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額頭的溫度
他額頭的溫度 連載中

他額頭的溫度

來源:google 作者:程格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娜珊 安袖桐 現代言情

一樣的臉像是大夢初醒,又似耳畔鳴鐘,令她幾乎心悸着回神透過這樣一雙眼睛,觀燭總覺得,自己彷彿望見了結局一個模糊的,破亂的,孤獨的結局雨彷彿越下越展開

《他額頭的溫度》章節試讀:

一樣的臉。
像是大夢初醒,又似耳畔鳴鐘,令她幾乎心悸着回神。
透過這樣一雙眼睛,觀燭總覺得,自己彷彿望見了結局。
一個模糊的,破亂的,孤獨的結局。
雨彷彿越下越大了,雨滴透過稀疏的茅草,打**安饒肩頭的狐狸皮—濕漉漉的,了無生氣的耳尖像是聽見了安饒此刻的心跳,被風吹得動起來。
潮氣漫了整夜,雨勢澆滅了隔日的太陽。
觀燭醒得很早,抑或說,其實並沒怎麼睡着—一閉上眼,她便夢見那兩汪墨綠色的深潭,更夢見自己沉溺其中。
再者,她曾聽說學佛之人都要晨修,因此這一夜,心中也時時惦記着,只怕醒得晚了,會惹這位師父不高興。
然而安饒並沒有醒。
平日里,他的確起得很早,從不貪睡,但興許是昨夜淋了雨,他又出了一身的汗,起先還覺得冷,後來反而燥熱起來,到了後半夜,便昏沉地倒下了。
眼雖閉着,耳朵卻先醒了,聽見身旁窸窸窣窣的響動,方記起昨夜廟裡新來了個叫觀燭的女妖。
自己說要渡她,累積功德,興許能夠早日成佛。
其實這也不過是個剎那的念頭,但世間種種,皆為念起,人生禍福,皆因念生。
一念清凈,烈焰成池,一念驚覺,航登彼岸。
念頭即是自性,自性即是佛性,這個道理,也應擇日講給她聽。
但此刻實在是無能為力了—熱氣由鼻間湧出,砰砰打在唇上,彷彿灼浪翻騰。
安饒終於熱醒過來,只是還睜不開眼皮,眼前的光似被遮去一點點,便猜測此刻,小妖正在自己身邊垂頭打量。
安饒將手指動了動—其實也不過是意念中動了動。
他的手僵着,沒力氣亂動。
這半死不活的樣子,令觀燭有些為難。
她猜測這人是病了,但比起擔憂,更多的是茫然。
生老病死,物競天擇,哪怕是這人病死在破廟裡,也不過是他的命數,其實並不值得傷懷,但因這人曾說要渡自己脫離苦海,她心中又不免多記掛一些。
半醒間,安饒察覺到額頭上冰涼的觸感,不知是她的手掌還是手背,正探過來測他額頭的溫度。
他頭痛欲裂,嗓子也彷彿被烙鐵燙過,稍稍提氣又覺得渾身都痛,索性不做反應,任憑這...

《他額頭的溫度》章節目錄: