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
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 連載中

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

來源:google 作者:桂花仙氣兒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庄青影 齊雲

世女和她的未婚夫互相隱藏身份偽裝成普通人談戀愛的故事青影幼年時就被父君帶離了京城,身為蘭王府嫡長女,未來的世女,就這樣隱姓埋名的在村子裏過了十年齊雲是齊家不受寵的嫡子,本該在成年後嫁給蘭王爺的世女當正夫,卻在離成年還有半年的時候遭人妒忌,流落民間,被路過的青影所救原本就有婚約的兩個人就這樣以一種意外的方式相遇了,彼時兩人一個落魄在外,一個隱居山村扮着農女他後來被齊府的人帶走,她追他而去,一朝恢復身份,萬人尊敬兩人再見,已是在皇宮裡的中秋夜宴上,青影以皇家身份出席,坐在屬於自己的席位上正巧遇見皇宮裡來了刺客,青影正與人過招,齊雲一眼就認出了那就是自己心上人,以為她是為了自己而身陷險境,他悄悄摸了摸懷裡她給的定情信物,下定了決心,青影回身見他,正想問他怎麼來了,卻見他故意撞到她懷裡,讓她挾持自己以求脫身青影笑而不語,只從懷中掏出一塊金制令牌,他仔細一看,瞪大了眼:世女令!她終於正式自報家門,在下是蘭王府的嫡長女,庄青影,齊五公子,你該管我叫妻主,不過……青影突然湊近了他的耳邊,低聲問:你我才不過半月未見,就對我投懷送抱?齊雲傻了,自己竟然是她從未謀面的夫郎?雙C和未婚夫用假身份相遇了展開

《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章節試讀:

鳳國一十五年,慶豐鎮上。

一個少女抱着一個少年緩慢的走在石板街上,少年一身帶血的衣服,一直沉默的低着頭,不願意抬頭露出自己的樣貌。

少女名叫青影,他們兩個原本誰都不認識對方,直到一刻鐘前……

青影無意間撞到了正在進行人口拐賣的馬車,就這樣耳尖的聽到了馬車裡傳來一聲微弱的「救命」。

少年的聲音嘶啞,正哀傷又凄涼的一句句低叫着「救救我,救救我」,那聲音隔着馬車壁落入了青影的心裏,她無法再無視,不受控制的就走回頭,出手與那些人打鬥起來。

路上行人聽了聲響,紛紛退至一邊,給青影與那幾人留出了空間。

那幾人雖是練家子,虎背熊腰又一身蠻肉,卻在幾招之後就落了下風,隨後更是「哎喲」幾聲,失了抵抗力般的摔在地上。

青影不再理會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的女人們,正打算回頭救人,回頭時卻發現少年早已偷偷從馬車內爬了出來。

她細細打量着坐在地上的少年,這少年頭髮亂糟糟的,這一身臟衣之間,似乎還混雜着不少已經乾枯的血跡,想來在這之前少年還受了不少的傷。

青影皺了皺眉,又見地上的人都已無力阻止她,便恢復了之前清冷的儀態,直接彎腰一把就抱起了地上脆弱的少年,也不嫌棄他身上血跡斑斑又灰撲撲的衣服。

落魄少年齊雲在突然被青影一把抱起來的時候死死的咬住了牙,避免自己驚呼出聲,連帶着閉着的雙眼也用上了力,隨後眉頭也跟着緊皺起來。

他本來是不想被她抱的,但他受了這麼多傷,身子早就軟弱無力了,之前費勁爬出來又耗費了他所有的力氣,是以現在就連想掙扎一下都沒有力氣。

青影感覺到手中抱着的少年似乎對她有些抵觸,倒是有些理解,一個少年孤身一人流落在外,還遭受了這麼多苦難,心裏自然是充滿防備的。

不過這可是個少年,自然不能像扛重物一樣隨手扛在身後,而若是背着的怕是會壓到少年的傷口,不太適應與男子接觸的青影,只得接受用這樣的姿勢抱着他。

青影倒也不忍心直接背,即使抱着也盡量避開了他的傷口,和可能會讓他心裏感到不舒服的位置。

地上的女人們一見青影要帶着這少年走,連忙朝她怒吼起來,嘴裏威脅聲不斷,青影絲毫不予理會,反而是犀利的瞪了這幾個一眼,隨後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走了。

