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最強特種兵
都市最強特種兵 連載中

都市最強特種兵

來源:google 作者:網文小書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陽 網文小書蟲 都市小說

最強特種兵秦陽強勢回歸都市,看最強特種兵如果縱橫都市,書寫屬於他的傳奇...............展開

《都市最強特種兵》章節試讀:

又坐到秦婉清的車上,但位置從后座換成了駕駛位。方向盤在秦陽就像是玩具,秦婉清的車子就像一頭順從的野牛,速度快且穩。看的后座秦婉清連連點:「不愧是特級駕駛員啊,你的架勢技術從哪裡學的?」

「說了你也不信。」秦陽淡淡一笑,笑容意味深長。

他的架勢技術,遠遠不限於「特級」而已,實際上這種普通驗證級別他十一二歲就搞定了,作為惡龍島特殊訓練基地的一員,這僅僅是入門需求。

「你從哪裡來?成家了嗎?我怎麼覺得你有點眼熟?」秦婉清對這個新司機的第一眼印象還是很好的,對韓俊那種人她早就看不慣了,但為了顧全大局自己不方便與其發生衝突,如今來了個能牽制韓俊的硬茬,對她極有好處。

她不是看不清韓俊的小動作,但卻無能為力。有時候一個女人在商場比男人要付出更多智慧和辛勞,才能換來地位和尊重。何琳雖然夠強勢嘴巴也厲害,但畢竟也是女流之輩,剩下的保衛科長還有保衛科那些臨時工都是混工資養家糊口的角色,誰會為了自己和公司得罪人?

想到這裡,她深深嘆了口氣,輕撫一下秀髮。

秦陽嘴角微微一翹,女人畢竟是女人啊,就算外表再剛強獨立,骨子裡也是需要一個肩膀。他沒有談起昨天的事情,既然秦婉清認不出自己,一般人估計也不認得。

一個好司機,可以匆匆掃一眼地圖就知道要去什麼地方。雖然秦陽是第一次來杜氏集團,卻只花了很少時間沒走一點冤枉路。

作為黃島城的支柱企業,杜氏集團自然裝修的大氣磅礴,總公司大門一對大水牛雕像肥壯霸氣,這就是杜氏集團的商標。

「小清都長這麼大了,真是越來越漂亮了……這位是?」

杜氏集團老總杜建中兩鬢雪白,中間卻大部都是黑髮,咄咄逼人的雙眼帶着索取**,恨不得用眼神就能吸人血。

「這是我的司機,小秦你去外面等吧。」

秦婉清面對長者還是保持相當的禮數,畢竟自己父親跟杜建中也有點交情,又屬於上下級供貨商這種要害關係。

就在這時,後面站着的一名保鏢突然湊過去,對着杜建中耳語幾句。這老頭聽了之後眼珠都瞪圓了!

秦陽剛轉身,突然感覺背後一陣寒意!本能的身形一閃,腳步後移動!

杜建中早就迎身攻上,一雙手化為爪上下翻飛,用的全是小擒拿招式!雖然已經年過半百體力不如秦陽,卻逼得他不得不後退半步才化解所有攻勢。

「杜叔叔,您這是……」一旁的秦婉清哪裡見過這般陣勢,早就嚇得花容失色。

「呵呵,沒事!看出這年輕人身上的功夫,拳腳自然痒痒了……」杜建中一把年紀卻還是一副躁動的脾性,年輕時一定是個相當狠的角色。

秦陽收起架勢淡淡一笑:「大叔您功夫不錯啊,再年輕個三五十歲估計可以跟我對上三十招。」

杜建中臉上笑意凍僵了,周圍的秘書,部長們都驚呆了——在黃島城,誰敢這樣對杜老闆說話!

「秦陽!」秦婉清也急了,用手拉扯了他一下:「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注意禮貌!」

「哦哦,我說錯了,我是說再年輕個三十歲,我都接不了三十招。」秦陽腆着臉訕笑,退了出去。

「小清啊,你手下果然有虎將嘛!」杜建中臉色終於恢復正常,勉強露出一絲笑意:「不知道是從哪裡挖來的高手啊?我真是羨慕呢……手底下這些個廢物,每一個能比得上他!」

這句話頗為激人,搞得他身後三四個彪形大漢都身子顫抖起來。

「杜總,我不這麼看呢。那位兄弟剛才那幾招是不錯,但區區幾招而已,什麼都說明不了!待會我倒是想請教下呢!」

說話的人身高一米九多,光頭錚亮;他就是杜建中帳下四大天王之一,田橫!

