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道君
絕世道君 連載中

絕世道君

來源:google 作者:攜壺遠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陸羽 龍京

陸羽用了十七年,終於吞噬天帝魂魄,重新審視這個世界自天地重開,靈氣重現,芸芸眾生以長生為道,奪氣運而生聚真氣,可開山碎石,日行千里練法術,可呼風喚雨,騰雲駕霧虎嘯山林,龍游淺水這一世,問鼎蒼穹,猛虎下山,龍飛九天!展開

《絕世道君》章節試讀:

第四章 大鬧魏王府

龍京府,魏王府。

王府西面,有一座極為隱蔽的竹林。

王府佔地面積極廣,若不是熟悉府內的構造,很可能也不好找到這個地方。

如今正是大白天,晴空萬里,可是王府之中,卻瀰漫著一股濃郁的酒氣和脂粉氣,不時有女子的驚呼聲和男人的狂笑聲傳來。

竹林中,一處宴席正在展開。

一曲靚麗的舞姬隨着樂曲緩緩起舞,身段苗條的侍女流連於各個桌,為賓客添酒端菜。

「恭喜殿下又喜獲紅顏,不知道這次是哪位女子如此幸運,能否叫出來讓我等一飽眼福啊?」一個賊眉鼠眼的幕僚滿臉漲紅,舉起酒杯向坐在首位的魏王恭賀道。

其餘人也紛紛舉杯,大聲應和。

魏王年紀不大,但卻已經被酒色掏空了身體。略顯無神和疲憊的眼睛掃了一眼周圍的人,忽然大笑:「好,今日本王高興,就讓你們也開開眼!」

說完,魏王有些厭惡的擺擺手:「讓這些庸脂俗粉都離遠點!」

樂曲戛然而止,很快便有人帶舞姬離開這個地方。

幾個魏王府的幕僚也是襯着脖子,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女子值得魏王如此隱藏。

等到所有侍從都離開後,魏王這次拍拍手,很快便有兩個嬤嬤抬着一個矇著面的女子走走了進來。

「魏王殿下,就不要藏着掖着了,到底是誰,也讓我們看看吧。」幾個幕僚已經急不可耐。

「看你們一個個沒出息的樣子,那就讓你們長長見識!」魏王隨即撕開那女子臉上遮住的黑布。

當黑布被掀開,一張絕美的容顏頓時顯露在眾人眼前。

白皙的皮膚在陽光的照耀下如同白脂雪玉,一雙劍眉透出一股英氣,只是美人還在沉睡,並沒有醒過來。

「這……這是龍武將軍陸冷霜!」終於,有人驚嘆出聲。

其他人聞言,這才趕緊看向這女子,剛才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是因為陸冷霜平日里一般穿着的是盔甲。

但是現在一看,頓時便認出,這就是大梁第一位女將軍,陸冷霜!

一個幕僚嘴唇顫抖地說道:「殿下,您不會要娶她吧。她可不是那些唯唯諾諾的閨中女子,若是發起火來,咱們這些人恐怕都不是她的對手啊。」

魏王大笑:「放心吧,她的真氣已經全都被封印住了,我還給她下了兩倍的軟骨散,她就算是神仙也別想動彈!」

一個幕僚驚疑道:「聽聞陸冷霜已經是後天七層的高手,殿下是如何把她修為給封印的?」

魏王得意洋洋地說道:「我特意從父皇那裡求來了先天高手,對付一個後天七層,簡直就是手到擒來。」

先天!

這些幕僚雖說都是些不學無術之徒,但是也知道先天強者隱藏的含義。

一入先天境界,全身真氣便會凝實在丹田之中,不但可以施展一些更加奇妙的武功,而且還是一次質的飛躍。

後天第九層和先天是一條鴻溝,很多後天九層的武者即便窮盡一生,也無法跨越過去。

如果在大梁,只要跨越先天,並效忠朝廷,就可以直接封爵,享受大梁的朝廷俸祿。

一位能夠封爵的強者,能被直接配給魏王,足見皇帝對魏王的寵愛。

「可是這陸冷霜畢竟是永平侯的女兒,萬一永平侯出征歸來,我們該怎麼辦?」一個幕僚說道。

魏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這個你們就更不用擔心了,永平侯恐怕永遠也別想回到龍京了。」

幕僚們一個個豎起耳朵,正準備打聽詳情,魏王卻擺擺手,不準備多談。

「若永平侯還在,我還當真不敢動這女人。不過嘛,此一時彼一時。就算那永平侯僥倖回來,也沒有辦法了。」魏王忽然露出一絲猥瑣的笑意,伸手便向沉睡中的陸冷霜臉頰摸去。

其餘幾個幕僚連連拱手,說到這裡,便露出會意的笑容。

「我看你是找死!」竹林外忽然傳出一陣暴喝。

隨後,眾人聽見外面一陣慘叫聲此起彼伏。

「啊!」

隨着這幾聲慘叫,一些王府侍衛被扔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什麼人,趕來魏王府放肆!」幕僚們大喝一聲,走上前去。

