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權寵宦妃
權寵宦妃 連載中

權寵宦妃

來源:google 作者:甄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無心 古代言情 陌逸

被玷污了的鳳家三小姐嫁給了權傾朝野的九千歲成為了太監妻,此消息一出京城嘩然新婚當夜,洞房裡上演全武行身為僱傭兵的鳳無心不曾想到自己會嫁給一個死太監不僅如此,渣男利用她獲得情報,渣女陷害她步步死局,渣爹渣親戚更是從中獲利、還真當她是從前的傀儡三小姐么展開

《權寵宦妃》章節試讀:

第2章

昏迷的鳳無心並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等她醒來之時天色早已經黑透了。

房間內紅燭搖曳,一雙鳳眸迎着燭火的光芒打量着周遭陌生的環境。

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嘶~~」

跳下高床的鳳無心倒吸一口涼氣冷氣,現在的她從頭到腳都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只是赤着腳踩在冰冷的裏面而已,可那感覺也如萬千根鋼針刺穿身體一般劇痛着。

該死的!

鳳無心暗自咒罵了一句。

相比於前世傭兵的身體,這具身體簡直弱雞到不行!

休息了一會,體能恢復了不少。

腦海中殘留的記憶只有原主被塞進了花轎離開鳳府,鳳家三小姐服下毒藥嗝屁,而花轎被劫持之後的事情完完全全是片空白,究竟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才導致原主這具身體成了現在的模樣。

任由鳳無心怎麼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她倒在半昏半沉的狀態下似乎隱隱約約聽到九千歲府這幾個字。

難不成現在身在太監府里?

鳳無心環顧着四周,奢華如宮殿般的房間空曠的很,偌大的空間中僅有幾件名貴的裝飾品與一張特大號的高床,以及一股子嵌入空氣中的血腥味。

對血腥味十分敏感的鳳無心自然是嗅到了瀰漫周圍的腥甜氣息。

傳言中燕國九千歲是一個喜好折磨人的死變態,每一任嫁到九千歲府的女子前天晚上豎著進來第二天都會橫着被抬出去,而且死狀極為凄慘。

咦!想到這裡鳳無心噁心的雞皮疙瘩掉一地,自古宦官都會有一些虐待的癖好。

想來這也是為何鳳家不舍大小姐鳳天心嫁給九千歲,反之讓她鳳無心做了替嫁的原因之一。

二來么,鳳家老不死的以鳳無心親弟弟作為要挾,若她不嫁九千歲,便立刻殺了鳳千言。

鳳天心,鳳無心,都是鳳家的女兒卻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此時,門外響起一道道腳步聲,鳳無心身形一閃將自己隱藏在陰暗之中。

「本官要親自審問鳳無心,你們退下。

男性低沉聲音落下,隨着一聲開門聲冰冷的風雪灌進了房間,隱藏在暗處的眸子浮現出一抹殺意,看着那背對着她道模糊的身影鳳無心隨手抄起身邊的花瓶。

死太監,聽過花兒為什麼這樣紅么。

看到時機成熟,一抹殘紅縱身躍起,鳳無心手中的花瓶照着男人的腦袋砸了下去。

只要九千歲一死,她便去尋找鳳千言帶着他離開燕國,也算是還了原主貢獻出身體的一份恩情,至於以後的事情,當然是各奔東西開始新的生活。

可誰知啪的一聲脆響,花瓶並非沒砸中男人的頭骨,反而被男人隨手一揮擊碎。

飛濺的花瓶碎片到處都是,有的嵌入了木門中,有的割斷了紅燭,若不是鳳無心躲閃及時怕是又增添幾處新傷了。

斷成兩截的紅燭倒在地上漸漸滅了火,一片黑暗之中,鳳無心似獵豹一般戒備的盯着男人所在的方向,眸中寒意漸濃。

「死太監,身手不錯。」

身為僱傭兵,鳳無心招招致命,給敵人留下活命的機會便是將自身往絕路上推,所以她從手軟。

剛才那致命一擊她有絕對的信心能將地方擊殺,但卻被死太監輕鬆化解,這人的伸手不簡單,要小心應對才是。

「何人。」

男人聲音再起,低沉磁性甚是好聽。

黑暗的房間中,在鳳無心的目光準確無誤的捕捉到男人的身影之際,一雙勾魂奪魄的丹鳳眼也同樣落在鳳無心的身上。

看着那道紅影縱身上前,陌逸再次輕鬆化解鳳無心的殺招,並反手牽制住她的琵琶骨限制了鳳無心逃離。

「說,你是何人派來刺殺本官的。」

「閻、王、爺。」

唇角一抹笑意浮現而出,被鉗住手臂的鳳無心並未掙扎反之近身靠近陌逸,不知何時出現在掌心中的花瓶碎片化作利刃兇器直擊陌逸的咽喉。

利刃在前,陌逸後退一步鬆開了牽制着鳳無心的手,鳳無心利用這個時機反守為攻步步逼近。

砰!

咚!

砰砰!

房間裏面兩個人打的難捨難分,守在房門外的幾名侍衛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眼中神情均是不解。

難道九千歲換了口味了?

無妨,反正最後這鳳家三小姐都是死路一條。

侍衛們以為洞房裡正在上演着活色生香,殊不知,二人上演的則是一出全武行打戲。

「死太監,有种放開我咱們重新來過。」

最終,鳳無心略遜一籌被陌逸放倒在高床上。

該死的,要不是太過防範死太監沒注意到腳下的障礙,她又怎麼會摔在床上被死太監鎖住命門。

「你想怎麼死。」

陰沉冰冷的聲音回蕩在空氣中,一隻修長的大手掐着鳳無心纖細的脖頸。

只要陌逸微微一用力,少女便會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

「告訴本官你的目的,或許本官可以饒你不死。」

「真的?」

鳳無心轉過頭近距離的看着陌逸,驀地,一抹燦爛無比的笑意咧在嘴角,那笑延伸到了眼底。

「早說么,早知道九千歲是這般通情達理的人,小女子就不會自不量力的貿然動手了。」

身為僱傭兵的鳳無心堅守兩個信念,錢和活下去。

二者等同的情況下,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所以識時務者為俊傑是生存條件備必之一。

「九千歲想知道什麼小女子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九千歲能不能先放開小女,人家的骨頭都要斷了呢,嚶嚶嚶嚶~~~」

鳳眸中媚惑如絲碧波連連,是個男人看到這樣的女子都會心生憐惜之意忍不住去呵護安撫一番。

當感覺到牽制着她的那道力量消失之際,一抹冷笑划過眼底。

忽然間,鳳無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回過身,反身叩住了他心脈處的命門。

一系列舉動行雲流水,得到主動控制權的鳳無心半眯着笑眼,笑看着身下的模樣俊美至極的男人。

「男人,你想怎麼死。」

「你以為能殺了本官么。」

陌逸亦是笑了起來,勾魂奪魄的丹鳳眼似乎要將人的靈魂吸附進去一般。

就在陌逸話音落下的那一刻,一股錐心的疼痛直竄而上,還來不及思考的鳳無心一口鮮血噴涌而出,眼前一黑昏死了過去。

《權寵宦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