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荒野大鏢客:我在美利堅搞工業
荒野大鏢客:我在美利堅搞工業 連載中

荒野大鏢客:我在美利堅搞工業

來源:google 作者:城南瓜不熟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亞瑟·摩根 其他小說 陳宇

【架空種田發展戰爭】陳宇玩荒野大鏢客把自己哭死了,把自己哭到了1899年的美利堅……在那個野蠻與文明碰撞的時代,美利堅還沒有後世那麼強大跨越100多年回來的陳宇表示:「趁你病要你命,要把邪惡扼殺在搖籃里」就這樣,陳宇召集身在異國他鄉的華工組成軍隊,軍隊里什麼毛瑟98k、虎王重型坦克、戰列艦、航母、轟炸機應有盡有陳宇:「州長,我看你這塊地不錯,賣給我吧」什麼?不賣?陳宇揮揮手:「亞瑟,帶裝甲師去給他一個無法拒絕的理由!」陳宇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賣槍賣商品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重拳出擊!(結合荒野大鏢客2的架空歷史文)展開

《荒野大鏢客:我在美利堅搞工業》章節試讀:

「達奇,瞧瞧我們給你帶回來了什麼驚喜!」

正在研究自己plan(計劃)的西部點子王達奇聽到了何西阿的喊聲。

「哦~何西阿,你們未免回來的有些晚了,瞧瞧我們營地的帳篷都搭好了。」

達奇走出自己的帳篷來到何西阿的馬車面前。

「我們在路上遇到幾個不長眼的奧德里斯科幫的人,好在亞瑟和查爾斯把他們都解決了。」

「查爾斯還發現了一個暈倒的亞洲人。」

何西阿邊說邊走到馬車後面,把陳宇從馬車上拖了下來。

看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陳宇,達奇皺了皺眉頭道:

「這可不是一個驚喜,何西阿。但是說不定他和那個基蘭一樣都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可以問出一些情報。」

「我倒覺得他是個被奧德里斯科幫打劫的可憐孩子,他當時暈倒在了草叢裡。」

何西阿也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陳宇,否定了達奇的觀點。

「好了,何西阿。先別管這個亞洲人了,我們來商討一下下一步的計劃。」

「亞瑟、查爾斯,你們把他跟那個基蘭綁到一塊。」

達奇對站在一旁的亞瑟和查爾斯指了指地上的陳宇,然後就和何西阿一起回帳篷商量plan去了。

「查爾斯,我把他扛到基蘭那裡去,你去幫我找根繩子綁住他。」

把陳宇從地上拖了起來,扛着陳宇的亞瑟轉頭對查爾斯說道。

「沒問題,你先把他放到那邊,我找到繩子就過去把他綁住。」

…………

被綁在樹上的基蘭看着扛着陳宇朝他走來的亞瑟不禁膽戰心驚了起來。

「先生,我不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我只跟他們混了幾個月而已,而且我每天都在打雜。」

基蘭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發顫。

「哇哦哇哦~不必擔心基蘭·達菲先生,你現在有個伴兒了。」

把陳宇放到了基蘭旁邊的一棵樹旁,亞瑟隨手點了一根煙。

「他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他們居然會收黃種人?」

基蘭顯得有些驚訝,因為這個時代的大多白人都種族歧視。更何況是那些窮凶極惡的奧德里斯科幫。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不過你肯定是。」

深深的吸了一口手上的煙,亞瑟看着陳宇的亞洲人面孔。

基蘭說的話確實有道理,奧德里斯科幫的確有嚴重的種族歧視。

不過達奇讓自己把他先綁起來,自己又能說什麼呢。

「亞瑟,你去休息吧。我來把他綁起來。」

思考間查爾斯已經拿着一根麻繩朝亞瑟走了過來。

「沒問題,查爾斯。」

把煙頭丟到地上,亞瑟轉身離開。

查爾斯扶起地上的陳宇,花了幾分鐘把他綁到了一棵樹上。

可能是查爾斯有意為之,亦或者是覺得他們都是受歧視人群而同情陳宇,查爾斯綁陳宇的麻繩並沒有綁的很緊很勒人。

綁完陳宇的查爾斯又檢查了一下基蘭的麻繩發現沒什麼問題之後也就離開了。

看着被綁在旁邊一棵樹上低着頭一動不動的陳宇,基蘭試着用腳碰了碰陳宇的腳。

「兄弟?兄弟!醒醒!」

又試着喊了喊,基蘭發現眼前的亞洲人還是沒有什麼動靜便放棄了。

只有起伏的胸口還證明着陳宇活着。

…………

清晨。

馬掌望台。

綁在樹上睡了一晚的基蘭感覺自己跟丟了半條命一樣。

被麻繩綁着的手已經失去了知覺。

看着旁邊似乎還在昏迷的陳宇,基蘭又試着用腳踢了踢陳宇的腳。

這一槍托屬實給陳宇乾的不輕,腦袋上長了個大包。

還給陳宇干昏迷那麼久。

感覺到有人踢自己的陳宇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剛睜開眼睛就感覺自己的喉嚨猶如火焰山一般,口乾舌燥、感覺下一秒就要冒煙煙一樣。

迷迷糊糊的陳宇並沒有發現自己的雙手動彈不得,而是用嘶啞的嗓音嘀咕着:「水、水,我要喝水。」

基蘭眼看旁邊之人醒了但是又沒有完全清醒。

而且嘴裏還在嘀咕着些自己聽不懂的話。

不由有些焦急,但是陳宇嘴裏說的話基蘭實在是聽不懂。

只能幹着急。

忽然間細心的基蘭注意到了陳宇乾裂的嘴唇和嘶啞的嗓音。

陳宇嘴裏說的話基蘭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他知道,眼前的人肯定需要水喝!

