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魅相天成
魅相天成 連載中

魅相天成

來源:google 作者:偷白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尹櫟 花玥

尹櫟,背負血海深仇,想愛又不敢愛!花玥,容貌傾城,性格嬌憨卻惹人憐!趙熠,天龍之子,愛江山更愛美人!展開

《魅相天成》章節試讀:

第一章:

天朝三十六年,天陰,烏雲遮天。

亥時,一大隊人馬將長勝將軍府圍了個水泄不通,步兵手舉棍粗的火把,瞬間火光燭天,士兵皆臉色嚴峻,手持闊刀,等待號令。

「給我拿下,一個都別想逃!」

帶隊之人身形魁梧,跨騎黑色駿馬,身披金裝盔甲,此人正是天朝長勝將軍宋峘的副將黃忠,此人一雙吊角眼,眉眼之間有一股陰鷙的狠厲。

-------------------------------------

丑時,漆黑的夜色,城外道安山上。

「快追上去,他們跑不遠的,將軍下令,畏罪潛逃者,全部格殺勿論!」

叢草雜生的山路上,一隊人馬正在追捕潛逃的宋峘妻子尹玉心與其年僅五歲的獨子宋狄,他們手中高舉火把,分散各處正四處搜尋着兩人的身影。

而在不遠處的草叢裡,一名華衣美婦嘴角噙血,唇色蒼白,她緊緊的抱着懷中的兒子,眼神緊盯着不遠處的火光,因失血過多,美婦身體已止不住的顫抖着,她知道她堅持不了多久了。

此女子正是剛從長勝將軍府潛逃出來的宋夫人尹玉心,此前在軍隊圍剿將軍府時,夫君宋峘就命心腹將她母子兩人送出了府。

母子一路逃命,卻不料半路被截殺,那些護着她們逃跑的人悉數喪命,為護住懷中的兒子,她亦不幸背部受箭,命不久矣。

終究還是逃不過,她恨啊,恨皇帝有眼無珠聽信讒言,恨黃忠這陰險小人背信棄義賣主求榮,枉她夫君一直忠直,忠君護民,從無怨言。

「那邊也看仔細了,那女的中箭受傷了,不可能走遠的,都給我仔細看清楚了。」為首的人大聲喝道,只要抓到宋將軍的妻兒,他就可以回去論功行賞了,因此格外的賣力。

漆黑的夜色加大了他們的搜尋難度,也讓尹玉心母子倆多了一絲喘息的機會,只是這並不能維持多久時間了。

眼看着那幫人往兩人藏身之處尋來了,尹玉心心知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她望向後方的懸崖,又看看懷中正一臉惴惴不安的兒子,心一橫,做出了最後的抉擇。

她緊忙脫下宋狄的外衣,又快速把身上所帶的包袱打散往衣服里塞,直到塞滿了,看着其大小與宋狄的身形大小差不多後,方才停下手來,這深沉的夜色正是混淆視線的最佳時機。

接着她便將宋狄往更深叢處藏匿好,淚聲道:「吾兒,你要記住你父親是天朝的大英雄常勝將軍宋峘,他一生光明磊落,忠肝義膽,他是受奸人黃忠所迫才會深陷此劫,等你長大了定要為你父親報仇!」 。

說著她便抱緊懷中的假人,義無反顧的轉身向那懸崖邊上跑去,為了不讓人看出她懷中的是假人,她只能用盡全身最後的力量快速的往懸崖邊上跑去。

「娘……」望着母親遠去的身影,宋狄只能死命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來,他記得母親交代他的話,他要活下去。

「人在那邊,大家快去追,人已經往那邊跑了,絕不能讓她跑了。」

正往這邊搜尋的人看見宋玉心的身影連忙追了上去,還大聲的喊着周遭的人,一時之間,所有人馬皆往那方向追去。

「快追,她懷裡還抱着一個小孩,應該就是宋峘的兒子!」領頭的人見狀沖在最前面,他受黃忠之命,一定要對宋家人斬草除根,特別是其獨子宋狄一定不能留命。

懸崖邊上,尹玉心的身前是那深不見底的深淵,她背後正是已步步緊逼的大隊人馬,她眼神悲泣,泣聲道:「夫君,我帶著兒子來與你相聚了,你等我們,等着我們……」

說完她毫不猶豫的縱身一躍,纖瘦的身影即刻消失在那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之中。

帶頭之人行至懸崖邊上一望,這懸崖陡峭,又深不見底,這不要說人了,連粒沙下去都得粉身碎骨,這除非是神仙來救,否則必死無,況且這麼多人看着她們跳下去的,再怎麼樣都假不了的了。

