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
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 連載中

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

來源:google 作者:舒服億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潔 舒服億點 都市小說

大徒弟是只貓,二徒弟是只鳥,當然不止這些了,,,弟子☞入門☞雜役弟子☞內門弟子☞首席☞峰主☞執法弟子☞長老☞執法長老☞親傳弟子☞宗主主角開局會經歷全球降溫,消滅一半的人類,靈氣徹底復蘇,父母結局是轉世,妹妹也會掛,不過會變成鬼修就在建設正在進行時,挖出了屍王又一次的減少三分之一的人口人類便開始尋找起了自身的潛能展開

《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章節試讀:

天,亮了。

二人又回到了廢棄管道內,林潔現如今是練氣一層比較挨餓,大弟子有老鼠,所以並不會對食物上心,二人現在着急的是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原先並沒有這麼多出口的,可能是炸藥震蕩出的,林潔也想過這方面,不過林潔現在擔心的是自己妹妹這幾天過得如何了。

「師父今天是我們下來的第三十八天了,還是沒有找到通往二號倉庫的路」

「再找吧!來先吃,最近廚藝見長啊特別是這烤蛇」

「謝師父。」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四面八方遊盪的傳來。

「救命!」

林潔聽到,站起身以為是幻聽,又聽了一小會兒

「救命!」

的確是有人在喊救命,不過這裡迴音四面八方,不知道這人是在哪裡。

菊月塘上前一步問道「師父要不要去救下他」

林潔瞥了大徒弟一眼,之後又坐下拿起剛剛起身時放下的烤串便說道

「聲音太雜,路口太多,找不着的,算了吧!」

林潔吃了一口蛇肉之後,抬頭看見大徒弟還站在那仔細聽着聲音。林潔想到了妖族的修鍊越到後面越是慢所以現在做點好事,攢點功德說不定自己的大徒弟能有更高的地方可以攀登。

「去吧!遇到了…就帶回來,如果遇不到那就是你與他…有緣無份」

「謝師父」

菊月塘臉上滿是快樂,在林潔的注視下離開了。

林潔笑了笑繼續手中的動作。

。。。

。。。

「師父!人我找到了。」

林潔回過頭,是個女孩子,穿着有些破爛,紅色裙擺上還有血跡,又或者那不是血跡一米七的身高,衣服市七中學的衣服。

「謝謝,謝謝!」

那女孩對着林潔和菊月塘躬身說謝,這本來就沒有什麼,但是卻弄笑了林潔。

「哈哈,你謝我們什麼?」

那女孩聽到後,有點思考。

「謝,你們救了我?」

林潔搖了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招了招手,對着大徒弟菊月塘說道:

「快過來吧!我給你烤好了」

「謝師父,嘿嘿」

菊月塘坐下之後看了眼自己的師父,沒什麼反應,於是自作主張叫那邊還站着的女孩過來。

「那邊的女孩看過來,一起來嘗嘗吧!」

「謝謝!」

女孩走了過來,蹲下,拿起一串菊月塘附近的烤串,吃了起來。

「這是什麼肉啊!這麼好吃」

「是吧!,你也覺得好吃嗎?師父還說這個很難吃呢!吃都沒吃過,就說難吃。」

「說話聲音再小點,不過你不感到尷尬的話,可以繼續放大你的聲音」

林潔看了看女孩,又吧目光轉移到了菊月塘的身上。

被林潔看的不好意思了,菊月塘與那女孩都安靜了下來,默默吃着手中的肉串。

就在這時,林潔放下了烤串,豎起耳朵,菊月塘也是。

「怎麼了嗎?」

「走」

林潔率先起身,菊月塘之後,再就是女孩。

那女孩看着前面倆人都已經走的很遠了,連忙跑步跟上。

「發生了什麼?,我們為什麼要走」

「小妹妹,少問,多看」菊

「我不是小妹妹,我有名字,我叫柳青青,還有,我哪裡小了?」

說著,抖了抖自己胸前兩坨。

「你是學生,當然小了,還有一個,我說的是年齡」

柳青青哼了一聲。

林潔停下

「有兩條路」

「師父決定」

「不問一下我的嗎?」

「男左女右,今天走右邊。」

「隨師父的」

「喂喂喂!你們就不多討論一下的嗎?」

林潔邁開腿,繼續走,這裡沒有燈光,不像之前的那裡,有外頭的光亮照進來。

這裡真的很黑,下意識的,輸送靈氣灌注到雙眼,眼前微微一亮。

面前的不遠處,有喪屍,很多,不過這並不可怕,林潔的心中還有些欣喜,有喪屍在這裡,便代表着有出路。

菊月塘在後面也看到了

「師父」

「一起,有普通人」

「好的師父」

「喂喂你們又在說什麼啊!你們不覺得這裡很黑嗎?。」

「柳青青是吧!你先在這裡帶一會,別過來,也別到處走動,前面有些障礙物,我和師父要去搬掉它們。」

「唉~你」

不一會兒柳青青邊看不到菊月塘的影子了,雖然說自己一個人,在這裡,這麼黑暗的襯托,讓人不由得想到鬼片,但是柳青青自己的膽子很大,要不然也不會一個人在這裡行走那麼長時間了。

當然了,怕,還是怕的,就比如現在,柳青青的雙腿已經很是發軟了。終於她坐下了。

,,,

呵啊!

