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千秋錄原初
千秋錄原初 連載中

千秋錄原初

來源:google 作者:緋色血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緋色血月 蘇天冥

一片大地,兩段故事天才少年蘇天冥的故事請待我娓娓道來,是心狠手辣的惡魔還是優柔寡斷的懦夫,他所做的選擇最終塑造成了自己展開

《千秋錄原初》章節試讀:

時間回到兩百七十年前,高牆初立,這片區域被正式納入帝國版圖,在森林的中心有一個湖泊生活着不久才打算在這生活的嘉欲龍一家。

起初的幾年生活十分平靜,父親慈祥母親活潑,作為孩子的小嘉欲龍也是聰明伶俐,生活幸福美滿。但他們作為異獸,而且還是舉足輕重的種族帝國怎麼會放過他們呢。

「你們還是不打算放過我們嗎?!我們明明已經逃了不會去傷害人類,為什麼一定要要趕盡殺絕?!」人類樣貌龍父痛苦地捂着胸口的巨大傷口,身後是他的妻子與孩子,以湖底的那位青衫青年為首的六人正站在他的對面,看起來信心滿滿勢在必得。

「為了報效帝國,你們的死大於你們的生。」青衫青年面無表情的回答道,他的一位同伴,看起來與他年齡相似打斷道:「和他們這些孽畜說這個幹嘛,快點殺了他們我們回去吧。」

龍父回頭溫柔地對家人說:「讓你們跟着受苦了,我來拖住這群混蛋!」

他回身準備殊死一搏,天地間的靈氣開始升起,龍父即將展露出他的真身,再怎樣他也是有着一一百萬年修為的龍種。

「上,別讓它展露真身,它可是嘉欲龍。」一名與剛才打斷青衫青年長相極為相似的青年命令道。那名舉止輕浮的青年得到了命令繞一繞手腕,雙手內多出兩柄匕首。

雖然輕浮的青年態度有問題,但他的實力還是十分中肯的,他極其頑劣地笑一聲,龍父還未化形成功就被他取下首級。青年攥着他折斷的龍角表情極為嫌棄的說:「好了大哥我的奇襲成功了,剩下的看你們的了。」

龍母陰沉着臉,長發遮住了她的臉,兩道血淚流下,小嘉欲龍躲在媽媽身後抬頭望着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媽媽,怎麼了,爸爸這麼強一定會保護我們的吧。」

龍母努力壓住自己的哽咽的聲音回道:「當然了,你父親什麼時候說過謊呢?你先回湖底的家,我們解決了矛盾就會回來找你的,可千萬別回頭看啊寶貝。」

小嘉欲龍望着母親的背天真無邪地說:「好,那媽媽和爸爸可一定要回來啊,你們說好帶我去摘野果吃的。」

「當然,快去吧。」龍母催促道,她已經有擊退這六名84級靈法士的計划了。

小嘉欲龍鬆鬆爽爽地轉身回到湖邊,忽然聽到身後乒乒乓乓的聲音還有一些他還聽不懂的語言,聽起來像在吵架。他忽然想起來還沒與父母說讓他們注意安全,回過頭去話剛欲開口就停在了咽喉。

之間龍母已經成功化形,體態較小只有七十萬年的修為,騰飛升空。她後爪抓住逆鱗猛地用力將其拔出,頓時鮮血淋漓,龍母痛苦的咬牙硬撐,她不想讓自己的孩子聽到自己的慘叫。

青衫男子見她將逆鱗拔對身邊的眾人講:「這條母龍瘋了,她用生命豎起結界,這是他們東方龍的獨特力量,你的傳送門能送我們回去嗎?」

剛才那名下命令的青年點頭說:「當然可以,無論是哪裡,只要還在這個世界我都能傳送回去。」

「你們,誰都逃不了!」龍母長嘯一聲,骨肉分離死相極慘,龍骨落入湖中揚起巨浪,血肉消失在半空化成結界,這片森林中的巨澤瞬間消失。

「任務完成了,將他的的魂心取出我們就離開吧,那母龍魂飛魄散,而那條小龍如今在這結界中除非他主動現身,不然我們抓不到她。」青衫青年失望地說,明顯對只拿到一枚魂心十分失望。

