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惹惱暴戾的病嬌反派後我居然沒死
惹惱暴戾的病嬌反派後我居然沒死 連載中

惹惱暴戾的病嬌反派後我居然沒死

來源:google 作者:月之昭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桑憐惜 赫連昱

桑憐惜原是一個為了治病窮困潦倒的的18線配音演員一着不慎穿成書中同名的惡毒女配彼時權勢滔天,三界皆畏的啞巴男主還是仙族的一個弱小弟子系統告訴她繼續維持人設走完劇情即可回到現代,否則當場暴斃惜命的她只能開始了不斷作死的女配人生只不過,這個啞巴男主的悲慘人生怎麼和她如此相像?作為21世紀遵紀守法的好公民,她下不去手虐待男主呀!*擁有蓮心的赫連昱成了無敵的存在,所到之處生靈塗炭,血流成河各大仙族和士族有些眼紅,大家決定合夥鎮壓此等反派,剖心挖蓮只想安安穩穩保命呆在男主身邊的桑憐惜成了誘餌桑憐惜相當無語,綁她作甚?高高在上的冥皇還會為了她來這種明眼人都知道的死局?然而那天一襲紅衣,眼梢微紅的男子緩緩出現在眾人面前「本座的人,誰敢動?」眾人皆呼,啞巴怎麼會說話了!展開

《惹惱暴戾的病嬌反派後我居然沒死》章節試讀:

她又大搖大擺的走去了赫連昱那個小角落。

赫連昱正在修鍊,修的卻不是仙族之法。

他屏息聽到腳步聲,立馬停下修鍊躺到床上。

桑憐惜走了進來,看着赫連昱半死不活的樣子,實在難以想像這病公子以後是怎麼殘暴嗜血的。

她輕輕嘆了口氣,就算心中不忍,劇情還是得走完。

她看了半天,最後伸手摸上了赫連昱的臉。

按照劇情自己應該調戲一番然後甩他一巴掌。

不過赫連昱看着狼狽,摩挲着的肌膚卻細嫩光滑。

自己上輩子還沒機會談過戀愛呢,反派這麼帥,她這算是在揩油嗎?

桑憐惜還在胡思亂想着,赫連昱卻突然睜開眼,細長的眸子顫了顫,毫無感情地盯着她。

她感到男主在心裏的質疑,心虛了一下。

手——啪的一聲打在他的臉上,「還沒死呢?看你這短命樣子,以後少出去丟人現眼。」

只是因為驚嚇導致力道輕柔,聲音綿軟,反倒有了一種撒嬌意味。

赫連昱實在是不知道這個女人怎麼了,從之前開始,就一直不對勁,雖說是三天兩頭尋他麻煩,卻都是些雞毛蒜皮之事,甚至有些敷衍。

桑憐惜聽到男主的心聲,恨不得點頭承認,希望男主念着她的敷衍以後能饒她一命!

他暗中凝力,指尖冒出暗藍色的詭異符文,假意握住她的手,那符文卻印入了桑憐惜的手,隨即消失。

桑憐惜被那冰冷的觸感嚇的一縮,活人的手怎會這麼冰?

赫連昱立馬放開了她的手,她卻又主動握了上來,另一隻手還摸上了他的額頭。

他沒有動,身體卻有些僵硬,從來沒人如此溫柔的觸碰過他──桑憐惜的手上的溫度彷彿讓他置身火爐,灼燒着他沒有溫度的心。

桑憐惜又把手放到自己額頭試了試,是正常的。

「你做什麼呢!」歸守突然現身,「您目前的行為已經構成ooc,接下來會有一定的懲罰。」

桑憐惜不可置信地皺起眉,嘴巴微張,她站起身背對着赫連昱用嘴型示意道,「什麼懲罰?我看一下他要病死沒也算ooc?」

歸守點點頭,冰冷的聲音響起,「至於懲罰內容,您一會就會知曉。您可以在此期間盡情的ooc。」

隨即消失了。

她心裏吐血,早知道走完劇情就該走人!什麼叫懲罰的時候可以ooc?

確定不是讓她死的更慘嗎?!

既然不知道是什麼懲罰,她決定快點回到寢殿,以免別人看出異常。

然而她還沒踏出這個門,突然就被關上了,隨即是被封印的聲音。

桑憐惜忙去推,發現已經推不開。

她對面這場變故猝不及防,她回頭看向他,心裏想,難道他要殺人滅口?

赫連昱卻好像能聽到她心裏所想,搖搖頭。

她氣急敗壞地讓赫連昱嘗試能否打開,卻發現他也不行。

這下桑憐惜不掙扎了,估計這就是懲罰吧,只是關在一起倒也還好,小命還在就行。

她最惜命了,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不用愁賺錢是她來到這裡最開心的事。

她認命般環顧赫連昱這小小的房間,除了床,連個落腳地也沒有。

桑憐惜在赫連昱不滿的眼神中將他趕到一邊,坐在了床邊嘗試呼叫歸守,她在心裏默念,卻沒有絲毫反應。

好吧,好像懲罰期間系統也會消失。

既然無事可做,桑憐惜憑藉著21世紀自來熟的本領打算和小啞巴聊聊天。

「你每天被人欺壓,是不是很想殺了他們?」她很好奇赫連昱的黑化進度。

赫連昱卻好像聽到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看向她的眼神中充滿了單純,搖搖頭。

要不是桑憐惜能聽見他心裏的惡意,還要差點信了他的演技,既然不願意說實話,那就聊點別的。

穿書這麼久,她還未曾和人聊過天。

「其實我和你挺像的,不過只是現在。」桑憐惜沒有看他,垂眸看着地面,不指望啞巴能回答。

赫連昱眼裡的嘲諷顯而易見,他可從未這麼覺得。又蠢又自以為是,一無是處之人也配和他比?

