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沒錯我就是莽夫
沒錯我就是莽夫 連載中

沒錯我就是莽夫

來源:google 作者:筆如刀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筆如刀鋒 郝孟

[靈氣復蘇穿越無女主偽無敵文]當一個勵志成為聖賢輔助者的系統遭遇了一個滿腦子只有莽的宿主,然後提桶跑路的故事靈氣復蘇,規則體肆意殺戮,人人自危之下,郝孟莽出了一片天,然而跑路的系統居然又回來了且看郝孟醉卧女人膝,笑談滅強敵展開

《沒錯我就是莽夫》章節試讀:

「同學們,今天是我們三年二班的畢業考試,成功就可申請自己的駕馭途徑了,至於失敗的只有下輩子注意了。」

一個中年人站在十五個高中生模樣的孩子們面前,一臉冷酷的說著無情的話。

靈氣復蘇已有五年,從最初的無力抵抗到如今逐漸分庭抗禮。

其中在對抗規則體的過程中,摸索出的駕馭途徑是每個活在這個時代的人追求的最終目標。

更有傳聞稱駕馭途徑走到最後甚至可以成為「神」。

「老師,您剛才是在開玩笑是吧?」

一個雙馬尾長的俏皮可愛的女生怯生生的發出提問。

「我林某人執教數年從不信口開河,當你們選擇入讀的時候就該明白,死亡從不會因為你沒準備好就放過你。」

林澈眼裡沒有憐憫,他能活過最初的靈氣爆發那段日子,靠的可不是感情用事。

此時林澈和十五個學生站在一處地底迷宮的入口處。

「現在,各自選擇一個入口進行試煉吧。」

林澈拍了拍手,他身後的地面開始震顫,原本只有一個入的地方多出了另外十四條口子。

一群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沒決定好誰第一個進入。

忽然其中有一個劍眉星目的男孩兒,毫不猶豫的朝着一個洞口走了進去。

他叫郝孟,穿越者。

回想到一個月前他還是個讀高三的孩子,結果他在放學回家的路上,被一輛泥頭車成功轉生。

然後重生到了同名同姓還一樣讀高三的一個倒霉蛋身上。

隨着他一起穿越的還有個勞什子「最強聖賢輔助系統。」

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檢測到宿主智力屬性值低於常人,提前贈送新手禮包。

禮包已自動打開,獲得十點屬性點。

請宿主優先升級智力屬性。」

「啥玩意兒?我好歹以前也是全班前五十名,怎麼就智力低了?小爺我就不聽你的,我就點力量。」

郝孟察覺到自己似乎被這個狗系統嘲諷了之後,脾氣和牛一樣犟的他怎麼可能忍。

隨後屬性點被分配到了力量上,郝孟感覺自己渾身力大無窮能揍死一頭牛。

「錯誤!錯誤!錯誤!

宿主選擇與本系統成長方案存在偏差,請宿主自重,提前獲得洗髓丹一枚,請宿主重新加點。」

系統的聲音在郝孟腦袋裡嗡嗡的響個不停,搞的他難受死了。

他看着手上出現的金色丹藥順手揣褲兜里了,就憑這狗系統的第一句話,他就決定要和系統杠到底了。

「!_!請宿主自重!按照本系統成長方案,宿主可成為最強聖賢。」

「我智力低。」

「本系統有具體方案可培養。」

「我智力低呀~」

「本系統可化腐朽為神奇。」

「可我智力低呀~~~」

經過和郝孟短暫的對話,系統沉默了片刻。

「系統已啟動逃逸模式,拜拜了你個小癟犢子凸(`0´)凸。」

只見郝孟身上閃着白光在他天靈蓋上彙集在一起,最後化為一道極光射向了天穹。

「就這?就這?一點耐心都沒有,還培養聖賢,hetui。」

郝孟一臉鄙夷的看着天空那道光,他心目中的聖賢哪個不是能忍常人之不能忍的,就氣了它兩句就跑了,這系統不要也罷。

可令郝孟沒想到的是,這個系統是溜了但好像也沒有完全溜,他的視野里又出現了一個簡陋的模板。

「刪減測試版系統為您服務。

目前只能提供屬性點升級和日常任務功能,萬界商城,位面穿越等幾大功能無法使用。

宿主:郝孟。

智力:3

力量:14

耐力:4(+2)

速度:4(+1)

精神:6(+0.5)

今日任務:俯卧撐200,長跑10KM,仰卧起坐200。

任務獎勵:屬性點0-5隨機抽取。

備註:單獨增加某項屬性會少量提升相關其它屬性。」

看着這沒那麼多破事兒的系統,郝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要說系統就該老實點聽話的好。

隨後時間一晃就是一個月,就被突然宣布要進行畢業考試了。

天知道郝孟這一個月有沒有看前身留下來的書,反正到現在考試了,他還是滿臉茫然。

郝孟心想老師都說只要進去就可以考試了,反正都考不過早去早回還能多睡會兒覺。

於是,他第一個走進了那黑洞洞的洞口,至於自己同學背後的議論他可是一點沒聽見。

「郝孟這個睡神今天怎麼這麼勇?」

「那誰知道啊?我還在想他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裏面是什麼啊?」

「他要是能活着出來,我倒立洗頭給你們看。」

「走吧,伸頭一刀縮頭一刀,看林老師那樣子躲不掉,關心別人還不如考慮下自己。」

郝孟的室友楊天苦着臉唉聲嘆氣的打斷了他們的討論,然後一步一回頭的走進了另外一個洞口。

也許是楊天的話起了作用,剩下的同學也陸陸續續的選擇了一個入口開始了考試。

唯獨剩下一開始開口的雙馬尾小姑娘戰戰兢兢的留在原地,她似乎沒有勇氣去面對之後的一切。

「怎麼?想棄考?」

林澈鬼魅般的出現在女孩兒身後,一臉冷漠的低聲出言。

「老...老師,我想請假,我身體不舒服。」

女孩兒說完還用可憐兮兮的眼神兒看着林澈,後者突然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

「不舒服是吧,不舒服那就埋在這裡吧。」

「我去!我馬上去!」

女孩都快嚇哭了,她是怎麼也想不通林澈是怎麼用溫暖的笑容說出如此讓人心寒的話。

她看着已經從衣服里掏出手槍的老師,頭也不回的哭着跑進了洞口。

「老林啊,你又嚇唬學生,一個D級的鏡靈規則體哪有這麼危險嘛。」

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地下鑽出個笑呵呵的胖胖禿頂男。

「不,真的會死人,我還往裏面放了一個D級的規則體屍僵,如果他們不小心是真的會死的。」

林澈面無表情,好似這十五個學生的命並不重要一般。

胖胖的禿頂男聞言神色一滯,然後無奈的開口:

「你玩真的啊?算了你的班級你做主,一會兒考試結束咱倆喝一杯去?」

「徐胖子,你還差我酒錢。」

林澈斜眼看了一眼徐胖子。

《沒錯我就是莽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