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失憶愛情
失憶愛情 連載中

失憶愛情

來源:google 作者:唐曉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曉婉 現代言情 童童

"他,是她的夢中男神,在她最懵懂無知的時候出現在她的世界裏,帶給她新的生活,新的生命,可也是他,給了她今生最痛的傷痛她為了他,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為了救他,而失去了記憶,為了他的孩子,差點兒連命沒有了愛情就像一場浩劫,困住了他,她困住了她兩個人在漫漫長河裡相互支持,相愛卻又互相傷害分離,不會是永恆的永遠的分離,都是痛苦的宣言而導致他們再次相遇的,不過是漫漫人生里生命開的一個玩笑他和她的孩子一個骨肉相聯的孩子,成為了兩個人關係緩和的樞紐而他們最終能否在一起,還是這是命運又再一次的跟他們開的玩笑誰又可知呢?"展開

《失憶愛情》章節試讀:

大大的落地窗擦得格外格外明亮,斜斜的夕陽剛好灑進了唐曉婉的房間里,照出小女子嬌小的身影,窩在大大的沙發上,正在拿着一隻藍色的筆在一個筆記本上比比劃劃的寫上幾筆,好不認真的模樣。

已經在家窩了一個星期的唐曉婉,把手裡的文件簡單的整理了一下,雖然剛剛走出校園,但她堅信有了自己這麼認真的總結,明天的面試一定會成功的。

唐曉婉也一向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畢竟用昨天童童打電話說的話「小愛,就像你這種才貌兼備的女子,哪家公司不是搶着要你啊,你在那擔心什麼呢?」

童童是唐曉婉的好友,性格與唐曉婉是極大的反差,唐曉婉性子較為冷淡,性格倔強的不像話,偶爾開一句玩笑倒是也把童童逗得淺淺一笑,只是因為她的笑話確實好冷,和她的人一樣,整個大學都是院里有名的冷麵女子。而童童卻是活潑的不像話,天天在唐曉婉的耳邊唧唧喳喳,但唐曉婉也不厭煩,只是安靜地看着她。

放下手裡的書,唐曉婉站在落地窗前,外面天色正好,陽光暖暖的晃進了心裏,唐曉婉整個人都染上了金色的光芒,耀人雙眼。

明天加油吧,唐曉婉。唐曉婉還是在心裏小小鼓舞了自己一下,雖然在外人眼裡,鼓勵這種東西是她從來不需要,但是唐曉婉的心裏卻並不如表面那麼堅強。面上掛着女王的微笑,誰也不知道,就算女王也會有棋逢對手的那一天。

接下來的兩天里,唐曉婉走遍了自己所有做過的調查的公司,居然沒有一家同意錄用她,原因是委婉拒絕,而多半原因不過是唐曉婉完全不肯屈服的性格,人家自然不能錄用。

處處碰壁,從最後一家公司里出來時,天色都已經晚了,外面下着雨,不算太大。唐曉婉還是沒有選擇回家,在外面漫無目的地行走,曲曲折折的走到了自己的大學,裏面安安靜靜的,只有偶爾進出的人,舉着彩虹傘。看着身上半濕的的唐曉婉,露出驚異的目光,然後匆匆路過,多變也不是驚異她的落魄,而是她的美麗與孤傲的氣質罷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唐曉婉看了看四周,自然而然想到了那個地方,就在學校的後身,想起來確實格外有意思。

唐曉婉不禁加快了腳步,匆匆忙忙往那邊趕,路過之地倒是格外荒涼,算起來她也已經有將近半年沒有來過那裡了,有些懷念。那個故事一直在唐曉婉的記憶里鮮活的存在着,想起來也很有意思。

說起那個地方,其實是一個別墅,在學校的後面挺遠的叢林里,荒廢了能有將近十年。唐曉婉剛剛來到這所學校時,就和童童一個寢室,女生寢室最常做的事情便是講鬼故事,尤其是關於學校的故事,他們當然也不例外。

「你們知道嗎?咱們學校後身的別墅,荒廢了好久,據說以前死過人,所以才一直才沒賣出去,而且學校陰氣很重的,自然無人能……·」童童在熄燈以後,開始向大家娓娓道來自己的消息。

「童童,別說啦。晚上我不敢睡覺了。」同寢室的小姑娘打斷道,聲音已經有些顫抖了。

整個寢室里只有四個人,剩下兩個人,便是唐曉婉和杜欣,這兩個人倒是都沒有什麼反應,唐曉婉在閉目養神,反倒沒把童童的話當一回事。

倒是杜欣接了一句話「什麼都信,幼不幼稚。」語氣里滿滿的不屑,精緻的手指甲輕點着手機的屏幕,心情倒是不錯。

童童和同寢的小姑娘都不說話了,兩個人都不太喜歡杜欣,剛剛進寢室時就看見打扮格外時髦的杜欣,不知道跟誰打電話,聲音嬌滴滴的嚇人,身上的香水味刺鼻。看見童童她們就像看見土包子一樣躲得遠遠地,後來唐曉婉來的時候,也沒怎麼跟她們說話。

後來童童和那個小姑娘擠在一張床上,嘟噥的聲音大了點,被杜欣聽見了,心情格外不好的扔了了手機,沖她們喊道「不就是一個別墅嗎?我見多了,咱們明天晚上下課就去看看,看有什麼,看我怕不怕,笑話。」

唐曉婉有些受不了她尖銳的嗓音,淡淡的說了一句「解決了就快點睡。」

誰都沒有再說話,安靜地各自睡了。

第二天下了晚自習,四個人站在學校後身,天色已經漸晚了,馬上有些黑透了。面前是條幽深的小路,旁邊密密的樹林,說不出的滲人。那個小姑娘已經有些退縮了,推了推旁邊的童童,示意她回去吧。

而這時杜欣的面色也有些犯難,但畢竟是自己先提出來的,於是故作正定的說「走吧。」於是先踏進了密林之中,唐曉婉向後看了看後面的兩個小姑娘,淡定的走了進去。童童拽着小姑娘的手走了進去。

這條路並沒有走多久,就看見了那個傳說中的別墅,在微弱的光線里顯得格外巨大,孤單的屹立在這片空地里。

「這也沒有什麼嗎?」杜欣故作輕鬆的伸了伸手,滿臉的不屑,其實心裏已經有些得瑟了,希望可以回去了。

「這可不行,不進去看看,怎麼知道呢?」童童此時也跟她較上了勁,完全杜欣不認輸,她也決不罷休的架勢。目光挑釁的看着有些慌張的杜欣,那個小姑娘緊張的抓着童童的手,倒是唐曉婉倚在一旁的樹上,打量着這座房子。

「……好,咱們倒去看看好了。」杜欣咬了咬牙,最後怒視着童童說道「走吧。」

幾個人來到別墅的鐵門外,倒是都站住了,唐曉婉在後面緩慢的走了上來,看過去,發現鐵門已經上了鎖,都有些生鏽了,看來確實鎖了很久了。

杜欣也找到了下坡路,連忙說道「看來進不去了,咱們回去吧,天都黑了。」

童童有些不樂意,但也是無能為力,想要離開時,卻被一旁的唐曉婉招呼了過去。

唐曉婉還是那麼寵辱不驚的聲音,用纖細的手指指了指面前一人多高的牆「這裡可以進去。」說著,輕輕一跳,雙手已經攀上了牆上,雙臂微微用力,已經翻到了牆上。

把童童驚艷到不行,童童後來說,她便是那會兒喜歡唐曉婉的,因為覺得她實在太酷了,簡直像特工一般,這個評價倒是讓唐曉婉無語了一段時間。

後來拉着她們一個一個的上來,杜欣看了看還是不情願的伸了手,下去的時候,唐曉婉看了一眼杜欣鑲鑽的高跟鞋還是好心提醒了一句「這種鞋跳下去,估計不僅鞋跟會折,你的腿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說完便身輕如燕的跳了下來,留着牆上面色難看的杜欣。

 杜欣最後脫下來高跟鞋,下來時又不甘心的套上,鼓作氣勢的踏了踏地。唐曉婉也沒正臉看她,直直往裡走去。

 裏面花園,停車場,籃球場應有盡有,還有一個很大的池子,裏面空空的積了一層薄泥,看來以前應該是一個游泳池,院里的路還算平整,不過雜草叢生很是荒涼。

 「喂,看得差不多了,咱們也就回去吧。」杜欣有些不滿意的跺了跺腳,這裡荒涼死了,有什麼好看的。

 「還有房子里。」唐曉婉此時也有了興趣一探究竟,指了指面前三層高的紅色磚瓦的別墅,看得出來原來確實格外輝煌過。

 別墅的屋門卻沒有鎖,幾個人輕鬆地進了屋裡,開了燈,幾年過去了,沒想到燈還打得開,進去是一個空曠的大廳,看得出來是一個客廳,旋轉的樓梯通到了樓上,其他地方漆黑黑的,也不知道燈在哪裡。

 「這裡看起來好像搬了家誒。」童童看着空空的屋裡做了結論,不過確實看得出是大戶人家。

 「哪裡有你說的那麼恐怖?」杜欣此時也驕傲了起來,跺着她的高跟鞋,不屑的看向童童,兩個人一番目光的對峙。最後童童不屑的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剛才是誰怕得想回去。

 唐曉婉只是看着她們,靠在門邊聽着門外突然乎乎的風聲,知道天氣突變。

 那個時候的唐曉婉,整個人冷到了骨子裡,或許因為自己的身世,一向孤僻慣了,這次倒是頭一次交到這些國寶似的朋友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與她們交流,發現的一些事情,也不過裝進了肚子里。

 她們互相不爽的對峙時,這時外面突然雷霆大作,下起大雨來,而且越下越急,杜欣已經嚇得頭皮發麻,急忙說道「咱們快回去吧,明天再來也行啊。」

 童童此時也覺得不妥,不禁還是說道「還是回去吧。」這句話是問向唐曉婉的,倒是杜欣不住的點頭,她正要提前離開,門卻被唐曉婉推上,上了鎖。

 看着所有人的目光,唐曉婉簡單的解釋了一下「下這麼大的雨,那牆根本爬不了,跳下去也是不可能的。」

 「那我們今晚?」杜欣嗓音沙啞的詢問道。

 「在這裡住下。」唐曉婉說完,便往屋裡走去。

 唐曉婉心裏也有些不舒服,卻只能故作鎮靜的說道。

 這一晚上四個女孩窩在一間卧室里,住了一個晚上,那些恐懼自然也不用說,不過唐曉婉倒是在卧室里僅有的一張床上睡得很舒服。

??童童就躺在她的旁邊,倒是就杜欣窩在牆角聽着窗外的落雨聲,哆嗦成了一團。

??童童雖然心裏有恐懼,不過還是看着杜欣,也覺得好笑,反而越來越喜歡這個冷漠的女子,她確實格外漂亮,有些無法讓人接近,像長滿刺的玫瑰一般。

 

 

 唐曉婉這一覺睡醒,看見窗外已經晴了天,天蒙蒙亮,格外清新與舒服。

童童和那個小姑娘,窩在一起,還在睡。而杜欣窩在牆角也睡著了,不過格外狼狽,唐曉婉看着她倒是覺得心情蠻好的笑了笑。

那之後,這裡,杜欣再也沒有來過,說晦氣。倒是童童她們經常過來,把這裡當成了基地。整整四年充滿了好多回憶,唐曉婉也是格外珍惜這段不同的緣分,因為在這裡她收穫了第一份友情。

後來,杜欣和唐曉婉的較量整整充斥了三年,有些人都說杜欣不自量力,因為唐曉婉不跟她比,她就已經輸得一敗塗地了。

大四的時候杜欣突然退學,這個在唐曉婉眼前天天晃的人走了,唐曉婉倒是也沒覺得怎麼樣。出去實習的日子漸漸長了,唐曉婉也有將近半年沒去看看了。

今天這種天氣倒是與四年前格外的相似呢,唐曉婉步調輕快的走到別墅,今天自己的一套紗裙涼鞋倒是不適合爬牆。

不過,走近唐曉婉才發現大門是開着的,裏面也煥然一新的樣子,最特別的是裏面停着一輛寶藍色的豪車,晃人眼目。

這裡居然有人住了,唐曉婉認識到了這一點,正在考慮要不要繼續進去,畢竟不是自己家。

雨越下越大,那邊的池子似乎改成了觀景的,種了大片的睡蓮,雨打浮萍的聲音很清脆。

唐曉婉走到屋檐下,看了看房門似乎鎖了,抬手按動門鈴,似乎也沒有人的樣子。唐曉婉再次看了看停在面前的寶藍色車子,窗戶黑乎乎的看不見裏面,倒是可以當鏡子照,格外清楚。

被雨水一澆,紗制衣服有些黏在身上,唐曉婉一頭栗色的長髮,也有些糾纏在一起,前面薄薄的劉海也打**,於是對着車窗,唐曉婉索性把劉海分開,露出光潔的額頭。

整個人清秀了許多,唐曉婉也好心情的衝車窗一笑,傾城傾國。

唐曉婉心情不錯,卻意外聽見了車內似乎有聲音,像是摩擦的聲音。唐曉婉剛剛沉浸在自己的回憶里,倒是慣性思維的想偏了。

於是,口不擇言的說了一句」有鬼!」

這時從車內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居然是一個男人,唐曉婉也萬萬沒想到車裡有人,於是向後靠了靠。

這時車門卻推開了,從裏面下來一個人,嗓音格外鬼魅與優雅,笑着說道「誰是鬼?」

唐曉婉看見男人時,震驚了一下,他的人如他的車一般耀眼,走了幾步便逼近了唐曉婉,手隨意柱在了門上,正好對上唐曉婉的眼眸。

「不知道,這位小姐在哪裡看見了鬼?」男子又重複了一遍這句話,語氣里滿是玩味,另一隻手已經附上了唐曉婉的腰。

這個男子有一雙細長的桃花眼,應該是有些娘的面容,長在他的臉上卻是格外的剛毅,他的嘴角掛着玩味的笑,絲絲勾人心弦。

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襯衫,一件正裝被他穿出了格外休閑的感覺,從上解開了三顆扣子,露出了完美的皮膚。

男子越靠越近,身上的熱氣像唐曉婉襲來,帶着一股女式香水味。頓時,唐曉婉對這個人的好感全無。

於是抬起腿像男子踹去,卻被男子的雙腿夾住,男子的力氣不是一般的大,唐曉婉掙扎了幾下未果。

男子也把她禁錮在自己的懷裡,看着她漂亮卻有些冷漠的面孔,倒是很有興趣。

於是,男子湊過去吻唐曉婉的額頭,覺得男子冰涼的唇落在自己的皮膚上,唐曉婉並沒有反抗,倒是認他為所欲為。

男子也吻上癮,這時身後的車裡卻出現了女人的嬌滴滴的聲音,明顯有些不滿,她說「楓,回來了嘛。」

唐曉婉不禁冷冷一笑,這個男人恐怕剛才和那女子在車裡做什麼呢?