桑憐惜聽的心裏一氣,瞪了眼男主,是是是你最牛!

她又自顧自的講起,並不在意赫連昱想不想聽,「我們都沒有朋友,我們都被好運拋棄的人。」

只不過後來的你比我多一個權勢滔天的家世,擁有了強大的能力。

桑憐惜默默在心裏補充。

赫連昱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我們」,他心裏湧起一種奇怪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適。

就像是從出生就在沙漠里的人瞧見了一片不屬於他的綠洲。

「如果可以,我不想傷害你,我是有苦衷的。」

桑憐惜有時候看着赫連昱,總感覺像當初的自己,想給他一絲善意卻又手足無措。

赫連昱不相信她說的,只覺得她又在演戲。不過他也不感興趣,所有人都只是他一統天下的工具,順手的就用,不順手的就碾碎。

桑憐惜聽得無奈,想着如何反駁,耳邊卻傳來倒計時的聲音。

不同於歸守的機械音,她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心臟就疼了起來。

她幾乎是立馬就捂住心臟倒在了床上,臉色蒼白,冷汗直流!

好像有千千萬萬的針反覆扎向她的心臟,同以前犯心臟病一模一樣!

她只能死死的咬住嘴,不知該如何緩解。

赫連昱在桑憐惜側倒的那一刻便站了起來,細長的眸子微微眯起,他雙手交叉在胸口,站在一旁冷眼看着痛不欲生的桑憐惜。

她這是怎麼了?他在心裏疑惑。

桑憐惜哪裡回答的了!她感覺自己快死了!這個人顫抖得越發的厲害。

赫連昱看她要撐不下去的樣子,思慮片刻,才伸出手搭在桑憐惜的手腕試探,體內一切正常,為何會痛成這般?

他暗施內力,一陣溫熱之氣隨暗流湧進桑憐惜的身體,她感覺自己好受了一些。

她又蜷縮了片刻,疼痛感才徹底消失。

隨即是歸守有些焦急的聲音:「懲罰結束了!宿主你還好吧?!」

桑憐惜搖搖頭,她的衣裳早已被汗水浸濕,她躺在床上,覺得累極了,這簡陋的小床顯得格外舒適。

等她再睜開眼,已是在自己的寢殿。她急忙將手按在胸口深深呼吸一口,確定沒有痛感才放下了心。

原來懲罰就是讓她重回犯病的時刻,她想起來都忍不住渾身顫抖。

她是一個很怕痛的人,每一次犯病和治療都要忍受着巨大的苦楚,有些人會麻木,可她只覺得越來越恐懼。

那種痛,是不感同身受絕對體會不到的。

她想起之前是躺在赫連昱那裡,是他把自己抱回來的嗎?桑憐惜心裏感到一絲溫暖,看來赫連昱也不是那麼冷血無情。

面上卻絲毫不敢表露出來了,這ooc的代價,她算是怕了!

接下來的時間裏桑憐惜一改之前的態度,敷衍的完成任務就立馬回殿里,絕不多留!

倒是讓赫連昱產生了一種利用完被扔掉的錯感。

男主那裡太違背良心還容易ooc,她還是先走走男配的劇情吧。

桑憐惜打聽到容子懷每天都要去仙書閣看書,決定去碰碰運氣。

她裝作不知道容子懷在裏面的樣子,冒冒失失的跑進去,看準機會閉着眼往他身上撞去──意料之中的溫暖懷抱沒有感受到……

她緩緩睜開眼,卷翹的長睫顫了顫,她被容子懷以拎小雞的樣子拽着衣服後領以至於不向前摔去!

桑憐惜急忙站穩,心想這男配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什麼時候到後面去的?

她裝作很不好意思的樣子,柔柔弱弱的向男配道歉,容子懷已經重新凝神看着手裡的書,頭也不抬的回了一句無妨。

她假意找書,來到男配旁邊,假裝想拿最頂層的書,卻怎麼也夠不到。她上躥下跳了兩次,終於惹到了容子懷的抬眼。

她心裏一喜,幻想了一齣電視劇里男主緊靠女主幫她拿書的場面,卻不料一股仙氣襲來,接着頂層的書被仙氣繞着來到她的面前。

她傻眼了,這是鬧哪樣?炫耀自己仙術高明??

她還在想選哪本書,卻又被容子懷一揮回到書架上。

「連最簡單的六字訣都不會? 」容子懷清秀的臉上有一絲錯愕,憐惜妹妹怎麼越發偷懶,仙族絕不養廢物。

容子懷抓起她的手腕,桑憐惜還沒來得及高興就被閃送到了──法訣閣。顧名思義,就是修鍊仙術的地方。

於是桑憐惜莫名的被強迫學了一下午的仙術,容子懷要求又高,她感覺自己是在找罪受!

兩個男人一個也不讓人輕鬆,桑憐惜拖着僅剩的一口氣回到宮殿,她想了想原劇情,離赫連昱回到冥界沒有多少日子了,熬吧熬吧!

接下來她都沒有見過赫連昱,畢竟他之前過了選拔當上了仙使,更加招人嫉妒厭惡,這段時間估計被這些「貴公子」們變本加厲的欺壓吧。

果不其然,不久後就聽說是赫連昱被關進了地牢,因為偷盜秘籍。

這在仙界是重罪。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惹惱暴戾的病嬌反派後我居然沒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