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錢程往事之逆江而上
錢程往事之逆江而上 連載中

錢程往事之逆江而上

來源:google 作者:全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晴,子玉 錢程

錢程成年後,在長江出海口城市,經歷婚姻的緣起緣滅,轉至中游事業的風起雲落,誤入歧途又在上游城市浪子回頭,一路逆江而上的三十年風雨歷程錢程年少得志,遭人算計,吳晴見利忘義,第一段婚姻失敗錢程痛定思痛,傳奇偶遇子玉,開始第二段婚姻,幾年奮鬥東山再起,卻又誤入歧途,子玉不離不棄,最終錢程浪子回頭展開

《錢程往事之逆江而上》章節試讀:

「喂,哪位?」

「我、我,昨晚發你信息的,火車上你對面的,想起了嗎?不是做完美產品的。」錢程有點激動,連忙說道。

「哦,知道了,信息我看到了,以為是完美產品的人,就沒理會,你在哪裡?」

「我們在三亞,你在深圳?」

「是的,和同事在一起玩。」

「哦,要不要到海南來玩,我給你們訂機票,你直接到機場登機就可以,我到海口機場去接你們。」

「不去,你們玩得開心!就這樣,再見!」

嘟、嘟、電話已掛斷。

錢程拿着已無聲的手機,心想,應該是冒昧了,那有第一次聯繫就說這樣的話,人家不誤會才怪,想了想,隨即發了條信息過去:不要誤會,小妹,我們是生意人,不是騙子,只是真誠邀請。

幾分鐘過後,收到回復:謝謝!不去,有機會到深圳玩。

兩人一路閑聊,回到海口已是晚上,就隨便找了家飯店吃飯,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一早,錢程跟着蔡新去中山,車子途經中山市區,一個胖妹早已等在路口.

蔡新停車讓胖妹上來,去劉總燈具廠。

「蔡總,這麼快啊!走,先去訂的賓館把行李放置,我們一起吃飯。」

劉總很年輕,也就30出頭,迎上來打開車門,上了車。

「好啊,劉總,這是我老鄉,錢總。」

蔡新指指錢程,沒有介紹胖妹,劉總伸過手來,和錢程握手。

「你好,錢總。」

「你好,劉總,給你添麻煩了。」

「這麼會,老蔡是兄弟,蔡總朋友就是我朋友。」

「小錢,你看,我不叫劉總的,叫小劉,他也叫我老蔡,我們是兄弟!」

「是的,看得出來。」

賓館離劉總工廠不遠,就一條街,劉總首先下車,又去拿了個房間,一行人下車去房間。

放好行李,喝酒、聊天不在話下。

錢程、蔡新、胖妹三人在中山呆了三天,劉總一如既往熱情接待三天。

三天時間,除了蔡新和劉總單獨談話二次外,蔡新和胖妹一直在房間。

錢程也懶得打擾他們,白天無聊就去參觀劉總工廠。

離開的那天,劉總剛好在車間,看到錢程,走過來。

「錢總,我知道老蔡和你是朋友,我有些實話不好意思和他說,你看能不能幫我說說老蔡?」

「可以啊,劉總,幾天來感覺我們一見如故,我是做裝飾工程的,以後一定也會有生意往來,到時你支持啊!」

「這個你放心,老蔡的朋友就是我朋友,你問老蔡,之前是他哥和我差我100多萬貨款,他來了,到目前已掛200多萬。」

「是嗎,你有什麼話需要我告知蔡總。」

「就是女人的問題,你看他這次這女人,算怎麼回事?海南哪個女人是我介紹的,都是我親戚,不喜歡可以拒絕,已經同居在一起,現在還帶個女人算怎麼回事?」

「海南那個我見過,蠻好的,勤勞樸實。這女人我也不認識,也是第一次見。」

「就是啊,還有南昌的,前幾天聯繫我,哭的,說老蔡欺騙她,你知道嗎?她和海南的小劉是堂姐妹,你說,我回老家怎麼做人?」

「是吧,蔡總說起過,他就是這樣的人,在女人面前,把控不了自己,我回頭說說他。」

(後話)南昌的劉姐,更是生氣,原以為自己找到了第二春,卻不知道蔡新在海南一直和自己表妹同居着,欲哭無淚。

可憐的小劉姐,三個月後,知道蔡新和自己的表姐也有關係,氣得差一點發瘋,和蔡新大吵一場,整理行李,就離開了海南,也沒臉回劉總工廠。

回到海口兩天後,錢程在蔡新家吃完晚飯。

「走,小錢,到海南沒帶你去玩過,去海邊,吹吹海風,喝喝椰子。」

兩人一起到海邊,找了張桌子落座,點了兩顆椰子。

「怎麼樣?小錢,海南蠻好的吧。」

「環境是挺好的,就是無聊,這個道路石灰供貨談得怎麼樣了?我已通知光頭把款要回來,準備做。」

「到任的老總不好溝通,現場殷工說是總部派下來的,有點不好打交道。」

「哦,那我在這裡沒事做,鬱悶死了。」

「有你吃,我給你開工資,3500一月怎麼樣?」

「工資不談,我就是想自己做點事,你給我1萬塊一月我也不情願的,我知道我,不是打工的性格。」

「你考慮考慮?」蔡新認真說道。

錢程回到小旅館,已是深夜,睡在床上,回想這幾天的歷程,認真考慮起蔡新的建議,留在海南嗎?供材能夠落實也只能解決生活,況且能不能落實還是未知數。

至於工資?肯定不能接受,蔡新是朋友,給他打工,他的生意自己不懂,處事方式也不同,萬一幫不上,連朋友都做不成,要不就回柳州吧!

第二天是周日,蔡新沒聯繫,錢程靠在床頭,考慮着怎麼和蔡新辭別,突然想起火車上的女孩,這個女孩真心不錯,形象好,言談舉止大方,在深圳應該玩了好幾天了,是不是也要回去啊!可以相約同行,也許還是單身。。。。。。

看看已是上午10點,掏出手機,發了一條信息給子玉。

同一天上午,東莞員工宿舍,子玉和同事小丁已經起床,兩人聊着今天周日,計划去哪裡玩。

子玉手機突然收到一條信息:

小妹你好,在深圳嗎?我也去深圳,一起玩,可以嗎?

子玉害羞地笑了笑。

「誰啊?」

小丁看子玉表情,感覺好奇。

子玉把手機面向小丁,「你看,火車上的,那天邀請我們去海南玩的。」

「騙子吧,這你還相信。」

「不會的,應該不是騙子,你想,騙子應該接二連三地聯繫,都過去這麼幾天了。」

「就你會分析?現在騙子多是高智商,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一見鍾情啊!」

小丁聽到子玉這樣分析,想想也對,「那回復啊,本來我明天上班,這幾天累死了,有人陪你,我就可以休息了。」

子玉想了想,隨即回復:在深圳,好啊。

又收到信息:真的啊!我訂票告訴你。

子玉沒加思索,回復:好的

小旅館房間的錢程,內心狂喜,立刻從床上跳起來,這是這次遠行最大的收穫。

《錢程往事之逆江而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