現在又能來糾纏自己,真是精神力旺盛啊。

這時男子也停了下來,看着唐曉婉的眼睛,笑了。

「這位先生,你的女朋友好像等的不耐煩了。」唐曉婉也露出笑容,好心的提醒道。

「沒事,欣兒是不會介意的。」這位叫楓男子狠狠的說道,一低頭,正吻上唐曉婉的唇,翻天覆地的吻了起來。

唐曉婉也有些迷失在了他的溫柔里,漸漸的沉淪,最後男子停止吻她時,唐曉婉卻癱軟在了他的懷裡。

男子心情極好的笑了笑,附在唐曉婉的耳邊道「你也不過如此嘛。」於是男子鬆開了對唐曉婉的禁錮,優雅的上了車,起車,離開。

唐曉婉也是不禁一愣,這個男子狂妄到無法無天,奪走她的初吻不說,語氣里還滿滿的冷嘲熱諷,讓人很不爽。唐曉婉這些年來一直是學校里的女王,就算有追求她的男生,最後也敬而遠之,不了了之了。

最後唐曉婉覺得自己似乎成為了和女博士一樣的神話了。今天這個男子的態度卻格外氣人,看着外面的雨越來越大,唐曉婉也無奈,看來只能當做被狗咬了一口,也便不再做計較。

「楓,剛才……」女子的聲音格外不樂意,坐在副駕駛上,埋怨的看着駕駛座上心情大好的男子。

「怎麼?」男子好聽的嗓音倒是愉悅了不少,剛才那個小姑娘確實有些意思,自己無意瞥見了她手裡拿的檔案,叫唐曉婉,有趣的名字。

「楓,欣兒不喜歡你這樣。」那個女子小聲要求道,卻發現男子沒有一點悔改的樣子。

「一會兒你去隨便買點自己喜歡的珠寶吧。」男子從兜里隨手扔出了一張金卡,看得女子格外激動,把之前的不愉快通通一掃而空。

「謝謝你啦,楓。」女子握緊了手裡的金卡,旁邊的男子倒是沒有什麼表情,好像在沉思某些事情。

男子的推斷不過如下,那個面容較好,叫唐曉婉的女子,大概也是一個愛錢的姑娘。所以才會隨意的走入到他的府邸內,然後明明知道自己在車裡做什麼,還趴得那麼近。看自己沒反應,就胡謅的喊,有鬼。這個理由太扯了,再後來,他下了車,唐曉婉看見他,明明有驚艷卻不表露出來,這明明就是一個慣犯嘛。再說,現在這個城市裡,誰不會認識他?

不過後來,吻她的滋味卻是格外的好,果然是有些本錢,不過他也不想跟這種人繼續玩下去,就索性離開了,不過卻很是回味。

男子看着面前的雨刷越打越快,外面的雨也是下得更急,有些擔心剛才那個小丫頭怎麼回去,剛才自己抱着她時,她渾身就濕透了,身子很冷。

不過,隨即,男子還是搖了搖頭,今天自己似乎管的有些太多了。

於是又加快了車速,寶藍色的跑車很快消失在了雨中。

「小愛啊,面試怎麼樣了,姐姐的慶功酒可是已經準備好了。」唐曉婉接起電話,那頭正是童童,語氣愉悅的不像話,她倒是信心滿滿。對於唐曉婉,童童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簡直就是可以說是盲目的崇拜。自大學以來,一直是這個樣子。

「失敗啦。」唐曉婉也沒繞圈子,直接說明了結果,換來了童童在那邊的質疑。

「寧小姐,我在這裡批鬥你,你是不是又謊報軍情,快快從實招來。」童童在那邊說的一板一眼,完全就不相信唐曉婉。畢竟唐曉婉經常逗她,說自己又考了班級倒數之類的,成績下來卻總是榜首,童童也格外無奈。

「我是說真的,要不你來看看我現在狼狽成什麼樣子了?」唐曉婉有些無奈,自己倒是百口莫辯了。

「他們都是眼瞎嗎?這麼好的人才都沒看上!」童童立馬憤憤的轉移了立場,這才想起來外面似乎下了雨「喂,小愛,你不會沒帶傘吧?」

「真聰明。」唐曉婉也是誇了她一句,孺子可教也。

「你在哪裡呢?我馬上去接你,等我一下。」童童那邊立馬傳來迅速的收拾聲。

「我在咱們學校後身的別墅啊。」唐曉婉回頭看了看身後緊鎖上的門,也有些疑惑,莫非這房子現在是剛才那個男人的?

「你怎麼跑到那去了!」童童已經開始穿鞋,抱怨道「那裡已經賣出去了,小愛,不能隨意進別人的地方啦。」

唐曉婉把心裏的推測也證實的

差不多了。

「那好了,小愛先掛了,我馬上到,在原地等我一下。」童童說完便掛掉了電話。

唐曉婉看着如今這個修整的院子格外氣派,看來什麼都是在變的,只是回回身便有天差地別的變化。

 「你是落難了嗎?」童童看着渾身濕透的唐曉婉,表情裝作厭惡,卻伸出袖子幫她擦臉,一點也不在乎。

「表裡不一的丫頭。」唐曉婉笑了出來,童童對自己一直不是一般的好。

「你再說話,我就把你扔出去。」童童指了指車外,雨似乎小了不少。

「好好好。」唐曉婉還是笑着求了饒,童童這丫頭脾氣越來越大了。

「這還差不多。」童童得意的哼了一聲,從旁邊的兜里取出衣服,塞進了唐曉婉手裡「雖然咱倆風格完全不同吧,但是湊合穿吧,不許嫌棄我。」

車停在了一家大型商場外面,童童先撐着傘下了車,然後才接唐曉婉下車。

進了衛生間換完衣服的唐曉婉,一出來就讓童童各種大驚小怪「小愛,你穿這種衣服好可愛啊。」

「小愛,太完美了。」

「小愛,我陪你去買點這樣的衣服吧!」

童童自言自語了半天,語氣里滿滿的羨慕,倒是把唐曉婉弄得不好意思,這些年來頭一次有人誇自己可愛。

 

唐曉婉看向鏡子里的自己,一件淡粉色的普通半截袖配淺藍色的超短款牛仔褲。主要是半袖上有一隻極大的兔子頭,這種甜蜜風格,唐曉婉一向沒有嘗試過。

唐曉婉看了看自己濕漉漉的頭髮,隨意的梳起一個全婁的花苞頭,顯得俏皮可愛,一掃之前在童童眼裡冷血無情的女王形象。

「太完美了,小愛,以後要換換風格了,以前的風格有點冷,現在太好了!下次面試就這麼去!」童童在那裡憧憬着未來,倒是把唐曉婉弄得有些心動,說不準自己面試失敗,跟這個也有些關係,倒是可以一試。

唐曉婉駕馭得了各種風格的衣服,倒是讓童童興奮了半天,挽着唐曉婉的胳膊,一起上樓買衣服。

兩個人逛到了晚飯點,外面的天也黑透了,童童興奮的舉着手裡的戰果道「樓下有家餐廳很好吃,走,姐姐請你去。」

唐曉婉看着這個精神高漲的姑娘,笑了笑,真是說姐姐說習慣了,隨她吧。

坐着觀光電梯,正好可以到這家餐廳,這時餐廳里的人也不算太多,只因為這裡的價格明顯有些高,雖然好吃,但也不是什麼人群聚集的地方。

點好了菜,唐曉婉起身去了洗手間,剛剛要推門進去,卻在身後聽見了一聲熟悉的聲音,他的笑聲很勾人心扉「喲,唐曉婉,我們又見面了。」

唐曉婉有些詫異的回身,正好看見那個下午強吻了自己的男子,風流的站在牆邊看着她,笑容滿滿。

「真是不巧。」唐曉婉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打算進去。手腕卻被男子握住,輕輕一使勁,已經被帶到了男子的懷裡。

「寧小姐,這變化有些讓在下認不出來了,不過這樣子也不錯。」男子看着唐曉婉,如打量貨物一般,欣賞着。

「不勞先生費心。」唐曉婉掙扎着要走。卻怎麼也掙脫不掉男人的懷抱,最後也有些惱羞成怒了,剛想喊出來,嘴再一次被男子的嘴唇封住。

 唐曉婉其實也不厭惡他的吻,就是厭惡他這個人罷了,簡直一副拽到了天上的模樣,讓人格外不爽。唐曉婉只被當狗又咬了自己第二口,使勁在男子的懷裡掙扎,卻以自己的力氣完全沒有一點用處。

 「啊!」突然一聲驚呼,男子這才鬆了手,輕抿着薄唇,看向發出尖叫的女子,並不認識。倒是唐曉婉不禁一扶額頭,完了,今天說不清了。自己得被她墨跡死,想到這裡唐曉婉甚至比被這個男人吻,更加頭疼。

 來人正是要來洗手的童童,一拐過來就看見了這麼一副有愛的情景,雖然只看了男子一眼,童童也覺得他簡直帥死了,讓自己的春心都萌動了。

男子側過身來到唐曉婉身旁,附在她的耳邊說道「別先生先生的,多外道,我是尚宇楓,下次再見。」男子的嘴唇輕輕蹭過唐曉婉的臉頰,優雅的走了出去。

留下一臉氣憤地唐曉婉,這個男的真的很不要臉,還再見呢,再也不見倒是不錯的選擇。而童童愣了半天,才像唐曉婉跑去,滿臉興奮之色。

「小愛,你這混蛋,竟然交了這麼帥氣的男朋友都不告訴我,真是太不夠意思了。」童童心裏想着兩人真的是好配,不論樣貌還是身高,還是氣質,完全的匹配啊,就是這個男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誰說那是我男朋友?」唐曉婉咬牙切齒,她的男朋友怎麼會這麼不要臉呢「我這是跟他見的第二面。」

「行了,快去洗手,別跟我提這個人渣,我可不認識他。」唐曉婉直接打斷了還想問話的童童,看她那副小樣子,如果不打斷,今天晚上自己一晚上也不用消停了。

童童無奈的攤了攤手,雖然好奇,但也不再過問。唐曉婉的嘴裏,只要她不想說,就斷然什麼也套不出來的,自己怎麼問也不過是費力氣罷了。誒,不過可惜了那麼一個大帥哥了。童童在心裏暗暗感慨道。

這頓飯吃的不錯,童童一頓飯下來,在屋裡各種撒么剛才的帥哥,卻沒有再看見了。直到唐曉婉撂了筷子,童童才徹底放棄了,想起來正事,便看着剛吃完飯的唐曉婉道「對了,你不是面試沒有成功嗎?我介紹你一個啊。」

「行。」反正聽聽總比不聽強,唐曉婉點了點頭,喝了一口自己杯里的果汁,示意童童往下說。

「一個月前,咱們這裡新開了一家公司,叫天禹,氣勢特別大。現在正在招募人員,你不是學文秘嗎?可以試試申請一個助理什麼的。」童童建議到,雖然知道這個錄取的概率更低,卻還是想讓小愛試一試。

「這……·」唐曉婉也想試一試,不過最近的挫折有些多,讓一向自信的自己也有些猶豫。

「他們是先投簡歷的。你可以投一個試試。」

「好吧。」一切都得嘗試了才會知道嘛,這一向都是唐曉婉的準則,她只相信她自己。

簡歷投了整整三天,唐曉婉也沒有再出去面試,在家裡學着最新的爵士舞,這是她一直的愛好。童童曾經也很羨慕唐曉婉的舞姿,說她一顰一笑皆有風情。唐曉婉當時無奈的諷刺了一句回去,你以為我是古代賣藝的啊。

童童也不示弱,打量打量了唐曉婉道「我看你這舞姿,像是賣身的。」

今天自己在家,整整跳了兩個小時,已經香汗淋淋,剛剛坐在沙發上,那邊手機已經開始振動了起來,好不熱鬧。唐曉婉關了音樂,接起了手機。

「喂,您好,請問是唐曉婉,寧小姐嗎?」是一個甜蜜的女聲,還有些嚴肅在話語里。

「哦,對。」

「我是天禹公司的員工,這裡通知您,明日來天禹公司23樓報道。」

「我是被錄用了?」唐曉婉有些好奇,這個公司就這麼隨意的錄用了自己,真是不可思議,倒是覺得有點假。

「這個得明天到達公司,和總裁面試完,才會通知是否錄用。」

「哦,謝謝。」

「明早八點,寧小姐,再見。」

說著已經掛斷了電話,唐曉婉看了看號碼,還是存了下來,看來明天又要開始面試了,真是不容易。

「總裁,我已經通知完寧小姐了。」說話的正是剛才和唐曉婉通話的女子,而她看向的總裁,不正是尚宇楓。

「好的,你先出去忙吧。」尚宇楓的心情極好,看着手裡的資料,唐曉婉,你居然投簡歷投到了我的公司,看來我們可以好好地一起工作了,尚宇楓薄薄的嘴唇上染上了一抹笑,鬼魅至極。

自己一定不會虧待她的,尚宇楓的手指輕摸向唐曉婉的照片,那個女子在一寸照片里也看得極為入眼,極為舒服。唐曉婉,咱們明天見。

「什麼?你真的接到了他們的電話?小愛你一定會成功的。你等一會兒,我現在馬上就去你家。」童童已經興奮到語無倫次,抓了一件衣服就往外沖。

「喂,你過來幹什麼?」唐曉婉有些跟不上這個小丫頭的思路。

「當然是幫你研究研究怎麼穿衣打扮啊,這次一定要好好面對才行。」童童已經開始在路上攔車了,沖電話里喊道「等着,姐姐馬上飛過去見你。」

唐曉婉聽着掛斷的的電話,對於童童的性格自己已經司空見慣了,也沒太多的驚訝。估計她來了還得好一會兒,於是稍作休息,就開始打開音樂,繼續跳舞。

「喂,小愛,你就這麼迎接我啊。」童童看着跳舞的唐曉婉不禁撇了撇嘴,雖然自己承認跳的很好嘛,但現在這個根本不是重點。

「怎麼進來的?」唐曉婉停了下來,隨手關了音樂,坐在了童童身旁,遞給了她一瓶果汁。童童接過來便喝下去了小半瓶。

「你家備用鑰匙我自然知道在哪裡。」童童很得意的說。

「看來我要換地方了。」唐曉婉隨意一句話,就是冷笑話,童童頓時覺得自己的炎熱全部散去了。

「對了,我是要來指導你穿衣的。」童童這才意識到自己來的目的所在。

「我就穿的正式一點就行,畢竟是大公司。」唐曉婉也已經做好了打算,準備穿件小西服去就好。

「這怎麼可以,面試時,穿衣一定要讓人眼前一亮才行。小愛,你就聽我的吧。」童童推着小愛往裡屋去。自己一定要好好打扮她一下,不能再冷冷清清下去,要不哪個公司敢要這個冷麵女王啊。

童童仔細的看着自己的搭配,最後把唐曉婉及腰的長髮梳了起來,左看看右看看,最後打了一個響指道「就是這個了,真不錯。」於是把唐曉婉推到了鏡子前,欣賞自己的成果。

一件長款修身的淺粉色襯衫,七分緊身牛仔褲,雖然簡單,卻把唐曉婉的身材顯得玲瓏有致,梳起的長髮更顯出幾分清新,不得不說,確實不錯。

「小愛,你笑一笑嘛!不能總是那麼嚴肅的表情,尤其明天去面試時一定要記住。」童童托着下巴囑咐道。

「我是去面試,又不是去相親,哪裡那麼多講究?」唐曉婉無奈的看着這個小丫頭,看來自己是不得安寧了。

「這有很大的聯繫啊,都是讓別人欣賞你,原理是想通的嘛。你快過來,我給你說幾點錦囊妙計。」童童趴在唐曉婉的耳邊說了很久,她自己越說越得意,倒是唐曉婉覺得越來越不靠譜。