手執龍頭的青年點頭將閑着的左手往手中血淋淋的頭的眉間一刺,他黃亮的靈力聚集在指尖,龍父的靈魂與修為被他束縛在手中不過20厘米長的正方形魂心中。

小嘉欲龍震驚了,他滿臉的驚恐與絕望,不經意間學會了嘉欲龍的最強能力「低語」。

「壞蛋,你們不許走!」一聲似真似幻的童聲在六人耳邊迴響……

年幼的嘉欲龍浮在水面上臉上兩行清淚,他伸出右手沖眾人勾手:「人類,吾能實現你們的野望!」

聲音十分空靈讓人不禁生出冷汗,手持匕首的男人雙眼失神的往嘉欲龍那走去。其餘幾位也是按順序慢慢走向湖邊,不過那位青衫男子很快就回神了,他發現異常後大喊:「快醒醒,那個畜生誤領悟了嘉欲龍的最強能力!」

頭上長着鹿角的男人率先醒來,他咬牙拍拍頭問:「怎麼回事,怎麼剛才感覺有些眩暈?」

剩下的四人也像驚醒一般有些不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青衫男子說:「剛才我們中了嘉欲龍的能力『低語』,這項能力我也只是聽說過,吳墟里你能把我們馬上送走嗎?」

頭上長鹿角的男人點頭,雙手閃過金色靈力的光漂浮的漆黑光環上下浮動:「可以,但真的要逃嗎?這個地方剛才可被那條母龍設置結界了,咱們離開後可就回不來了。」

青衫男子顰眉明顯很提防那位浮在湖面上的孩子:「馬上別磨蹭,不然我們就走不了了,而且我們也弄到了一枚魂心可以回去交差了。」

吳墟里點頭,手掌一拍大量靈力從手心湧出準備傳送眾人。但就在他們即將離開時未開口的嘉欲龍的聲音出現在六人的腦海中:「走?你們的願望,帝國無法幫你們實現,能實現的只有我,來投入我的懷抱吧。」

靈力四散,這是無解的能力,沒有任何人能完全不受影響。嘉欲龍的低語可以勾起生物對願望的渴求,野心越大,願望越強烈就越難以脫離。

噗!同行的一位女人腹部被刺穿,她一臉的詫異。血噴到吳墟里的臉上,他也被同伴的遇襲感到驚異,他們在無意識的時候走到了湖中,而嘉欲龍憤怒的一爪將女人的腹部刺穿。

吳墟里馬上將女人傳送,其餘幾人也回過神了,嘉欲龍甩手說:「人類,你們,都該死!」

吳墟里的弟弟吳墟落捂住耳朵認為這樣就聽不到那該死的聲音了,但完全沒有用處,稚嫩的童聲迴響在他們的腦海中。嘉欲龍睥視幾人:「在這裡,你們馬上就能得到你們想要的!」

「閉嘴!」吳墟落倒持匕首沖向嘉欲龍,嘉欲龍嘴角輕鉤:「聽從我的命令!」

他瞬間失去意識落入湖中,吳墟里見自己的弟弟因衝動沉入湖底,雙掌一合將還沒窒息的弟弟送走。兩次迅速轉移,外加開始時那大量靈力的外散,如今的他靈力已經見底了。

青衫男子側視滿頭大汗的吳墟里問:「帶剩下三人走,我來拖住他。」

「你?」吳墟里的呼吸很急促,「我走了你怎麼走?看這條龍的樣子他不會輕易讓我施展靈技的,而且我的靈力也經不起三次緊急傳送了。」

「我是隊長,聽令!」青衫男子拿出了隊長的威嚴,吳墟里閉上嘴開始站在淺水中慢慢運轉靈力,漆黑的光環慢慢浮動:「靈技,通靈天門。」

因為這次只需要傳送三人,所以也不用運轉那麼長時間,很快就好了。但嘉欲龍一旦開口這僅有的靈力驅動的靈技就會潰散,身為隊長與智囊的青衫男子不可能不知道,他肯定有完美計劃的。