從竹林深處走出一個臉色陰沉的少年,在他腳邊還躺着幾個王府侍衛。少年抬腳一踢,便將幾個王府侍衛給踢開。

看到少年眼神中的寒意,幾乎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

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是獵物被盯上了一般,那種如芒在背的感覺,讓人不寒而慄。

「有刺客!」

「保護殿下!」

反應快的幕僚已經拔出劍,擋在魏王面前。

不管這小子是從什麼地方過來的,他如此招搖,肯定已經被王府的侍衛們察覺了。

等到一會兒王府侍衛趕到,這小子自然會被抓走。

而這時候,恰好是在魏王殿下面前展示的最好時機,沒有人會選擇放棄這個機會。

「在等有人出去求援?」陸羽沉聲道,「你們恐怕要失望了,這竹林外面的侍衛,我一個沒有落下!」

說完,陸羽忽然從背後拿出一顆帶血的頭顱,隨手扔到地上。

「你這侍衛長和你狼狽為奸,禍害了不知道多少人,今天我也算替天行道。」陸羽冷聲說道,就好像殺了一個垃圾。

地上的頭顱,直到死的時候還張着大嘴,一副驚恐的表情凝固在上面。

原先攔在魏王身前的幾個幕僚,見到這個場景也是面色蒼白,也不敢多言。

魏王忽然推開站在前面的人,看着陸羽沉聲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殺上本王的府邸!」

陸羽沒有回答,見到在魏王身後躺着的陸冷霜,抬腳便向她走去。

可是他的舉動,落在其他人的眼裡,便成了意圖行刺魏王的刺客!

「站住!」

「大膽刺客!」

幾聲中氣十足的暴喝聲傳來,從魏王的身後竄出幾道身影,眼神凶厲地盯着陸羽。

這些人老少都有,渾身散發出強橫的氣勢,在身上更是隱隱有紫色真氣浮現出來。

這紫色的真氣十分濃郁,甚至在他們的腦門上隱約還有紫氣浮現出來,比那紅衣太監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他們竟然都是後天九層的強者!

後天九層,已經算是後天境界中的最強者,只差一步便可以魚躍龍門,晉陞先天!

見到這些人出來,魏王的神色頓時緩和下來,看向陸羽的眼神也變得肆無忌憚。

「小子,本王最後問你一遍,你到底是什麼人!」魏王大叫道。

陸羽眼神冰冷的掃向在場的後天九層強者,冷聲道:「空有武道修為,卻為虎作倀,該殺!」

魏王臉色一變,指着陸羽大叫道:「宰了他!」

不用魏王吩咐,幾個後天九層強者已經沖向陸羽,各自施展出最強武學。

一時間,天空之中紫色閃耀,到處都散發著紫色真氣的光芒!

面前對驚人的氣勢,陸羽卻顯得不慌不忙,長袖被狂風吹拂,一道淡白色的真氣灌入到袖子之中。

如果近看,就能發現陸羽的掌心似乎有一團淡白色的真氣流動,隱隱有鬼哭狼嚎的聲音從裏面傳出。

「原來只是一個後天一層的狂生,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見到陸羽的散發出來的真氣,幾個幕僚忍不住開始鬨笑起來。

後天一層,不過是修鍊武道的一個最基本的境界,很多剛踏入武道修鍊的孩童,都是這個境界。

區區後天一層也敢來魏王府撒野,真是找死!

嗖嗖嗖!

電光火石之間,幾個後天九層強者已經落在陸羽的面前。

這些後天強者已經注意到了陸羽的修為,心中大定。

原本陸羽突然闖進來,他們還有些拿不準,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可以放心了。

後天一層而已,還不是由着他們隨意拿捏!

「小子,要怪就怪你太狂了,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一個鬚髮斑白的老者手持利劍,對着陸羽一劍刺來。

陸羽眼神寒光一閃,忽然踏前一步,竟然直接錯過這道劍氣。

「什麼!」那老者根本沒有想到,陸羽能輕而易舉便閃躲開自己這一劍。

剛要準備變換劍招,就在此時,陸羽一掌狠狠地拍擊在他的肚子上。

嘭!

這一掌結結實實是落在老者的身上了,那老者原本有真氣護體,但在陸羽僅僅後天一層的真氣下,竟然土崩瓦解,根本起不到一點保護作用。

「噗!」老者口吐鮮血,連連後退!

可是陸羽佔了先機便不準備饒恕這老者,邁步上前,對着老者一拳拳猛砸過去!

嘭!嘭!嘭!

每一拳落在老者的身上,都如同巨石轟落一般,甚至骨頭斷裂的聲音都清晰可聞。

那老者雖然是後天九層的高手,但卻被壓制的一點真氣都散發不出來。

「豎子,住手!」

「咳咳咳……快停手!」

「別打了,老夫認輸……咳咳咳!」

老者的聲音越來越微弱,最後陸羽一拳砸在老者的額頭上,老者如同一支斷線風箏般落在地上,隨後一動不動,氣息全無。

他,竟然被陸羽活活打死了!

陸羽轉過頭,看向剩下的後天九層強者,冷聲道:「別急,你們誰也跑不了!」

《絕世道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