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連載中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林上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徐瑾如 蕭疏逸

看八卦請離廣告牌遠點,徐瑾如因在路邊聽八卦,被頭上的招牌一砸砸到了另一個時空穿成個正在出生的胎兒,本來以為能快快樂樂的做個鹹魚到出嫁結果一朝事變,全家收拾鋪蓋回到村裡老家從此開啟了種田生活自帶美食天賦,並且打通隱性金手指,種田、飲食信手拈來,從此發家致富不是夢種田的路上不小心撿了位相公,以為撿來的相公是乞丐,沒想到竟大有來頭想做鹹魚的她知道後,半夜想要翻牆逃跑某人:你這輩子是逃不掉了徐瑾如:那我走還不行?展開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章節試讀:

夏時炎熱,天空一片雲都沒有,太陽毒辣辣的照在每個人的身上,此時正值豐收的好季節。

全村人都在田地里忙着收割,卻只有一戶人家除外,此時他們正忙着收拾自己的屋子,一家四口忙得頭昏腦漲,腰酸背痛的。

他們就是從京城裡來的徐瑾如一家人,一家人走了六七天才到這個偏遠的小山村。

徐瑾如的父親名叫徐留青,他本是國子監祭酒,官至從四品,為人正直坦蕩,卻又不迂腐,在國子監里很受人敬重。

後來被對手陷害導致失去官職。而他支持的那位沒有出來為他辯護,最後心灰意冷的他,決定了帶着妻兒回到老家生活,從此遠離這是非場地。於是就有了開頭的這一幕。

「爹、娘你們先休息一下吧!剩下的我來打掃就好了,」這話是徐留青的女兒徐瑾如說的,徐瑾如小名婠婠,今年九歲了,頭上扎着兩個雙丫鬟,小臉圓圓的,一雙杏眼笑起來很溫柔,給人一種親近感。

旁邊的弟弟聽到也跟着說:「我跟阿姐一起做,爹娘休息。」這是弟弟,名叫徐瑾玉,今年五歲,生得玉雪可愛,十分討喜,如今正是活潑好動的時候。

以往在京城的時候,早早就跑出去跟小朋友玩了,大概是一路來到這裡後,或多或少意識到了什麼,此時正乖巧老實的在家裡粘着家人。

顏氏在旁邊說道:「你們兩個還小,走一邊玩去,阿娘跟阿爹來收拾就好了。」

顏氏名叫顏錦棠,是京中一官宦人家的庶女,在家中不受寵,當時一眼就看上了進京趕考的徐父,後來就嫁給了徐父。婚後兩人過得可謂是十分美滿,公婆早亡,家也沒有什麼小妾之類的。

徐父也很給力,考上進士後憑藉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國子監祭酒的位子,可惜流年不利,且識人不清,最後只得退回老家。

顏氏還沒有講完,徐瑾如已經伸手拿過她手裡的抹布,一邊走一邊去說道,「我今年已經九歲了,是個小大人了,可以幫阿爹、阿娘的忙了。」

話落,徐瑾如已經在廚房裏面動手打掃了,瑾玉扒拉着他的小短腿在後面奶聲奶氣地說:「阿玉也可以的,幫爹、娘的忙。」

瑾玉小胳膊小腿的,什麼也弄不到,最後只蹭得一臉的灰。

徐留青看到這一幕,懊悔的對顏氏說:「要不是因為我,你們也不會到這裡吃苦,綰綰和瑾玉也不用做這些活,真是委屈你們了。」

顏氏安慰道:「既然嫁了你,我就做好了同甘共苦的準備,再說了,只要我們一家人整整齊齊的在一起,吃點苦受點累都可以忍受的。」

在京中之時,家中雖不是很富有,但也還過得去,這些粗活都是由下人來做的。

這頭徐瑾如一邊打掃一邊想,以後怕是都要在這裡生活了,家裡現在除了從京城帶來的一些銀子外,再也沒有什麼了。

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總有座山吃空的一天,得想點法子,改天出去走走看看。也不知道老天把她弄到這裡是做什麼的。

是的,徐瑾如是一名穿越人士,與其他穿越來的不一樣,她是一枚胎穿人士。

前世的她因為在回家的路上看一對情侶互撕,正站在路邊看得津津有味時,被路邊的廣告招牌砸到頭,當場就昏死過去。

意識模糊前,心裏的最後一句話就是,下次再也不看熱鬧了。

當徐瑾如意識恢復過來的時候,發現周圍吵吵鬧鬧的,腦袋微微發擠,耳邊傳來陣陣慘叫,還夾雜着幾句,夫人再用點力氣,孩子就要出來,徐瑾如突然懵了,什麼夫人孩子的,這是哪裡。

被砸到了不應該在醫院搶救嗎?怎麼玩起角色扮演了?

