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過河而愛橋
過河而愛橋 連載中

過河而愛橋

來源:google 作者:軟風歡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以欣 現代言情 齊寒喬

【傲嬌冷艷女明星&深情狼狗大boss】著名影后何以欣因毀容而退出娛樂圈,大眾卻不知曉她不到兩年便因病去世,而她也不知曉在最後一段時光里陪她挨過病魔的男人也在半年後鬱鬱而終莫名其妙,她回到22年前,回到她渴望自由的時期,雖是無奈也只能安然處之上輩子事業到達頂峰也不過如此,渣男背叛,小人算計,而重來一次,不如換個活法?看着那冷峻偏執的老公和可愛呆萌的兒子,享受享受豪門貴婦生活,閑暇之餘重拾娛樂圈事業,似乎也不錯?–上一世用錯誤的方式愛她,試圖將她囚禁在自己的身邊,結果遭她嫌恨,在她最後幾個月的時光里也不敢靠近她齊寒喬本以為自己是鬱鬱而終,卻不曾想老天爺又給了他一次機會這一次,他會給她自由,也想要俘獲她的心–「齊寒喬,你也知道,我留下並不代表我愛你」「是你教會我怎麼愛一個人,這次我想教會你」--直到有一天,何以欣把齊寒喬壓在身下,輕聲說:「乖,聽話,別動」【甜蜜日常向】【雙重生】【先婚後愛】【雙潔】【萌娃】【豪門總裁】【無誤會不狗血】展開

《過河而愛橋》章節試讀:

趙姨才從病房出來喘口氣,就看見齊寒喬又回來了。

「她醒來了嗎?」齊寒喬問道。

「少夫人醒來了,也喝了粥,在裡邊歇着呢,小少爺倒是喝了奶粉睡著了。」

趙姨頓了頓,又繼續說:「剛剛少夫人還問你哪去了呢。您要不現在進去看看。」

「女人剛生完孩子,正是需要關心的時候。」

「真的?......好。」齊寒喬也很是詫異。

在外面站了會兒,還是敲開了房門。

何以欣以為是趙姨回來了,抬頭看見進來的男人,愣住了。

咱就是說,還挺尷尬的。

沉默了一陣,還是齊寒喬開了口。

「你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有的話讓醫生來看看,別以為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很有意思。」

何以欣聽了心裏也不禁吐槽,什麼嘛,關心就關心,語氣冷得快凍死人是怎麼回事。

雖然換以前她真可能幹出這樣的事,但現在她還是很惜命的。

不氣不氣,好歹她心理年齡也有四十五歲了。

跟這個二十多歲的男人置氣不值得。

「沒事兒,我挺好的。」何以欣還是好聲好氣地回了他。

齊寒喬也沒說什麼,便走去搖籃旁邊看兒子。

小傢伙睡得很香,兩隻小手舉起放在腦袋兩側,臉頰還鼓鼓的,甚是可愛。

睡着的模樣簡直和他媽媽一模一樣。

饒是再怎麼冷血無情,齊寒喬還是被這一幕暖了心。

過了一會兒,齊寒喬還是斟酌着開了口:

