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眼中的星辰大海
你是我眼中的星辰大海 連載中

你是我眼中的星辰大海

來源:google 作者:空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言 現代言情 藍希

患有心理疾病,暴怒症的溫言在心理醫院遇到了他一生的光自那一面,那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便印在了溫言的心裏,經久不散片段一:藍希獨具特色的單片眼鏡戴在了溫言的臉上,她的手指撫過了他高高的鼻樑,停在他的薄唇上,藍希輕聲說道:「就允許你張揚這一次」話落,藍希輕輕一推,將溫言緊固在自己的懷裡,邪魅一笑:「阿言的嘴唇顏色太淡了,讓姐姐幫幫你」片斷二:「藍藍,不是餓了」藍希還未開口說話,溫言看着藍希淺淺笑道:「這不是回去好讓你享用」20歲的溫言是一張白紙,整日被藍希挑逗25的溫言依然是一張白紙,卻讓藍希招架不住「藍藍的苦難由我替她承擔,只願她滿目星辰」—溫言「我的一生太過曲折,但你便是我眼中唯一的星辰大海」—藍希閱讀指南:①兩人都屬於雙向救贖②前面五章兩人的感情線不明顯,後期會解釋展開

《你是我眼中的星辰大海》章節試讀:

藍希還欲開口說話,包里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

藍希不禁皺起了眉頭,遲疑了片刻才拿着手機轉身出了房間。

號碼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藍希剛接通便聽見裏面傳來的聲音:「是藍院長嗎?」

藍希微微一怔,隨即很快便反應過來,電話那頭的人正是方才病房裡的那個人。

溫言的姐姐溫凡兮。

藍希緊皺的眉頭也慢慢舒緩下來。

溫凡兮將溫言的一些基本情況都一一告訴藍希,包括他心理疾病的原因。

藍希掛完電話的時候,不禁愣了許久,她或許猜到溫言的情況可能會很糟糕,卻不曾想會是因為這樣的事而變得那般糟糕。

她還記得當年,溫阿姨似乎很在乎他的兒子。

盛夏的晚風席捲在人們的身邊,指尖也殘存些許溫柔。

傍晚,藍希同溫言一起離開了醫院,她帶着溫言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這也是溫凡兮拜託藍希的事。

溫凡兮發來了郵件,告知藍希,不能讓他一個人待在醫院,到了晚上他的情緒會控制不住,藍希無奈便只能將他給帶了回去。

不過,說來也奇怪,溫言正常的時候喜歡一個人待着,不喜歡有人碰他,也不喜歡與人說話。但不正常的時候就喜歡砸東西,周身的氣壓也很可怕,有時候連溫凡兮也無法安撫下來。

但今日的溫言卻很奇怪,本來還在暴怒中的他卻在藍希進來的那一刻突然安靜了下來,還讓藍希替他處理了傷口。

所以溫凡兮很相信藍希 ,她知道可能這會是溫言恢復正常的最後一次機會,所以這才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給了藍希。

或許未來她們會明白也會相信,這世間有一見鍾情的愛情。

畢竟溫言對藍希的感情乃是一見鍾情最好的見證,所以溫言甘願為藍希改變。

藍希將溫言帶去了客房並囑咐道:「早點休息。」

溫言愣愣的點了點頭。

藍希見狀這才滿意的轉身離開。

在藍希離開後,溫言獨自去了浴室,剛脫下上衣,浴室的門卻突然被打開。

溫言被嚇得往後退了一步,隨即抬起眼眸,看見的卻是一臉笑意的藍希。

「我猜你要洗澡,你手受傷了,要不還是我來幫你吧。」

說完,藍希便走進了浴室,溫言見狀不禁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向自己走過來的藍希。

藍希走到了溫言的面前,臉上的笑意更加放肆起來,手也摸到了溫言的耳垂:「阿言,這是怎麼了,耳朵怎麼紅起來,是不是生病了。」

溫言對上藍希無辜的眸子,心頭不禁一顫。

藍希見溫言依然毫無反應,不禁皺起了眉頭,也沒再鬧他,淡淡的說了一句:「自己洗吧,注意保護傷口。」便轉身離開了。

出了浴室的藍希不禁暗嘆道:「這廝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藍希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才離開了溫言的房間。

