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高冷仙君猛追我!
高冷仙君猛追我! 連載中

高冷仙君猛追我!

來源:google 作者:閃耀閃耀小星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臨池 古代言情 姜墨離

姐姐在時,我一直被掩蓋在姐姐的光芒下,現在姐姐走了,我的桃花突然旺了起來,仙君不要再追我啦!!!!!展開

《高冷仙君猛追我!》章節試讀:

幾位大仙家站在一處,一同將攻擊法術打向了高處。

雖然臨光城裡的人們都昏睡了,但為防止有漏網之魚,其餘仙家還是一同撐起了一道隔音屏障。

某些大仙家們人雖然不太靠譜,但逃跑還是靠譜的,幾下便打穿了一條通往地面的通道,率先飛了上去,剩下的十幾名仙家也緊隨其後。

姜墨離與云云是最後上去的,她們還碰到了早上借錢給她們的那位小仙家。

地面上還是霧氣繚繞,但此時眾人站在一起,也消減了許多緊張氛圍,更何況還有大仙家們在。

花衣服大仙家左手捏印,嘴裏默念口訣,口訣念完的一瞬間,法印里射出一道金光。

花衣服大仙家性格比較跳脫,連說話都是激昂的語調。

「跟着這道光走!咱們去報仇!」

姜墨離與云云聽了正要跟上,卻聽身旁的小仙家突然開了口道:「我、我就不去了,我法力低微,去了也是拖你們後腿。」

他這句話剛說完,立馬有其他小仙家跟着附和。

「是啊,我們法力不足,去了也是送死。」

「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我不想去,魔族太可怕了!」

「都閉嘴!」是那位德高望重的大仙家,仙界的人都愛叫他旬老頭。

旬老頭打斷了小仙家們,眼睛在他們身上巡視了一圈,他沉靜的說了一句。

「想來的,跟我們走,不想來的,滾!」

話音剛落,立馬有幾位小仙家光速的滾了。

反正回了仙界這幾位大仙家也不一定記得他們是誰,活着對他們來說比什麼都重要。

不止是小仙家,大仙家也有躍躍欲試,想要離開的,但旬老頭犀利的眼神盯着他們一看,他們便不敢動了。

旬老頭對這些所謂的大仙家有些失望。

「你們想走,我不逼你們,但我也看不上你們,一群廢物。」

說完,旬老頭便頭也不回的向前走了去。

之前話很多的那位女仙家左右看了看,朝着反方向率先離開了。

姜墨離一點也不驚訝,這位女仙家明顯是下來玩的,她對人的態度冷漠,不可能留下。

因着有她領着頭,大仙家也走了幾位。

姜墨離與云云默默的跟在旬老頭身後,沒有多說一句話。

她忍不住心想,這就是所謂的仙人,修道升仙難道就只是為了長生嗎?

到最後,十多位仙家裡只留下了三位大仙家與四位小仙家,幾位跟着金光匆匆趕路,氛圍又凝重了起來。

金光逐漸慢了下來,眾人心裏已知,差不多到目的地了。

此處是臨光城最高的塔樓下,這座塔樓本是臨光城的城標,對於臨光城的人來說也是一種神眷的象徵。

因為這座塔樓是仙魔大戰時期,臨池帝君派仙人建造的,想作為他在人間的落腳處,可最後卻不知為何沒來。

平日里這座塔樓不會隨意開放,只有祈求風調雨順的時候,人們才會來到這裡,跪拜着向上天祈求。

而現在,這座塔樓正被黑色的魔息環繞,魔息一次一次的撞向純白的石樓,石樓牆壁上的仙訣閃出白色的光芒,魔息與光芒相撞,一團團白色的霧氣誕生,消散到城裡。

云云悄悄的對姜墨離說:「原來這城裡的霧氣是這麼來的。」

旬老頭看着此情景,也皺了皺眉:「此處魔息這麼重,那魔族必然就在此處,為何還不現身?」

花衣服弔兒郎當:「想必是看我們人多,怕了我們?」

此時,一道魔息突然從塔樓處分離了出來,嗖的一聲射向了花衣服,花衣服輕巧一跳躲了過去。

花衣服撫了撫胸口說:「看來這魔族確實在此處,只不過是個喜歡藏藏掖掖的貨色,怕不是見不得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有什麼可見不得人的?倒是你們,不過是一群手下敗將,還敢在這口出狂言?」

白衣男子手裡捏着扇子,站在塔樓的最頂處,正居高臨下的看着他們一群人。

旬老頭看了他一眼,眉頭突然又緊緊皺起。

「你不是魔族?」

白衣男子表情瞬間猙獰了起來:「我怎麼不是魔族?我就是魔族!!」

「我有這麼強大的魔息!」

「剛才還把你們都關了起來!我這麼強大,你憑什麼說我不是魔族?」

他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嘴裏一直念叨着自己是魔族,雙眼通紅的死盯着問出那句話話的旬老頭。

