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
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 連載中

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

來源:google 作者:莫念莫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念 現代言情 顧言

沐念以為自己會成為一個受人尊敬的大醫生,沒想到不小心掉入狼窩裡當起了被宰割的小白羊,有天理嗎?那個叫顧言的是不是身體不行啊,一天到晚生病,能不能傳宗接代啊「念念,你嫌棄我?要不,咱倆好好試試?「顧言抬起她的下巴,咬牙切齒地說道誰都不可以忤逆他,只有他的念念可以,不過,她竟敢嘲笑他身體不行,那就要受懲罰了展開

《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章節試讀:

沐念覺得胡蘭蘭天生就是當娛記的料,耳聰目明,嗅覺逆天,開蛋糕房真是埋沒了她的天賦。

「什麼我家的顧總裁?你別胡說八道。」

沐念白了她一眼,轉身走進櫃檯後,看看櫥窗里有沒有什麼新品。

「那你說實話,這禮服是不是顧言送你的?」

「我要說這是工作服,為了參加宴會買的,你是不是不信?」

胡蘭蘭撇了一下嘴:「當然不信。宴會?什麼宴會?」話鋒一轉,她又發現了另一個新大陸。

這事還真不太好跟她解釋,沐念低着頭,自顧自擺弄櫃檯上一盆綠植。

她一直記着那份保密協議呢,萬一不小心泄密給好友,她怕兩人會你斷胳膊我斷腿。

沐念不動聲色岔開話題,「今天的蛋糕看上去真不錯,小周師傅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小周師傅是胡蘭蘭聘請來的西點師,叫周凱。

據他自己說,來之前他是某個五星級酒店的西點師,在那工作了好幾年。

胡蘭蘭當時一聽,精神大振,以為天兵天將下凡來救她了。

剛開始生意的確不錯,客人絡繹不絕,排着隊買她家的糕點。

把胡蘭蘭給激動的熱淚盈眶,感嘆她的好日子終於來了,可是沒想到沒過幾天生意又急轉直下,又跟原來一樣死不死活不活的。

後來經胡蘭蘭一番打聽才知道,周凱這小子哪是什麼五星級西點師,他就是一個給別人打下手的小弟,他的工作就是和麵粉,裱花而已。

氣得胡蘭蘭一回來就指着他的鼻子要當場開掉他。

沐念拉着她勸,說他再不濟也是五星級酒店出來的,品味和鑒賞能力不會差到哪去,就當多個幫手也好。

「哼,這小子最近在研發新品,倒是賣掉了不少,可我還是不賺錢啊。」胡蘭蘭從柜子里拿出兩件圍裙,遞給沐念一件。

「小周他今天休息嗎?」

周凱的年紀其實跟她們差不多,只是看上去特別顯嫩,所以就乾脆稱他小周了。

「他說要去什麼地方偷師學藝,誰知道他呢。反正這個月如果再虧錢,我就炒了他。」

沐念繫上圍裙,把長發盤起,在腦後隨意扎了個丸子頭,她看了看胡蘭蘭:「你總要給他一個成長的機會,沒有誰天生就是大師。」

「唉,你就是心軟,我跟你說,在大集團里上班,心軟是個大忌。」胡蘭蘭瞪着沐念,鄭重其事提醒道。

「知道了,姐。」

沐念笑眯眯地眨了眨眼,很乖巧地點點頭。

成功躲過閨蜜的刨根問底。

兩人不但是閨蜜,還是發小,只不過胡蘭蘭年長沐念兩歲,所以就一向以姐自居。

整個下午,倆人一邊聊着天,一邊忙着店裡的生意。

可能是周末,生意竟然比平常好了很多。

胡蘭蘭負責為客人點單、結賬,沐念在一旁擺盤打包。

到了下午五點多,天色漸漸轉黑。

等最後一桌客人買完單離開後,兩人決定提早打烊。

沐念要趕回去吃劉玉梅做的紅燒肉,胡蘭蘭是因為她大哥今天從國外飛回來,自當回去等收禮物。

「念念,我大哥也有給你帶禮物哦,你明天要是不出門的話,我把禮物給你送過來。」胡蘭蘭朝她擠了擠眼。

自家大哥一直喜歡沐念,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沐念打趣道:「不會又跟去年一樣,送藍寶石給我吧?」

「美的你,你不知道現在寶石漲價了嗎?」

見她裝作沒事人的樣子,胡蘭蘭伸手去捏沐念的臉蛋,嗔怒道:「知道你對我哥沒意思,我也不強求,在他走之前,一起吃頓飯,這個要求不過份吧?」

「不過分,應該的,我請。」沐念揉揉自己被捏紅的臉,眉眼一彎笑道。

有人推門進來,倆人見又有生意來了,趕緊停止嘻鬧。

「咦?這不是顧總裁的那個小助理嗎?」

聞聲,沐念抬頭望去。

她微微一愣,怎麼是她們?