田橫是一身滇南硬氣功,掌碎石,指劈磚,據說刀尖戳上去都只有一個白印。他的功夫絕不是一般練家子的程度,在整個黃島城乃至整個省武術界都是極有名氣的。

「不是,他只是一般的司機……各位別見笑。」秦婉清整個人傻掉了,有些後悔帶這惹禍精來了。在自己重要客戶面前抖威風,無論輸贏都是輸家。

「切磋切磋而已,沒什麼!」杜建中笑裡帶刀:「我相信小清不會讓叔叔掃興吧?」

「這……」秦婉清愣了一下,而田橫已經大大咧咧走出門去:「放心吧!我們點到為止,總不能讓秦小姐自己開車回去,嘿嘿。」

杜建中也笑眯眯的攔住她:「小清咱們剛才談到哪裡了?接着談。」

秦婉清憂心不已,但在別人的地頭她一女孩子什麼都做不了。只能揪心的繼續往下談生意,希望秦陽自求多福。

只聽隔壁「乒乒乓乓」一陣響,杜建中和幾個手下都面帶笑意: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田橫一掌能劈斷石碑,玩殘你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動靜只持續了一分鐘左右,就突然寂靜下來。

只聽隔壁「彭!」的一聲悶響,似乎有人重重倒地。

「啊……秦陽!」秦婉清俏臉變色,連忙衝過去打開門

「叫我幹嘛?」

然而迎接她的是秦陽玩世不恭的笑臉,和那雙略帶寒意的眼睛。

他手裡倒拖着田橫的一隻腳,對方雙眼緊閉早就失去意識。

「這是……」

所有人都驚呆了,時間似乎停止住了。

「這二貨是誰?居然從後面襲擊我……」秦陽笑着鬆開手,田橫已經軟的像一灘泥。

秦婉清到底是見過世面的女人,反應很快:「人家是跟你切磋一下武藝,下手這麼重幹什麼!有點數沒有!」

「嘿嘿,對不起我錯了秦總。」秦陽當然知道這句話的虛實,像受委屈的小媳婦似得嘀咕:「我不知道這是啥人呢拳頭就上來了,嚇得我現在還氣喘呢。」

秦陽和秦婉清兩人一唱一和,聽得杜建中一張老臉都噴綠氣:「不怨這位兄弟,是田橫不懂禮數。來人,快點把這丟人的廢物帶去治療。」

「就是啊,切磋就切磋,動不動就愛來個愉襲……這都跟誰學的毛病。」秦陽滿臉笑意,嘴上卻毫不留情。

眾人一陣嘀咕,偷偷瞄杜建中。

杜建中知道這是暗諷自己,卻也不發作;氣的牙都咬破了:剛才手下人說秦陽長得有幾分像打自己寶貝兒子的混蛋,所以他才出手試探。

他杜建中一直在這座城市說一不二暢通無阻,最近卻連出幺蛾子。先是自己寶貝兒子居然被人當眾羞辱還送進精神病院,費了好大週摺才搞出來;然後自己熟悉的那些各部門頭頭腦腦都被撤換,新來的官員開始處處整治企業違規,追查自己老底……搞得他很沒面子又無可奈何。

如今還遇到這麼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兒,第一次見面就讓自己顏面喪盡威風掃地!

杜建中心裏氣惱簽合同也沒細看,也沒顧的討價還價盤剝秦婉清。整個簽約過程比以往快了一倍,就剩最後一個簽字了,他卻突然停了下來。

「小清啊,我跟你這位兄弟很投緣,這不到了飯點了……一起吃個飯吧。」杜建中看看腕上金錶,其實才剛剛十一點。

「好啊好啊!還能蹭頓飯吃!」秦陽眉開眼笑一副頭大無腦的樣子,秦婉清真想用高跟鞋踹他兩腳。

秦婉清知道在生意場上,酒桌意味着什麼。杜建中這個人是不肯吃一點虧的,在這裡丟了面子一定會在酒場上找回來。對方畢竟人多勢眾可以輪番上陣,就算你是五十公斤的鐵皮酒桶也受不了。

酒是一種打敗對手的武器,只是表面上保持平和而已,玩命拼酒的兩個男人其實是在用另一種方式決鬥。誰喝趴下,吐了,撒酒瘋,進醫院,誰就輸了。比用刀用劍還要血腥!用這種手段,杜建中搞的四個競爭對手酒精中毒,三個洗了胃還有一個直接見了閻王。

沒有利益衝突的兩個人對着玩命喝,那純粹是貼胸毛。

酒宴設在黃島城最奢華的帝國飯店,規格不是一般的高。

「叫你們老闆親自來!」杜建中看到大堂經理過來一臉不高興:「怎麼著?幾天不見小馬臉闊了?」

他輕車熟路一口氣點了阿拉斯加帝王蟹,波士頓龍蝦,外加正品海參鮑魚等招牌菜,然後故作紳士的把菜單遞給秦婉清:「小清啊……我先點了幾個招牌菜,你看着有喜歡吃儘管點!今天誰吃不高興不準出這個門!」

《都市最強特種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