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連載中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孟元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晏如 孟元熙 現代言情

上一世她奪人氣運,以身入局,改書中走向,所有人的結局都與書中不同,我本不願與她斗,可她步步緊逼,我的存在只會讓她夜不安枕,退無可退,唯有迎戰,最後我雖贏她,卻也贏得不容易這一世,我重生歸來,帶着上一世的記憶,而她穿書而來,仍一心想要改變書中結局,卻不料,這一世所有事情的走向既不同於書中,也不同於上一世...展開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章節試讀:

我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拐角處有一人猝不及防地映入眼帘。
看他出現在這兒,我便明白了,儲君之位雖被廢,可身後的勢力卻未在一夕之間消散。
看着葉謹安微紅的眼眶,冷漠的眼神,想來也在這兒站了許久了,該聽的不該聽的,大概也盡數聽了去。
他此時待她尚有真心,可她卻說他只是那個攀援而上的工具,這句話將她的偽裝盡數褪去。
換而言之,這太子之位上坐得是何人,何人便是孟元熙的目標。
他今夜來此,或許仍未死心,或許還有相救之意,可惜卻親自撞破這不堪的一面,他傾心相待的人視他為工具,他自以為的情深相許不過是她的一腔算計。
從頭到尾,他就像是一個被蒙蔽的傻子,孟元熙所謂的真心儘是偽裝,毫無半分情意,而今真相揭開,於他而言,不止是欺瞞和背叛這麼簡單,更將他多年來的驕傲粉碎得乾乾淨淨,他在世人面前對她的情深與維護,也都盡成笑話。
我兀自離去,剩下的便是他們二人之間的事情了。
次日,我便聽說孟元熙死了,被絞殺於獄中,行刑的內監去的時候,恰好葉謹安也在,最後是他親自動的手。
我震驚良久,他竟能這般狠辣果決,其後便明了,他是在用孟元熙的命向帝王服軟示忠,表回頭之意,期望再搏得帝王幾分心軟吧。
也不知這一世太子是否有廢而復立的機會?
京都平靜得有些不真實,葉謹安雖被廢黜,可皇帝對他再無其他懲戒,眾人也探不出帝王是否另有深意。
突然有一日,葉謹安叩響姜府的大門,他說要見我。
我在正廳見到他時,卻覺得他與從前大不相同,周身氣息分外壓抑,甚至帶了幾分陰鷙之感。
他問我是否真心愛過他?
我答曾經愛過。
只是這個曾經已經久到隔着前世今生的歲月,我已記不清那時的感覺了。
他扣着我的肩膀,情緒激動地對我說道:晏如,我後悔了,若是你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來日……我將百倍彌補對你的虧欠。
前世他冒雨而來,夜叩姜府大門,對我說的也是這番話。
可我的回答一如當年,當日是你決然地說著不悔,那就應當明白落子無悔、覆水難收。
我本性自由散漫,卻在與你定下婚約後甘願被規矩桎梏,而你轉頭愛上了那個肆意鮮活的她,從未堅定地選擇過我的人,又怎配要我回頭?
今時今日我已不想提及當初情竇初開時為他學了什麼,做了什麼,放棄過什麼,前世執着過,強求過,卻只得到他的冷漠與決絕。
我歸來改變了許多事,卻獨獨不願更改我與太子之間的結局,這婚事就算他不退,我也是要退的。
他看着我的決絕姿態,眼眶泛紅,眼中布着紅血絲,再無昔日身為儲君的矜貴氣度,也無當日冷漠退婚的從容自持,此刻的他,嘴角掛着自嘲的苦笑,而後道:一步錯,終是步步錯。
他緩步後退,轉頭離去。
數日後,叛軍入城,皇城被困,葉謹安反了,他走上了和前世一樣的路。
京都人心惶惶,亂軍四處出沒,各家緊閉門戶,唯恐大禍臨頭。
人人都以為江山會就此易主時,宮中消息傳來,三皇子葉謹瑜率軍平叛,護駕有功,而廢太子葉謹安死於亂箭之下。
以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平定叛亂,讓朝中眾人對這位低調的三皇子有了新的認知。
可是他出手迅速、遊刃有餘,倒像是……早有預料、瓮中捉鱉。
我的心裏閃過一個大膽的設想,卻不敢再往下想。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