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飛九天日
龍飛九天日 連載中

龍飛九天日

來源:google 作者:朗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穆無涯 羿凌風

為了找到陷害父母的仇人,他努力修習武道未曾想,生活在某方面收走了什麼,就會在另一方面補償什麼且看少年如何攪動天地,立派成聖!展開

《龍飛九天日》章節試讀:

羿凌風又一次看了看自己所在的位置,暫時還分不出來自己是在外圍還是在內部,反正到處是蔥蔥鬱郁的樹林,間或還有幾聲鳥鳴。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再不濟還有靈獸圖,實在惹不起,還能夠跑。」

羿凌風嘆了口氣,在想自己的運氣可能在找五色斑斕仙草的時候就已經用完了,不然怎麼會這麼倒霉的就到了這個被黑紙白字標註着危險的地方來。

不過……

羿凌風的手指輕輕撫摸了一下一直戴在手上的戒指,裏面除了常規的藥品還多了一個新的武器——亮銀鞭。

這個亮銀鞭雖然不是閣老鑄造的,但也是不錯的武器,如果遇到合適的靈獸,也許他能夠試一下亮銀鞭的威力。

羿凌風在作出決定之後就不再逗留,畢竟一個月的時間說短不短,但是說長也不長。

於是羿凌風跟着測地儀向南走,南邊是羿凌風一開始就想去的地方,畢竟那裡距離出口最遠,從最遠的地方慢慢前進到出口,這是最合適不過的路線了。

雖然現在的落點並不是很讓羿凌風滿意,但只要不是在北方,他就覺得沒有太糟糕。

於是羿凌風就毅然決然的往南邊走去。

這一路上除了偶爾出現的鳥鳴聲,以及風吹過森林的聲音,就沒有別的聲音了,非常的安靜,也非常的平靜。

羿凌風對此也沒有什麼表情,畢竟現在他還處於摸索階段,前期安全一點,對他則更有好處。

不多久,羿凌風的視野里居然出現了一顆參天大樹,樹榦巨大,需要幾人合抱才能抱過來,而樹冠繁茂,遮天蔽日。

看到這棵樹,羿凌風挑了挑眉,這是什麼什麼運氣。

這棵巨大的樹是龍牙遮天木,是說這棵樹樹榦堅硬而且長大以後能夠遮天蔽日。

但是長在小秘境里的龍牙遮天木,則是有其他意義的,它是西方森林的內部和外部的分界點。

這麼說來,羿凌風的運氣也不能說是太差,起碼還沒有差到直接進入了森林的深處。

但是,既然是位於交界點中,羿凌風挑了挑眉,也許……可以試一下?

羿凌風看了看位於這棵樹前後的森林,並沒有什麼區別,看起來就是一模一樣的,就樹木的種類也都差不多。

但是……裏面所蘊含的危險程度,卻是千差萬別。

羿凌風站在原地,好好的思考了一下,覺得可以嘗試一下,只要控制好不要那麼深入就可以。

但是內心的另一個聲音又有點猶豫,最後,羿凌風還是決定冒險一下,畢竟現在這個機會難得。如果錯過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有第二次機會。

打定主意的羿凌風毅然決然的向森林的深處前進,當然,在前進之前,羿凌風把一個小小的定位器放在了龍牙遮天木上,避免自己到時候不認得出來的路線。

羿凌風檢查了一下自己放置的位置,確保不會輕易的被別人發現之後,就拍拍手走了。

不愧是西方森林的深處,剛才羿凌風一直在森林的分界線上遊走,幾乎沒有遇到什麼靈獸。

但是現在自從他進入了深處之後,耳邊的嘈雜聲,立馬就比剛才大了許多。儘管現在羿凌風還沒有看到任何一隻靈獸,但是能夠感受到,自己周圍的生物在慢慢變多。

見狀,羿凌風調整了一下呼吸,讓自己進入隨時都能夠戰鬥的狀態。

「嘩啦!」

一聲巨大的聲音在羿凌風面前的灌木叢里響起。

羿凌風立馬抽出了軍刀,嚴陣以待。但是灌木叢卻又恢復了安靜,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羿凌風等了一會兒,決定上前去看看。他小心翼翼的接近灌木叢,設想自己會看到什麼魔獸。

但是他一點都沒有想到自己會看到一個人,一個雖然受了傷但確實是活生生的人,還是一個女人。

饒是冷靜如羿凌風,現在他也有一點懵,畢竟想像和現實差別太大,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唔……嘶。」

倒在地上的女孩,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好像是身上受的傷不輕。

羿凌風蹲下來,低頭觀察了一下女孩,應該是小腿處受了傷,現在還看不出來傷勢嚴不嚴重,但是人已經有點昏迷了。

羿凌風覺得不能放任不管,於是他給女孩餵了一顆止血的藥丸,就起身去周圍尋找有沒有可以避風的山洞之類的場地。

幸好,羿凌風的運氣並沒有一直差到底,很快就找到一個好像是靈獸廢棄的洞穴。

羿凌風把女孩扛到洞穴里之後,又去河流里打了一些水,用來清洗傷口。

「姑娘,多有得罪了。」雖然羿凌風不知道這個女孩能不能聽到,但還是抱歉了一聲。

然後就小心的撕開她那浸滿了血液的衣裳。

「嘶。」

羿凌風看到傷口之後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無他,這個傷口實在是太過於嚇人了。

小腿肚有一個兒童拳頭大小的穿透傷,傷口旁邊還有點點發黑,看起來非常的駭人。

羿凌風的眉頭狠狠的皺着,不知道自己面前的這個女孩還有沒有救,但是他決定試一試。

羿凌風把消炎藥粉倒在傷口上,剛才喂下去的止血藥已經發揮了作用,已經不出血了,但是還是要注意不能發炎。

「唔……誰?!」

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女子居然還能夠憑藉自己的意識清醒過來。

「羿凌風,是武院的。」羿凌風內心有一些敬佩這個堅強的女子,也不知道她是碰到了什麼靈獸。

羿凌風想了一下,覺得應該她應該是運氣不好傳送到了森林深處,畢竟他是在森林深處看到她的。而且現在小秘境才剛剛開啟不久,也不應該是搶奪珍寶之類的事情。

想到這裡,羿凌風不禁有一些同情這個女子。

「羿…凌風?」女子的意識應該是還有一些混沌,說話的聲音也是有氣無力的,非常虛弱。

「我…知道你。」

羿凌風在聽到她說這句話的有一點詫異,但L是並沒有出聲打斷女子。

「你是武院的……玄組第一…我、我也…是武院的…倪紅艷……」

倪紅艷的這句話說得斷斷續續,想來應該是受了不小的傷。

「我知道了,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你放心。」

羿凌風看到這個美麗的女子,掙扎着自報家門,覺得有一點心疼,連忙安慰她。

倪紅艷聽到羿凌風這樣子說後,像是得到了什麼保證一樣,就直接暈了過去。

倪紅艷這麼一暈,把羿凌風嚇得手足無措,他還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的時候,上次在夜脈山,穆無涯雖然受傷了但是一路上都精力充沛的嘰嘰呱呱,羿凌風也完全沒有見識過一個傷患應有的虛弱。

現在看到說暈就暈的倪紅艷,羿凌風愣怔了一下就立馬反應了過來。畢竟已經花費了這麼多力氣把人就醒了,如果還丟下人不管,那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於是羿凌風確認倪紅艷沒有發燒之後就出去尋找食物了。

運氣還不錯,獵到了一隻狡兔,狡兔的肉質細嫩,隨便烤一烤都很好吃,只是……

傷患吃這個還是有一點太超過了,但是沒有辦法,羿凌風只好在倪紅艷吃完之後加大了消炎藥的劑量。

還好因為去了一趟夜脈山,草藥的存貨非常多,管夠。

在羿凌風彷彿靈藥不要錢似的治療方式下下,倪紅艷身體也稍微恢復了一些,雖然也還是面如金紙,但是起碼說話的時候也不用一停三頓也不會動不動就暈過去了。

「你是怎麼回事?」

羿凌風在看到倪紅艷精力好一點之後,就問出了他一直很在意的問題。

「我一傳送過來就碰到了飛虹赤練狐。」

倪紅艷似乎還有一些害怕,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聲音還有一些顫抖。

羿凌風在聽到飛虹赤練狐之後,臉色也有一點不好看。

飛虹赤練狐,通體赤紅,生有獠牙,體液具有毒性。咬合力巨大,能夠輕易的咬碎普通的骨頭、木頭。

倪紅艷只是傷到了肉,沒有搶到骨頭,已經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

畢竟飛虹赤練狐生性狡詐,動作敏捷,想要捉住它還得費一番功夫,更不用說是倪紅艷在傳送過來之後,什麼都沒有準備的就遇到了飛虹赤練狐。

倪紅艷能夠從飛虹赤練狐的手裡逃脫出來,應該也是一個有本事的,但是……可惜了,一開始就受了這麼重的傷,現在在小秘境里缺醫少葯的,還是要儘快回到武院去治療。

倪紅艷好像也知道現在自己能夠活下來全是運氣好,遇到了羿凌風,也知道自己不能再進行試驗了,所以聲音里還充滿了哽咽。

羿凌風從來沒有安慰別人的經歷,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等到倪紅艷哭夠了之後,她才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羿凌風,臉頰和眼眶都是紅粉粉的,有一些脆弱的美麗。

羿凌風突然間心裏一動,也說不清自己現在心裏是什麼感情,就把手輕輕的放在倪紅艷的頭上,安撫了兩下。

倪紅艷也許也是因為現在的氣氛有點微妙,一時間也沒有說話。

倒是羿凌風,像是才剛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有一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絲自己說不上來的奇怪悸動。但是他並沒有理會。

《龍飛九天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