「救命!救命!有人要渴死了!」

基蘭大喊了起來,試圖引來個人給陳宇些水喝。

基蘭的喊聲在營地里穿插着,現在正值清晨。

大部分人還在睡覺,基蘭這一喊把營地里大部分人都吵醒了。

憤怒的謾罵聲從營地里傳來,在附近睡覺的暴脾氣比爾更是拿起了匕首。

從自己的睡袋裡鑽出來衝到營地邊緣綁着基蘭和陳宇的位置。

匕首架在了基蘭的脖子上,憤怒的比爾朝基蘭怒吼:

「你知道把我吵醒的下場嗎!信不信我現在就割斷你的喉嚨!」

「求求你,不要殺我。這個亞洲人要渴死了,給他些水喝吧。」

發顫祈求的聲音從基蘭被匕首架着的喉嚨里發出來。

「這個黃皮猴子的死活關我屁事!我現在只想殺了你!」

大塊頭比爾憤怒的聲音如炸雷般衝進基蘭的耳朵里,嚇得基蘭雙腿不停的發顫。

「得了吧比爾!你也就只能欺負欺負他!快滾回去睡你的覺去!」

手裡拿着一個水壺的蘇珊大媽走過來一句話就把比爾懟的啞口無言,頭腦簡單的比爾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你最好以後小心點!」

比爾又狠狠瞪了一眼基蘭,放下架在基蘭脖子上的匕首撂下一句狠話便回去睡覺去了。

比爾離開之後,基蘭長長鬆了一口氣。

「他快要渴死了,求求您給他些水喝吧!女士!」

脫離生命危險的基蘭又趕緊對着蘇珊大媽祈求道。

「用不着你說!」

拿着水壺的蘇珊大媽看都沒看基蘭一眼。

徑直走到陳宇面前,打開水壺用手捏開了陳宇的嘴。

裝滿生命之源的水壺碰到了陳宇乾裂的嘴唇,甘甜清涼的水澆灌着快要冒煙的喉嚨。

口腔里忽然感受到一陣清涼的陳宇本能的仰着頭閉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甚至連呼吸都已忘記。

一壺水不到一分鐘就已經被陳宇喝的見底,見陳宇沒啥大問題的蘇珊大媽拿着水壺轉身走了。

剛才還迷迷糊糊的陳宇經過生命之源的灌溉此時已經清醒。

「卧槽?我怎麼被綁起來了?」

「莫非他娘的被那群人綁進了土匪窩?完蛋!」

已經完全清醒的陳宇一睜眼就說起來c語言。

聽得旁邊的基蘭一愣一愣的。

「夥計,你是哪國人?你在說啥。」

基蘭用腳碰了碰陳宇的腳。

這時陳宇才發現旁邊居然還被綁了個人。

剛才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幫我求水看來就是眼前這個小夥子了。

不過陳宇感覺這個小夥子怎麼這麼眼熟呢?

就好像自己在某款游戲裏遇到過一樣。

「卧槽?這不是荒野大鏢客里的基蘭嗎!」

瞪大了眼睛的陳宇忍不住大聲叫了起來,不過意識到自己所處的環境立馬閉起了嘴。

「Can you speak English?(你會說英語嗎?)」

滿臉疑惑的基蘭又用腳碰了碰陳宇問道。

腦中飛速思考的陳宇聽到基蘭的話立刻意識到自己剛才一激動說了母語基蘭自然是聽不懂。

「哦哦不好意思夥計,我是一個來自大清國的華工。」

「我在路上被強盜打暈了,我怎麼到這裡來了?」

陳宇隨便編了一個身份,用英語跟基蘭說道。

「我聽他們的老大達奇說你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不過我覺得你不是。」

「我叫基蘭,以前在奧德里斯科幫喂馬,根本沒幹過什麼燒殺搶掠的事情,他們在雪山遇到了我就把我抓了過來。」

聽到陳宇會說英語的基蘭彷彿如一個被世界拋棄的男孩一般把這段時間遇到的煩惱都傾訴給了眼前的清國人。

聽着基蘭的抱怨,陳宇已經可以確定自己所來到的這個1899年的美國真的有那麼一群人。

這群人叫范德林德幫!

