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橘子味軟糖
橘子味軟糖 連載中

橘子味軟糖

來源:google 作者:嘉月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諾 阮棠

【現言·久別重逢·青春校園·暗戀成真】高中時,理科學霸男神同桌成了理科學渣阮棠的緋聞男友,在她一次勇敢發聲中,謠言戛然而止時隔多年,阮棠怎麼也沒想到,去趟口腔醫院竟能再次與他相遇而她的牙醫程醫生,正是她的緋聞『前』男友,程諾阮棠:程醫生到底想怎樣?程諾:想你程諾:想讓你再靠近我一點【表裡不一禁慾系寡言牙醫x外冷內熱嬌軟網文作者】展開

《橘子味軟糖》章節試讀:

她喝了一口酒撐着下巴,「你總是把最在意的事和人藏在心底,人活一生,別這麼壓迫自己。」

「程諾......你就不怕錯過了嗎?」

童䍃見阮棠一臉無所謂的模樣,用力捏了捏易拉罐,「感情的事,還是你自己看着辦吧。」

她頓了頓繼續道,「最後勸你一句,和自己喜歡的人能夠重新相遇要抓住機會表達,至少要為自己勇敢一次。」

阮棠有些無精打采,披薩也食之無味,極其不自然地裝出一副笑臉,「算了吧,男主角和女主角只會在小說里有happy ending,現實生活哪有那麼多稱心如意,這幾率微乎其微。」

「不試試你怎麼知道不行?」童䍃咽下一口酒,「命運如棋,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也別急着否定,凡事都有一個萬一,對吧?」

童䍃舉起新開的一瓶酒,朝阮棠眨眨眼,「來糖糖,陪我喝一個!」

阮棠勉強扯了扯嘴角,碰過酒杯後抿了一口,苦澀蔓延到喉嚨深處,她放下酒杯,輕聲道,「最近有點累......想休息幾天再開新書。」

「那就休息幾天吧。」

童䍃看向阮棠的目光裡帶上幾分寵溺和心疼,伸手拿走阮棠手上的酒杯,「再吃點東西,吃完就去睡覺,牙疼不適合熬夜。」

阮棠點頭應允,「好。」

童䍃明天一早還要上班,幫阮棠收拾好桌面垃圾後,提着個袋子就往電梯走。

阮棠不放心,便跟在她身後,一直送她到小區門口看着童䍃坐上的士離開。

夜晚,空中星光點點,萬籟俱寂。

突然什麼毛茸茸的東西擦過阮棠的小腿,嚇得她一驚,「啊——什麼東西啊?」

她小聲嘀咕着:「建國以後,不許成精。建國以後,不準成精。」

阮棠一邊碎碎念,一邊低頭四處尋找,一轉身,發現她身後的不遠處坐着一隻......她揉揉眼,湊近將其看得仔細,是一隻憨憨的,正朝她吐着小舌頭的拉布拉多,看體型應該有一歲了。

阮棠微笑着朝它走去蹲了下來,滿眼憐愛地摸了摸它腦頂上順滑的毛髮,「小狗狗,你迷路了嗎?」

眼前的拉布拉多舒服地趴在地上,滾了一圈後,四腳朝天地躺着,滑稽的樣子逗得阮棠忍不住笑出聲音,「哈哈哈,你好可愛呀!」

見小狗狗身上還系著牽引繩,想必是跟着主人出來遛彎時,不小心走丟的。

阮棠摸了兩下拉布拉多圓滾滾的肚皮,「你家在哪啊?」

小狗狗汪汪叫了兩聲似是回應。

阮棠開心的笑,「姐姐送你回家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聽到回家這個字眼,拉布拉多突然從地上站了起來,抖了抖毛。

阮棠拿起牽引繩,正要往小區保安室走時,拉布拉多突然奔跑起來,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留給阮棠,她一個踉蹌,悄無聲息地雙膝跪倒,拉着牽引繩的手也杵在了地上,要多無辜就有多倒霉。

「嘶——」

好痛。

這一摔,令阮棠酒醒了不少,拉布拉多大概是受到阻礙無法前進,她皺着眉,看見拉布拉多又跑回來蹲坐在自己身邊,咧着嘴,哈赤哈赤地吐着舌頭。

那神情好像在嘲笑她:你真笨。

阮棠正要從地上站起來,一雙乾淨的白色休閑鞋先她一步出現在她眼前。

緊接着一句不緊不慢的詢問從她頭頂傾瀉下來,「疼嗎?」

抬頭看去,一襲簡單的白色短T和深灰色運動褲顯得高挑的男人清爽而幹練,來的不是別人,而是程諾。

正當阮棠愣神時,程諾已經走到了她面前,低着頭,垂眸用一種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她。

阮棠內心無法平靜,為什麼總在她最尷尬的時候遇見他,這不是孽緣,還能是什麼?

許久,程諾再次開口,「阮小姐,我們輩分平等,你這樣一直跪我,怕是要折煞我了。」

他聲音輕柔,眼神里卻有一絲輕蔑,很顯然,他和那隻罪魁禍首一樣,都在嘲笑她笨。

阮棠笑了笑,站起身來,藉著酒勁提高了聲調,「程醫生要是怕我折煞你,你可以繞開我走啊!」

說著低下頭拍了拍膝蓋上的灰,要不是穿着長褲,她這雙膝蓋肯定是保不住了,阮棠忍痛掀開褲管,果不其然,已經破皮流血了。

阮棠艱難地站直,拉了一下坐着看熱鬧的拉布拉多,「狗狗走,我帶你去找媽媽。」

一抬眼,程諾像根電線杆子一樣還站在她面前,阮棠微微揚起下巴,看着程諾義正嚴詞地說,「好狗不擋路!讓開!」

阮棠從心底認為,此刻的自己一定酷斃了,是她此生不多的,值得記錄的,難忘的高光時刻。

程諾注視着阮棠酒後傲嬌的模樣,忽而抿唇一笑,目光微動,就在阮棠以為程諾要給她讓路時,他的視線偏移到她腳邊的拉布拉多。

程諾輕喚一聲,「貝貝,跟』媽媽』回家。」

阮棠猛地低頭看向身邊的拉布拉多,兩隻前腳撲向程諾的膝蓋,他並沒有躲開它。

狗狗的耳朵也乖順地往後一趴,正熱情地向程諾搖着尾巴,看這親近的模樣,很明顯,它倆確實認識。

阮棠,「......」

沒人告訴她這是他養的狗啊!

她的人生劇本還能再狗血一點嗎?真是尷尬他.媽給尷尬開門,尷尬到家了……

「阮小姐是不打算物歸原主了?」

程諾的聲音打斷了阮棠的胡思亂想,他的目光落在她牽着牽引繩的手上。

阮棠瞥了眼還在她手上的拉布拉多,它回頭看着她,身子卻偏向程諾一側。

她皺了下眉毛,難不成這狗懂得什麼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阮棠在心裏憋笑,表面卻裝作鎮靜自若,「還你。」

「請程醫生牽好你的狗。」

阮棠的膝蓋很疼,藉著微弱的路燈她看見手指也破了,她惡狠狠地說道,「下次再跑丟,說不準就被人賣進了狗肉館,最近幾天,附近有不少居民都在張貼尋狗啟示,還是看緊一些比較好!」

《橘子味軟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