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宋晚檸傅司寒程凌凌
宋晚檸傅司寒程凌凌 連載中

宋晚檸傅司寒程凌凌

來源:google 作者:宋晚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司寒 宋晚檸 現代言情

幾天後去往歡樂谷出城的巴士上,宋晚檸裹着厚厚的棉衣,戴着針織帽和口罩上了車她第一眼就看到了並排坐在一起的傅司寒和程露「晚檸姐,這邊」不遠處沐濤沖她招手宋晚檸回過神,沖他走過去,坐在了他旁邊的位置上...展開

《宋晚檸傅司寒程凌凌》章節試讀:

作者宋晚檸的一本小說《宋晚檸傅司寒程凌凌》,主角是宋晚檸傅司寒,它給我們帶來的精彩內容片段:洗手間里。
宋晚檸將口罩和圍巾取下,鏡子里她的臉上脖子上布滿了紅疹,而鼻下全是血,深色的口罩內部暗紅一片。
她將血跡洗去,而後又掏出了葯,一把把的塞入嘴中。
以往紅疹兩三天就會退,現在抵抗力差,塗藥不管用了。
重新戴好口罩和圍巾。
...洗手間里。
宋晚檸將口罩和圍巾取下,鏡子里她的臉上脖子上布滿了紅疹,而鼻下全是血,深色的口罩內部暗紅一片。
她將血跡洗去,而後又掏出了葯,一把把的塞入嘴中。
以往紅疹兩三天就會退,現在抵抗力差,塗藥不管用了。
重新戴好口罩和圍巾。
宋晚檸走到外面,本想提早回去,迎面卻撞見了傅司寒。
她怔住腳步,下意識問:「怎麼就你一個人?」
傅司寒正要回答,不遠處程露拿着兩杯雪糕過來。
「傅司寒,雪糕買回來了。」
宋晚檸眸色一瞬黯淡了下來。
程露彷彿才看到她:「宋小姐,你也在,要不要吃雪糕?」
說罷,她將雪糕遞到宋晚檸的面前。
宋晚檸沒有去接,緩緩開口:「謝謝,但我對甜食過敏,吃不了。」
她沒有再看傅司寒轉身離開。
甜食過敏……傅司寒黑目一緊。
一旁程露挑了挑眉:「宋小姐還真是嬌氣,我第一次聽說有對甜食過敏的。」
傅司寒沒有回她的話,只問她:「你還想去哪兒?」
「去我們從前沒去過的所有地方。」
程露揚起笑。
藍灣別墅。
回到這裡的宋晚檸坐在陽台上,痴痴地看着外面飄雪。
她腦海中五年來發生的所有事,被一遍遍的回放着。
失去一個人,最讓你痛苦的不是剛剛失去時那種洶湧的感受,而是你隔三差五猝不及防的想到揮之不去去了又來。
「叮咚!」
宋晚檸的手機忽然收到了一條短訊。
她拿起一看,眸色一怔。
是警局發來的,說是讓她保釋閨蜜唐曉月。
宋晚檸來不及細想,披了一件厚重的棉衣就出了門。
到達時,夜色已深。
她剛下車,就看警局門口微弱的光線下,傅司寒一身黑色大衣筆挺地站着。
宋晚檸愣在原地。
傅司寒沖她走來:「告訴唐曉月,如果再敢誹謗程露,就不是今天那麼簡單。」
話落,他修長的腿闊步離開。
宋晚檸把唐曉月保釋出來後才得知了緣由。
她在網上寫了一個帖子,雖然沒有指名道姓說程露攀附權貴,謀奪家產,但很多人都能猜到,掀起了軒然**。
「這是第一次因為工作栽了個大跟頭。」
唐曉月一臉的洒脫。
唐曉月是律師,宋晚檸怎麼會不清楚她有多嚴謹,這次這麼做,肯定是因為自己。
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兩人像在學校時一樣壓着馬路線。
「曉月,你是這個世上對我最重要的人,往後不要做這種傻事了,我擔心。」
迎着風雪。
唐曉月眼眶發燙:「難道說你這五年的地下愛情和青春,就這麼餵了狗嗎?」
宋晚檸喉嚨滿是苦澀,收進口袋的右手劇烈地顫抖着。

《宋晚檸傅司寒程凌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