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趕屍封魂術
趕屍封魂術 連載中

趕屍封魂術

來源:google 作者:郭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淼 郭傲

我叫林淼,祖上世代為趕屍人我天生命格殘缺,原因讓你們意想不到誰說世間善即善,惡即惡?讓我來告訴天道,世間沒有絕對的正義,也沒有絕對的邪惡!你從我身上拿走的東西,我林淼一定要親手拿回來!展開

《趕屍封魂術》章節試讀:

我回到了房間,母親也跟了進來,她幫我關上了房門。我盤坐在床上,低着頭眼淚滴答滴答的落在床單上,不一會兒就浸**一大片。我用餘光看到母親在一旁,想安慰我,她的嘴唇張了張卻終究沒發出聲音,只是默默陪着我在流淚。過了良久,還是我打破了沉默,我問母親她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母親擦了擦眼淚跟我說起了她變成屍的原因。

十六年前也就是母親二十歲那年,一個江湖術士來到了母親當時所住的村子,說是能幫人驅邪算命卜卦凶吉,村裡很多人聽說了都來找他算命,有的算姻緣有的算事業,但是大多數的人都是算自己什麼時候能發大財,很快村頭就圍滿了人。

這個江湖術士也算是有點能耐,給這群村民算了個七七八八,也賺了不少錢。當時去河邊洗完衣服的母親看見村頭聚滿了人,端着木盆也好奇的走上前去圍觀,當時母親正當青春靚麗的年紀,明眸皓齒閉月羞花,屬於人群之中特別亮眼的那種。這個江湖術士一眼就看到了母親,說是要免費幫她算上一卦,事實上早就對母親起了色心,在給母親算命的過程中偷偷在她身上下了蠱。

當天深夜母親像沒了心智一樣穿着肚兜就往那術士下榻的招待所跑,因為中了蠱的原因她跑的出奇的快,外公和外婆怎麼追也沒追上,急得老兩口趕緊跑到村頭小賣部瘋狂敲門,那時候電話還沒普及,村裡除了小賣鋪有一台電話之外,就只有村長家有了。老兩口做夢也沒想到第一次用電話機打電話居然是報警,**告訴他倆馬上就到讓他倆先回家去,他們會到家裡了解情況。說來也巧,也可以說是緣分,我父親當天趕屍正好路過了母親住的村子,所謂趕屍就是通過陰術把靈魂封印在屍體內,使屍體能像正常人一樣行走,讓客死他鄉的人能魂歸故里入土為安。

當時父親也選擇了和江湖術士相同的那個招待所,剛剛準備退房,因為趕屍都是白天休息晚上趕路的,白天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父親正要念行屍訣讓屍體站立行走,就聽見屋外有急促的腳步聲。這麼晚了誰會在招待所里跑啊,出於好奇父親推開門,正好撞見了心智全無的母親,此時她的眼神直勾勾的,肚兜的繩子也都開了,只剩一條帶子掛在脖子上,嘴裏還嘟囔着「來了,來了,這就來了。」父親一看,便知這姑娘是被人下了蠱,父親雖然習得陰術但是為人正直,不容多想,他就跟上了母親,想要看看這縱蠱之人到底想要幹什麼。

母親打開那江湖術士的房門,走進去之後便開始寬衣解帶,像木頭一樣轟的一聲直挺挺的栽倒在床鋪上,此時躲在門外的父親聽到屋內的響聲心想不妙,一腳踹開了房門,看到屋內的場景,大喊一聲:「你這陰人豈敢玷污民女,不怕損陰德下十八層地獄嗎?」同時心中默念行屍訣,父親房間里的屍體如同脫了韁的野馬,雙手舉起衝進了術士的房間。父親雙手掐訣操控着屍體,死死的掐住了那畜生的脖子,那術士還想反抗奈何力量根本不敵行屍,父親口中大喊一聲:「滅!」,行屍直接將術士拎了起來硬生生的扭斷了脖子。

這術士斷了氣,母親身上的蠱也就解除了,父親趕忙幫母親系好肚兜,把自己的黑披風披在了母親身上,就在這時,母親睜開了眼,看見了正在給自己披衣的父親,當時她以為父親要對自己圖謀不軌,對着父親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父親也被打蒙了,趕緊制止了母親,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江湖術士跟她解釋了半天,母親好歹是冷靜了下來。她盯着父親看了半天,當時的父親雖然不是很帥,但是身材魁梧面龐剛毅,兩個人在房間里對視良久,竟然一見鍾情。但是他知道自己身為趕屍人,身上屍氣太重會影響母親,便跟母親說等他完成此行拿到報酬就金盆洗手,回來娶母親,當時母親紅着臉答應了。父親讓母親等他,便操控着行屍和江湖術士的屍體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母親也回了自己家,**見人自己回來了,了解了一下情況就走了,當然母親也沒說父親殺了那術士。但是人言可畏,**深夜到訪驚動了很多村民,有句話說的好,窮山惡水出刁民,第二天這事就在村裡傳開了,都說母親是**,半夜衣不蔽體去幽會情人了。當時社會封建,母親一個黃花大閨女哪能受得了這種非議,外公外婆也是糊塗,受不了閑言碎語,怒斥母親敗壞家風,並把她逐出了家門。母親心中怨念叢生,覺得無顏見人,心中日思夜想的父親也遲遲不露面,便在村邊的山溝里找了棵槐樹上吊自殺了。

因為母親是弔死在槐樹下,所以靈魂沒有去投胎,而是日日夜夜蹲守在村口等父親回來。那日父親終於拿到了報酬,夜以繼日的趕回了母親的村子,沒找到母親的人,卻看見了母親的靈魂,在聽到母親一番哭訴之後,父親跪在村口嚎啕大哭,說是他耽誤了母親,自己對不起她。隨後他跟着母親的魂魄來到了山裡母親弔死的那棵槐樹下,當時屍體已經面目全非,身上臉上爬滿了蛆蟲,母親引以為傲的臉蛋也已經腐爛發臭。父親沒有絲毫的嫌棄,爬上樹抱起了母親的屍體緊緊的摟在懷裡。良久,父親在村子周圍布下屍毒,將村子包圍了起來,不再允許那些刁民們踏出村莊半步,想要出去只有一個字-----死!

母親的靈魂跟着父親和自己的屍體回到了父親家,父親先是用了禁術將母親的魂魄永久封印在屍體里,隨後又扒了那江湖術士的皮,在屍油里浸泡了七七四十九天後,為母親重塑了肉身人形,正是因為動用禁術,父親遭了天譴修為大減,吐血吐了半個月。最後可算是把母親給留了下來,隨後一人一屍就結合生出了我。

我聽完了母親的故事,心裏五味雜陳,剛想說點什麼,母親卻說:「早點休息吧,馬上子時了,我也該睡覺了,淼兒,你趕快好起來,學會秘法以後一定要好好活着,你能好好活着比什麼都重要!」說著,摸了摸我的額頭,就離開了房間。我躺在床上,用被子蒙住頭,眼淚淌了一枕頭,我對母親的經歷萬分痛惜,同時也下定決心今天哭幹了淚,從此以後不再流一滴淚!

《趕屍封魂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