一個為追尋理想而犯罪的幫派。

看着眼前愁眉苦臉擔憂自己性命的基蘭,陳宇不禁心頭一顫。

前世自己玩荒野大鏢客的時候就很喜歡基蘭這個人物,在營地里任勞任怨。

每天第一個起床幫營地幹活打雜,還經常被營地的人欺負。

甚至連睡覺都睡在雞舍旁邊!在幫派里存在感很低。

所以陳宇玩遊戲的時候就特別心疼他,可惜這個任勞任怨只想活着的基蘭最後還是被奧德里斯科幫的畜牲殘忍殺害!

當時的陳宇還傷心了好一會兒,把奧德里斯科幫的營地都屠了好幾遍。

「沒關係的夥計,只要命還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陳宇看着眼前這個愁眉苦臉的小夥子安慰道。

既然自己來到了這個遇到了這些人,那麼自己就絕對不會再讓游戲裏的悲劇發生。

基蘭、亞瑟、何西阿、藍尼、西恩這些人陳宇不會再讓他們的事故發生!

至於幫派里的達奇、邁卡、比爾這些老鼠屎,陳宇也絕不會留。

雖然遊戲前期的達奇看起來是個可靠的領袖,但是玩到後面就會發現。

何西阿死後達奇的本性就開始暴露無遺,拋棄約翰在監獄中置之不理、自己私藏4萬美金。

在1899年4萬美金完全可以讓幫派里的人過上他所謂的自由生活,而他卻自己私藏起來。

而且亞瑟跟了達奇30多年,而達奇卻選擇相信一個剛加入幫派沒多久的邁卡!

這些就足以證明達奇就是一個不折不扣偽君子。

至於邁卡和比爾這兩個人,邁卡單純就是一個出賣幫派的惡人!渾身上下都沒有一丁點善心的那種惡人!

比爾則是一個欺軟怕硬,有着野心卻愚忠於達奇的頭腦簡單的傻大個。

「兄弟,你覺得我們能活下來嗎?」

基蘭看着發獃的陳宇忍不住又擔心了起來。

回過神來的陳宇給了基蘭一個安心的眼神道:

「放心吧,我覺得我們一時半會死不了。」

基蘭只把陳宇的話當做安慰,因為他看到達奇、亞瑟和比爾朝着他和陳宇走了過來。

不止基蘭看到了他們三個,陳宇也注意到了。

按照陳宇玩遊戲所知的劇情來看,他們三個應該是來逼問基蘭說出奧德里斯科幫的頭領科爾姆·奧德里斯科的藏身地點的。

果不其然

「我勸你最好能說出科爾姆的下落,不然我會讓你變成一個太監!」

首當其衝的比爾拿着被燒的火紅的火鉗在基蘭胯下威脅着。

…………

經過一番逼問,被嚇得快哭出來的基蘭還是說出了科爾姆的藏身地。

六點木屋。

不過只有陳宇知道,六點木屋現在只是一個奧德里斯科幫的營地,科爾姆早就從那裡轉移了。

看到基蘭已經坦白的達奇又看向了被綁在一旁的陳宇。

「我們好像漏掉了一個奧德里斯科幫的人。」

達奇來到陳宇的面前對着比爾和亞瑟說道。

「嘿,你好。我是個落難的清國華工,不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

「我是被他們搶劫了。你應該知道的,他們歧視我這種黃種人。」

陳宇的語氣顯得有些慌張,因為比爾的火鉗已經伸到了陳宇的胯下。

「達奇,他說的沒錯。當時查爾斯發現他的時候他暈倒在了草叢裡。」

這時戴着賭徒帽的亞瑟也對達奇說道。

「是的!這位先生說的沒錯,我是被那群強盜敲暈的。」

陳宇邊說邊露出了自己腦袋上被槍托敲出來的大包。

「好吧,把他給鬆開吧亞瑟。」

達奇思考了一下對亞瑟說道。

「你可以選擇留下來幫我們干一些雜活,我們可以保證你的溫飽和安全。」

「當然也可以選擇離開,我們不會阻攔。不過你最好不要亂說!不然我們會追殺到底!」

看着已經被鬆開正在活動手臂的陳宇,達奇拍了拍陳宇的肩膀。

「約翰!跟亞瑟和比爾還有這位奧德里斯科幫去一趟六點木屋,把科爾姆那個混蛋給我抓過來!」

達奇對着遠處約翰的帳篷喊了一嗓子便往自己帳篷方向走去。

路上碰到了在桌子上擦拭自己短管霰彈槍的查爾斯,達奇在查爾斯旁邊停了下來。

「查爾斯,你盯住那小子。他要是離開營地就幹掉他!」

達奇對查爾斯小聲說道,還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這個亞洲人明明不是奧德里斯科幫的人啊,當時他身上甚至連把槍都沒有。雖然查爾斯對達奇的話感到很疑惑,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剛剛達奇對查爾斯說的話陳宇自然是不知道,他早已經尋着飯香跑到了皮爾遜的燉菜鍋旁邊盛了一碗燉菜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自從喝了身體強化劑的陳宇就沒吃過一頓飽飯,現在有了條件陳宇自然不會放過,雖然味道屬實不怎麼樣。

幫派里的人絲毫沒注意到皮爾遜給全營地準備的燉菜已經被陳宇吃掉了一大半…………

《荒野大鏢客:我在美利堅搞工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