「離婚的事,雖然當初說的是孩子生下就辦,但我覺得還是等你身體養好一點,這樣你也不用這麼遭罪。」

「我也給你準備了房子和現金,以後物質方面你不用擔心。」

何以欣愣了愣,然後才反應過來他講的是什麼事。

當初何以欣並不想要這個孩子,認為這本來就是一個錯誤的存在。

她一直想盡辦法把孩子打掉。

而齊寒喬卻想要把孩子生下來,因為這可能是他們之間唯一的聯繫。

為了不讓何以欣再做傷害自己身體的事,最後還是妥協了。

只要她能把孩子生下來,他就和她離婚。

何以欣同意了,為了防止他反悔,還特意簽了協議,找了律師做公證。

而上一世這個時候齊寒喬也是這樣和她說的。

只不過她並沒有同意,還憤怒地控訴他不遵守約定。

她以為這孩子生下了,她終於獲得了自由。

卻不曾想,這個惡魔還想繼續找理由圈住她。

齊寒喬也被她的行為被惹惱,索性把協議撕毀,無賴般直接反悔。

回憶至此,不管齊寒喬到底是什麼目的,她現在也不想和他爭論什麼。

「好,到時候再說吧。」

聽到她如此平靜地答應了,驚詫萬分。

他以為她又會和他大鬧一場。

「這小孩兒名字取了嗎?」何以欣隨意問一句。

聽到何以欣又說話,齊寒喬才從驚詫中反應過來。

「取了,叫齊沐嶼,沐浴的沐,島嶼的嶼。」他頓了頓,又說,「如果你有你的想法的話,那就聽你的。」

因為孩子一出生得辦出生證,就寫了這個名字。

當然如果何以欣想換一個的話,那就寫在戶口本上,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不用了,這名字挺好的。」她也沒給這小孩兒換名字的想法,也叫習慣了。

齊寒喬聽了這話,眸光不由暗了暗,終究是不在乎吧。

「誒,那他有小名嗎?」何以欣又說道。

「……沒有。」齊寒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嗯……那就叫Mickey吧,他和那米老鼠挺像的。」

何以欣還是有點惡趣味的,誰讓他把她接回半山別墅的。

雖然但是,就是齊沐嶼的錯。

「好,那就叫Mickey。」看到何以欣願意接觸和孩子有關的事,內心有點雀躍。

管他是因為像什麼呢,一個小名罷了,他的欣兒開心就好。

齊沐嶼:媽媽才像老鼠呢,哼!

——

因為公司臨時有事,齊寒喬不得不離開。

何以欣一個人,哦不,和米奇兩個人在病房裏面,着實有些無聊。

「咚咚咚。」門被敲響。

「請進。」何以欣還以為是護士來了。

「呃,那個,以欣啊,在休息嗎?」

何以欣抬頭便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貴婦。

一身簡約大氣的旗袍,加上同色系披肩。

雖已年近五十,但是保養極好,風韻猶存。

這是齊寒喬的母親,在何以欣懷孕的時候也來看過她幾次。

不過因為對齊寒喬的不喜,連帶着對他母親也沒什麼好臉色。

倒是沒怎麼說過話。

一時間何以欣也有點尷尬,這應該是來看孫子的。

「阿姨您好,您請進。」

何以欣斟酌着開口,媽肯定是叫不出來的,但也不能像以前那般無視。

畢竟人家也沒做錯什麼,只是兒子太神經病罷了。

「誒,好。」蘇雅瑜將手中的東西放在小茶几上,便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聽到她喊阿姨也挺驚訝的,畢竟是第一次。

以前在半山別墅里看她的時候,整個人都很陰鬱,就像沒有生氣的布娃娃。

蘇雅瑜倒是同情她,但卻不敢與兒子對立。

她兒子的脾氣,她比誰都清楚。

「孩子在搖籃里睡覺呢,您可以去看看他。」何以欣以為蘇雅瑜不知道孩子在房間里。

齊沐嶼也和她講過,小時候奶奶經常會陪他玩。

「那就讓他睡吧。你身體怎麼樣,傷口還疼嗎?」蘇雅瑜關心道。

同為人母,這生孩子還是很傷身體元氣的。

小姑娘也可憐,讓她心疼。

「我沒什麼事兒,休息休息就好了。」怎麼又是問她有沒有事的啊,受寵若驚。

「沒事就好,月子也要好好坐,等留下病根以後就麻煩了。」

蘇雅瑜想了想,繼續說道,

「你和寒喬的事阿姨也知道,這是他的不對。如果你要離婚,那也要先把身體養好。很抱歉阿姨對寒喬給你造成的傷害無能為力。我也知道要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生活在一起有多麼難受,阿姨支持你去追求屬於你自己的幸福,寒喬那邊我會儘力說服。當然,同為人母,即使你不喜歡這個孩子,我也希望你以後如果可以的話,能回來看看他。」

《過河而愛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