於是他就心安的回去復命了:「從這裡下去,必死無疑,絕無生還的可能,我們回去稟報黃將軍,宋賊一家已盡數身亡!」

「遵命!全數撤退!」

待一大幫人馬悉數離開後,宋狄小小的身子才從深叢之中慢慢的爬了出來,他拖着麻痛的雙腳,朝着母親跌落的方向跪拜磕頭,即使磕到額頭已在滲血,他都不願停下……

等再抬頭之時,他眼中已無了淚水,眼底只有深深的仇恨,「娘,我會好好活下去,有朝一日,我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我會帶着他們的頭來向您祭拜,您在天之靈可要好好的看着!」

宋狄拜別了母親之後便裝作乞丐一路乞討出了城外卻正巧遇上正從青山寺祈福歸來的太子妃等人。

太子妃見他小小年紀做乞討之事心生憐憫,便將他招來問話,「你多大了呢?」

「回夫人話,我叫尹櫟,今年七歲。」當時的宋狄已知自己的身份絕對不能暴露,所以為自己改了個新名字,取母親的姓,字櫟。

他還把自己報大兩歲,他身材隨父肩寬腿長,看起來要比一般的小孩高大許多,加上經歷此事眉宇之間已沒了孩童的天真,因此報大兩歲也無人看得出來。

太子妃美目端詳着眼前的男孩,又想起家中那兩個寶貝兒子,想着其與愛子年齡相仿,便將其帶回太子府里與兒子做小玩伴了。

-------------------------------------

天朝三十六年,發生了一件震驚朝野的大事,二皇子被查出有謀反之心,在一連串辯無可辯的確鑿證據面前,二皇子一脈也被連根拔起,那些先前擁護二皇子的黨羽皆受牽連,霎時間,京城地動山搖。

而此時的朝廷之上,慶元帝趙崇正眉頭緊鎖的坐卧在龍椅上,眼裡滿是憤怒和痛心,朝堂之下人人自危,皆連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朕平日里待他們不薄,為何他竟有此狼子野心……」慶元帝雙手撫摸着龍椅上的鏨金龍頭,看似發問,實則感慨,一夕之間他接連失去了最疼愛的兒子和最看重的臣子,又怎能不痛惜呢。

朝下的高太師看着皇帝還對那兩人留着慈心,忙上前道:「皇上仁慈,只是亂臣賊子不值得聖上的憐憫!」

慶元帝原本還在憶往,一聽到亂臣賊子這四個字又即刻冷了臉,眼中再無一絲憐憫,雙目冷冽的巡視着滿朝噤若寒蟬的文武百官,隨即又嘆了聲氣,

「罷了,這事既已發生,朕也只能自認識人不清,以後天朝再無二皇子,再無長勝將軍,你們這些活着的人都給朕好好看清楚了,這就是有以下犯上的下場。」

為首的高太師一聽這話連忙跪下表忠心,「皇上聖明!臣等絕無二心,望聖上明查!」

「皇上聖明!」其餘官員見證紛紛效仿,以表忠心,恐被慶元蒂疑上,便落得跟二皇子和宋將軍一門那樣的下場。

朝下,高太師趁機進言:「皇上,此次幸虧黃副將軍及時發現二皇子等人的異舉,才讓他們悉數落網,黃副將軍此次功不可沒呀。」

慶元帝沉思片刻後,下令道:「此次黃忠黃副將軍護主有功,論功行賞,則日起,封其為天朝的大將軍!」

至此,二皇子一案便正式落下了帷幕。

-------------------------------------

天朝四十一年,夏,天晴,太子府。

一粉雕玉琢的小奶娃正搖搖晃晃的跟在一冷麵少年身後,奶聲奶氣的喚着前方的少年:「櫟哥哥!櫟哥哥你等等我呀!」

少年任由身後的奶娃娃怎麼呼喚,依舊步伐不停,直至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奶娃娃被絆倒在地的聲音時,他方才無可奈何的停下了腳步。