 

最後童童往床上一躺,伸了伸懶腰道,今天講課完畢,快去做晚飯去吧。

第二天一早,尚宇楓來得格外的早,而且神采奕奕的,所有人都在猜測是有什麼好事讓自己的老闆這麼開心,一掃之前嚴肅的形象。

「喲,來得這麼早,昨晚不是沉醉在哪個溫柔鄉里嗎?」尚宇楓推開了門,正看見了自己的好友紀凡,紀凡相比於尚宇楓是一個陽光的大男孩,雖然也有自己的公司,卻沒有尚宇楓的心狠手辣。

「今天有個面試,主考官自然來得早點了。」尚宇楓看了看紀凡,這小子一大早上就來自己辦公室也不知道幹啥來的。

「天禹集團的主考官什麼時候變成總裁親自擔任了?」紀凡也是很好奇,看來一定不是什麼一般的職位了。

「我的**當然是由我自己親自挑選。」尚宇楓坐在辦公椅上,修長的手指敲擊着把手,嘴角揚起一抹察覺不到的笑容。

**,這話聽得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這些紀凡也是懂得,便也沒有繼續過問,不用想,估計找來的都是一群胸大無腦的拜金女子。

「那你慢慢挑吧,我先走了。我是來告訴你一聲,晚上『鍍金『聚會,我可親自來了,你可不能不去了。」紀凡也是受杜瀾的委託,說要好好撮合一下自己的妹妹和尚宇楓的關係,不過尚宇楓從來不給面子,聚會一次也沒有參加過。

「既然來了,就坐一會。幫我物色一下人選。」尚宇楓發了話,紀凡也不好離開,於是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陪着。

 這時總裁辦公室的門推開,進來的正是唐曉婉,自然是童童昨天精心設計的服裝,還提醒唐曉婉,襯衫一定要打開兩顆扣子,不能太死板。

唐曉婉一走進來,三個人都驚艷了起來,但是心裏所想卻完全不同。

紀凡沒有見過唐曉婉,自然是驚異這個女子的氣質非凡,居然來競選助理,不得被尚宇楓糟蹋了,太可惜了一點。

而尚宇楓則是驚艷,這個唐曉婉變化真是驚艷。僅僅見了三面,就是三種變化,而且越來越驚艷,真是一個百變的女人,自己倒是對她越來越有興趣了。

而唐曉婉與這兩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倒是沒有看見帥哥的那種驚異,而是直直的看見了那個男人,尚宇楓!那個不要臉的男人,居然穩穩地坐在那裡。面上帶着一絲笑容也全部湮滅,童童說的什麼良好教養都完全沒有用,對於這個人渣,需要什麼教養。

沒想到他居然是這裡的總裁,自己絕對不能在這裡工作,要不以後肯定被他壓迫死。於是唐曉婉轉身就要往外走,動作卻被尚宇楓好聽而沉穩的嗓音打斷。

「寧小姐,你相不相信出了這門之後便沒有人敢再錄用你了?」尚宇楓一開口,聲音里滿滿的挑釁,唐曉婉也知道,尚宇楓估計是會說道做到的,於是倒是也不想走了,自己倒要看看這個人渣總裁會怎麼做。

「尚總裁,你似乎多慮了。」唐曉婉回身推上了門,一轉身已經掛上了女王般的笑容,格外迷人。尚宇楓倒是不怎麼驚奇,自己見她這幾面,也知道她是百變的女子。倒是在旁邊坐着的紀凡,格外欣賞這個小女子的變化,很是有趣,估計尚宇楓也是棋逢對手了吧。

尚宇楓看向唐曉婉,示意她解釋一下,剛才的動作。

唐曉婉也不猶豫,挑釁的看着尚宇楓「剛才看見門開了,自然是要帶上門,這不是助理應該做的嗎?」唐曉婉踩着一雙淺藍色的高跟鞋走向尚宇楓,自己雖然一直不喜歡高跟鞋,估計是當年杜欣和她的鞋都沒給自己留下什麼好印象。不過,童童卻說高跟鞋一定要穿,這才有女人的姿態。

而唐曉婉卻覺得現在明顯給自己增加了氣勢,倒也是不錯,這時唐曉婉就已經坐在了尚宇楓的辦公桌對面,完全不把尚宇楓當成一回事。他本來也沒有什麼教養,根本不需要自己有什麼教養來對待。

尚宇楓看着坐在對面格外放肆的女子,倒是也不介意,說道「寧小姐,這好像不是助理應該有的所作所為吧。」

兩個人都是笑裡藏刀,紀凡倒是覺得自己在場似乎有些多餘了,於是輕輕咳嗽了一聲,卻沒引起兩個人的注意,紀凡覺得一陣頭疼。

「一個地方一個規矩嘛,不知道尚總裁這裡居然這麼不平易近人。」唐曉婉無奈的攤了攤手,說的全指向他這個人,很是犀利。

倒是把尚宇楓也弄無語了,不知道怎麼接下去。紀凡頭一次看見好友卡殼,居然是被一個應聘的丫頭堵住了嘴,於是愉快的笑了出來。這時尚宇楓才發現了旁邊還有一個看熱鬧不怕事大的,於是瞪了紀凡一樣,示意他快回去吧。

紀凡得到了赦免立馬起身走了出去,愉快的沖尚宇楓揮了揮手道「晚上見,記得要來哦。」說完便體貼的鎖好了門,走了出去。

尚宇楓看了看面前驕傲的坐在自己的面前的唐曉婉,也沒有繼續說什麼「寧小姐,從今天開始就好好的工作吧,任務就是我的**,做得好有提成。」尚宇楓故意把『私人』二字咬的格外清晰。

「好,謝謝尚總裁。」唐曉婉的氣勢也不減,這個男人真不是什麼好東西,自己以後得多加小心才是。

「那邊是你的座位。」尚宇楓指了指那邊的辦公桌,順手指了指手邊一摞很高的文件檔案「這些是你今天的任務,熟悉公司的事務,一定要快,天禹不需要慢悠悠的員工。」

「好,我知道了。」唐曉婉咬了咬牙,到尚宇楓手邊搬起一摞文件,是真心不少,看來自己的日子確實不會太好過。但是,自己也不會像這個惡勢力低頭的。

唐曉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開始翻看檔案,多半是很專業的經濟學和法律,和自己的專業一點也不搭邊。回身卻看見了尚宇楓玩味的笑容,也只好低頭繼續看,這些東西現學對於唐曉婉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絕對不能讓他看扁。

一上午過去了,尚宇楓起身準備去吃飯,看見那邊的女子似乎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看來一上午的成果是一本都不到,果然自己沒有猜錯,她並不熟悉。尚宇楓也沒有理她,他覺得唐曉婉不會傻到連飯都不吃,於是接了個電話就走了出去。

剛剛打電話的正是自己現在的女朋友叫,杜欣。兩個人天天約會自然也是少不了,尚宇楓並說不出自己是否喜歡她,或許只是排解一下自己的生活罷了。

這一頓飯吃了不久,尚宇楓就已經想起自己辦公室里的唐曉婉,那個傻子是不是已經吃飯了,是不是已經放棄了,那些工作本來也不是她的工作,只不過自己想難為她一下,那些專業的文件,整個公司里也沒有幾個人能看懂的。

希望她能知難而退,尚宇楓吃完飯就想回去,就被杜欣攔住「楓,今天你怎麼這麼著急啊,陪欣兒去逛逛街嘛。」

尚宇楓也覺得自己似乎有些不對勁,自己似乎有些太重視唐曉婉了,這不是一個好兆頭,於是答應杜欣的要求,兩個人整整逛了一個下午。杜欣想起哥哥似乎說尚宇楓今晚要參加聚會,知道哥哥這是在幫她,最好能坐到尚太太的位置,這是杜欣一直想的。

