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權傾天下:長公主的獨寵
權傾天下:長公主的獨寵 連載中

權傾天下:長公主的獨寵

來源:google 作者:快樂淼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姬泱泱 慧覺

本宮等了首輔大人五年,卻等到他請旨退婚的消息不願尚公主?很好,那本宮餘生只能伴着青燈古佛,泡佛子了本宮是當朝唯一的長公主,也是唯一的女將軍!能文能武,大權在握我實在想不明白,這樣的我還有人會不喜歡?展開

《權傾天下:長公主的獨寵》章節試讀:

立於前廳的玄色背影,讓我腳步稍稍一頓。

雲獻喜歡穿玄色衣裳,加之相貌又不錯。即使平時冷若冰山,這沒什麼喜怒哀樂的臉也能引得女人們瘋狂。再說年少得志,官居首輔的郎君普天之下又有幾人?雲獻無疑是很好的成婚人選。

「雲大人。」我壓住心中的異樣,端足公主的儀態款款而至。「雲大人請坐,今日來府上有何貴幹?」我自顧自地坐下,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雲獻眉頭一皺,似是有些意外。「公主怎麼會在這?」

我明媚一笑,「都說雲家禮數最是周全,怎麼雲大人,見到本宮不先行禮,卻先管起本宮的事了?」

雲獻一愣,隨即行了一個標準的禮。「長公主殿下恕罪,是臣僭越了。」說罷又恢復了那個清冷的首輔大人。

「雲大人不必多禮。」我笑眯眯地受了這個禮,「外祖父和外祖母有點事要耽擱一會,所以本宮先來跟雲大人說說話。想來自從本宮回宮,這還是第一次與雲大人閑聊。」

「第一次?長公主貴人多忘事,前段時間我們在宮門口見過,也交談了一會。只不過第二天臣就觸怒了龍顏,回家休整多天。今日身體略有好轉,特意前來向秦將軍賠罪。」雲獻冷着臉回話。

好傢夥,看來是向我興師問罪來了。「雲大人還會惹怒父皇啊?父皇一向對雲大人讚譽有加,文采策論都不遜於老雲大人。不知雲大人是因為何事,惹得父皇發怒啊。」我面不改色心不跳,與雲獻極限拉扯。你不說,我也不認。看誰耗得過誰。

「長公主不必揣着明白裝糊塗,這件事臣也想清楚了。貿然對長公主提出這個要求,長公主心裏有氣想撒撒氣,臣不會有任何異議。不過是點懲戒,臣挺得住。今日正巧遇到長公主,不如長公主說明白些,要臣如何,長公主才能消氣幫幫臣?」這是在跟我談判嗎?不愧是當朝最年輕的首輔大人,吃虧立馬就能想明白事情的彎彎繞。

他太相信我了,他還以為我只是一介女流,放不下臉面,做不到這個程度。但他沒想到我能這麼快將他一軍。現在想想,幸虧本公主動作快,不然不一定誰倒霉。

「雲大人,婚約之事,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本宮是長公主,此事也輪不到自己做主。父皇親筆御言,豈容他人置喙?本宮幫不了雲大人。」我神情淡淡,心中卻在暗暗盤算,什麼時候出手。

「正因為您是長公主,所以此事只有您能辦成。恕臣直言,您與別的公主不一樣,您能掌握自己。」雲獻定定地看着我,頗有種孤注一擲的勢頭,

我明白,只需再逼他一步,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可是我看着對面的翩翩少年郎,與幼時雲家大哥哥的身影重疊,我們是為何,到了今天這種境遇。這句話一旦說出口,幼時的情誼便都斷了。

「雲獻。」我突然出聲喊他,沒有客氣的疏離,我認真地喊了他的本名。「這婚一定要退嗎?你的心中是有旁人了嗎?」

雲獻怔了一瞬,眼中的掙扎一閃而過。快的讓人抓不到。「公主,我的心中只能放這天下與雲家的安穩。但是公主你放心,就算你與我解除婚約。我雲獻起誓,有雲家在一天,長公主絕不需要與別國和親。長公主這定會尋得良人,順遂一生。」

「呵,本宮的親事自然是握在本宮自己手裡。雲大人怕是忘了,若真有和親那一天,那定是本宮戰死沙場了,你們文官推出別的小公主和親。」我冷哼一聲,雲獻,我給過你機會。你不要,那就這樣吧。

「本宮可以答應你的請求,去求父皇解除婚約。但事後,本宮想要雲大人一件寶貝。」

「雲府上下所有的寶貝都可以贈與長公主。」雲獻朝我一拱手。

「那些俗物有什麼稀罕的,雲家讓本宮感興趣的只有兩樣,一樣,是你,奈何你不願。另一樣,便是那御賜的免死金牌。這樣,這樣東西你可願?」我戲謔地看着他。

「長公主莫要為難臣,公主明知道免死金牌是雲家至寶!」

「這也不願,那也不願。說到底,雲大人不過是怕尚公主擋了你們雲家的路罷了。」我站起來緩緩走向雲獻,低頭湊近他耳畔:「不過,此事明明有個兩全之法。雲大人不願尚公主,那做本宮的入幕之賓如何?雲家的寶貝,總得讓本宮得一樣吧。」

雲獻聽罷迅速將頭扭開,急急站起身來。一甩袖子,背對我站好。「公主慎言,公主剛剛所求,雲獻必想方設法為公主求來。公主萬金之軀,以後莫要同人開這種玩笑,影響公主清譽。煩請公主替我向秦將軍問好,臣先行一步。」

說罷,雲獻也未轉過身看我,向我斜前方淺行一禮便急急忙忙地離開。呵,首輔大人也不過如此,他那紅透的耳朵與脖子,本公主從背後看的也是一清二楚。

如此也好,這麼一鬧,我真正想要的免死金牌,差不多穩了!

《權傾天下:長公主的獨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