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共此生
共此生 連載中

共此生

來源:google 作者:劉有曰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刑雲 古代言情 時語兮

「聽說了嗎?聽說了嗎」「大將軍回京了!」「將軍回京怎麼會從狗洞偷偷溜入小姐的閨房?」「奇怪......」上京城古靈精怪的天真大小姐,戍邊塞北神秘的鬼面大將軍一次回京的慶禮,從此將軍繡花,小姐舞刀,在啼笑皆非的故事背後,販賣毒藥的外邦人、包着牛皮紙的密函、指尖血餵養的引魂蠱和神神叨叨的苗疆巫醫,在一枚刻有重明鳥圖案的古老玉佩後面隱藏着一場驚天陰謀展開

《共此生》章節試讀:

「將軍!」

就在時語兮剛剛走入宮內,兩個穿着寬袖袍子的童子便迎了上來

男童上前拱了拱手說道:「將軍!先生說他外出訪友」

「對!外出訪友!」跟在身後的女童也連忙說道

男童看了一眼,繼續說道:「先生今日晚些回來,讓我二人先迎將軍入內,等候片刻」

「嗯,等...等候片刻!」

時語兮看着這兩個稚嫩的童子,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這女童明明看起來比身邊這個男童大一些怎麼這麼膽小,真是奇怪

就在時語兮準備上前一步時,跟在男童後面的女童連忙後退一步

!?!??

時語兮張着嘴看着自己眼前剛剛後退的女童,不自覺得抬起了手

「啊啊啊啊!別殺我...嗚嗚將軍大人,我錯了」

「我不應該偷吃先生給你準備的桂花糕」女童癱坐在地上抱着男童的腿大哭起來

時語兮當時人都傻了,這什麼鬼,這孩子在說什麼?什麼桂花糕!!

男童用手扯了扯抱着自己腿的女童,發現女童慘兮兮的邊哭邊看着自己,一陣頭大......

原來在幾個時辰前,公羊命出宮的時候,已算到今日將軍會來找尋自己,可自己外出訪友需些時間等待,晚些才能回來,便拿出來了一碟桂花糕放在桌子上

出於吃貨的本能,她實在是忍不住便偷偷...交代了事情的原委,男童咬了咬牙又拱手對着時語兮說道

「還請將軍不要怪罪月芯,一切後果...一切後果我來承擔」

時語兮看着眼前這兩個小人,男童擋着女童,還挺仗義的,女童眨巴着泛着淚花的眼睛看着自己,這讓時語兮不免覺得可愛極了

「好了,本姑...將軍我又不是什麼窮凶極惡的人」時語兮上前去擦了擦女童的眼淚

不過是幾塊小小的桂花糕罷了,當不得什麼事

「他叫什麼呀?」時語兮指了指他旁邊的男童問道

「我...誒?哦哦,他叫日芯」

女童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眼前這位大將軍,她之所以這麼害怕是因為所有人都傳的這位大京的將軍殺人不眨眼,十分可怕

所以她以為將軍是知道她偷吃了給自己準備的桂花糕,剛剛上前一步時準備來要她小命,畢竟好不容易她才長這麼大一點兒

而且最主要的是,自己還有好多好吃的沒有吃到,所以最...最怕死了

「我...那個我只吃了兩...兩塊」月芯童子開口說道

「好吃嗎?」時語兮打趣地問道

「好!好...」月芯女童想都不想剛張口,可發覺自己現在還在這位將軍的手裡,連忙重新組織了語言

「不...不好吃!一點也不...」

唔...唔

時語兮伸手幫女童把嘴角的桂花渣抹進嘴裏

女童出於反應用舌頭舔了舔:「將軍大人!嗚嗚...桂花糕太好吃了..嗚嗚」

時語兮看着眼前這個可愛的小人,揉了揉女童的小腦袋,轉身對身後的男童說道:「日芯,帶我去內堂」

後面的男童看着這樣一幕,眼裡滿是不可置信,這將軍怎麼...怎麼和傳聞當中的不一樣!?

他不是殺人不眨眼嗎,不是冷酷無情嗎?現在這是...母愛泛濫!!?

時語兮要是能聽到男童心裏所想的話,一定會說「年齡不大...這內心戲還真不少,我長得真的很可怕嗎,我自己看自己還覺得挺正氣的啊。」

男童連忙上前說道:「將軍,請跟我來!」

......

進入深處,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巨大的星緯陣圖,陣圖上刻有二十八星,也稱二十八星宿,在每一個星宿的位置又大致可分為二十八星區

時語兮自西向東看去發現,在每一塊星區邊都用奇異的字符刻着一些古怪的文字

「這塊星緯陣圖來源於苗疆古老的墓室,是大京開國國師帶回來的,距離現在已經有些年頭了」

時語兮聽到聲音回過頭去,只看見一名男子穿着寬敞的綉袍踏步而來,腳下一步一空

「鬼??鬼啊啊啊啊」

時語兮一看這男子怎麼走路腳不點地是飄過來的,當時就嚇的失聲驚叫出來,連忙躲在兩個童子身後

只見前面的兩個小人向前躬身

「先生好!」時語兮感覺自己大腦一時間運轉不過來了

先生!?他是公羊命!?怎麼回事,他怎麼這麼年輕?一般高人不都是白髮蒼蒼、仙氣飄飄的老爺爺嗎?

「嗯,你們先出去,我與將軍有事要談!」公羊命對着兩個童子擺了擺手說道

「是!」

待到兩童子出去之後,公羊命向前湊了過來

眯着眼對着時語兮打趣道:「刑將軍一段時間不見,這身上的女人味兒倒是越來越重了」

說完,又往前走了半步

「還有...這膽子也是越來越小了啊」

時語兮只覺得眼前這位男子越發詭異,打招呼就打招呼,怎麼喜歡往人身上蹭,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倆是好基佬

時語兮連忙往後退半步,開口說道:「我...」

可還沒等時語兮開口說話,公羊命便一邊向星緯陣圖走去又一邊說道

「八字神煞,將星入宮,天魁與將同度,左輔右弼,天刑大耗」

說完回過頭來對着時語兮笑了笑說

「你過來,把手伸出來按在這裡」

時語兮聽到便上前去,盯着眼前這個處處透露着詭異的男子說道

「你和我說,上京人不騙上京人!」

??!!?

「好!上...」

話還沒說完,公羊命不知道從哪拿出刀直接劃向時語兮的手,一時間鮮血直流,血順着手指一滴滴的不斷滴落在陣圖上

眼下好好地卻被人莫名其妙被划了一刀的時語兮,連忙掙脫,對着這個罪魁禍首就準備一陣大罵

「你!你是不是多少...」

然而就在這時

陣圖開始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四周奇異的文字亮起,原本平靜的星緯陣圖開始發生劇烈的變幻

一時間斗轉星移,同一星區的東方蒼龍七宿開始飛速向南方快速划去,最終構成朱雀的圖案,而原本立於北方的七宿玄女開始入主西宮

公羊命一動不動的盯着眼前的星圖,喃喃道

「將星偏移,禍起相隨,命宮失守,七宿交互,這世道的天,終究...還是要變了」

時語兮只覺得眼前這個男子的生機在快速的流逝,面容比之前蒼老了許多,周圍的環境開始變得壓抑起來

就在這時,原本壓抑的氣氛隨着一聲驚慌的尖叫被打破

「啊!你...你怎麼」

《共此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