呵啊!

呵啊!

「師父,這些喪屍很奇怪。」

菊月塘一手拍死了一隻之後朝着林潔說道

「是的,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師父,我打死了二十七隻了」

「哦!?那你很厲害了」

「嘿嘿!師父」

「專心一點,打架的時候不要分心,何況這生死戰了。」

「哦!知道了師父」

林潔一腳踢爆了一隻喪屍之後,向右看了一下,菊月塘正在奮力打着喪屍,時不時的使用靈氣附體,來戰鬥。

這是一種訓練。

在二人拍死了一百多隻之後,場中終於看不到別的站立了,不過為了萬一,林潔吩咐菊月塘打掃了戰場,每個喪屍都再一次的被爆了頭。

「嗯,可以了,你去叫她過來吧!,我們繼續走。」

「好的師父,我這就去」

林潔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傑作,想了想,如果這是人,自己會不會下得去手?

「應該會吧。」

耳邊響起了腳步聲。

回過頭看去,是菊月塘代着柳青青走了過來,還牽着手。

看上去就像是情侶。

「這女孩拾掇一下,說不定是位美女」

「唉呀!你居然誇我漂亮,不過我可是學校里排名第二的校花呢!」

「快走吧!別臭美了,我並沒有看出你有多沒,你現在的面貌讓我覺得就是鄉下村姑。」

「哼,嘴硬。」

林潔說完又繼續朝着前面走去,菊月塘拉着柳青青的手,跟上,這一段路,被二人清理出了一條小路,但是路上還是有血跡。

所以會有些打滑。

又或者有點沾腳。

「這地上是汽油嗎?怎麼這麼的粘啊!」

菊月塘開口回道

「是汽油,它過期了所以你聞不到味道」

「這樣啊!」

林潔又一次的停下了腳步。

菊月塘問道

「怎麼了師父?」

「沒路了…」

「喂你是怎麼帶路的啊!不認識路還要打頭,這下好了」柳青青抱怨道。

林潔沒有理會,菊月塘只是扯了扯柳青青的手。

「師父,要返回嗎?」

「不用」

林潔抬起頭,看起了上面。

菊月塘看到這個動作也跟着抬頭看上面。

上面是爬梯,顯然,這應該就是出口。

多日來的地下生活,讓林潔,菊月塘二人已經快要麻木,甚至是習慣,林潔也不想念自己的妹妹了,因為這裡,很安全,這突然看到一個類似於是出路的出口,一時間有些懼怕,畢竟自己二人已經習慣了這樣不被打擾的生活了。

菊月塘也是,如此想的,不過更多的是,出去了自己就不能在與師父做些親密的舉動了。回想着師父手把手的教學自己寫字,又使勁的搖了搖頭擺脫了這種想法。

「怎麼了嘛!怎麼都不說話了,你們看到什麼了?」柳青青扯了扯菊月塘的大手。

這一喊叫,同時打斷了林潔與菊月塘的回憶。

「師父,我們…」

「走吧!出去之後,找個無人的地方,建個家。」

柳青青聽着這個不正常的對話,感覺到了八卦,不過自己明顯的聽到了出去之後,這不就說明面前就有出口?

「來我背你,你抱緊點。」

菊月塘蹲下。

「唉唉唉唉!這不好吧!」

柳青青說著,就扒了上去。

這就是嘴上說的不好,行動起來比誰都快?

林潔率先登上了梯子,這是個垂直梯子,以林潔灌注了靈氣的雙眼,看不到這前路有多遠,上面的遠處還很黑,不過至少,可以出去了。

菊月塘背起柳青青站在梯子下,腳步輕點,也上了去

噔噔!

噔噔!

噔噔!