只留下那幾個女人在心裏暗罵,這麼好的貨色,真是便宜這個人了,想不到這個人武功這麼高,卻是個愛搶男子的。

青影話少,齊雲見她救下自己卻又不說話,心裏又開始忐忑起來,她雖然將自己從那些人手裡帶了出來,他卻也不敢讓自己放心依賴她,不由得開始在腦子裡暗自計划著自己傷養好之後的逃跑辦法。

青影看着懷裡緊皺着眉頭的少年,他似乎對她很是警惕,她甚至能從兩人之間肢體接觸的地方,感覺到他僵硬緊繃的身體,更別說那一直緊閉的一雙眼睛,似乎連看都不願意看她一眼。

她意識到少年或許是誤會他了,之前沒有解釋的機會,現在四下的人少了許多,也大多都在各做各的,這些人不是忙着做生意的商人,就是趕集結束,行色匆匆的扛着採買好的東西回村的人。

青影收回四處觀察的眼神,只覺得見不得他這膽戰心驚的模樣,一邊開始往自己的家豐田村的方向走,一邊在懷裡抱着的人耳邊輕聲說了一句:「你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等你傷好了之後,日後你要去哪我絕不阻攔。」

說完,就閉上了嘴,不打算再多說了,打算給少年緩緩,這事急不來,他心裏的防備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放下的。

而且,她也不在乎少年是否會對她有所不同,畢竟她對他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要救下他,僅此而已。

齊雲聽到青影說話時渾身一激靈,有些抵制她突然之間湊近他的耳朵,離得這麼近,也不知是想做什麼。

不過待聽清了青影的話後,心裏還是不由得有些疑惑,當然了,他是不會這麼容易相信任何人的,這幾天來,他的遭遇已經讓他明白了什麼是人心叵測,此刻正是防備最足的時候。

青影的聲音雖然不溫柔,但卻讓齊雲將信將疑的眼睛慢慢的睜開了一條縫,偷偷打量着抱着他的女子。

從他這個角度抬頭就能看清女子的長相,在看清的那一瞬齊雲就愣住了,他,從沒在京城裡見過長得這般好看的女子,除卻長相,最為吸引人的卻是她那雙眼睛,她的眼神清透見底,又有着少年老成獨有的的安定。

雖然此刻不知為什麼,她微微皺着眉,卻絲毫不減那令看到的人感到難以移開目光的美,反而顯得越發生動,這女子,簡直比他還要美,但卻絲毫沒有如男子般的陰柔。

意外之下的驚艷讓齊雲微微失神,心裏不由得想起了一個人,一個與他有些許關聯的人。

之前他曾聽說過,在京城裡,這一代出身最好的一眾年輕女子中,只有蘭王爺家的二小姐,風青景生的最美,從小便俊俏不凡不說,更是溫和儒雅,是權貴中被關注的焦點,長大後更是直接被評為京城第一娘子,就連太女和一眾皇女也無法與之比較。

京城裡不知多少適齡公子,私下裡都在談論這位京城第一娘子。

一次他參加在宮裡舉辦的一場夜宴,有幸得以見過那人一面,可惜當時隔得太遠,只看了她一眼,便得跟着匆匆離開了。

雖然現下早已記不清楚她的模樣,但他卻仍舊記得那驚鴻一瞥,那二小姐的確是天人之姿,足以使人過目不忘,但若是比起眼前這個正抱着他的少女來說,好像就真的是略遜一籌了。

這兩人雖然各有千秋,但氣質上明顯是眼前這少女更勝一籌,許是她身上的氣質更自然隨心,而那京城裡的二小姐自小便被規矩束縛,所以失了原性子般的一板一眼。

不過也不知是角度問題還是如何,他竟然覺得眼前這個農娘子和京城裡的蘭王爺家的二小姐長得有些像,齊雲覺得自己被打的次數多了,竟是連眼都花了。

一心趕路的青影對懷裡男子睜眼的動作毫無所覺,更不知道他心裏的胡思亂想。

她像是突然發覺了什麼似的,偷偷將齊雲垂下的一片衣擺拽在手裡,然後用指腹輕輕摩擦了一下,心道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樣,這少年的一身衣服看起來普通,甚至有些破舊,但其實只是表面的臟灰掩飾了這身衣裳極好的面料,至少青影知道在這風來鎮上還沒有人用得起,她之所以知道,還是因為小時候穿過類似的。

