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紀太太又掉馬甲了
紀太太又掉馬甲了 連載中

紀太太又掉馬甲了

來源:google 作者:以安兮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薇 現代言情 紀臨寒

母親再婚後,家裡進來一幫披着狼皮的壞人喬薇在誤食了母親送過來的牛奶後陷入昏迷,展開

《紀太太又掉馬甲了》章節試讀:

天空已經漸漸露出魚肚白,似乎在為這場生死逃亡,譜上完美的句號。
極速運行的巨輪如同一葉扁舟,不知什麼時候會撞到礁石或不明物體,然後翻船,永遠的歸於海面…… 喬薇頭靠在壁上,精巧的下巴微微抬起,疲倦的閉上了眼睛。
蟬翼一般的睫毛微微撲閃。
面對即將到來的毀滅,她卻是一片平靜。
…… 臨海,這片寸土寸金的區域。
一排洋樓拔地而起。
無不彰顯着背後掌權人的財大氣粗!
院牆外爬滿了薔薇枝,開的是特別培育的綠色薔薇花。
花朵像是穿着蓬蓬裙迎着風的姑娘,有的含羞待放,有的怒放爭艷,十分具有特色。
二號洋樓,三樓落地窗前。
紀臨寒翹着二郎腿,修長的指縫間正燃着一根煙。
深幽的目光凝着一望無垠的海面,吐出的煙霧在他精美的眉眼,與高挺的鼻樑間徐徐而繚。
似乎在臨摹男人俊美無儔的五官,眷眷而戀,繾綣羨愛…… 手機鈴響起,卻並未破壞絲毫美感。
紀臨寒抖了抖煙灰,才不緊不慢的取過手機,滑動接聽。
「爺,不好了不好了,我們的定位聲波顯示,五百米外一艘X—Max型輪船,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往海岸七號樓衝來,初步推斷是駕駛出了問題,怎麼辦爺?
要啟動銷毀裝置嗎?」
住在海邊的都知道,時不時會有一些巨型的不明物體撞岸。
因此在商業海岸,有權有勢的商賈會採取一些必要措施,避免損失。
在這個沒有法律的國度,是猖獗的商販與道上稱王稱霸,危險,卻令人心馳神往。
因為糜爛之間,是數不勝數的財富…… 而在北部,但凡聽聞過紀爺名號的,便無不肅然起敬。
因為都知道這個男人的可怕之處。
黑白通吃,殺伐果決,如同地獄之子,手段狠厲殘忍至極!
是在任何國度都無人敢惹的存在!
「啟動吧。」
低醇的聲線如同深巷的陳年老酒,淡淡爾雅的語氣,像是在談論今天颳了一陣東風。
「是!」
江洋人已經坐在了裝置室,瞄準了那艘急速靠岸的輪船,只等這位爺掛斷電話,就立即啟動炮火進行銷毀!
可等了十幾秒,電話依舊沒有被掛斷。
正在江洋奇怪的時候,紀臨寒低沉的聲線再次傳出:「慢着。」
嗯?
什麼情況?
還等,都快撞過來了爺!
「撤除銷毀裝置,將七號樓人員疏散,損失盡量避免。」
紀臨寒淡淡的發號施令。
「什,什麼?
爺,您的意思不會是……讓船直接撞上來吧?」
男人食指轉着左手大拇指上的血玉扳指,視線凝視着海面失控的輪船,淡薄的唇瓣動了動,「需要我為你解釋嗎?」
江洋背後一寒,立即道:「不……不用了,是,屬下立馬去辦!」
紀臨寒深幽如寒潭的眼睦,凝着遠處駛來的輪船,駕駛艙內的景色。
白裙染血的少女斜靠在駕駛台上,眼眸微闔,燈光灑落在她完美的側顏,似乎蒙上一層淺霧。
像一幅凄厲至極的油畫。
破碎感美得驚心動魄。
而讓紀臨寒側目的,不是顏值。
是他認出,這個女人正是他半年前回國時碰到的。
那時,他出了車禍,打着石膏躺在家中療養。
她被人追殺,從窗外爬進他的房間,手上臉上都沾染着血跡。
她二話不說抄起水杯里的勺子,尖銳的後背抵在他脖子動脈,威脅他不準出聲。
他眯着眼,正要反手扣住這不知死活的女人,結果誰想她身子一轉,坐在他雙腿之上!
她將他摁在病床上,獻吻!
動作生疏而惹火,輕而易舉的挑起他的火。
她揚着精美的下巴,眯着霧濕的眼說:「帥哥,玩玩不?
就當幫你解決一下生理需求。
你不方便,我來就行。」
…… 那繾綣旖旎的一夜……宛如用刀刻在他的腦海,時過半年,紀臨寒依然會時而憶起。
事後他臨時有事出了國,沒想到再度相遇,是這樣的光景。
有意思。
牆上的時鐘轉動着,七秒後,一陣劇烈的振幅將掛鐘震落掉在地上。
轟隆—— 巨型輪船直直撞上七號樓,高樓瞬間變成了一片廢墟,整片海岸都因此震了幾震!
撤離到安全區的人,遠遠看着樓房被撞毀的這一幕,臉色卻是害怕的一陣發白。
完了,紀爺這種一毛不拔啊呸……勤儉節約的男人,平時傭人弄壞他一個水杯,都免不了一通責罰和辭退!
這回居然撞壞一個價值六百萬的洋樓…… 世界要末日了!
然而,無人知曉。
那位被眾人私底下稱作鐵公雞一毛不拔的奸商紀爺,此時卻是饒有興緻的勾着嘴唇。
朝着電話對面沉沉吩咐了一句:「準備醫療團隊,去救人。」
說罷,修長的雙腿自原地站起。
男人高大筆挺的身材長身玉立,規矩的西裝穿在他的身上,形如斯文敗類。
大步跨出門外。
陽光普照大地,驅散了夜裡的潮濕與陰霾。
男人逆光而行,鋥亮的黑皮鞋踩在廢墟上,光華內斂,晨曦打落在他英挺至極的輪廓上,回散一點點的光影。
像會發光一樣奪目耀眼。
正在搜船艙的手下紛紛停下動作,兩字排開,恭敬的彎着腰叫了一聲:「紀爺。」
黑色的皮靴站定,男人視線微斜,低沉暗啞的聲線沉沉入耳:「人呢?」
江洋不愧是懂哥,當即就回道:「人還活着,醫療人員正在搶救。」
紀臨寒頓了一秒,繼而邁步朝着駕駛艙走去。
房間里,兩個醫生正要抬起喬薇。
看到門口站的高大身影時,連忙停下動作彎起了腰:「紀爺。」
「你們要做什麼?」
紀臨寒問。
「病人需要轉移到救護車,但是駕駛艙空間太窄擔架進不來,我們只能人為的抬過去。」
其中一位醫療人員恭敬的回到。
紀臨寒壓了壓目光,看着地面已經陷入昏迷的女孩,低低出聲:「你們先出去。」
醫療人員懵逼的對視一眼,還是快速消失在駕駛艙。
等候在外的江洋見自家爺進去後,把醫療人員都叫了出來,有些懵。
正想上前詢問有沒有什麼需求,就聽見走廊里傳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

《紀太太又掉馬甲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