輛車子也是租來的吧,沒說的一起都帶走。」

陳金彪得意洋洋,心裏頭想着回頭把這件事情做做文章,抓個典型什麼的,沒準還能讓自己立個功。

「你好大的狗膽,剛才說誰人模狗樣的?」

話音落下,一個身材中等的年輕人走上前來,不由分說,抬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掄在了陳金彪的臉上。

這年輕人剛才在蕭天奇那裡吃了一肚子火,這一下子總算是找到了發泄的目標。

倒霉的陳金彪只覺得自己眼前一花,再一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已經是趴在了地上的爛泥里,滿嘴的血腥味兒,吭哧吭哧還吐出了兩顆後槽牙。

「你……」

還沒罵出聲來,又挨了重重地一腳,眼鏡都碎了。

「鎮長,光天化日有人行兇,你不管管?」

陳金彪趕緊向一直沒吱聲的副鎮長求援,然而那個平日里跟自己稱兄道弟的副鎮長同志,居然是走過來狠狠的踢了自己一腳,然後就畢恭畢敬的衝著剛才那個打人的兇手身後鞠了一躬。

「趙老爺子,不知道您在這,讓您見笑了。」

剛得到蕭天奇首次針灸的趙老爺子,臉色好了許多,這會都不需要拐杖拄着了,站在地上四平八穩的。

這會聽到有人喊自己,尋聲望去,看着眼前中年男子躬身鞠腰恭敬的樣子,摸了摸花白的短須,眉間微皺道:「你是……」

人到晚年,記憶也不怎麼好了,況且趙萬重每日遇到的都是些市裡的達官貴人,甚至連京城中人也時常有往來哪裡對區區鎮長有印象。

李天和一臉尷尬地站在那,這話一時間都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他是個好臉皮的人,又哪裡會同那些諂媚之輩一般阿諛奉承,死不要臉皮。

這次跟陳金彪前來,還是因為其中牽扯了些利益關係,否則他才會放着好好的辦公室不做,跑到這窮鄉僻壤的地方,問罪於一個小小門診醫者。

那年輕的青年附在趙老爺子耳邊說道:「爺爺,這是上河鎮的副鎮長,李天和。」上河鎮,是天川市為啥不多的幾個比較富裕的大鎮,只是一直出於一個尷尬的位置,既不突出也不拖天川市後退,因此很少有機會去市裡開表彰大會,趙老爺子見得少也是應該的。

「原來是李鎮長,小老兒這裡有禮了。」趙老爺子雙手作揖,行了個禮。

李天和瞧到這,心頭一晃連忙擺手道:「使不得使不得,晚生怎敢受趙老爺的禮。」他雙手虛空搖晃,硬是不敢去扶趙萬重。

「李二犢子,你這是什麼意思?平日里跟老子稱兄道弟,這會要用到你了,竟然胳膊還向外拐!你……」被踹得鼻青臉腫的陳金彪心中火氣,蹭蹭地往上漲,別人踢自己也就算了,這你李天和欺我是什麼意思?老子好歹是你的衣食父母,你竟然這樣對我!陳金彪的內心一陣暴躁。

見到這愚蠢的陳金彪,李天和氣不打一處來,暗呼一聲這傻吊要壞事!為了避免他繼續多嘴,李天和抬起腳,又是一下給他踢下去,轉身和和氣氣地向趙萬重解釋道:「趙老爺子,你呢別聽這傢伙瞎說,平日里仗著兒子在我手下做事,囂張跋扈慣了,還請老爺子多多包涵。」

