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
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 連載中

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

來源:google 作者:吹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吹綠 奇幻玄幻 廖雲

【軍校比賽機甲蟲族群像】聯邦大將軍廖雲,手底下帶兵無數,立下赫赫戰功誰料一朝穿越,她竟成了一個受人欺辱、被學生當成沙包踢的軍校教官G班學生桀驁不馴?她以雷霆手段把他們收拾得服服帖帖,乖巧聽話,帶領他們參加一個又一個比賽,拿獎拿到手軟人類實力下降,敵不過蟲族?沒關係,她身披馬甲,四處傳授失傳功法,卻一不小心成為了聯邦、帝國的座上賓,受千萬人尊敬正當她要退休環遊星際時,某個男人跟了上來,把她圈在懷裡,低聲在她耳邊道:「我可是你的私人機甲師,你要丟下我嗎?」展開

《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章節試讀:

她直接騎在了方岩成的身上,一拳又一拳,打到他兩眼發白,口吐白沫,根本無力反抗時,從台下走來幾個保鏢,按住了廖雲。

廖雲如發瘋的野獸,眼底泛着猩紅,呲着牙,沖他們揮舞着拳頭,想要掙脫,可是她輕易就被制住,動彈不得。

她跪坐在地上,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渾身酸軟疼痛。

她頭髮被汗水打濕,嘴唇發白,就這麼直直看着保鏢。

「小姐,得饒人處且饒人。」

其中一個保鏢開始說話了,其餘人已經把方岩成帶下去醫治了。

呵,廖雲心中嘲諷,之前這些人可不是這個態度。

原身被打得要死時、方岩成不顧裁判阻止時,這群人就在底下冷眼旁觀,如今局勢顛倒過來卻冠冕堂皇地讓她得饒人處且饒人。

滑天下之大稽!

廖雲全身血淋淋的,有她的血也有方岩成的。她目光如炬,如果有實質,那保鏢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保鏢無視她的目光,淡定走向台下。

裁判聲再一次響起,這次宣布廖雲獲勝。

觀眾們因為輸了錢興緻不高,聽着結束的哨響,低着頭往外走了。

很快場地變得空曠,廖雲強撐着站起來,一步一步往外走。

她聽到了光腦星幣到賬的聲音,十萬元。

出了地下拳場,眼前的景象熟悉又陌生,同樣的高科技時代,但有些飛行器她見都沒見過。

原主記憶太過碎片,關於這個世界的信息她了解甚少。

她向著懸浮公交車走去,路過安瑞機甲店被其中的人影吸引了視線。

男子拿着扳手,穿着破舊工裝褲,認真修理破損的機甲。

他坐在椅子上,長腿無處安放,帶着鴨舌帽,帽檐的陰影遮擋住了他大半張臉。

感受到被人盯着,他順着目光抬起頭,一雙眸子好似三月春水,能把人溺在裏面。

廖雲更加看清楚他的相貌了,長長的睫毛微翹,臉部線條流暢,眉清目朗,嘴角勾着若有若無的笑意。

許是修機甲臉上不小心沾上了灰,他胡亂抹了一下,白皙的臉成了小花貓,不過絲毫沒有影響他的俊美,反而更添了幾分不羈。

與記憶中的模樣漸漸重合,廖雲神情恍惚,張了張口不知道說些什麼。

倒是男子衝著她招了招手:「進來看看嗎?」

廖雲走進機甲店,裏面機甲材料齊全,有許多新能源石,還有被送來修理的機械人。

店鋪不大,所有東西都擠在一處,讓人無法下腳。

「別看我們店小,但應有盡有,在整個地下城可是排得上名號的。」

男子繼續手中的動作,他的手骨節分明,血管清晰可見,指甲修得乾淨整潔。

彷彿他拿着的扳手是小巧的刻刀,底下的老舊機甲是亟待打磨的藝術品。

「你叫什麼名字?」廖雲問。

她的聲音沙啞乾澀,每出聲一個字,嗓子像被刀划過一樣。

李凈川停下了動作,笑眯眯轉過身,雙手撐着下巴:「女士,搭訕的話先放一放。」

他仔細打量一番廖雲,把她的慘樣盡收眼底,隨後又從兜里掏了掏,一支藥劑出現在他手中:「我認為你此時更需要這個。」

廖雲接過藥劑,道了聲謝,卻沒有喝。

它和方岩成喝下去的那支不一樣,這個液體清澈透亮,外殼精緻。

李凈川喉結滾動,從嘴裏溢出笑聲,「我們可是良心店鋪,從不砸招牌。」

出於對那張臉的信任,廖雲猶豫了一會,喝了下去。

她身上失血嚴重,只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再不採取什麼措施,真要小命嗚呼了。

藥劑進入體內,她感覺傷口正在急速的恢復,體內溫熱,充滿幹勁。

「你們機甲店還提供治傷服務?」

李凈川伸出一根手指頭,搖了搖,隨後他起身走到廖雲身邊。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要給我們機甲店打工的。」

「地下城人員混雜,幫派火拚,我一個柔弱的機甲師,安全得不到保障。」

廖雲想着剛才贏了比賽得了十萬星幣,怎麼應該也能付得起。

她低頭看光腦的動作被李凈川察覺了,他似是無奈地攤手:「治療藥劑起步就五萬星幣,更何況是藥效這麼好的,你要是想轉賬給我也可以,這個數。」

廖雲睜大眼睛,被價錢嚇到了。

她感覺此人就是個笑面虎,表面單純無害,實際肚子里一片壞水。

腦子裡覺得他像故人的想法消失殆盡,記憶中的那個人是多麼溫柔體貼,眼前這人和他簡直沾不上邊。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廖小姐的比試我也看過了,以你的身手,保護我不成問題。」

廖雲試圖說服他:「我可以先欠着嗎?畢竟我有正式工作,可能倒不出時間。」

李凈川表情有些委屈,眼角的淚痣隨之晃動,「我們機甲店晚上才開始營業,不會耽誤你的時間的,難道你想看着你的救命恩人被人欺負嗎?」

這表情活脫脫像受了氣的小媳婦,廖雲一時有些不忍心,只好答應了。

兩人擬好了協議,為期一年,從明天開始廖雲每天晚上都要來安瑞機甲店當保鏢,半夜十二點下班。

李凈川見事情辦成了,臉上哪裡還有委屈,又轉變為笑意盈盈的樣子。

廖雲暗知自己被擺了一道,懊惱轉身離開。

「廖小姐!」李凈川叫住她。

廖雲回頭,陽光照射在李凈川臉上,襯得他像是從畫中剛走出來似的。

「我叫李凈川。」

一時間,萬物都沒有了聲音,廖雲怔怔看着他,不敢相信。

她的那個故人也叫李凈川。

廖雲走後,機甲店裡出來一個黑衣人,他有些不解地問道:「川少,你還用擔心生命安全嗎?」

以川少的身份,光暗處精銳保鏢就有十多個,為什麼非要讓那女子保護他?

況且川少給的新型藥劑,可是用錢都買不到的,怎麼就輕易給出去了?

縱使他心裏有多大的疑問,李凈川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他收起臉上的不正經,回到椅子上打開還沒來得及退出的頁面。

上面顯示的是廖雲與方岩成比試的錄像,他動了動手指,把進度條拉到廖雲招式發生變化的時候。

他靠着椅背,看得認真。

《收服問題學生:星際最強女教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