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卿如雨天鴻鵠宴
卿如雨天鴻鵠宴 連載中

卿如雨天鴻鵠宴

來源:google 作者:霽羽月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狄文羽 謝凌天

1V1HE團寵謝家戰神被敵國所殺,世代忠勇,卻一朝被滅滿門,唯一遺孤謝凌天蟄伏多年只為找出真兇報他滿門抄斬之仇,直到一個嬌俏的身影出現在他的生命中像一束光帶給他所有溫暖初見,狄文羽救了他一命,他狼狽不堪再次相見,又把她當成賊人出生在蜜罐中的狄文羽與謝凌天天壤之別世道無情,人有情,謝凌天生死不明之時,狄文羽背下所有的罵名抵擋所有人的偏見只為保護謝凌天「你不是一個人,你有我,我是你的家人,我永遠都不會拋下你,」「狄大小姐~文羽~娮娮」「娮娮,此生,我將忠誠於你,無論生離死別」「待沉冤昭雪,娮娮我必三書六禮明媒正娶你.....從此爾爾辭晚朝朝辭暮,此生你都別想離開我」展開

《卿如雨天鴻鵠宴》章節試讀:

「那草民便謝過皇上厚愛了」一切都在謝凌天掌握之中,早就猜到皇上會留他,他也正想如此。

夜王也回答道「謝皇上恩典」

「夜王替朕分憂,治理邊境有功,便留在京城中今晚便留在皇宮裡跟朕好好敘敘舊」

宴席很快就結束了,夜王以後便留在京城中了,每個人心思各異,謝凌天是一步也不想去跨進皇宮了每個人帶着虛偽的面具壓抑的氣氛讓人喘不過氣來,宴席一結束他就尋個由頭先行出宮了,皇上也不攔着他,他自是想先打探打探夜王是否與軒轅谷有關 。謝凌天總算出宮呼吸到了新鮮空氣

「呼~霍宸何在」

「屬下在」

「走,該回家了」

此時的謝府已不復當年,雜草叢生,到處灰濛濛的,所有地方都落上了一張厚厚的蜘蛛網,他慢慢的走着,感受着這個曾經溫暖的家彷彿昔日的歡聲笑語還在眼前,他挨個屋子走過,最終走到了謝安的卧室,看着書架上落滿灰塵的書,他一本一本的翻着,書頁已泛黃,皇上下令封鎖此處不許人進。

謝凌天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喝着帶來的酒,一罐一罐的進口霍宸看着心中也不好受「您少喝點,不要太難過了」「霍宸,我沒有家了」謝凌天難得的**眼眶,從那次以後他再也沒有哭過,師傅也從未讓他回到京城過,這是他第一次回家。

「祖父,父親,母親,大伯,姑姑,姑父,凌玉,我回來了,凌天不孝,今日才來,一定要原諒我呀不知道你們在下面過得好不好我每年都為你們祭奠無時無刻不在思念着你們」謝凌天一杯一杯的灑在地上,眼睛裏沒有了往日的光彩,家人是他心中永遠的痛。不知坐了多久,他終於支撐着站了起來

「以後再來看你們」

謝凌天快馬出了城外來到了一座墳地,是埋葬他們的地方,他挨個磕了頭最後一個是謝管家的兒子的墓、上面寫着謝凌天之墓,這是他師傅偷摸把屍骨從亂葬崗里拿回安葬的,是他自己要求墓碑寫上謝凌天的名字的。

日子還是要過下去

狄文羽這邊小腦瓜滴溜溜轉個不停,因為她最近看出溫暖有點貓膩,不對勁不對勁,她為什麼對我哥臉紅,她走在後面看着溫暖和狄文澤並肩而行,溫暖時不時偷偷看向狄文澤然後小臉一紅,雖說狄文澤長得emmm還算看的過去吧,人品也還行叭,但是怎麼能配得上小太陽一樣的暖暖呢,狄文羽腦袋裡的想法掐了起來,一邊是支持支持溫暖和自己哥哥在一起自然是好事一樁,以後親上加親了而且自己知曉哥哥為人,是絕不會背棄暖暖的,一邊又是反對,萬一溫暖不是喜歡他呢,看樣子現在兩人並無可能萬一亂點了鴛鴦譜豈不是壞事。而前面的兩人還什麼都不知道

「文澤兄,我之前送你的話本子你看了嘛」溫暖害羞的問道

「看過了,想不到溫妹妹淑女端端莊竟也愛看這般凄美的話本子」

「文羽喜歡,便攛掇着我也看,這一看我也就愛上了」

「害~娮娮也纏着我好久可是我沒有興趣她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說你們兩個聊什麼呢,我怎麼好像聽到了我的名字」狄文羽從後面鬼鬼祟祟的一拍溫暖好懸被嚇到,狄文澤彷彿早就習慣一般「我們再聊,狄大小姐還要逛到什麼時候,再不回去別人都會以為我們是打更的了」

溫暖也低頭一笑「我們走吧,我也有些累了今日真是逛了好久我腿都有些酸了」狄文羽一聽好機會趕忙把狄文澤推向溫暖,一抹淡淡的竹子氣息特別好聞溫暖看着越來越近的狄文澤臉更紅了害羞的低下了頭。

「暖暖,我不放心你一個女孩子就讓我大哥送你回府吧,我自己沒事的我還有暗衛保護呢,快走快走」

「娮娮,那我就先送溫小姐回府了,你也快些回府母親該不放心了」

「是是是,真嘮叨」狄文羽早就先走一步了,也不管後邊二人什麼表情,她看出來了溫暖一定是對她大哥有意,以後她試探試探她大哥對溫暖是什麼感覺若是無意可不能在這樣下去了。狄文羽覺得兩人一走倒是沒意思了許多,拿着小兔子燈百無聊賴的走回府,許多店鋪都關門了,只剩着幾盞零星點點的燈光。突然她看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背影,她快步上前緊跟其後,前面的人卻好像後腦勺長了眼睛似的越走越快,直到走到一個拐角消失不見,狄文羽越覺得奇怪,她就是想跟上去看看是誰罷了,總感覺有些眼熟思索一會就不想了回府走去突然一雙大手捂着她的嘴快速抵在了牆上,男人的大手飽經風霜,粗糙的刮在她的嘴上,男人感覺到手上的觸覺也一愣,狄文羽已經認出來了,是那日受傷的男子,她趁他怔愣片刻立馬咬住了他的手,他吃痛甩開。

「我記得你,你是那日路邊受傷的男子,是我送你去醫館的」狄文羽淡定的說道,她自然不擔心如果他是個有良心的就不會殺了她而且有人暗中保護她

謝凌天在回程之後漫無目的的閑逛,突然感覺背後有人跟蹤,他還以為是不是皇上發現了什麼,或者有人要置於他死地,直到綁了過來才發現是她

他並未說話只是怔怔的看着他,他想道歉卻又不知怎麼開口,從小時候起他就很少有玩伴一直以來也很少和女子說過話這時竟緊張到說不出話來

狄文羽也懶得多想「是我救了你,你還不知道感恩,罷了 誰叫我這麼善良大人不記小人過你快走吧,我的暗衛快來了,看到你就不好解釋了」

說罷轉身離去,謝凌天在原地楞了好久之後回到了夜王府今晚夜王留在皇宮裡了府里很少人特別安靜晚上睡覺前謝凌天還在想

她睫毛好長,嘴唇好軟,她的眼眸一直在他的腦海里揮之不去,今日是不是嚇到她了,罷了罷了不想了 隨後看着手上一排整齊的牙印,輕笑出聲、呵,小丫頭、勁還挺大。

《卿如雨天鴻鵠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