李天和明白,這陳金彪沒見過趙老爺子,可他見過,不想再生事端的他連忙補充了一句道:「陳金彪!還不快來拜見省城趙氏集團趙家老爺子!」

聽到李天和的話,還在惱怒中的陳金彪瞬間懵逼了。他雖無緣見趙老爺子,可也知道省城趙家在整個天川市的力量多大,更何況眼前還是趙家老祖宗級別的人物。

這一想啊,陳金彪心中就亂做了一團,摸爬打滾過來跟趙老爺子行禮,又是三叩九拜又是求饒的,生怕趙老爺子怪罪下來,到時候自己的榮華富貴就灰飛煙滅了。

那李大山看到平日里囂張的陳金彪變得跟個孫子一般,心中就很是爽快。這廝仗着有後台,沒少來鎮子里騷擾翠花,着實可恨。

趙老爺子眼光如炬,光是從這兩人的言行中就能看出,定然不是什麼清政廉民之輩,不過他已經退出政壇好幾年了,這些也輪不到他管。

他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讓開。

一旁的趙家公子見兩人沒有動作呵斥道:「愣着做什麼,快滾!我爺爺不想看到你們。」

李天和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從今天過後自己的官路能不能通暢了。事已至此,李天和還是看得開的,跟趙老爺子道了個別,便轉身離開了。

「哼!蕭天奇是吧,今天算你走運!遲早有一天讓你好看!」看到自己找來的腿子跑了,自己還留在這不是受辱嗎?想到這趕緊威脅了下蕭天奇,轉身大喊着追了上去。

「老李,你等等我啊!」

這一段小小的插曲並沒有影響這個蕭天奇治病行醫,他搖了搖頭,習慣地敲了下窗戶道:「下一個!」

看到蕭天奇絲毫沒有受影響,依舊履行着行醫救人的本職,趙老爺子感慨道:「當真醫者仁心啊!請受老頭子一拜。」

末了,趙老爺子躬身欲給蕭天奇行禮,這一幕給年輕貌美的女子看到,趕緊上前阻止嗔道:「爺爺,使不得,他是什麼人,憑什麼讓您行禮啊!」那年輕青年也是不住地勸說,認為蕭天奇不值得趙老爺子的一禮。

反倒是李大山笑呵呵地看着趙老爺子對蕭天奇禮遇有加,要知道這蕭天奇可是村裡的寶,趙老爺子對蕭天奇越好,那他們小鎮子發展的機會就來了。

想着日後有了好政績,就能往上爬,他就樂得跟個傻子似的。

看到爺爺一意孤行要對蕭天奇行禮,年輕女子心中急切,既然勸說不了爺爺就把注意打到了蕭天奇身上。

「好你個普通鎮醫,你可知道我爺爺是什麼人,當今世上能夠受爺爺一拜的人,五根手指都能數得過來,你算個什麼東西,還不快點拒絕!」年輕女子臉有慍怒之色。

蕭天奇眼觀鼻、鼻觀耳、耳觀心,一副漠不關心、未曾聽到的樣子,等着下一個病人進來,甚至感覺病人許久未進來嘀咕道:「難道今天這麼早就沒人了?」

平日里都要忙到晚間七八點,這會才五點,多少有點不正常。念及此處,他又敲了敲窗戶,對着門外說道:「下一個看病的,趕緊進來!」

這時候門外總算有聲音了,只聽恍若無根之萍、輕巧無落腳的沙啞聲音響起:「小夥子,這門外被人攔住了,老婆子我進不去啊。」原來趙老爺子帶來的一行人,將窄小的門診門口都給擋住了。

多年的行醫生涯讓他明白這是一位老人家,身上的疾病還很嚴重,抬頭看了下眼前人道:「既然你們的病情已經得道治療,還請快點離開,我還要治病。」

看到這自命清高的少年一次又一次藐視自己,明眸皓齒的趙家女子氣得胸口上下起伏,惱怒道:「你!」可真要開口又不知道說什麼,一時間卡在這你字上,講不下去。

「靈兒退下!」趙老爺子呵斥道。趙萬重心中也有點後悔,自己做的草率決定,好歹以自己的資歷向一個年輕人行禮多少有點說不過去,可已然說出,不做的話多少有點道貌岸然的味道。

於是乎趙老爺子想出了個折中的法子,看向蕭天奇道:「你叫蕭天奇,老頭子我斗膽稱呼你為天奇。既然你說老頭子還需要接着治療,如此的話下一次,老頭子派人來接你,一則去家中做客表達我的謝意,二則也方便天奇你治療。不知道天奇,你意下如何?」

《都市逍遙醫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