突然一股推力把徐瑾如推了出來,她這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就是這個胎兒。

在出生擺爛幾天後,徐瑾如終於接受了穿越這個事實,心裏暗暗發誓這輩子再也不能去湊熱鬧了。

於是她在古代順其自然的生活下去,心態直接躺平。

直到她爹被奪官前,徐錦如一直過着平平無奇的舒適生活,就等着到適嫁年齡了,找戶好人家給自己嫁出去。

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她的躺屍般生活到頭,於是隨父到老家生活。

到傍晚的時候,一家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終於把房子給收拾出來了。幹了一整天的活,早就餓得肚子咕咕叫。

顏氏走到打掃好的房間裏面,拿出來存放乾糧的布袋,拿出了幾個硬邦邦的餅子遞給大家,說是今天已經很晚了,沒有辦法買些糧食蔬菜做頓熱乎的,今晚就先湊合著先。

瑾玉似乎是在路上吃的都是這個,看到這餅子立馬撅起嘴。

徐瑾如見狀,拉過小瑾玉說:「明天我們就能吃到熱乎乎的飯菜了,還有阿玉最愛吃的紅燒肉,今天呢我們再吃一餐餅子好不好。」

瑾玉聽到紅燒肉後,反對的聲音立馬停下來。說道:「阿爹明天你記得要給阿玉做紅燒肉哦!不然我會不理你的。」然後就是接過餅子認真的吃了起來。

顏氏說道:她爹,我們明天去鎮上買點糧食,現在家裡鍋碗瓢盆什麼都沒有,這些日常生活物品該買的都得買起來,

雖然顏氏出生在官宦人家,但是家裡兄弟姐妹多,加上她姨娘不是很受寵,所以日子過得不是很好,所以對於普通老百姓過的日子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這時徐瑾如說道「」阿娘鍋碗瓢盆可以在外面鎮上買,糧食的話我們可以跟村裡人買,外面的糧食都是跟村裡人收的。

我們直接跟村民買說不定還能便宜點,到時候還能給大家留個好印象,在村裡辦事情也方便得多。「

徐父見狀也說:「婠婠說得對,就這樣吧。明天為父就去村長家看看,買點糧食回來。」

打鐵需趁熱,徐瑾如適時的補充道:「阿爹,我們要不要也買一些地,我們現在也沒有什麼收入,一直買糧食吃的話,銀子總有花光的一天,我們在這裡也沒有熟人,到時候可不得餓一頓飽一頓。」

徐父看了一眼徐瑾如,覺得驚訝極了,小小年紀就有這般的遠見,不愧是他的女兒,隨他一般聰明。

徐瑾如從小就表現得比同齡人不一樣,可徐父哪裡得知,他看似小小的女兒,內里住着的居然是一個二十五歲的靈魂。

從出生起這個女兒就不用他們操心,餓了渴了就哭,吃飽了就睡,睡醒了自己一個人看着屋頂發獃,好帶得很。

他和妻子曾一度認為女兒是個傻的,還為她擔憂了好一陣子,說道要是嫁不出去咱們就養她一輩子,當時徐瑾如剛好睡醒,聽到傻這個字,給自家爹娘翻了個白眼。

等到後面長大一點才發現,這閨女哪裡是傻,分明就是懶,懶得哭、懶得動。

別的小孩在喳喳叫的時候,她在一旁安靜的看着,有時甚至會往旁邊挪挪,生怕那哭的小孩挨到她,一副莫挨我的樣子。

跟她同齡的小娘子小時候都愛纏着爹娘,還要小丫鬟陪玩。婠婠則不一樣,識字後,她就喜歡自己一個人在書房裡看書,門也不愛出,平時沒有事就窩在書房裏面,除了看書就是吃東西。

那時候他跟妻子在暗暗討論,都懷疑會不會讀書讀成書獃子,不過現在看來確實沒有。

徐父回道:「買地是可以的,我們從京城帶回來的銀子應該夠我們買十幾畝地,剩下的銀子還夠我們一家人用上一段時間。

況且買地之事不宜操之過急,我們家剛到這裡落戶,一下子買那麼多地太引人注目,買地的事情我們暫且還是等一等。」

話音剛落,徐瑾如立馬冷靜了下來,先前因為擔心家裡的如何生活的問題,忘記考慮了這些,仔細一想確實是這樣。

當初我們一家來的時候,為了財不外露,身上穿的衣服不是很好,行李也沒有幾件,看着也不是有錢人家,突然買地可能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嚴重一點可能會引起賊人的窺視。