這少年的身份,只怕不一般……

青影既然將他救下了,就不怕麻煩,她只是皺着眉看着越發昏暗的天色,心裏想,現在才不過申時,按往年盛夏的天色來看,這天陰的很是不正常,再加上這天氣又如此悶熱,想來怕是要有暴雨將至了。

青影在腦子裡冷靜的算着回去需要的時間,思考自己是否能在大雨落下前回到村子裏,腳下的動作卻越來越快,手中雖然抱着一個人,卻也因為內心的急切而被她忽略了重量,只是健步如飛的出了鎮子,走向豐田村的方向。

她雖然走的急了些,但步子還是很穩的,甚至連懷裡被她抱着的齊雲也沒感覺到什麼不適。

只是這一路上她一直抱着一個少年急匆匆地走,還是引得眾人紛紛回頭,有些娘子還大大咧咧的調笑了她幾句。

齊雲也聽到了路人不正經的話,又不願意埋頭在青影懷裡,只能微微側過了頭,和她保持了一定距離。

少年的沉默本就在她意料之中,所以也沒多想。

不知道過了多久,齊雲覺得自己有些累了,之前幾天一直精神緊繃不敢熟睡,但在她懷裡卻莫名的睏倦,或許是因為她一路都走得頗快,連帶着他也感到些搖晃的感覺,讓他不由得想起了他父君還在時哄着年幼的他睡覺的場面。

青影終於在大雨降落前看見了村口,但她進了村口後,卻不往村子裏走,而是往一座村旁矮山的方向走去,然後熟門熟路的尋了小路上山,一直走到了半山腰才停下。

沒錯,青影她的家就建在半山腰處,這地方很隱蔽,就是豐田村的村民都很少上來,也只有村裡唯一的獵戶,尤三姐會偶爾上來了,不過大多是來看她的,畢竟這矮山上的獵物並沒有多少。

青影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現在已經可以用黑雲滾滾來形容了,從鎮上回村裡本就需要不少時間,再加上上山又用了不少時間,好在她趕路的速度夠快,不然,就這等程度的大雨,在走回來的時侯,他們兩個此刻便已經變成落湯雞了。

她低頭看了眼懷裡昏昏欲睡的少年,終是伸出手隔着袖子對着他的手臂輕輕的晃了晃,一連搖了好幾下懷裡的人,少年才悠悠轉醒。

齊雲睜眼時眼裡還有些睡意沒有褪去,有些迷糊,正想抬手搓搓眼睛讓自己儘快清醒過來,就隱隱看見一片黑雲翻滾的天色,嚇得他猛地睜大了眼睛,心裏有些恐懼的眨了眨眼,不由自主的往身邊那個有些溫暖的懷抱蹭去。

青影一驚,有些不理解,這少年是睡迷糊了嗎?之前不是還對她防備得很的嗎,怎麼現在竟然主動對她投懷送抱了,雖然內心對他突然的依賴舉動感到奇怪,但她也任由着他的靠近,沒有阻止他。

終於緩過來的齊雲羞紅了耳尖,默默的往另一個方向退,同時心裏也在懊惱不已,之前他不是一心警惕的嗎?竟就這般在一個陌生女子的懷裡睡著了?

又或許是自己這段時日內心一直處於驚恐之中,是以突然見到天上黑雲遍布,暴雨將至這種自己幼時最為恐懼的場面,這才驚慌失措了些?齊雲想開口解釋些什麼,卻又想起對方與自己見面不過一個時辰,他也不知道對方性情如何,又默默的閉上了嘴。

青影沒有理會他心裏的糾結,直接抱着他走向自家院子的籬笆門前,礙於沒有手去開,所以只能用腳加了力氣使勁踹開了,這村子裏的村民大多淳樸,所以她的籬笆門也沒有做的太結實,更多的是防止一些動物溜進來偷吃她種的菜。