少年轉過身去,果然又見那奶娃娃已經趴在地上,渾身髒兮兮的望着他,一臉無辜的吸着翹挺的小鼻子,帶着哭腔卻裝作很堅強的樣子,「櫟哥哥……我不疼哦,玥兒沒有哭哦!」

「唉!」少年只能無奈的過去把奶娃娃抱起身來,輕柔的拍拍他身上的灰塵,「你說你不在府里好好待在,跟着我出來作甚?」

奶娃娃吸着鼻子可憐兮兮的抱緊少年高挑的身軀,「玥兒想要跟着櫟哥哥一起去練武嘛!」

少年被奶娃娃的話逗笑了,他直接把人抱懷裡轉身回去了,「你還小,要練武還早呢,還是乖乖回去院里待着吧。」

「我不要回去,我要打壞人!」奶娃娃一臉抗拒的在少年懷裡撲騰着,但由於兩人體型差距懸殊,少年還是輕而易舉的就將人抱了回去。

此時的奶娘也已尋了過來,見狀連忙伸手接過少年懷裡的奶娃娃,對少年道:「阿櫟,小少爺由我看着就行,你快些去吧,遲了小皇孫要怪罪的。」

「我知道,我這就趕過去。」少年說完頭也不回的的離去了。

「嗚哇哇……櫟哥哥不要扔下我,玥兒也要去啦!」奶娃娃,也是奶娘口中的小少爺花玥在其懷裡哭得撕心裂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生離死別的大事呢。

「小少爺,阿櫟只是去陪小皇孫練武,晚上就回來了哦,你要是再哭鬧,等下被皇長孫殿下知道了可不好了哦!」奶娘邊哄邊把他抱了回去,似乎對這種場景已經習以為常了。

「玥兒知道了!」小花玥不情願的被奶媽抱了回去了,這孩子平時最怕的就是大表哥趙熠,只要奶娘一提他,小花玥總會收斂一些。

花玥從小就被抱來太子府養着,因其身份比較特殊敏感,在這太子府也是並不受重視,唯一的姑母太子妃花艷琴更是對其漠不關心,因此府里的人都以小少爺做稱呼。

太子妃,也就是花玥的親姑姑花艷琴,曾是天朝第一美人,嫁入皇家十餘載已為皇家誕下了兩個皇子。

大兒子皇長孫趙熠,雖年僅十五,卻與其父一般性情溫和,性格溫潤如玉,現如今也是慶元帝最寵愛的長孫,其風頭甚至蓋過了其父趙祖望太子。

慶元帝如今身體健朗,再執權個一二十年度不在話下,因此才會有了二皇子安耐不住做出造反之舉來。

對比二皇子,大太子趙祖望性格溫厚,不爭不搶,雖已過而立之年,依舊一心輔佐聖上,從沒有越界之舉,因此才能一直穩保太子之位。

花太傅也是看中了太子的穩重和性格仁厚,才會把大女兒花艷琴嫁與他,在經過二皇子之事後,他只能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對的。

只可惜花家註定要有此一劫,在二皇子一事中,他唯一的兒子花禮紓就不幸牽連其中,最終皇帝看在花太傅教導太子有功的份上,只是把花禮紓與妻子周氏賜死。

念其長姐貴為太子妃,亦與此事無牽連,因而並未賜死花禮紓尚在襁褓中的獨子花玥,也算為花家留下最後的血脈,只是命其終生不得再科考,不得入朝為官。

經一此事,原本已經告老還鄉的花太傅也因此一病不起,最終撒手人寰,因此花玥也只能由唯一的親人花艷琴接過來撫養了。

-------------------------------------

轉眼間尹櫟來到太子府已經五年了,這五年里他時刻不敢忘記自己身上背負的血海深仇,他也深知自己一定不能暴露身份,為此一直低調行事,不敢有太過外露的舉措。

在這五年里,他沉默寡言,只做自己的分內之事,不僅陪大皇孫讀書,還要陪二皇孫練武,更要時不時的兼職帶奶娃子……

他也不知道自己這冷臉哪裡就入了小少爺的眼了,無論自己多麼冷臉相待,小少爺花玥始終不怕他,還極愛黏在他身邊,怎麼無視他都沒用。

自己曾去找過太子妃,豈料太子妃對其唯一外甥的事情並不上心,於是他只能去找花玥最怕的皇長孫大表哥趙熠,沒想到這位更甚,直言讓他什麼事都依着他便是了。

為此狄櫟只能無奈的擔下了這第三份兼職,帶奶娃,他想着只要堅持個兩三年,只要等這奶娃長大了,知道他並不有趣後,說不定就會不再纏着他了!

然而等阿等,等到了奶娃長成了容貌傾城的少年郎,十年過去了……

他身後的小尾巴只是變成了大尾巴而已,不止沒摘掉,反而還越粘越緊了。

《魅相天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