想到這裡,徐瑾如笑嘻嘻的說道:「阿爹我們都聽你的。瑾玉也在拍手大喊,阿爹我們都聽你的。」

徐瑾如看到捏了捏他的小臉,「我們阿玉居然是學舌精。」

小瑾玉氣呼呼的道:「阿玉才不是學舌精,姐姐壞,不跟姐姐玩了。」

徐瑾如聽到後,故作傷心道:「阿玉說的是真的嗎?姐姐好傷心啊!以後有肉吃姐姐也不留給阿玉了。」

小瑾玉最喜歡吃肉,由於健康的考慮,徐瑾如一直在有意無意的限制他吃肉的數量。所以一個小孩就這樣被肉拿捏住了。

聽到說沒有肉吃後,小瑾玉立馬變臉,湊到徐瑾如身邊,討好的說道:「阿姐,剛剛說的話不算數,你是世界上最好的阿姐,阿玉最喜歡跟阿姐玩了,所以阿姐不能不給肉我吃哦!」

大家聽到他說的的這番話,忍不住大聲笑了起來。顏氏說綰綰別逗你弟弟了,「小時候以為你是個傻的,沒想到你弟弟才是傻的那個。」

小瑾玉聽着大家說話,但是有點不明白意思,看見大家都笑了,自己也跟着在旁邊樂呵。一時間,這個家裡傳出陣陣笑聲。

還好她家離村子中心不近,不然指不定有人過來問問什麼事情這麼開心。

夏天的晚上總是黑得比較晚,一家子人吃完餅子後就齊齊坐在院子裏面消食。

大概是因為打掃一天累了,此時除了顏氏和徐父小聲說話的聲音外,周圍顯得十分的安靜。

小瑾玉因為累了一天,已經在瑾如的腿上睡着,嘴裏甚至拉出了金絲。

徐瑾如拿出帕子給他輕輕擦掉,順便在他臉上捏了一下,感慨道果然小孩子的臉最好捏了。徐瑾如很享受受這種溫馨的家庭氛圍。

前世的她過得很艱苦,父母從小離異,她跟着爸爸一起生活,媽媽離婚後很快就結婚了,然後也沒有來看過她。

爸爸是個男人,自然就沒有女人的心細,所以徐瑾如小時候不得不自力更生起來。

到了初中的時候,爸爸也再婚了,婚後他跟後媽生下了一個弟弟。對她的關心更加少了。於是那時候她就發誓,以後要離家遠遠的。

很快高中畢業,徐瑾如高考成績還不錯,於是她選了一個離家不近的學校讀書,靠着獎學金和兼職順利讀完大學四年。

學的是工科專業,加上在校期間表現優秀,最後得到了一份好工作。工作三年後,終於攢夠了一套房子的首付。

可惜好景不長,因為看熱鬧導致身死後穿到了這異世,也不知道自己銀行卡的錢最後便宜了誰。

但徐瑾如又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因為自己前世得不到的親情在這一世全都體驗到了,有溫柔大方的娘親,有氣質儒雅的爹爹,還有一個可愛的粘人精弟弟。

好像是為了彌補自己前世的缺憾,這感覺真不賴。

叫了阿娘把瑾玉抱回去後,一家人也一起進了房間,由於沒有那麼多的床上物品,所以一家四口暫時睡在一張床上。

徐瑾如躺在床上,聽着耳邊的蛙聲蟲鳴,細想多久沒有聽到這麼大自然的聲音了。

想到前世生活在大城市裡,周圍都是高樓林立,夜晚的天空總是看不見有星星月亮,周圍都是汽車的聲音。

這裡還行,就是突然有點想念自己剛換不久的國產新款智能手機了。嗚嗚嗚,真難過!

聽着周圍的蟲鳴聲,徐瑾如漸漸發困,突然一個激靈,之前看小說的時候,那些穿越者都帶有金手指或者是空間過來,那自己會不會有呢?

回想了下自己身上也沒有疑似空間入口的胎記,活了那麼久也沒發現自己有什麼金手指,那可能是真的什麼都沒。

老天爺你可真夠意思,把我弄到這裡就算了,憑什麼什麼都不給我。在一聲聲憤憤中,徐瑾如終於累得睡過去了。

《全家流放!穿成崽崽的我被迫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