雖然不舍,但想到晚上還會見面,杜欣也需要回去好好打扮一下自己,今晚一定要將尚宇楓一網打盡,這樣自己也能心安。

於是跟尚宇楓道了別,尚宇楓一路開回了公司,心裏還是在想那個唐曉婉,沒準早就逃回去了。

推開門時,卻看見了那粉色的背影,似乎都沒有動過一樣。

尚宇楓推門進來時,卻看見唐曉婉完全沒有動地方,問旁邊的秘書,居然說她一天都沒有出去過。這女的是睡在辦公室里了,還是死在這裡了,尚宇楓看見她認真的背影時,倒是多了一份擔心。有必要這麼拚命嗎?不可理喻。

尚宇楓倒是不知道唐曉婉的死心眼,一條路跑到黑的性格。估計這點也只有童童知道,她當年可是看見唐曉婉曾經因為一個無所謂的賭注,兩天之內背完了一本專業書,那廢寢忘食的程度,所以相對於這幾份文件,唐曉婉確實也沒有放在眼裡,雖然確實是很專業的東西,也不太容易記。

尚宇楓放輕步調走到唐曉婉身後的時候,她的頭髮已經放了下來,有些凌亂地夾在而後,完全沒有注意到屋裡還有一個人。

「小助理,你這麼拚命,我可是不會漲工資的。」尚宇楓伸手就撫上了唐曉婉的一頭青絲,手感格外的好。用餘光掃去,她居然已經看下去一大半了,手邊的紙上還認真地記錄著,字跡格外清秀。

尚宇楓這麼突然一句,也是嚇了唐曉婉一跳,還真是神出鬼沒,整整一個下午沒有出現,居然在這會兒出現。

唐曉婉伸手甩掉尚宇楓的手,這是把自己當小貓嗎?摸什麼?唐曉婉厭惡的看向尚宇楓,尚宇楓收回了手,也沒有尷尬,手拄在了唐曉婉的桌子上。

「你要看完了?」尚宇楓伸手翻了翻唐曉婉的記錄,確實是一板一眼,不過不知道記憶的怎麼樣。

唐曉婉一下把自己的記錄拍了下來,沒有讓尚宇楓繼續翻動,自己也站了起來,目光冷冽的看向尚宇楓,自己一向討厭別人翻自己的東西。他還專門挑自己討厭的做啊,唐曉婉格外無語,看着靠在桌旁的尚宇楓。

「再給我一晚上就可以完事了。」唐曉婉自然對自己信心滿滿,挑釁的對尚宇楓說,「不信你可以明天來考。」

「怎麼?對我不滿?」尚宇楓一下問出了重點,自己覺得這個小姑娘好像不是那麼開心的樣子,自己怎麼了。

「我可不敢對總裁有什麼不滿。」唐曉婉冷冷的一笑,這樣的笑容卻很讓尚宇楓着迷,覺得似乎與自己相處的女子都不太相同。唐曉婉看着尚宇楓玩味的眼神繼續道「總裁大人自然是清閑,可以曠班,我一個領着您工資的員工怎麼敢不滿呢?」

「你這張嘴真是拐彎抹角的說人,真想封上它。」尚宇楓的面容很是迷人,連語言中都透漏着絲絲的魅力所在,唐曉婉只是沉溺了一下,就立即掙脫了出來,自己差點着了他的道,真是陰險。

「總裁大人若想縫上,用不用我找來針線,親手縫上,就不知道總裁大人的針線活怎麼樣了?」唐曉婉目光灼灼,卻偏偏把尚宇楓說的『封上』聽成了『縫上』,自己正是洋洋得意卻把讓尚宇楓露出一絲狡詐的笑容。

唐曉婉再一次認識到了這個男子的力氣還真是大,尚宇楓伸手把面前的唐曉婉摟近了懷裡,如他所言,立馬封上了唐曉婉的嘴。眼角扯上了絲絲的笑意,這個女子還真是好上當,每次都是一樣。

這是第三次了,唐曉婉不禁在心裏咒罵道,卻慢慢地被尚宇楓帶進了溫柔的吻里,如蠶絲一般一點一點的包圍,被吞噬。越來越無力反駁,直到尚宇楓的手都已經摸進了唐曉婉的襯衫里時,唐曉婉才發覺自己竟然被他魅惑了。

唐曉婉伸手拍他,並不奏效,於是一下咬在了尚宇楓的舌頭上,力氣很大,已經滲出了血絲,鐵鏽一般的味道充斥在兩個人的口腔里,尚宇楓這才鬆了手,伸手抹去嘴角的一絲血跡,這小丫頭的牙齒確實太鋒利了,就是一隻貓。

「怎麼樣,我的技術還不錯吧。」尚宇楓用唐曉婉的話反而嘲笑了她,讓這個小姑娘成天牙尖嘴利的,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比起我認識的人,差了不是一點半點。」唐曉婉也完全不服輸,繼續犟道。不過這話倒是讓尚宇楓的目光深沉了幾分,她剛才說什麼?她認識那個人難道是她的男朋友?說實話自己確實沒有調查唐曉婉,因為自己只是玩玩,並沒有打算跟她動真情,或者談戀愛之類的,她絕對是不屬於那種小鳥依人類型的,估計會很麻煩。

「倒是我疏忽了,沒想到寧小姐居然還有更合適的人選,哪天可以介紹給我認識認識,順便幫你參謀一下。」尚宇楓什麼也沒表現出來,只是笑着答道。心裏卻想着一定要好好調查一下唐曉婉才行,她的一句話,惹得自己格外不舒服。

「好啊,有空一定介紹給尚總認識。」唐曉婉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晃了晃手裡的檔案道「這些借我用一晚上,明天我會熟悉所有的業務。」

唐曉婉也沒等他同意,抓起了自己的包就想離開,手腕卻被尚宇楓抓住,力氣很大,根本掙脫不了。他是屬牛的嗎?唐曉婉心裏暗暗不爽,自己的力氣也不算小,就是碰上他,反而自己倒像掉進了棉花堆里。

「我有說過你可以下班了嗎?」尚宇楓拿出領導的口吻來壓迫唐曉婉,換得唐曉婉一陣鄙視,這個男人真是善變。

「尚總,似乎到了下班的時間了吧?」唐曉婉這回想起自己調了靜音的手機,這會兒大概都被童童打爆了吧,自己讓童童在家等消息,自己卻一去不回了。還不是怪這個可惡的男人,壓迫自己不說,還總是占自己的便宜。

「別整天尚總尚總的,多難聽。」尚宇楓嫌棄的撇了撇嘴,想了一下道「以後叫楓,或者宇楓吧。」

唐曉婉一下想起來,那次在那個別墅時,車裡的那個女子似乎就叫他,楓。甜膩的不像話,自己還真是叫不出來,原來尚宇楓這麼重口味,唐曉婉有些想笑。

「行,我記住了,現在我得回去了。」唐曉婉也不反抗,現在自己家裡的那個童童更為重要,現在回去就已經是百口莫辯了,要是再不走,估計今晚上她就不用睡覺了。

「小愛,我好像沒說你下班了吧?」尚宇楓又重申了一遍自己的意思,這個小女人是有什麼重要的約會這麼急着離開?自己自然也不能讓她如願所常,「我好像說過,你是我的**了吧?你以為就是簡單的上班下班?那是人都會做,我要你做什麼?」

 尚宇楓的語氣也有些沖,唐曉婉也不是好惹的主,看着面前的尚宇楓道「你信不信我不幹這份工作也活得下去?」

 「原來小愛這麼快就認輸了啊。」尚宇楓的語氣恢復了從前的戲弄,自己剛才好不正常,有些不同的情緒在身體里翻湧着。

 「好啊,你說,我看看你還能讓我做什麼?我就沒有認輸,這兩個字!」唐曉婉討厭別人說自己輸了,這會讓她想起一些不好的回憶,所以她就從來沒有認過輸。是那種寧可流血也絕對不流淚的女子。

