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六道輪迴與此生的善惡
六道輪迴與此生的善惡 連載中

六道輪迴與此生的善惡

來源:google 作者:百梅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昕菲 安春桃 現代言情

如一,倒顯得他的慍怒有些莫名安饒重整思緒,續道:「並非獨善其身,只是免得落俗罷了」「這又不對,都說是眾生平等,又何謂雅,又何謂俗?都說是『本來無一物,何展開

《六道輪迴與此生的善惡》章節試讀:

如一,倒顯得他的慍怒有些莫名。
安饒重整思緒,續道:「並非獨善其身,只是免得落俗罷了。」
「這又不對,都說是眾生平等,又何謂雅,又何謂俗?
都說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那怎麼香火繁茂就是落俗,身居破廟就是脫俗呢?」
他說不過她,安饒默默地想,這小妖比他更有慧根。
其實安饒也時常覺得,自己心性涼薄,佛緣頗淺。
他的母親是九尾赤狐,修行歷劫斷了八尾,最後終於化成人形。
但妖就是妖—安饒對母親最後的記憶,是她遁回獸態,啃食父親屍身的樣子。
那是一場彌久的饑荒,久到十四年來總是眯眼淺笑,從沒動過一次怒的母親,因飢餓猩紅了眼睛。
她搖晃着最後一條狐尾,赤紅髮亮,像是一簇昂揚的火。
她垂涎的嘴角尚余着一絲血跡和肉渣,鼻尖聳動着,正向自己走來。
赤狐被趕來援救的村民亂棍打死時,有人捂住了安饒的眼睛。
村民們分食了赤狐,排隊領湯時,安饒也在其列—那是他最後一次吃肉。
十四歲,安饒剃度出家,到臨真寺做了和尚。
不久,廟裡來了新方丈,方丈德高望重,一眼看出安饒半人半妖,不由分說將他掃地出門。
是的,他並非想要獨善其身,而是被掃地出門的。
「你在想什麼?」
觀燭的聲音清脆,嬌媚,與人間女子大有不同,像掛了餌的彎鉤,將他從回憶中鉤出。
安饒口中的經文一頓,便如斷了線的佛珠,一時找不回頭尾了。
「你還不回去?」
他只好問。
「回去幹什麼?
我想留下。」
她懇切地望着他,「渡我吧。」
從她美麗的嘴唇里吐出三個字,渡我吧。
安饒捻珠的手停了,心卻兀自搏跳起來,「真的想學佛?」
「嗯!」
「你不怕我?」
「就因為你入佛門,我入妖道,我便該怕你嗎?」
她眼中茫然,有些困惑,對他說,「人間自有佞邪苦厄,亦有良善慈悲,佛門妖道,皆不能免,江河草木,萬象自然。」
佛門妖道,皆不能免,江河草木,萬象自然。
生而為人,或是為妖,都不過是六道輪迴,與此生的善惡並無關係。
觀燭一直這麼相信着。
「江河草木,萬象自然。」
安饒...

《六道輪迴與此生的善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