到了,林潔看到上面不遠處有光亮,加快了速度,這一段小小的路已經讓林潔想像到了自己已經建立一個宗門的盛況景色。

到頭了,這是個蓋子,很厚重,林潔用普通力氣試的頂了頂,沒有半點動靜。

治好用自己用的所剩無幾的靈力了,林潔也知道,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於是集中了自身的所有剩餘靈力,附加到了自己的拳頭上,包裹住。

一拳

噗通。

木板裂了,也飛了,看到上頭還是黑暗,心中沒來由的鬆了口氣。

不過自己已經快要力竭,不能徹底放鬆,必須一下子上去。

林潔手腳並用,用出了自己最後的一絲力氣。

翻出,出口。

呼~呼~呼~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在緩了一二分鐘後,聽到井口有了動靜,林潔為保持自己的人設,坐起了身,觀察着自己的周圍。

這裡還是一個隧道,不過只有有條道路,自己所在是尾部,大概是西邊的方向,西邊除了自己出來的這個井口和牆壁上的煤油燈,再就沒有別的什麼了,而東面。

東邊是一條路,雖然這條路又要自己彎着腰才可以走,不過這隧道也有兩米寬,高一米了。

並且前頭還有一個門,門後有光只是兩三步路的事情。

好奇心起,不過這也是自己必需要走,只能走的路。

林潔彎腰,蹲着走過去,這門是開着的,應該說這門是半掩着的。

推開之後。

有咯吱的聲音響起。

有陽光,多日不見陽光了,真是有點懷念,並且,還可以感覺到溫暖,想來這一個月里外頭髮生了很多的事情。

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畢竟自己進入地下的時候,外頭可是很冷的。

「這居然是井中井?」

林潔看到,自己的這個口,是一個井璧腰上開出的口子,而下頭很乾枯,不過下面有很多的屍體,現在暫時還不知道下頭的哪些屍體,是真屍體還是假屍體。

現在自己沒有力氣,不能這個時候下去找虐,所以自己需要時間來恢復靈力。

林潔關上了門,折返回了隧道中。

便看到自己的大徒弟與那柳青青深情對視,林潔此刻有個懷疑,不過又想了想,這種可能性很小,再說了地下那麼多的蛇這女孩……

「師父」

嗯。

「先休息一會兒吧!那邊是出口,不過要點麻煩。」

「好的師父」

二人盤腿而坐,開始回復力氣。

柳青青是被背着上來的,幾乎沒有出力,所以很是活蹦亂跳,在聽到了前面就是出口,於是,秉着看看的心理,走了過去。

不一會,也就兩三分鐘,也回來,並且心情很不愉快。

看着着這自己面前的兩人在休息,於是自己也休息,畢竟這裡空無一玩。

在休息了一炷香之後,林潔睜開眼睛,看到柳青青躺在地上,而林潔的這個角度,看到了柳青青白色的內褲。

林潔看的非常不自然,雖然自己的妹妹自己見得多了,但是看別人的和自家的,總是有不一樣的感覺,這可能就是,野花比家花香?不過很快的轉過頭,看向了還在修鍊的徒弟。

「徒兒我們走吧!」

「是,師父。」

柳青青聽到,也坐起身,跟着走了過去。

林潔彎着腰,蹲走過去並且打開了門,看着着高度大概三四米的高度。毫不猶豫的跳下。

菊月塘緊跟上。

「喂你們下去了,我怎麼辦啊!」

林潔回頭看了一下,結果好巧不巧,又看到了白色的。

「這年頭還有人不穿安全褲的?」說話聲音很小,普通人聽不到,但是菊月塘聽到了。

菊月塘看了眼自家的師父,又抬頭去看你在上面的柳青青,果然,是白色的。

「柳青青,你跳,我接着。」

菊月塘說完之後眼光有神的看着柳青青

柳青青自己知道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這樣,於是閉着眼,朝前一走,掉了下去。

啪,菊月塘接住了,但是,是被砸爬下的。

「你很重。」

菊月塘說完,柳青青臉上滿是不好意思,不過臉上也很紅,是羞紅,【好結實的胸膛啊!!】。

柳青青起身,不敢去看還在地上的菊月塘。

菊月塘站起身,輕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看到師父正在對一具屍體爆頭中。

呃。。。

師父好雅興。

林潔拍玩最後一具屍體之後,看向了自己的大徒弟。

「你輕,所以,我丟你上去,找個繩子來。」

「麻煩師父了。」

「這是必須要做的。」

林潔撐起菊月塘的一隻腳之後,二人一起用力

唰!

速度很快,菊月塘便已經上去。

菊樂塘迴繞了下自己周圍,這是一個廢棄的村子,眺望遠方,還可以看到遠處隱隱約約的高樓大廈,再向後看,有大山,不過很矮。

菊月塘跑了起來,挨家挨戶的去找繩子,處在井底的林潔,看着柳青青剛剛在地上撿的繩索陷入沉思。

林潔對着柳青青說道:

「要不我把你丟上去?你放繩子下來?」

唔嗯嗯柳青青直搖頭,並想到了剛剛那一幕,,,剛剛林潔雙手猛的一抬起,居然把菊月塘扔起了七米高,你敢信?這還是人嘛?要不是沒有直接扔出井口,柳青青都感覺自己是在做夢,又或者,從自己喊救命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經出現幻覺了?