花衣服卻恍然大悟,故意陰陽怪氣道:「怪不得那麼輕鬆便讓你偷走了我的扇子,我還以為真是我修為差了,沒感知出來,原來你不是魔族啊?」

「我就是魔族!!」

白衣男子發出一聲怒吼,塔樓上的魔息全部轉移目標,像利劍一樣射向樓下站着的眾仙家。

姜墨離反手喚出朝光劍,注入仙力,將劍刺向地面,以朝光劍為中心,製造出了一個小屏障,幾位小仙家都站了進來,一同為屏障加固。

三位大仙家則站在前方,自身形成仙術屏障,喚出本命法寶各顯神通。

魔息擊中到屏障上,便會被屏障上的仙氣抵消。

而大仙家那邊越戰越勇,旬老頭手持着一把巨大弓箭,只稍微瞄了一下便射向了站在塔頂的白衣男子。

這白衣男子空有魔息沒有武力,竟躲避不及直接被箭射下。

在掉落的過程中,白衣男子驚慌失措的喊着,可惜沒喊幾聲便啪嘰落了地,像是摔暈了,塔周圍的魔息也自動的收回到他身體內。

姜墨離等人傻了眼。

「這、這麼容易?」花衣服大仙家也懵了,以剛才的魔息濃度來看,不管怎麼說這男子都不該這麼容易就被打敗啊。

旬老頭沒說話,而是拍了拍花衣服,意示他去把扇子拿回來。

花衣服小心的走到了白衣男子身前,右手一勾扇子便回到手中,可他卻沒有退回來,而是認真的觀察了幾秒。

突然,他極速後撤,並同時大喊道:「不對!有東西要從他身體里出來!」

先是一絲一縷的魔息從白衣男子身體中向上漂浮,慢慢的構成了巨大的人型。

幾人同時提高警惕,姜墨離的手緊緊的握着朝光劍,手腕細微的顫抖着。

她能感覺到云云也在顫抖,她想像往常那樣安慰云云,但不行。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這個魔族的強大,光是這些許的魔息便讓人承受不住。

旬老頭突然抬手將一道光打到天上,光芒直衝天際,似乎是向著仙界的方向飛去了。

「你們有誰還想走的,現在快走吧。」

旬老頭站在最前方沒有回頭。

他飛升時年事已大,一直都是老人家的樣子,他也同他的外表一樣,待人和藹可親,從不會為難她們這些小仙家,哪怕到了現在這種狀況,他也給她們這些弱小的仙家們留了退路,允許她們離開。

但沒有人動,云云已經顫抖到握不住紅繩了,可她仍堅定的站在這裡,其他人也一樣,既然選擇了來,就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魔息從白衣男子的身體里噴涌而出,終於組成了一個完整的魔族。

他很高大,尖銳的獠牙如同大象一般,鮮紅的舌頭垂落在嘴邊,他手握着一個巨大的鎚子,他血紅的雙眼緊盯着仙人們,憤恨的情緒擋都擋不住。

他怒吼一聲,將鎚子砸下。

地面瞬間坍塌了一塊,姜墨離拉着云云跳到遠處的房頂上,其他仙家也連忙躲避。

旬老頭則跳到了魔族的身後,手裡的巨弓已經拉滿,他手指輕輕一松,閃着流光的箭飛速的射了出去。

可那魔族似乎是感覺到了,拎着鎚子朝着身後便掄了過去,剛好將飛來的箭擊落。

他死死的盯着旬老頭,張開嘴大聲的吼叫着,魔息從他的嘴裏噴涌而出,全部噴向了旬老頭的方向。

旬老頭腳一使勁便從魔族的頭頂上越過,可魔息越緊追不捨。

姜墨離在遠處,將朝光劍擲了出去,同時手裡掐好御劍訣,劍隨心動,直接便擊向魔族。

云云看到姜墨離出了手,也將紅繩丟了出去,紅繩貼着地面竄到了魔族腳下,出其不意的將他的雙腳捆了起來。

其他仙家看到了,也跟着效仿,把所有當家招式都向著魔族招呼着,一時間劍光閃爍,各種仙術流光四溢。

魔族迫不得已放棄了追趕旬老頭,而是將魔息召回用來防守,他將魔息全部圍繞在自己的身上,如同盔甲一般,同時腳上一用力,便將云云的紅繩扯斷了。

他雙手舉着鎚子蓄力,突然向前猛的一擊,魔息噴涌而至。

姜墨離緊急設好小屏障,云云連滾帶爬的撲了進來,連劍都沒來的及召回,便被噴涌而來的魔息擊飛了出去。

姜墨離躺在地上猛烈的咳嗽着,旁邊的云云也沒好到哪去。

她艱難的扶着地坐了起來,眼睛四處巡視着想找到其他人。

不遠處的另一位小仙家沒來的做防禦,已經被魔息擊中,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姜墨離連忙爬了過去,扶起他,試圖用仙氣凈化魔息,可並沒有用,就像東霖一樣,仙人血肉已經被魔息腐蝕,就算凈化了魔息,傷口也沒辦法復原。

其他仙家也陸陸續續的起了身,遠處的魔族手拎着鎚子正向她們緩緩走來,他每走一步地面便猛震一下。

姜墨離默默的閉上了眼睛。

上一次有林贏暗中相助,可這一次呢?

終歸要結束了嗎?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高冷仙君猛追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