「畜生,你也會和那兩隻一樣死在這裡。」青衫男子出言挑釁,年幼的嘉欲龍怒不可遏一時忘了低語,他怒吼一聲便掀起層層雲波,龐大的靈氣凝成雲團環繞嘉欲龍。

「見到陛下後請幫我帶句話:您未來的雙臂將會伸向天際,只可惜在下無法見到。」青衫男人的笑是堅定、無奈、不甘絕無悔恨與恐懼。吳墟落聽之一怔,他嘴唇一開又一合,那堅定的眼神若他說了挽留的話就像是在侮辱他的決心:「先生,謝謝您為帝國所做的一切,請珍重。」

靈力一閃,三人消失,青衫男子深呼一口氣,龍吟震碎蒼穹,威風凜凜的嘉欲龍飛上雲霄。乳白的細鱗猩紅的雙眼,舉手投足之間都透露着一種威嚴:「人類,吾與汝等無冤無仇何故相逼?!」

面對嘉欲龍的質問沒有回應,他伸出右手的食指與中指,幾道黃符泛着雷光從袖中飛出:「哈哈,你這牲畜果然都會問這種話,看來我聽說的都是真的。多少年了,故國百年這裡十年,小牲口,我絕不會放你出去為非作歹的。」

嘉欲龍聽的怒從心生,分明他們什麼也沒幹,分明他們對待誰是那麼友好,但為何他說的好像是他們做錯了,他們做錯了什麼?!這個男人殺了我的父親,逼死我的母親,為什麼卻在那大言不慚的說是我是壞人,冠冕堂皇!令人作嘔!

被激惱的嘉欲龍又一聲龍吟衝下,男人大笑幾聲好像還怕嘉欲龍不夠生氣:「惡龍,你們的罪是贖不清的。」

身邊的64道雷符開始旋轉,男人轉身跑上岸邊,嘉欲龍怒吼一聲別跑。

「跑?別瞧不起我們人類!雷公聽我號令!天雷六十四符!」一個帥氣的轉身,六十四道符咒像護身的屏障,雙手一撐來硬接嘉欲龍的頭槌。

無數的雷光落下,二位沒有一絲要退讓的樣子。電閃雷鳴之後,嘉欲龍全身都是傷痕,他半條身子泡在湖中,看得出來他也遭到了重創,好在嘉欲龍的龍鱗還不是這天雷所能輕易擊碎的。

男人跪在龍頭前全身冒着熱氣,雙臂被雷炸的粉碎。嘉欲龍不屑的哼氣,但男人還沒死他從喉嚨緩慢的滾出一句:「判官,借我一用您的『鎖魂鏈』,我的靈魂願意永遠侍奉陰曹!」

一位通體泛藍的肥胖男人從青衫男人的身後鑽出,他長的人高馬大,一身以藍色為底色的官服,右手攥着一根毛筆,左手捏着一本藍皮書一臉的絡腮鬍看起來十分兇狠,他回身一把將男人的靈魂抓出。兩道鐵鏈擊碎虛空從空中伸出,輕易貫穿了重傷的嘉欲龍的身體鎖住它的身體與巨爪。

判官模樣的抓着男人靈魂的頭問:「還有什麼想做的嗎?」

「請將我的屍體丟入湖中吧,這畜生我不想讓他出去為非作歹禍害國人。」

判官點頭,他將屍體丟入湖中,鐵索綁住男人的肩將憤怒的嘉欲龍拉入湖中。

《千秋錄原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