不過接下來的半個多小時,與林潔的聊天,又讓柳青青確認了這不是幻覺,而剛剛的那一幕也是真實,想到自己馬上就可以出去了,心中高興。

「師父!師父?」

「我在,繩子找到了嗎?」

「沒有~師父,我用一些結實的布子做了一繩子。」

「那也可以,一頭系自己的腰上,一頭放下來,柳青青你先。我會綁死的。不用擔心你會半途掉下來。」

「謝謝」

林潔用繩子綁死綁在了柳青青的腰間。

「把她拉上去。」

「好的師父」

柳青青被吊著快速的上去了。

又過了有三四分鐘。

繩子又放了下來,就是有點短。林潔走到一邊,拿起剛剛柳青青找到的繩索。一圈圈的整理好後掛在了自己的身上。輕鬆一跳抓住了放下來的繩子。快速的上去了。

翻出井口,菊月塘上前,解開了林潔腰間的繩子。

並解開了自己腰間的繩子。

林潔看着遠處那若隱若現的高樓大廈,不由的感慨,這隧道的長度,挖這隧道的人也是個厲害的人物。

回過頭看到地上坐着的柳青青,腰間上還纏着一圈布繩。似是感覺到林潔看着她,哼了一聲,說道

「能不能幫把這個拿開?」

林潔聽聞,立刻接話說道:

「不能,自己想法子吧!徒兒你剛剛去那邊找繩子有沒有遇到活人?」

「回師父的話,徒兒並沒有看到,不過地上有很多死屍,但是依師父教的都補過頭了。」

「哦,好」

「喂!你為什麼要叫他師父啊」

「我還以為你不會問。」

「那是,那個時候沒有想到。」

「那為什麼現在又問了呢?」

「現在這個稱呼讓我感到疑惑,不行嗎?」

林潔看着柳青青那是很疑惑的眼神,又說

「我是他的老師,叫師父比較親切」

林潔看着遠處的高樓大廈,對着徒弟說道

:「走我們去找個代步車,對了,柳青青你回開車嗎?」

「我可是學霸,開車這種小事情怎麼可能難倒我,唉~不對,你倆不會開車?」

林潔點了點頭。

林潔回想自己十八歲成人的時候自己還在家裡和妹妹玩遊戲呢,哪裡的時間去考駕照,擺爛他不香嗎?

「是,師父。」

三人一起在這個不大的村裡找了找,一輛車,柳青青開動着,三人行駛上了路途。

看着還很遠,林潔閉上眼睛,運行着練氣決,林潔近來天發現,如果自己有靈根,那一定很廢,自家徒弟都已經練氣一層巔峰了,自己還是練氣一層中期。

「唉~有人有人有人」

柳青青大叫了起來,林潔也看了過去,是只喪屍。

「壓過去」

「什麼⊙∀⊙?那是一個人啊!」

「看新聞嗎?那你應該知道國外的喪屍了」

「什麼?喪屍?你說這是喪屍,怎麼可能啊!你看他走路樣子就是個人啊!」

「要不你把它接到車裡仔細看?」

柳青青想了想還是算了,也沒有直接撞過去,而是繞了過去。

林潔看到沒有多言。

車開了很長的時間了,柳青青率先的咕咕叫了起來,那肚子正在抗議。

「啊~好餓啊!還要開車,有沒有吃的啊!」

「沒有」

「沒」

生無可戀了,屬於是,柳青青很餓,但是後面的二人沒有感覺,雖然也餓,但沒有喊出來。不像柳青青這傢伙,什麼都要說出來。

林潔感覺到柳青青的此刻狀態並不好,於是叫停了車。

「我看天上有鳥,我把它打下來,待吃完之後,你繼續」

「好啊^o^~拜託你啦!」

林潔下了車,菊月塘也一併下了車,看到天上的確是有鳥。

「徒兒,你來。」

「是師父」

菊月塘撿起石油路上的石子,掂量掂量,之後看準目標扔了出去。

。。。。。。

車後,三人拿着鳥肉,吃着,一邊的地上,還有一堆被磊起的骨頭。

「真好吃,從來都沒用覺得肉會有這麼好吃。」

柳青青用木棍從火堆中夾出了一塊焦黑的肉塊。放在了嘴裏。

「可以,很可以。」

《收徒:探索未知的頂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