 「沒什麼難的,陪我去場聚會而已。」尚宇楓看着面前這個像是踩到了貓尾巴的女孩,也沒想難為她,只是陪自己做一場戲罷了,自己確實需要這麼一個人,而她似乎氣勢和相貌都很夠,而且還有一張說話會咬人的嘴。

 「ok。」唐曉婉倒是要看看這個男人能耍出什麼花招,居然這麼獨裁,早晚有一天會找到他的弱點的,看到時候他能怎麼辦。

 「那走吧。小愛。」尚宇楓喊了幾次,倒是喊上了癮,覺得這名字確實不錯,很好聽。倒是唐曉婉走在一旁,聽得很不舒心。

 尚宇楓的那台寶藍色的車,停在了『鍍金』酒吧的門口,唐曉婉也沒等尚宇楓給自己開門,自己拉開車門便走了下去。抬頭看向酒吧的招牌,還真是奢靡,一次聚會居然要到這裡來,尚宇楓也確實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過唐曉婉也確實誤會了尚宇楓,他一向討厭這個地方,需要應酬的事情更多。不過今天是紀凡親自來了公司,而自己又剛好找到了這麼得力的助手,才答應過來的,要不尚宇楓是根本不會來的。

 尚宇楓剛剛一下車,門口的人員就迎了過來,嘴裏奉承的叫着尚總,還有人幫着尚宇楓停車,一個人點頭哈腰的把尚宇楓往裡迎接,自然是去紀凡他們幾個經常去的包間了。尚宇楓也是見怪不怪,倒是唐曉婉在身後跟着,有些嗤之以鼻,諷刺這些只見權勢的窩囊廢,還真是讓人氣憤。

 走到了包房的門口,這裡明顯少了大廳里的喧鬧,顯得靜了許多。尚宇楓伸手讓帶路的人推下去,看向站在身後的唐曉婉,一頭青絲,長發及腰,格外的清秀。

 「知道自己的身份嗎?」尚宇楓問向身後的唐曉婉,這個小女子打量着四周,對於尚宇楓的話,也是輕輕一愣,身份?

 「我不是助理嗎?」唐曉婉的反應有些遲鈍,疑惑的看向尚宇楓。

 「從現在開始,你是我尚宇楓的女友,聽懂了嗎?」尚宇楓用灌輸的口吻說道,這個唐曉婉怎麼該聰明的時候完全不聰明啊。

 「啊?」唐曉婉的疑惑聲剛剛出口,那邊的包房門已經打開了。

 尚宇楓一伸手就摟住了唐曉婉的腰,把她帶到了自己的身邊。

 「喲,宇楓,你來了,怎麼不進來?」開門的男子長相普通,卻氣質非凡,正是杜瀾,他的眼睛笑着看向尚宇楓,卻瞬間冷冷的盯上了唐曉婉。

看見門裡的男子看向唐曉婉的眼神,尚宇楓假裝沒有看見,摟着唐曉婉走了進來。

倒是唐曉婉把男子看得清楚,估計這個會對自己格外不友善,不過她倒也不擔心。因為他斷然會護自己周全,如果尚宇楓連這些都辦不到的話,就不會誇海口,讓自己做他的女友了。

屋裡很大,零散的坐着幾個人,只有坐在一邊的紀凡是上午見過的,剩下的全是陌生的面孔。

桌上的冰桶里鎮着各式各樣的酒,桌上也零零散散的擺在幾個空瓶子,看來已經喝了一段時間了。

看見尚宇楓進來,都打了個招呼,看來都是在等着尚宇楓的到來,這其中只有一個女子,在昏暗的燈光下,並看不清臉的樣子,只能看見臉上的妝似乎很濃。

女子看見尚宇楓進來立馬起了身,迎接了過來「楓,你怎麼來的這麼晚。」

這聲音聽得唐曉婉一陣牙疼,這聲音真是繞的不知道幾個彎。女子走近時,唐曉婉卻愣在了原地,直到被尚宇楓拽到了沙發上,唐曉婉才反應了過來,是她,杜欣。

原來,第一次見面,尚宇楓嘴裏的欣兒竟然一直是她,她們似乎已經一年沒有見過面了,而自己的那份仇恨與心痛卻沒有消失。

如果你問童童,唐曉婉這輩子最恨誰,估計答案只有杜欣一個。雖然對於唐曉婉連討厭她都格外不屑,但是就連唐曉婉自己都無法解釋,為什麼任淵當時會拋下自己和這個杜欣離開。

唐曉婉也是一度找不到原因,暗自傷心了很久。

尚宇楓自然也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勁,看她們兩個,似乎都認識的樣子。尚宇楓倒是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場面,可以好好利用一下,於是他也不含糊,直接開了一瓶酒「我來晚了,自罰。」

氣氛倒也活躍了起來,不過屋裡的幾個人,顯然還是對唐曉婉更加感興趣。畢竟明眼人都知道,杜瀾今晚把尚宇楓找來,不過是想談談自己妹妹杜欣與尚宇楓的婚事,不行的話先訂婚。

旁邊一個叫況子的人,看見了杜瀾的眼色,於是開口起鬨道「尚總,別一個喝啊,遲到的可不只你一個人啊。是吧?」

這時尚宇楓已經喝下去了大半瓶,聽見旁邊人起鬨,知道唐曉婉得喝酒,這是今晚上躲不了了的,就是不知道她的酒量怎麼樣了。

尚宇楓看向懷裡的唐曉婉,頭一次看見她的眼神有些迷茫,格外惹人憐惜。尚宇楓把手裡的酒瓶,遞給了唐曉婉,希望她別砸場子就行。

唐曉婉倒是一反常態,接過尚宇楓的酒瓶,一下喝了下去,空杯摔倒地下之後,落下很大的響聲,瓶子很結實的在地下滾了幾個圈並沒有碎。

尚宇楓看了看唐曉婉,還真是爽快啊。唐曉婉知道自己的酒量確實不行,但是想起那麼多過往,心裏就堵挺的難受,需要好好排解一下。

旁邊倒是傳來了陣陣的鼓掌聲,反而唐曉婉看見坐在側面的杜欣臉色難看的要死,目光死死的盯住了自己。

杜瀾也沒有開門見山,倒是組織道「咱們兄弟幾個湊在一起不容易,得好好玩一玩。」

杜瀾的一句話讓大家拍手叫好,只有兩個男人沒有奉承,一個是尚宇楓,另一個是坐在唐曉婉另一側的紀凡。

紀凡也很是好奇,像唐曉婉這種女孩怎麼可能就這麼屈服給了尚宇楓,而且她與杜欣的關係好像不是剛剛見面的情敵那麼簡單。

「杜總,不知道我們玩點什麼好啊?」旁邊人問道。

這時,都是坐在旁邊一直死死盯着尚宇楓和唐曉婉的杜欣開了口,語氣很自然「我和這位小姐,是同窗,而且關係很好,今天我們玩點大學經常玩的遊戲怎麼樣?真心話大冒險。」

杜欣把『關係很好『幾個字咬得很重,整個屋裡的人都靜了下來,尚宇楓也是微微一愣,連他都沒有想到她們兩個竟然是同學。

還是杜瀾先消化掉了自家妹妹的話,打斷了尷尬的局面,拍手說道「我也好久沒有玩了,甚是懷念,今天我就寵着我妹妹了,就這麼玩。」

他們自然是不知,大學的時候就是一場聚會讓唐曉婉認識了任淵,兩個人在誠實勇敢

里,假裝了一個月的情侶,卻再也放不開對方了。而杜欣今天提起這個遊戲,完完全全就是挑釁,挑釁唐曉婉的無能,最後任淵還是跟自己走了。

那段時間唐曉婉的世界裏都是灰色的,她不喜歡被人拋棄,像小的時候,自己也是孤獨的被人拋棄,那種感覺真的再也不想提起。

「好啊,我也是很懷念。」唐曉婉也沒有退縮,自己雖然心有眷戀,但是該過去的就都過去了。現在似乎是風水輪流轉,現在自己佔著杜欣的男朋友,也不知道杜欣哪裡來的驕傲,唐曉婉不屑的應戰。