或許就連藍希自己也不明白,她如今這樣做到底為何。

溫言在藍希離開後,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他的視線落在了藍希方才離開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翌日一早。

藍希起床的時候,特意去敲了溫言的房門,卻不想溫言早已經坐在客廳了。

今日藍希有一場愛心講座,穿的也比較正式,她從樓梯上走下來的聲音傳到了溫言的耳里。

溫言轉頭看向了藍希,眼裡彷彿在那一刻有了光一般。

藍希對上溫言的眸子時微微愣了一下,回過神來後開口問道:「怎麼坐在這。」

話落,藍希也走到了溫言的身旁,但溫言依舊沒有說話,低着頭。

藍希見狀也不惱,繼續說道:「不說話可是不禮貌的,若是下一次再這樣,姐姐可就不理你了。」

22歲的藍希大了溫言兩歲。

溫言聞言面上的神情帶有些許驚慌,急忙抬起眸子對上了藍希,張了張嘴唇卻又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最後還是紅着臉低下了頭。

藍希伸手摸了摸溫言的頭:「沒事,慢慢來。」

話音剛落,門外也傳來了洛洛的聲音,藍希看向溫言問道:「想不想出去轉轉。」

溫言輕輕點了點頭。

藍希見狀嘴角露出了笑容,隨即帶着溫言一起往外走去。

洛洛見到溫言的時候,眼睛也睜大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藍希。

「院長…他不是應該在醫院。」

藍希沒有理會洛洛震驚的神情也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帶着溫言從她的面前走了過去。

今天藍希穿了一件白色的西裝裙,那張讓人羨慕的臉上戴着金色的單片眼鏡 。

可以這樣說,藍希便是上帝的寵兒。

車停在了學校的門口,藍希帶着溫言走了下去,負責人早已經等候多時。

「藍院長,你來了,還有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

藍希笑着回道:「可以開始了。」

負責人點了點頭,眼神卻看到了藍希身後的溫言,不禁微微愣了一下,隨即正準備開口,藍希卻率先開口堵住了他的話:「這是我助理。」藍希面無表情的說道。

溫言抬起頭看了藍希一眼,隨即又低下了頭。

負責人也沒有再問,意味深長的看了溫言一眼,這才領着兩人進了禮堂。

藍希在台上為大家講解着心理知識,疏導這些學生緊張的心理。

五月的天,莘莘學子都在為了未來奮鬥,所以校方每年都會請藍希過來進行心理疏導,為她們舒緩心情,以面對未來不久將到來的考試。

溫言站在一旁,眼神卻一直在台上藍希的身上。

「怎麼成助理了,你的病好了。」

溫言聞言回過神來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來人正是剛剛與藍希說話的負責人。

溫言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視線也再一次落到了藍希的身上。

負責人見狀也不惱繼續說道:「老師也覺得很遺憾,你可是本市唯一的一個狀元,也是我們學校的驕傲。」說到這負責人不禁嘆了一口氣:「那些事不應該發生在你的身上。」

話落,溫言握了握拳頭,強壓下了心頭竄上來的怒意,連忙轉身離開了禮堂。

台上的藍希自然也注意到了溫言離開,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演講剛剛結束,藍希正欲離開,台下的學生開始提問,藍希的理智這才被拉了回來。

藍希在結束以後,眉頭緊皺,立馬跑了出去找溫言。

剛走出校門,藍希一眼便看見了蹲在角落裡的溫言。

藍希由於穿的是高跟鞋,剛剛跑的急不小心扭到了腳腕。

當她一瘸一拐的走到溫言面前的時候,溫言連忙站了起來,用手指了指她的腳。

藍希的神情滿是怒意,沉着臉問道:「誰讓你亂跑的。」

溫言微微一怔,眼眶不禁紅了起來,他剛剛只是怕他控制不住自己,那樣會嚇到她,會破壞她的講座,所以才跑出來的。

藍希見溫言依然閉口不說話,轉過身去準備離開。

此刻,或許兩人都沒有發現,藍希的行為彷彿戀人撒嬌一般,或許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會突然有如此的行為。

溫言見狀一急,趕緊走了過去,在藍希的面前彎下了腰。

《你是我眼中的星辰大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