胡蘭蘭見她神情,悄聲問:「怎麼了,你認識她們?」

「嗯,公司里的同事。」

進來的兩人正是那天在顧氏員工餐廳里,譏諷沐念是一介村婦的**浪林嬌兒和短髮美女楚可可。

林嬌兒眼眸一轉,走到櫃檯前,看向沐念:「這家店是你的?」語氣很不客氣。

沐念淡淡道:「不是,我朋友的。」

「我們要買蛋糕,你給我們介紹一下,哪一種最好吃。」林嬌兒朝身後的楚可可使了個眼色,後者立即會意,走上前說,「對呀,要鮮奶的,當天做的,隔夜的可不要。」

「你們放心,我們店裡的蛋糕都是現做現賣,不會有隔夜的。請問你們喜歡什麼口味的?」沐念從容自若,知道倆人不好對付,可還是很客氣地問道。

楚可可歪了一下頭,說要慕斯的,沐念便彎腰從櫥窗里取出一塊慕斯蛋糕遞給她。

「哎呀,我說錯了,我要的是布丁的。」

「好的。」

放回慕斯蛋糕,沐念重新拿了塊布丁的出來。

「嬌兒姐,你好像不喜歡布丁味的吧?」

楚可可像是剛想起什麼似的,轉頭求證似的詢問林嬌兒。

「當然不喜歡,布丁味的蛋糕又膩又甜,給我拿水果味的。」林嬌兒抱着胳膊斜靠在櫃檯邊,她瞟了一眼沐念,「水果只要草莓,其他的都不要。」

「不好意思,我們這裡的水果蛋糕沒有純草莓的,你要不再看看有沒有其他喜歡的?」

「什麼,沒有?那你們還開什麼店,關了得了。真是的,客人要什麼,你們沒什麼,怪不得你們店裡一個客人都沒有。」林嬌兒盛氣凌人站在沐念面前大聲數落道,話里話外都是鄙夷之色。

「不好意思,我們店就是小本生意,請你見諒。」沐念不緊不慢,不怒不氣的回道。

這是蘭蘭的店,只要生意上了門,她就應該儘力留住它,她倆愛挑刺就挑刺唄,反正自己又不會掉塊肉。

什麼都不為,就為了錢的份上她也要忍。

沐念要讓自己此刻的心寬得像大海一樣,做到真正的海納百川。

一旁的胡蘭蘭卻快忍不住了,臉拉得老長,站在旁邊瞪着那倆人看。

林嬌兒和楚可可兩人一搭一唱、來來回回挑了沐念半天的刺,總算下了決心要買哪個了。

沐念按照她們的要求,將蛋糕裝入盒中,盒子外用彩色絲帶綁好,打上蝴蝶結,最後在盒子封面上還點綴了幾朵小花。

然後沐念取出POS機準備掃碼結賬。

「等一下,你們有送貨上門的服務嗎?」林嬌兒在出示付款碼時,又突然把手機朝身前一收,斜着眼問她。

沐念抬眉:「什麼意思?」

「我們還要去做美容,這蛋糕拿着多不方便啊,我給你一個地址,你替我送過去。」

楚可可跟着幫腔,「要是不能送貨,那我們就不買了。」

「可以送貨,你把地址寫下來,我去送。」沐念遞給她們便簽紙和筆,臉上神情淡然,沒有一絲生氣的樣子。

胡蘭蘭再也忍不住了,走上前沖她倆嚷道:「送什麼送,要買自己拿,不買......」剛說到一半,就被沐念一把捂住了嘴巴。

「寫吧,我馬上送過去。」

楚可可指着胡蘭蘭吹鬍子瞪眼睛:「你這什麼態度?」

「不好意思,我朋友今天不太舒服,說錯了話,你們別介意。」沐念淡淡一笑,心裏盤算着這一單少說也賺了兩百塊。

小錢也是錢,喝西北風的時候,靠它也能填填肚子。

林嬌兒瞅了瞅沐念一臉低眉順眼的表情,心裏很是得意,她拿起筆寫了個地址,扔給沐念,然後出示付款碼,付完錢後,轉身要走。

推門時,林嬌兒又回過頭來,神秘兮兮地提醒沐念:「六點之前送到,這可是生日蛋糕,遲了,壽星會不高興的。」

送走了兩個瘟神,沐念望了望眼前小半人高的雙層蛋糕,二話不說,低頭解開圍裙,直接捧起蛋糕盒準備出門打車。

「你別去,我去,這個地址在郊區,一來一回得要三個小時,你媽還在家等你回去吃飯呢。」胡蘭蘭黑着臉,上前攔住她。

這本就是她的事情,怎麼能讓沐念替她跑呢。

「我陪我媽吃飯,天天都可以。可你哥一年就回來一次,每次待不了幾天又要飛走,今天他剛到家,你就沒人影,那像什麼話。快收拾收拾,準備打烊吧。」

沐念沖胡蘭蘭抬了抬下巴,「愣着幹嘛,幫我開門。」

胡蘭蘭趕緊上前把店門拉開,等沐念走了出去,她緊跟着來到外面。

正好有一輛空的的士經過,胡蘭蘭招手攔下,然後和沐念一起將蛋糕放在後備箱,用彩色扎花帶固定好。

「行了,我先走了,你也快回去吧,幫我跟大哥問好。」

坐上車,沐念把寫有地址的便簽紙遞給了司機,轉頭朝胡蘭蘭笑着擺擺手。

「那你送完,回家給我發個消息。」胡蘭蘭扒着車窗叮囑道。

「知道了。」

沐念笑着應了一聲。

隨後的士慢慢朝郊區駛去。

《難哄!冷麵總裁私下裡是個撒嬌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