之前的頹廢一掃而光,完全回到了自己的女王范上,讓尚宇楓的眼前也不覺一亮,他尚宇楓身旁就是需要這麼一個女人。

杜欣坐了過來,坐在了尚宇楓的身旁,從桌子上隨意拿了一個空瓶子放倒在了桌子上,道「遊戲很簡單,大家輪流轉動酒瓶,瓶口指向誰,就由轉瓶子的人向他提問,很簡單吧。」

幾個人湊過來圍在了桌前,第一輪由杜欣先來,像是預料好的一樣,瓶口正好對準了唐曉婉,杜欣微微一笑,眼睛裏也全是狡詐。

杜欣問的第一個問題,就讓所有人都屏氣凝神了「小愛,你的男朋友現在和你可還好?」

杜欣的話語里挑釁的意味極濃,而紀凡卻覺得這個問題,似乎對尚宇楓也不是什麼好問題。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尚宇楓現在的意思是自己的女朋友是唐曉婉,倒是杜欣問出這麼一個問題,簡直有些傻。

唐曉婉的神色一暗,知道杜欣今晚上是不會放過自己了,於是也沒有魯莽,她們的帳可以慢慢算,不能牽扯上其他人,於是宛然一笑,開口道「我與你也有將近一年沒有見過面了,謝謝你的關心,但我想杜小姐這麼明事理的人,一定能看出我旁邊的人是誰吧?」

唐曉婉這麼說也是護全了尚宇楓的面子,倒是杜欣不太樂意,吵嚷道「小愛,你得自罰一杯,竟然這麼久都不聯繫我。」

尚宇楓自然知道剛剛準備上來的酒都是度數極高的,看來兩個人的怨恨還不淺。

唐曉婉也沒有猶豫,端起一小杯直接喝了進去,杜欣看着乾淨見地的酒杯這才沒有繼續糾纏下去。

遊戲繼續進行,這次倒是唐曉婉點子不錯一直沒有被轉到,期間聽見他們問的問題和回答,唐曉婉也沒有什麼興趣,只是覺得酒勁上來,腦子直犯暈。

輪到唐曉婉轉了,沒想到瓶子穩穩的轉了幾個圈,竟然顫顫悠悠的停在了尚宇楓那裡,尚宇楓有些想笑,看向唐曉婉,他也想知道這個小女人想問些什麼。

沒想到唐曉婉竟然拿手指向了杜欣,看着尚宇楓問道「你愛她嗎?」

一句話把尚宇楓問樂了,伸手把唐曉婉再一次扯進了懷裡,手指搭在她的腰上,很玩笑的說道「不愛。」

杜欣的臉色更加難看,讓杜瀾也有些沒面子,只能拍手說道,繼續。

後來,杜瀾也把瓶子轉到了尚宇楓那裡,問道「不知道,兄弟和寧小姐發展到了哪一步?」這句話純粹是在幫自己妹妹問的,目光看向孤傲的尚宇楓。

尚宇楓倒是露出了自己邪氣的微笑,桃花眼微挑道「小愛是我的女人,你認為會到哪一步了呢?」尚宇楓的表現用唐曉婉的話說就是不要臉,而且把不要臉發展到了極致。

杜欣和杜瀾的面子都有些掛不住了,於是杜瀾還是給妹妹使了一個眼神,道「喲,兄弟抱得美人歸,值得慶祝一下,不知道二位可否和我喝一杯。」

大家輪番敬酒,四五杯烈酒下去,尚宇楓倒是沒有什麼事,就是唐曉婉已經完全受不了了,尚宇楓自然也注意到了這點,於是放下酒杯,吻住了唐曉婉。

兩人越吻越烈,最後尚宇楓把唐曉婉壓在了沙發上,好像火辣的一幕即將上演。

杜欣被杜瀾拽了出去,其他人也退了出去,此時若不出去,也是不給尚宇楓面子。

聽見房門落鎖,尚宇楓知道終於算是不用再讓這個小丫頭喝酒了,只有這麼一個辦法。

不過自己倒是不願停手了,這丫頭喝醉之後格外的乖,而且格外嬌小,自己只是在她身上吻了幾下,自己身上就起了一把火,真想把她就這麼就地辦了。

看着唐曉婉被自己吻紅的小嘴似乎說了什麼,仔細聽去,卻只聽見一個名字,她叫得柔柔的「任淵。」

這個陌生的聲音讓尚宇楓陷入了沉思里,從唐曉婉的身上翻身下來。

宿醉的頭疼,讓唐曉婉格外難受,感覺甚至有些噁心的感覺,攪得胃裡格外難受。

外面的天似乎都亮了,唐曉婉艱難的睜開了眼睛,這時意識才稍微清醒了一點。不過身下的床好像格外的軟,完全不是自己家的感覺。

唐曉婉看見天花板上名貴的燈,突然想起了昨晚的經歷,猛的坐了起來,自己躺在一間格外男性化的屋子裡,被子是咖色的。

最主要的是,自己的旁邊還躺着一個人,唐曉婉猛的掀起來被子,還好衣服沒有換。這個動作倒是驚動了旁邊的男子,那人正是尚宇楓,他伸手把唐曉婉拽回了被子里,手臂霸道的圈在了唐曉婉的腰上。

唐曉婉想反抗,不過頭疼的難受,於是只好靠在了尚宇楓的懷裡,倒也是很溫暖的,讓人安心。

這一覺睡醒,就已經到了中午,唐曉婉爬了起來,卻看見旁邊的尚宇楓早就沒了蹤影。

推開房門時,卻看見一間更大的屋子,這裡應該是一個別墅的辦公室,裏面剛才自己睡的估計是休息室。

這時房門推開了,卻看見的是紀凡,兩人一見面倒是都驚訝了,完全都沒有想到對方會在這裡。

紀凡倒是先開了口,曖昧一笑道「寧姑娘,昨晚過得可好?」

唐曉婉臉微微一紅,知道自己百口莫辯了,看着紀凡湊過來仔細打量着唐曉婉,這個姑娘真的很不一樣。

這時身後卻有人發話,警告意味嚴重「紀凡,離她遠點。」正是尚宇楓,紀凡笑了笑推開,向唐曉婉示意道。

尚宇楓走過來,霸佔似得摟住了唐曉婉,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看向紀凡。

尚宇楓問紀凡道「有事就說吧,怎麼了?」

「這……」紀凡看了看唐曉婉,這公事,似乎當著她的面不太好吧。

尚宇楓沒有介意,更加摟緊唐曉婉說道「這是我的助理,當著她的面說就行了。」

紀凡抿了抿嘴,這次是來說蘇家的事,總覺得這事好像不太適合讓外人知道。剛要開口,唐曉婉就站了起來,她也知道估計紀凡確實有些為難。

於是,說道「我出去喝點水。」其實唐曉婉也想趁着這時,快點回去,童童還在自己家裡呢。而且要說一下自己的經歷,居然會又看見了杜欣。

「你說。」尚宇楓看見唐曉婉出去了,這才示意紀凡坐下。紀凡看着尚宇楓遞上了手裡的文件,就是最近蘇家的形勢。

《失憶愛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