就算是真的有賊,她那不高的籬笆圍牆也是不可能防的住的,賊若是真的想偷,人也做不到千日防賊,總有疏忽。

青影見他醒了,抱着他走到屋子外面走廊上,將懷中的人放下,怕他不放心,放慢了聲音解釋道:「你先在這裡坐着,我一會兒就回來。」

然後青影就急匆匆的跑去做自己要做的事了,這雨看起來最多不到一刻鐘就肯定要下下來了,而且一定會是傾盆大雨,她得趕在暴雨落下之前將要做的事情都做完。

被放下來的齊雲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青影扭頭就走,那迫不及待的樣子,像是在刻意避開他一樣,他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烏雲翻滾的天上,雙腿都放了上來,就這樣緊緊的抱着自己,直到蜷緊了身體這才感覺好些,但卻是再也不敢抬頭了,而是僵硬的低着頭,瞪着地上的青磚地。

這邊的青影直接往屋後走去,滿心都是她記掛了一路的衣服,還有她不久前自製的菜乾,本來今早她出門買時還是艷陽高照,誰知到了中午便開始又陰又悶,隨後就是大變天了。

雨季發生這種事倒也是常事,自從她爹去世,家裡沒有人後這種情況她倒是每年都會遇到。

因為心裏很着急,所以她也沒有將那些衣服一件件的收回來,而是直接把晾晒衣服的竹架子給整個扛在肩上,搬進了屋子。

然後就將那幾盤菜乾也疊在一起拿進廚房裡去,她一邊急匆匆的走進廚房,一邊還在心裏慶幸,還好自己今天沒洗床單。

把後院的東西都給收回屋子裡了,抬頭看,離大雨落下來也沒有多久了,或許隨時都會落下來,砸的人生疼。

青影卻又想起了坐在前院的少年,咬咬牙,拿起放在廚房門口的傘,就再次沖了出去。

齊雲聽到青影跑出來的聲音,滿心期待的抬頭,以為終於有人可以陪着自己了,卻看見青影又一句話不說,急匆匆的跑出了院子,像是往山下走去,還沒等齊雲反應過來,她就已經跑的沒影兒了。

因着內心深處傳來的害怕恐懼,連帶着他對青影的警惕都暫時消去了不少,他原本正想主動開口和她聊聊的。

齊雲見她那副樣子,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有些生氣,雖然還不至於咬牙切齒,但還是睜着雙好看的圓眼睛瞪了一眼青影消失的方向,然後無奈的嘆了口氣,繼續把下巴擱在自己的膝蓋上,用力的縮緊了身子,試圖緩解自己的害怕。

他爹死後,他就一直很害怕一個人,雖然長大了也就好些了,但還是會在這種雷雨天氣記起自己那一年心中的的恐慌。

突然,天空中傳來一聲刺耳的雷聲,不但震耳欲聾,而且還持續了很久,而且沒隔多久就又開始了下一陣「轟隆隆」的雷聲。

這一陣聲勢浩大的雷差點嚇得縮在廊下的齊雲直接往地上摔去,好在及時穩住了身子,正打算繼續將頭深深的埋進膝蓋中間躲着,就感覺到一陣風吹來,不知從哪裡飄來了幾片橘紅色的花瓣,被疾風吹的落在他旁邊,顏色鮮艷的即使在四周已經陷入一片黑暗的環境下都很艷麗得奪目。

齊雲大着膽子抬頭朝花瓣飄來的方向看去,見是一棵石榴樹,裡頭長着許多簇橘紅色的石榴花,枝葉茂盛,長勢極好。

齊雲看着看着,眼神就不自覺地柔了下來,似乎也沒那麼害怕頭頂傳來的一陣陣雷聲了。

他之所以知道這是一顆石榴樹,是因為齊府里雖然沒有種有,但他去參加宴會時在宮裡見過,那時他便下意識地記住了石榴樹的模樣,因為這石榴樹讓他想起了他死去的爹爹。

他爹爹最喜歡吃的便是石榴了,在他小時候爹爹也總是拿石榴仔細地剝開來喂他,導致在他長大後也愛上了石榴的味道。

每當他想起爹爹的時候就會去找石榴吃,當他將石榴吃進嘴裏的時候,他就覺得對爹爹的思念給了他信心活下去,也就不在意繼父和他生的弟弟給他的難堪了。

正如此時,他心裏雖然滿是對未知未來的緊張和擔憂,但卻被這棵石榴樹分散了注意力,也緩解了不少恐懼之情。

不過……在爹爹死後,他總是覺得自己剝的石榴不如父君給他剝的甜。

《女尊:我其實是流落民間的世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