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中無聖
劍中無聖 連載中

劍中無聖

來源:google 作者:長風老鬼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凡安 長風老鬼

李凡安,一位有着極瘦之驅的少年,童年孤癖常無人作伴,更有着世俗不知的身世,為了看遍世間和弄清自己的身世,不得不踏入名為江湖的一盤大棋之中,我名凡安,且聽劍鳴展開

《劍中無聖》章節試讀:

「自然如此,世界之大遠超我等想像,各種事物存於天地,我等目前所見不過是林中一木,河中一魚」

「青州無限,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帝國門派勢力,幸我大澤王朝屬於中上等,我王朝西部邊境之外便有一特殊勢力門派,名為佛教,聽聞有人領悟佛法能夠一日修行,那手段太特殊沒人願意招惹」

此時的李凡安眼中似有光芒,佛門之下,好像都是光頭吧···算了,而且自認豪無佛性。

「見到李凡安摸着自己的頭髮,秦三按頭笑了笑,這小子,好多人進佛無門呢,光頭怎麼了,不過考慮到李凡安也才十六年齡,也好像是正常的。

「知道你的心思,你可知道大澤南部有一似家族似宗派的勢力」

聞言,凡安也很好奇,搖了搖頭。

「此家名為孔家,雖大多被世人皆知,但卻也了解更少,只知道有這麼一強大的勢力,外人不能入內」

聽到這裡凡安有些疑惑,這孔家自己倒是聽瀾叔提過一嘴,太過神秘,不過雖然強大不過這和自己想修行有啥關係。

「不知道了吧,孔家少有人練肉體,他們修行的似是神念之力」

剛說完秦三又搖了搖頭,自己說的並不準確。

「不能說是神念之力,只能說是和其相關」

看見李凡安坐在那裡努力明白的樣子,秦三不免尷尬了一下,自己都不太懂,說這些倒是有些遠了。

「這還只是個例,古籍中記載的事迹有些更為離譜,我曾見過一古籍所言,凡人領悟天地一步修行,三步入聖,十步升天」

看着秦三懷疑嘆道,李凡安愣在原地,天地之間自己一定要去看看!」

「所以你莫要灰心,總有辦法的」

說完秦三端起茶杯沾上口角頓了頓,喝了一口,深深看了一眼李凡安,倒也是不知是何意味。

「小安要學劍嗎?」

雖講述諸多事迹,但成為武者還是讓李凡安在意的,這一點從凡安手中的劍便能看出來。

「對,三哥,這次前來也正是想向你求教」

聞言,秦三喝完手中的茶,站起身來,四處看了看,視線停在那桃樹下。

放下茶杯,漫步來到那桃花下,從樹上折了一支桃枝,拿在手中顛了顛,注視着桃花上的桃花瓣,莞爾一笑,目不轉睛道。

「其然繁雜劍招無用,用劍者,決也」

說完秦三身形一動,桃花飄落,桃枝向前一划,腳步在滿是桃花的草地划出一道劃痕,天空中有着一道桃花印。

「劍剛而硬,面對來招,能躲便躲,躲不過便勇往直前,一劍向前,莫想其他」

不料說完,秦三眼中竟有些別樣的滋味,竟似有疑慮一般。

桃花飛速來到李凡安面前,然後飄過身後,凡安無言心中受教。

「受教,這劍只有一招,卻又有無數變化」

聞言秦三點了點頭,竟獨自走到一旁,看着手中的劍陷入沉思。

見此李凡安也識趣起身,對着秦三一拜,拔步離開。

兩道身影背馳而行,桃花飄落,秦三看着手中的桃枝,李凡安也在看向手中的劍。

最後再回頭看了一眼秦三,這位大不了自己幾歲卻顯得幾分老練了,今日一劍之恩,必鳴記余心。

此後,凡安回了自己的小院,一遍又一遍的揮着手中之劍,極瘦之體難以成才,可凡安卻是不信這些。

只顧着兩隻手來回一遍又一遍的揮劍。

這一日柳紅兒閑來無事來尋凡安,卻不得見凡安,終是又來到練武場。

凡安一遍又一遍揮着手中之拳砸向沙袋,汗水在地上聚成一小灘,周圍似有一道又一道嘲諷聲,凡安全然不顧。

病弱之軀也想練武?做夢?楊澤之威豈容挑戰,目前館內除了那三位還有誰能夠勝他。

「說什麼屁話?有本事來對本姑娘來說啊」

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出口喊道。

聞言周圍連忙忙着自己的事情,李凡安聞言也是一頓,不過隨後還是朝着面前的沙袋揮拳。

那道身影本欲前來勸凡安稍作休息。

望着那道單薄的身影在努力揮拳,手指已是泛紅滴滴紅色下落卻還是停住了腳,轉頭一嘆。

日日夜夜,凡安深夜回到自己的住所便把手放入冰水中,看着那慢慢變得粗糙繭越積越厚的手指,凡安卻是安心的笑了,不過多久終有一日,自己會成功的。

日赴一日,這一日王天館主站在一頓道身影背後,看着那道身影,眼中竟也有了一絲傾佩。

知自練己,不盲目自大,此館除了每日清早會有一兩個懶散的武師會教一下拳法劍法刀法槍法等等外,根本就不會有人監督你。

「你覺得他能有機會成為四嗎?」

已是兩月過去,看着凡安日日如此,眼神也越來越堅毅,身形雖然消瘦,卻有一種別樣的東西,那東西說不出來。

王天身旁那人聞言略微頓了頓,仔細想了想。

「館主你的感應不會有錯,那東西也不會感應錯,此子雖身體有問題,但天分應該不弱才是,或許吧,但是楊澤在的話,還是不大可能的」

聞言,館主也是嘆了嘆氣,自己也不知道那楊澤背後的勢力派他來這何為,那東西對於那背後勢力的氣息也極為抗拒,但其天分實在太高。

目前,楊澤該是達到了八品武者了,而此刻的凡安頂多就算一品··這倒是自己犯糊塗了。

其然也不怪李凡安,這一切都需要自己摸索,而因其極瘦之體的緣故變得更加困難。

那體質真是擋住了太多,一月鍛煉凡安也不再咳嗽··這也不算是什麼收穫都沒有吧。

終於一日,凡安不厭其凡的揮劍,竟有了一絲劍氣在地上辟出一道劃痕。

看着地上的那道劃痕,凡安跪了下來,眼中差點流出淚水,心中的激動難以言表。

已經來到武館四月,凡安也才勉強踏入二品武者了,除了消瘦外與常人無異,空閑之間曾找柳紅兒驗證過,威力的確是達到了,但其肉體嘛,柳紅兒是六品武者,這倒是讓李凡安感到驚奇,自己可從沒看到過柳紅兒練武啊,打擊太大了。

···

「館主的恩情在下銘記,他日必定相報」

接下來者手中之物,凡安總算是知道了自己的缺陷,心情激動不已,彎腰哽咽道。

「嗯,莫要辜負了館主的期望」

說完那人看了一眼李凡安轉身離去,李凡安也一直呆在原地等到那人身影完全消失。

隨後便又顫抖着看向手中之物。

那人乃是平常在廣場教武生練武的武師張不遇,外形邋遢,頭髮雜亂不堪,滿身酒味,此人所練習的是劍術,李凡安也在此人身上學到不少,對此人十分敬佩。

「自己想送便送,用什麼我的名義,他可把恩都記到我身上了」

「王天,你管我?老子還在意這些,你要覺得不好意思,請我喝壺你藏的好酒得了」

此人竟敢直言館主之名,不過王天館主聞言卻是一笑,只得說好,一壺酒罷了。

《劍中無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