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冥界幽皇
冥界幽皇 連載中

冥界幽皇

來源:google 作者:方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寒 諸葛紅

你們的皇,回來了!展開

《冥界幽皇》章節試讀:

這事兒也只能方寒去問唐老爺子才能弄清楚了。
方寒到了唐家門口的時候,別墅口的人立馬就迎了上去。
「方師傅來了啊,快請進快請進。

現在的方寒已經成了唐家的貴客了。
方寒進去的時候,看見唐老爺子已經起來了,唐瑩瑩扶着他在院子裡邊溜達呢正。
「就是他把您救回來的,他叫方寒,爸爸。
」唐瑩瑩看見方寒之後開心的向唐老爺子介紹了起來。
「多謝方先生的救命之恩,鄙人唐鑫多謝了。
」唐鑫說完就弓腰對着方寒鞠了一躬。
「不用這麼客氣老先生。
」方寒急忙回答道。
「瑩兒,給了這位先生多少報酬啊?」
「給了二十萬,爸爸。

「什麼?就給了二十萬,難道爸爸我的這條老命就值二十萬了?」唐鑫說著便大笑了起來。
「不是的,爸爸,我不是這個意思。

「去,再給方先生開張五百萬的支票。

「不用了,老爺子,可別這樣,我方寒還沒窮到這種地步,我也從來都不收兩次報酬的,這是我的原則。
」方寒看老爺子這種架勢兒,馬上給老爺子解釋起來。
「行,好小子,以後在這片兒資金上出什麼問題了,儘管來這兒找我,唐家大門永遠給你敞開着,我這把老骨頭還是可以幫上忙的。
」唐鑫露出欣賞的目光對着方寒說到。
「老爺子,我今天來這兒就是來看看你,但是還有件事就是您是怎麼被這個鬼纏上的能不能給我說一下。
」方寒又恢復了那種嚴肅的神態。
「方師傅,跟着我過來吧,瑩兒你就不用過來了。

方寒跟着唐鑫走到了別墅的客廳裡邊,然後打開了客廳側邊的一個門兒。
方寒進去之後就感覺這個房間裡邊非常的寒冷,但是不是那種鬼魂給人帶來的陰冷,就是單純的一種冷氣撲面而來。
方寒突然想起來昨天晚上做的夢,他隱約的預感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
「坐吧,方師傅。

方寒找了一個角落坐了下來。
「您說吧,老爺子,我覺得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
」方寒把自己心裏的疑慮也告訴了唐鑫。
「行。

「半個月前的時候,我接到一個電話,說是蘇杭那邊分公司可能出了點兒資金上的小麻煩,可能會運營不下去,具體上就是一些食物被人動了手腳,吃的時候有一種腐爛的味道,吃完還會不停的嘔吐。
需要我去那邊解決一下。

「本來,我這一把老骨頭是不想過去的,可是事情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嚴重,有的食物竟然化成了一灘血水。

說到這兒,唐鑫老爺子嘆了一口氣。
「逼不得已,我也只能親自過去一趟了,誰曾想這一去就成了一場噩夢。

「我剛下飛機到蘇杭的時候就感覺到身體有點兒不太舒服,就好像脖子上有什麼東西掐着我一樣,但是那時候我也沒有多想什麼,就急匆匆的趕往分公司了。

「到了分公司之後這種情況變得更加的嚴重了,就好像有個人在我的背上一樣。

**這個時候已經在我們公司裡邊調查這些食物了,這些食物確實有的已經腐爛成了一灘血水,有的還正在腐爛着。
「說實話我也沒遇見過這種情況,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之前有見過食物壞的,可是一條剛剛殺了的魚怎麼能在短時間內就開始腐爛呢,我覺得這事情有點兒邪門兒。

「感覺事情邪門兒之後,我便去給一個道長打了電話,這個道長告訴我去蘇杭一個名叫西梅花街的地方找一個人,這個人叫翟梅。

「他跟我說找到她你便能破你的這個局,這也算是你這一輩子必須要經歷的一場磨難吧。

「我聽了之後立馬就去打聽到了西梅花街的地址,然後就開車過去了。

「因為那個地兒比較遠,我過去的時候已經是午夜了,結果卻迷了路,我轉了半天一直是回到一顆大松樹的底下,我也沒多想就直接點了口煙然後接着走,誰知道就陰差陽錯的走到了西梅花街」
「你那是遇到鬼打牆了老爺子,幸虧你抽的這根煙,要不然你現在還在裡邊轉圈呢。
」方寒笑着對唐鑫說。
「鬼打牆?原來如此,真是邪門兒了,我之前還一直是個無神論者,認為人定勝天,這次真是顛覆了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啊。

老爺子看起來有點兒後怕的樣子。
「您接著說吧老爺子,以後您又遇到什麼事兒了啊?」方寒接着問。
「啊,在然後我就到了西梅花街,然後找到了那個叫翟梅的小姐,那位小姐給我開了一個綠色的藥丸讓我吃了下去,還給了我一個黑色的繩子讓我掛在了脖子上。
「繩子在哪兒呢?老爺子。
」」
「在我脖子上啊。

老爺子一伸手就往脖子上抓去,結果卻是什麼都沒有。
「哎?項鏈呢?是不是回來的時候弄丟了。

「沒事兒,您先接著說吧。
」方寒示意老爺子接着往下說。
「奇怪的事情就在從那兒回來之後發生了,公司裡邊所有的食物都開始腐爛了起來。

「然後我脖子上那種被掐的感覺也越來越嚴重,甚至有點兒喘不過來氣兒。

「那項鏈每到晚上都會散發出黑色的光,然後每次散發出這種光的時候自己脖子上那種感覺就消失了。

「所以之後幾天都對這個項鏈有一種依賴的感覺,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都有點兒依賴他。

「在然後就是我回來時候了,由於身體特別不適的原因,在那兒沒呆多久就回來了,可沒想到回到家這種感覺還是一直再加強。

「昏迷之前的那個晚上發生了什麼?」方寒趕忙問道。
「昏迷之後的那天晚上感覺脖子上的項鏈冰涼涼的,然後自己躺在床上怎麼也起不來,好像還做了一個比較特殊的夢。

「做了個什麼夢啊?」方寒問。
「夢到了一個黑色的骷髏頭一直在對着我,好像要把我的頭顱給包住了一樣,當時的我頭痛欲裂。

方寒皺起了眉頭,又是這個骷髏頭。

《冥界幽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